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94章 蝉,螳螂,黄雀和猎人

第1594章 蝉,螳螂,黄雀和猎人

  远远近近的狗叫声越来越尖利,也越来越嘈杂,却又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就像是所有野狗都在同一秒钟,被割了脖子。

  唐晓星觉得一股冷气从脊梁骨一路扩散到了四肢百骸,她的每一根手指和脚趾都像是浸泡在冰水里那样僵硬,连哭都哭不出来。

  少女很想骂一句脏话。

  但自幼受到良好教育的她,既不知道应该如何用下层水手那些污言秽语,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和恐惧,也不知道究竟该诅咒谁——是“星海共和国正统政府”的议长崔灵风,还是……刚刚结识,看似给了她一线希望,却又在最关键时刻落荒而逃的“林前辈”!

  唐晓星狠狠吸了一下鼻涕,牙齿深深嵌入惨白的嘴唇,强忍住大哭一场的冲动,从后排爬到了前排。

  “如果真是崔灵风议长发动的进攻,那爸爸很有可能已经被他们抓住甚至……”

  “现在,只有我能拯救萤火虫号,拯救大家了!”

  “我要坚强,必须先逃出袭击者的魔掌!”

  “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飞梭车发出了古怪的异响,似乎所有法宝单元,都被寒冷的空气冻结。

  “不会吧!”

  唐晓星是炼器高手,飞梭车这种结构简单的法宝在她眼中,简直就是三岁小孩的玩具。

  然而无论她怎么感知,怎么维修和调校,始终都找不到问题出在哪里!

  四周黑黢黢的残垣断壁之间一片死寂,比刚才野狗嘶鸣之时更加恐怖百倍。

  或许是她的错觉,唐晓星借着幽蓝色的月光之河,仿佛看到影影绰绰的人影,从四面八方包抄上来!

  “快发动啊!”

  唐晓星的头发根根翘起,被发动神通时撩起的静电变成了一把刷子,她低吼一声,在控制符阵上狠狠一砸,飞梭车内部“嗤嗤嗤嗤”的怪声终于变成了十分舒畅的“沙沙”声,飞梭车下方前后布局的碟形灵磁反重力单元释放出一缕缕淡青色的光弧,飞梭车晃晃悠悠地再次悬浮起来!

  “万岁!”

  唐晓星在心里欢呼一声,正欲开足马力加速逃亡,抬头看时,却发现自己前方漂浮着一名全副武装的铠师!

  铜浇铁铸的面具,毫无表情,就像是一具钢铁死尸,冷冷盯着她。

  她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从她后方的黑暗中一连射来了三发子弹,“叮叮叮”三声,深深钻入飞梭车中。

  三发子弹,释放出强大的电弧,交织成一张幽蓝色的弥天大网,深深嵌入飞梭车的外壳,非但瞬间击穿了飞梭车的动力、反重力和控制符阵,令飞梭车彻底报废,同时也顺着毛孔侵入唐晓星的奇经八脉,将她电得七荤八素,再次丧失了运转灵能的能力!

  “哗啦!”

  飞梭车从低空跌落,摔得稀里哗啦,也将唐晓星给甩了出去。

  唐晓星强忍周身剧痛,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就感知到至少有五台晶铠从四周向她逼近。

  令她心如死灰的是,从这些晶铠腿部动力符阵发出的焰流来分析,都是萤火虫号上的尖端款式,从没有出口给龙蛇星域和星耀联邦的。

  “唐晓星!”

  刚才拦在飞梭车前面的那名铠师缓缓落地,钢铁脚板在地面上不慌不忙地敲击着,他的声音也像是钢铁和地面的撞击声那样冷冰冰,硬梆梆,没有半点感情。

  一道刺眼的光束正好打在唐晓星的脸上,对光影面具实施强干扰,令唐晓星露出了本来面目——精致如瓷娃娃般的面孔,同时也令唐晓星的双眼陷入一片白色的迷雾,看不清楚袭击者的模样。

  唐晓星只感觉到,一双冰冷而又粗暴的钢铁大手,在她脸上狠狠揉搓了一把,确保她脸上没有更多的伪装,随后,那毫无生气的声音道,“唐晓星,我们是群星会内务部特别调查组的专案调查员,现在正式向你宣布,你已经因为‘叛国罪’,被捕了!”

  唐晓星五雷轰顶,眼前的世界从一片惨白,变成了最绝望的黑暗!

  ……

  “叛国罪,这么严重?”

  李耀像是一条蚯蚓蛰伏在泥土里那样,蛰伏在残破陈旧的大厦角落里,一边仔细观察着方圆数公里内的一切异动,一边通过刚才上下其手时,粘贴在唐晓星身上的窃听晶片,偷听唐晓星和袭击者的对话。

  局面这么混乱,千头万绪还没梳理出一根线头呢,当然不能这么急吼吼就杀入战团,先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有多少股势力牵扯其中吧!

