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00章 我的地盘,我的游戏!

第1600章 我的地盘,我的游戏!

  “黯月小队要输了。”

  龙蛇星域,鱼龙城,李耀无声无息地将骨骼不断收缩、收缩,整个人几乎收缩成一条线,藏匿于一根磁轨后面,冷静观察着下方的战局。

  在他下方,此起彼伏的火球就像是花海绽放,时不时就有几台重型武装飞梭车被凌空打爆,碎片被冲击波席卷,漫天飞舞,宛若绚烂至极的杀人蝶。

  隶属于联邦发展部的秘密武装“黯月小队”,都是在联邦几十年高速扩张中,腥风血雨里杀出来的最精锐战士,即便萤火虫号上的秘警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无奈这里是四圣商会的地盘,而黯月小队这次行动,似乎也没有和秘剑局打过招呼,并没有得到全方位的支援。

  一旦被地头蛇咬住尾巴,四面八方都有源源不断的四圣商会铠师赶来,蚁多咬死象,眼看就要令黯月小队陷入乌合之众的汪洋大海。

  短促的驳火之后,听着四周越来越密集的晶铠呼啸而至声,黯月小队无可奈何,顾不上彻底甩脱屁股后面的尾巴,继续朝西南方向的gk区域逃窜。

  看样子,他们应该是在星港有一艘星舰,准备抢了人之后,就强行突围的。

  不过……

  李耀正欲追赶上去,心中一动,隐隐觉得黯月小队的行动,太过简单粗暴了。

  既然早就策划好要保护唐晓星的话,不可能不知道鱼龙城是四圣商会的地盘,他们一定会陷入重重围困,“强行突围”什么的,实在不像是金心月的风格。

  倘若金心月在经过整整一百年的修炼之后,只能想出“抢了人就跑”这么拙劣的计划,那也太丢自己这个师父的脸了!

  “有古怪。”

  李耀轻轻敲击着额头,眯起眼睛,重新观察起双方刚才短促驳火,这会儿又突然陷入沉寂的现场,天空中的每一条磁轨,附近的每一道穷街陋巷,以及地底的每一条下水道和维修管道都不放过。

  “哈?”

  李耀眼前一亮,有了发现,他就像是一团黑色迷雾,无声无息地潜入了化作废铜烂铁、兀自熊熊燃烧的武装飞梭车残骸之下,强忍高温,在一处地下维修管道的入口盖板上轻轻摸了一把。

  果然有问题。

  这种地下维修管道的盖板,平时都以禁制封闭,寻常人不可能轻易掀开。

  但现在,禁制却被人动了手脚。

  非但有人刚才掀开过这块盖板,而且还在原本的禁制四周,布设了新的报警符阵,只要盖板被掀开,就会发出一道微弱的神念波动,被远方的某个接收符阵感知到。

  这样的“手脚”,自然难不住李耀。

  三秒之后,他出现在地下维修管道中,神念向四周扩散,很快在距离自己十几米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半米多高的铅灰色金属箱。

  李耀叠起双指,轻轻弹了一下,不知道这个金属箱究竟是用什么材料炼制而成,不过感觉起来,既可以吸收外界的强烈震荡和冲击,又可以阻止内部的各种波动释放出去。

  倘若不是近在咫尺,用肉眼搜索,任何侦测法宝或者神念感知,都很难穿透地面,探查到它的存在。

  “就是这个……”

  李耀活动了一下双手,看似天衣无缝,浑然一体的铅灰色金属箱四周飞快摸索起来,片刻之后,“嘶”一声,原来根本没有缝隙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道幽蓝色的光纹,以光纹为中线,盖板向两侧无声无息地滑开,露出了以婴儿姿态,蜷缩在一团凝胶中,睡得正香的唐晓星。

  “原来如此,故意装出抢了人就跑的假象,吸引了对方的全部注意力,其实却是将唐晓星先暗藏在这里,很快就会有另一队行动人员来带她走——那才是保护她的真正力量!”

  李耀咧嘴一笑,这样的计划,就显得合理多了。

  不过很抱歉,他还是要先下手,将唐晓星带走。

  并不是他故意要和徒弟过不去,道理很简单,金心月千算万算都不可能算到,此刻的鱼龙城中,除了萤火虫号、四圣商会、帝临会和秘剑局之外,竟然还有两大化神和十大元婴组成的超豪华阵容,并且这支“古圣小队”也对唐晓星产生了兴趣。

  在蒙赤心、巫随云、龙扬君等人都想要插手此事的情况下,黯月小队很难带着唐晓星全身而退的。

  而且李耀也不想古圣强者和黯月小队发生正面冲突,那样一来,局势就太不可控了。

  “既然非要玩一场危险游戏的话,那还是由我来掷骰子吧!”

