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98章 先收了神通吧!

第1598章 先收了神通吧!

  李耀沉声道:“要不要相信,我自然会判断,你还‘整理’出了什么?”

  龙扬君道:“反正,在陆续发现四个新世界之后,联邦的扩张,哦,又说错了,是‘融合’暂时达到了极限,吃太多,撑住了,接下来就是要慢慢消化这四个新世界,那么黯月小队这副锋利的‘爪牙’就暂时没有了用武之地,老成持重的秘剑局长过春风和锐意进取的行动主管兼黯月小队缔造者金心月之间,就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这次分歧的最终结果是,黯月小队被全部裁汰,而金心月也离开了秘剑局,不久之后,在诸多宗派大佬和整个血妖界的支持下,她成为了新成立的‘联邦平等和发展部’部长,并且将‘黯月基金会’再次招入麾下,成为直属于发展部的秘密武装力量。”

  “对了,黯月小队的存在,似乎也是金心月和丁铃铛之间矛盾的导火索,因为黯月基金会经常在四个新世界搞事,但丁铃铛的爱国者阵线又将四个新世界当成自己的基本盘嘛,一个要快刀斩乱麻地解决一切不安定因素,另一个却要以怀柔手段,‘春风化雨,徐徐图之’,双方的矛盾就是在一次次小摩擦中慢慢升级的。”

  “基本上,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就是这样了,灵鹫道友还有什么疑问吗?”

  李耀用力挠着头发,一个头何止两个大,简直要变成二十个那么大,很有一种“儿女大了不由娘”的古怪感觉,愣了很久,道:“嗯,这个,他们的路线之争我管不着,大家各有各的想法,很正常,我对政治什么都一窍不通,还是交给他们这些专业人士自己去解决吧,我只想知道,金心月的这个黯月小队,在过去几十年的秘密行动中,有没有什么……出格的行动?”

  龙扬君:“什么叫‘出格的行动’?如果你想问,他们是不是遵纪守法、循规蹈矩、毫不利己、愿意把一切都奉献给联邦大众的圣人,很遗憾,肯定不是。”

  李耀干咳一声:“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龙扬君:“明白了,如果你想问他们在行动中有没有伤害过‘无辜普通人’的生命,这倒暂时没听说。”

  李耀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龙扬君沉默了一下,又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怎么,担心自己的好徒弟已经在漫长百年的蜕变中,突破了修真者的底线,滑落到了修仙者的深渊里?”

  “不会。”

  李耀摇头,“我相信自己的弟子,绝不可能!”

  “也别说得这么绝对。”

  龙扬君凉飕飕道,“我仔细研究了一下你的三名真传弟子,倘若其中真有人要和你的道心背道而驰的话,这位‘蛇蝎妖女’金心月就最有潜力了!”

  “你看,你的大弟子巫马炎跟着你的时候,还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毛孩子,区区炼气期修为而已。”

  “你的二弟子谢安安跟着你的时候,年纪也不大,修为也不高,而且她的心思很单纯,道心很通透,一门心思就专注在炼器术的世界里而已。”

  “这两个弟子当时的道心都没有完全凝固,三观也没有彻底建成,跟在你身边耳濡目染,自然会受到你很大影响,绝不会背叛你的。”

  “金心月呢?”

  “跟随你的时候,她已经是妖王级数的高手,妖王啊,换成修真者的划分,那就是结丹境界,相当少见了!”

  “一名结丹期的高阶修士,道心基本已经成型,三观都完全固化,很难再被外物所改变的了。”

  “再加上过去一百年,压在金心月肩膀上的担子其实是很重的,赤潮计划啊,看似波澜壮阔,气势恢宏的计划,但如果没有人脚踏实地,步步为营,战战兢兢去推动的话,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纸上谈兵而已!”

  “金心月,就是这样一个实施者,她一方面要压制妖族中蠢蠢欲动的野心家,甚至咬牙对自己的同胞举起屠刀;另一方面又要在联邦各个宗派的大佬面前委曲求全,想方设法为妖族争取一点微小的利益,简直是在夹缝中艰难前行,一点一点地推进着‘赤潮计划’,啧啧啧啧,连我都很想为她击节叫好!”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她稍稍有些突破修真者底线,背叛你道心之处,都很可以理解啊——她本来也不是天生的修真者,是从妖族转化过来的嘛!”

  李耀沉默片刻,声音渐渐变冷:“龙扬君,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出于何种诡秘的目的,要挑拨我和弟子的关系,又或者是要动摇我的道心?不过,无论如何我都相信自己的弟子,不会背叛我,背叛修真者的底线!”