  从李耀现在冷眼旁观来看,从黑暗中如饥肠辘辘的野狗般包围唐晓星的,至少有三股势力。

  首先,虽然只有一股袭击者,但却是两支泾渭分明,战术风格明显不同的两队人马。

  刚才操作“地震速攻炮”,以及在唐晓星身上安装定位晶片,包括现在直接对唐晓星实施抓捕,宣布她犯了“叛国罪”的,是一些正规军风格明显,训练极其精锐,装备也相当高级的军人或者特工。

  他们每一个人所穿的晶铠,都绝不亚于李耀刚才看到,巫马玄炼制的“深蓝雷霆”。

  虽然他们都竭力压制自己的灵能波动,但李耀非常怀疑,他们中间囊括了多名结丹修士、金丹强者甚至更高级别的高手!

  这些人,一定是萤火虫号上的星海修士,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崔灵风议长的手下了。

  他们的实力虽然强悍,但碍于身份的限制,人数并不多。

  在外围负责包抄和堵漏,为他们提供支援的铠师,战术就显得杂乱无章,晶铠的级数也要低很多,时不时还有各种磕磕绊绊,暴露自己的多余动作,又带着点儿无法无天,肆无忌惮的味道。

  一言以蔽之,乌合之众。

  “这些人看着像是四圣商会的铠师,是这里的地头蛇。”

  李耀沉吟片刻,明白了,“想要将两尊舰炮运入鱼龙城并从容展开和固定,一定逃不过四圣商会的眼睛,所以这次袭击或者说抓捕行动,是萤火虫号上的某些高层,假设就是议长崔灵风好了,和四圣商会联手策划的。”

  “或许是崔灵风给了四圣商会一些好处,比方说来自星海中央的超卓技术或者神通,收买了四圣商会,非但大开方便之门,还派出了一批地头蛇,为人数并不多的抓捕者提供指引和支援。”

  伪装成昆虫的超微型窃听器,也证实了这一点。

  群星会内务部的秘密调查员,或许都是训练有素的超一流高手。

  但四圣商会给他们派来的向导和支援,却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在鱼龙城里横行霸道惯了,根本没有执行秘密行动的觉悟——本来么,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这压根儿也不是一次秘密行动,而是光明正大的抓捕!

  所以,就在他们抓捕唐晓星的时候,李耀轻而易举就锁定了他们的指挥官,并且将一枚伪装成蟑螂的自走式窃听器,悄悄移动到了指挥官的身边。

  蟑螂,或许是宇宙中生命力最顽强的生物,即便有朝一日人类文明灭亡,蟑螂或许都能在人类遗留下来的残破星球和宇宙城市中,继续生活几亿年甚至更长时间。

  鱼龙城也有蟑螂。

  虽然和李耀炼制出来的蟑螂不是同一种类,不过在这月黑风高的夜晚,被辨识出来的几率极小。

  “豹哥,这帮家伙究竟什么来头,这么嚣张,居然在咱们鱼龙城的闹市区里直接开炮?这他妈消息要是传出去,咱们四圣商会的面子往哪儿搁?别人还怎么到鱼龙城来吃喝玩乐?操!”

  “收声,这些人都是狠角色,连老大都要敬他们三分,不是咱们这些小喽啰可以招惹的!把皮都绷紧了,一切行动都听这些人的指挥,有半点闪失,老大饶不了你们!”

  这是窃听蟑螂从上百句毫无意义的口水话中,搜集到唯一有价值的情报。

  证明了这次袭击行动,是来自萤火虫号的“过江龙”和四圣商会的“地头蛇”联手实施。

  不过,李耀的大部分兴趣并不在这些袭击者身上,而是在另外两名……观察者身上。

  在这片残垣断壁和破旧大厦组成的贫民窟西南方向,是一栋十七层高的建筑,在第十五层的地方,有方圆五公里内最好的隐蔽观察点。

  两名心跳和呼吸几乎用秘法完全冻结,如同幽魂般轻飘飘几乎没有重量的观察者,像是两道影子般潜伏在那里,冷静、专业、细致地观察着下方的局势。

  甚至专业到,彼此之间的对话,都用“传音入密”来进行的程度。

  除非靠近他们一米之内,否则绝对没人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就是沉默的黄雀。

  李耀却是猎人,已经用瞄准镜锁定了黄雀的猎人。

  即便“传音入密”的内容,都无法逃脱他的窃听。

  因为这处“最佳潜伏地点”,本来就是李耀为他们“保留”的。

  或者说,故意将唐晓星丢在这里,从而将这片精挑细选的贫民窟变成“抓捕现场”,让各方势力都在他的计算之内粉墨登场——这就是李耀的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