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99章 赤潮尽头,黯月升起

第1599章 赤潮尽头,黯月升起

  同一时间,浩瀚星海深处,天元界,星耀联邦首都,天都市。

  自从百年前血妖界向天元界有条件投降以来,三界融合,进入高速发展,人口亦随之爆炸,光是天元界的人口就增长不下十倍,天都市的面积更是扩张了几十倍,不但吞噬了周围十几个卫星城,还不断向高处进发,依靠新型材料炼制而成的超高速升降平台以及短途传送阵,在大气层之外建立了新的宇宙港城区,号称“第二天都市”。

  来自七个大千世界,无数资源星球的超巨型星舰,可以直接停泊在宇宙港区域,然后靠短途传送阵,瞬间就出现在天都市的地面。

  这是一座生机勃勃,无比繁华的城市,更是一片锐意进取,日新月异的乐土,将近十亿人口居住在天空、地面和地底,共同为星耀联邦的心脏,提供强劲的跳动之力!

  天都市东南,是庄严肃穆的政务区,跨过一片花团锦簇,鸟语花香的小广场,就是“平等和发展部”大厦。

  在这座小广场上,有一座非常著名的雕像名叫“彩虹的笑容”。

  那是七个衣着不同甚至形态各异,呈现出天元、血妖、飞星、幽冥、水晶、天环、树海七界鲜明地方特色的小童,三男四女,环抱一圈,正在无忧无虑地蹦蹦跳跳做游戏。

  无论略带妖族血统的血妖界小姑娘,还是在表层皮肤之下植入特殊种子,身上长出花花草草的树海界土著,亦或者来自幽冥界,装在钢铁傀儡里的早夭少年,脸上都洋溢出同样灿烂的笑容。

  这尊雕像是“七界大融合”的象征,最近几十年联邦最流行的形象,其仿制品在七个世界的大街小巷和广场上随处可见,甚至被提炼出了高度概括的特征,成为联邦“平等和发展部”的徽章。

  不过,倘若沿着发展部大厦铁灰色的阶梯拾阶而上,进入发展部大厦内部,便会在大厅中看到另一尊风格迥异的雕像,一尊或许更能阐述“发展部”真正职能的雕像。

  那是七只大手,紧握七把形态各异,同样带着浓郁地方特色的刀剑,交叉重叠在一起的造型。

  七把刀剑,都沾染着斑斑血迹,一缕缕蜿蜿蜒蜒的鲜血,甚至交融在一起。

  这尊雕像的名字叫“七剑之盟”。

  “咔哒,咔哒,咔哒!”

  平滑如镜的星斑大理石上传来了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声。

  金心月走过“七剑之盟”雕像时,扶了扶深紫色边框的眼镜,掩藏住了雕像倒映在眼底,泛出的那一抹微妙情绪。

  “部长好!”

  来来往往的公务员纷纷向她打招呼,而她也回以最完美的微笑——即便是刚刚大学毕业不久,到发展部工作才两三年的底层工作人员,都能从她平易近人的笑容中,感知到那份真诚的暖意。

  一百年前,在制止血妖界“孢子病毒大爆发”的战斗中,不顾一切冲在第一线的金心月,就一直是圣洁光辉,悲天悯人,一尘不染的造型。

  百年光阴,似乎并未在她如羊脂玉石般细腻的肌肤上留下太多痕迹,却是给她深邃的美眸和举手投足之间,都带上了更加深沉而浓烈的风韵,特别是那两道恰到好处的笑纹,象征着她从一个稍嫌青涩的少女,彻底进化到了女人最璀璨,最绚烂,也最诱人的成熟季节。

  身为联邦高层之一,她已经很多年都习惯只穿简简单单的黑白两色服饰,还戴上一副对修真者而言并没有太多意义的玄光眼镜,来掩饰自己惊心动魄的美貌。

  今天的她,依旧是一套正式得不能再正式的黑色套装,浑身上下寥寥可数的首饰,除了胸口以发展部徽章为造型的“微笑彩虹”胸针之外,就是修长的玉颈上垂挂下来,一串以九星升龙战徽为吊坠的项链。

  这和她很久以前对新闻媒体的公开表态一样——“我是嫁给星耀联邦的女人”。

  她平易近人,完美无瑕的笑容,一直保持到了部长专用的一号升降平台当中,都依旧没有褪去半分。

  直到大门轻轻滑开,她踏入发展部大厦三十三层的走廊里,深紫色边框的眼镜也随着光线的变幻,慢慢荡漾出了一抹淡淡的血色时,她才轻轻舒了一口气,从笑意的缝隙里,洋溢出一股淡淡的,属于“蛇蝎妖女”的气质。

  “咔哒咔哒咔哒!”