  “别误会。”

  李耀的认真,让龙扬君笑得更加神秘,“你以为我是在挑拨你们的关系么,大错特错了,我是真的非常欣赏金心月,所以才会和你说这么多。”

  “背叛,背叛又有什么不好?每一个优秀的弟子,总是要背叛师父的;每一个强壮的儿子,总是要打败父亲的!”

  “人类文明,原本就是一个建立在‘背叛’二字之上的文明,盘古文明创造了人类文明,但人类却背叛了盘古;女娲文明曾经不遗余力地指导和帮助人类文明,但现在散布于星辰大海之间的只有人类,却没有女娲,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或许,‘背叛’就是深深烙印在人类细胞最深处、不可逆转的基因,只有怀疑才能背叛,只有背叛才能超越,只有超越才能进化,背叛就是人类这个文明的最高美德!”

  “怎么,难道你希望时隔百年之后回归联邦,看到的是三个循规蹈矩,亦步亦趋,完全没有跳出你的框架的弟子吗?难道你就不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开拓出一条新的道路,带来一些……更加有趣的惊喜吗?就连我这个局外人,都很期待金心月接下来的表现啊!”

  李耀幽幽道:“我的直觉是对的,你真的很危险,你究竟是……什么?”

  “观众。”

  龙扬君笑眯眯道,“从始至终,我都没有骗你,我真的只是默默观察而已。”

  李耀知道,再问下去龙扬君都不会正面回答。

  眼下的局面,乍一看非常清楚,就是萤火虫号上的技术派和官僚派发生矛盾,技术派想要不顾一切掀起和联邦的合并浪潮,却被官僚派利用在议会当中的优势,提前扑灭,如此而已。

  相当微妙的局势,联邦政府的确不好公然插手,难道就因为这样,才出动了金心月旗下的“黯月基金会——就这么简单?

  李耀沉吟片刻,一拍大腿!

  怎么可能!

  自己卷入的漩涡,什么时候会如此简单了,肯定是一环套一环,扑朔迷离的嘛!

  话又说回来,李耀绝对相信自己的弟子,一定会坚守修真者的底线和联邦的国家利益,那既然唐晓星落入到金心月手里,安全肯定是没问题的,自己似乎就没必要画蛇添足,去打乱金心月的布置了,最多在暗中观察一下就行。

  正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要不然这次就休息一下,静静地坐在黑暗中看着弟子们去拯救世界?

  李耀一边琢磨着,一边对龙扬君道:“好吧,不扯别的,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先按原计划进行,再静观其变吧!”

  龙扬君道:“呃,好像不太可能,诸位道友刚才顺便询问出了另一些有趣的消息,知道萤火虫号和四圣商会今晚在鱼龙城里有大行动,道友们都群策群力,积极开动脑筋,想出了不少全新的计划,已经嗷嗷直叫着要插上一脚了。”

  李耀:“……”

  龙扬君:“千万别自责,这不是你的问题,蒙赤心和巫随云两大化神又不是白痴,外面兵荒马乱,简直像是要打仗一样,就算你不提出,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抓几个人来摸清楚情况?等到他们大致搞清楚了情况,自然会想方设法,把唐晓星掌控在我们自己手里,以便通过她搭上星海共和国流亡政府这条线,再以流亡政府特使的名义进入联邦——你也是这个计划吧,这又不是很难想,你能想到,我和他们自然都能想到,英雄所见略同嘛!”

  李耀额头冷汗都下来了:“谁自责啊,喂,请各位道友先收了神通,不要嗷嗷直叫好不好,大家冷静点,低调点!”

  “我们很冷静,很低调啊。”

  龙扬君道,“诸位道友正在很冷静、很低调地思考,究竟该如何很冷静、很低调地把唐晓星弄到手,再很冷静、很低调地混到萤火虫号上,很冷静、很低调地成为流亡政府的特使,然后很冷静、很低调地潜入联邦最核心去。”

  李耀:“这么重要的事,你不早说!”

  龙扬君:“刚才你只问我有关‘黯月小队’的事,后来又污蔑我要挑拨你和弟子的关系,我怎么说?更何况,我觉得这个方案不错啊,比我们以普通修士身份,千辛万苦混入联邦底层,要好得多了!”

  李耀在心里狠狠咒骂了一句。

  前方忽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和连环爆炸,骤然膨胀的火球几乎要抽干这一片区域的空气,瞬间变得极度闷热和压抑!

  金心月的黯月小队,和追击者再次驳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