  李耀微微一笑,舔了舔嘴角,眼底绽放出了自信满满的精芒,“这里是星耀联邦,是我的地盘,自然该由我‘李老魔’来做主了!接下来的游戏该怎么玩,我说了算!”

  他将唐晓星从保护凝胶中抱了出来,像是麻袋一样扛在肩头,猫着腰,向维修管道深处的黑暗中进发。

  十分钟后。

  唐晓星悠悠转醒时,无比惊愕地发现,自己竟然又坐在一辆飞梭车的座椅上,窗外浮光掠影,都是鱼龙城的繁华夜景。

  而坐在自己身边,一边漫不经心驾驭飞梭车,一边飞快敲击着晶脑光幕的,竟然又是——

  “林前辈!”

  唐晓星不可思议地叫了起来,用力咬了一下舌头,确保自己不是在做梦,又或者,刚才发生的一切才是梦,一场无比荒谬的噩梦?

  不过,夜幕深处传来此起彼伏的爆炸声,还有飞梭车主控晶脑中发出的怒吼声、咒骂声和尖叫声,却将唐晓星瞬间拉回了现实。

  唐晓星发现,飞梭车的主控晶脑似乎被接入了一个私密的通讯频道,里面尽是四圣商会的铠师们嗷嗷乱叫,布置战术的声音。

  “你醒了?”

  李耀继续敲击着光幕,研究鱼龙城的地形以及灵网上可以搜集到和萤火虫号有关的一切信息,特别是萤火虫号的内部结构以及船上出名的高手等等,感知到了唐晓星的迷惑,他头也不抬道,“我在一名四圣商会铠师的晶铠上装了个‘小东西’,就侵入了他们的战术通讯频道,别紧张。”

  “您,您,我……”

  唐晓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您没有丢下我逃跑?”

  “我们现在时间紧迫,麻烦你稍微展现出一点星海修士的智慧和决断,不要问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好不好?”

  李耀飞快道,“如果你接下来还想继续问‘你究竟是谁,你想要干什么’之类的,大可不必,我会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但不是现在,我只能保证我对你以及萤火虫号都没有恶意,反而想要帮助你们,要和你们做一个交易。”

  “如果你相信我的保证,那我们继续,如果你觉得我别有用心,那你看看附近哪里环境好,我再次把你放下去,也是可以的——我看那个购物城门口就不错,蛮灯红酒绿的,要不然你就那儿下?”

  “别!”

  唐晓星脸色惨白,不由自主抓住了李耀的手臂,将刚才如噩梦般的一幕幕场景回忆了一遍,深吸一口气,咬牙点头,“我,我愿意相信您,林前辈!”

  “很好,那就来谈谈交易以及应该怎么帮你和萤火虫号。”

  李耀道,“不过首先,我要先确定你们还有没有被帮助的价值,以及完成交易的能力,因为,呃,时间紧迫,我就不绕圈子了,想必你很清楚眼下的局面,就在你被自己人以‘叛国罪’的名义逮捕时,远在萤火虫号上的你父亲,唐定远舰长,肯定也遭受到了同样的待遇,甚至更加糟糕,他很有可能已经……遇害了。”

  唐晓星轻轻一颤,泪珠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却强忍着没有淌落下来,看着自己的双手,轻声却坚定道:“我知道!”

  “但是还有另一种可能,一种比你父亲已经遇害更加糟糕的可能。”

  李耀淡淡道,“其实你父亲,萤火虫号的舰长才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他从几十年前开始就有着不可告人的野心,他为了看似崇高伟大其实却卑劣无耻的理念,在暗中秘密策划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阴谋,一旦成功,极有可能毁灭世界的!”

  唐晓星:“什么!前辈如何知道?”

  李耀:“这不过是身为星海老前辈,一点小小的江湖经验而已。”

  唐晓星:“……”

  李耀:“当然,往好处想,你父亲既没有什么大阴谋,也还没有遇害,我想问的就是这个——在你看来,你父亲被对方,假设就是你们的议长崔灵风好了,抓住之后立刻处决的可能性有多高?我们现在,还有营救他的机会吗?”

  唐晓星双手捂住了口鼻,一连深呼吸了半分钟,逐渐梳理清楚混乱的思绪,摇头道:“如果真是崔灵风议长策划了一切,甚至以‘叛国’之类莫须有的罪名将我父亲抓起来的话,也不可能立刻处决的。”

  “我们星海共和国正统政府,怎么说都是开明和公正的议会体制,崔议长也不是一手遮天的独裁者,不可能对萤火虫号舰长,这样一个身份仅次于他的高层,实施秘密抓捕和处决的,连严刑拷打什么的估计都办不到。”

  “我父亲还活着的可能性很高,不过一定被崔议长严密看守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