  她的腰杆忽然挺得更直,胸脯翘得更高,步频也忽然加快,就像是一柄锋利无比的战刀,扑向自己的目标。

  “会长!”

  “会长好!”

  走廊上一些满脸刀疤,恶形恶状,甚至带着浓郁妖族特征的壮汉,纷纷脸上一变,双腿并拢,毕恭毕敬向她行礼。

  “嗯。”

  这次,她不再逐一回以无用的微笑,只是轻轻向他们点头,就快速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发展部大厦三十三层,是“后勤和清洁处”,这些凶神恶煞的壮汉,都是发展部的“清洁工”。

  当然,他们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黯月基金会的雇员。

  而金心月,就是黯月基金会的会长。

  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叫她一声“会长”的,只有过去几十年间,在四个新世界一起出生入死,百战余生的老兄弟们,才有这样的……权力。

  清洁处,档案管理室。

  金心月从里面关上门。

  厚重的合金大门深处发出“咔嚓咔嚓”的机械转动声,还有超过十座防御符阵逐一闪烁,足以证明堆积在这里的档案,绝不是发展部去年用了多少卫生纸这么简单。

  档案管理室里,只有一具半旧不新的灵械义体,被一名似乎行将就木的鬼修操纵着。

  政府部门,特别是涉及到战斗领域的部门当中,鬼修占据雇员当中很大一部分。

  这些人生前往往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不幸牺牲之后,又侥幸没有魂飞魄散,仍旧保留着相对清醒的意识。

  倘若不愿意退休养老的话,往往就会留在原部门,以基层文职工作的方式,继续服务。

  这名档案管理员却显得格外苍老,移动乃至转身都十分缓慢,黯淡的晶眼时不时就陷入彻底沉寂,似乎下一秒钟就要彻底烟消云散。

  “黯月计划开始了。”

  金心月坐了下来,神色复杂地看着档案管理员,既像是满怀期待,却又有些忐忑不安,“我为此筹划了整整三十年时间,就是为了给‘赤潮计划’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您难道没什么想说的吗?”

  档案管理员有些迟钝地从尘封已久的卷宗里,抬起锈迹斑斑的脑袋,混浊的晶眼艰难地放射着断断续续的光芒,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真遗憾啊。”

  金心月继续笑着,笑容却是说不出的苦涩和落寞,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我用了生命中最美好的三十年、一百年,甚至是赌上了自己的整个未来,从‘赤潮计划’到‘黯月计划’,终于到了最关键的一幕,但我最期待的两位‘观众’,您沉睡了太久,变成这幅样子,他却依旧迷失于星海深处,不知所踪……”

  档案管理员的老式发声符阵中传来了“嘶嘶”的声音,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艰难地汇聚成一句忠告:“不要……把自己……变成……第二个吕醉。”

  “吕醉?”

  金心月摘下紫晶细边镜框的玄光眼镜,放在白皙细腻的掌心把玩,淡淡道,“您知道吗,这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复盘当年血妖界和天元界对峙的局面,作为一种思维游戏和放松方式,有时候,甚至真的将自己代入到爱国者组织的角度,代入到吕醉身上,思索如何才能破局,才能彻底消灭妖族!”

  “很难,不得不承认,吕醉面临的局面真的很难,天时地利人和,几乎没有一样在他那边。”

  “不过,在诸多破局之道中,他却选择了最愚蠢的一种,联邦广场上针对议长的刺杀,甚至故意对平民的屠杀,将他彻底钉死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我不禁在想,倘若吕醉当时没有这么做呢,没有做这些彻底突破底线的事情,而是选择另一种相对合法的手段来贯彻自己的理念,又会如何?”

  “或许那时候他没有机会,会暂时输掉那一战,但他却可以保留绝大部分的元气,在之后百年继续兴风作浪,卷土重来!”

  “你们都说吕醉是联邦土生土长的修仙者,但即便他真的崇尚修仙者的理念,只要没有做出太过冲击联邦法律和民众底线的事情,别人,包括我师父在内,又能拿吕醉怎么办呢?”

  “归根结底,他太心急了,不过也没办法,那时候的吕醉已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时日无多,只能拼死一搏,不这样,又能如何呢?”

  “但我不同,您放心吧,我和吕醉是不同的。”

  “——吕醉输了,而我会赢。”

  星耀联邦平等和发展部长金心月,用泛着淡淡红芒的镜片重新遮住双眼,顿了一顿,笑容更加灿烂,“我们,会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