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01章 星海跳跃矩阵

第1601章 星海跳跃矩阵

  李耀的双手在光幕上化作一道道流光溢彩的飞虹,若有所思道:“这么说,你父亲在萤火虫号上的威望还挺高的喽?我问你,倘若没有今天这档子事,你父亲的力量和崔灵风议长的力量对比起来,孰强孰弱?”

  唐晓星想了想,认真道:“我父亲的威望的确很高,毕竟漫漫星途中发生的一切技术问题,都要靠技术人员和底层水手来解决,光靠议会里那些官僚们动动嘴皮子,可是既堵不住泄漏的外壳,也修不好过载的动力单元的。”

  “所以在萤火虫号上,支持我父亲的人肯定是远远超过支持议长崔灵风的人,事实上,大部分人都蛮讨厌我们过于臃肿的议会,而这也是我父亲敢强行发动加盟联邦表决的原因。”

  “不过,我父亲的威望虽然高,却从没想过要培养一支盲目效忠于他的武力,而绝大部分民众对他的支持,也仅仅因为他是萤火虫号的舰长。我现在就担心,崔灵风那帮人,会不会故意往我父亲头上栽赃什么罪名,连我都是‘叛国’了,我父亲肯定更加严重!”

  “明白了。”

  李耀总结道,“你父亲在萤火虫号上威望很高,你们的议长崔灵风不可能直接将你父亲秘密处决,想要彻底击垮你父亲这些‘加盟派’的话,唯有罗织罪名,令你父亲身败名裂,让所有民众都相信——舰长是有罪的!”

  “如此,议长派系,才能重新牢牢控制住萤火虫号,是不是这样?”

  唐晓星轻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是的。”

  李耀的眼珠转了一圈又一圈:“那么,你大致能猜测到,对方究竟会诬陷你父亲什么罪名吗?毕竟是堂堂的一舰之长,算是可以和议长分庭抗礼的二号人物了吧,一般鸡毛蒜皮的罪名不可能扳倒他,反而会激起底层民众的怒火,对议会愈发反感,最终起到反效果。”

  “所以,栽赃到你父亲头上的罪名一定相当严重,而且对方肯定捏造了无可辩驳的证据,那会是什么呢,叛国吗?和星耀联邦秘密接触,试图加入联邦,算不算是叛国?”

  唐晓星大摇其头:“和联邦接触,当然算不上是叛国了,我们和星耀联邦都是修真者文明,大家有共同的理念和近似的制度,而漫长一千年的艰苦跋涉下来,萤火虫号上的现状所有人都一清二楚,除了最顶层的议会还死抱着‘星海共和国’的招牌不放之外,其实底层民众早就受不了船上恶劣的环境,也看不到半点希望了!”

  “我们已经逃到了一万年前,星海帝国时代,人类文明扩张的边缘,从这里再向外逃亡的话,就真的是从没有人类探索过的未知世界,黑暗宇宙,我们就真的要变成一支没有根的流浪文明了!”

  “够了,一千年的逃亡已经够了,谁都不想再继续逃亡下去了,既然杀回昔日的家园,已经变成遥不可及的梦想,那我们也想在星海边缘,找到新的家园!”

  “所以,萤火虫号上很多人,特别是生存环境恶劣的底层水手和他们的家人们,其实都不反对,甚至迫切希望加入联邦的!”

  “我们听说,星耀联邦的铁原星、树海星,还有夹在天元和血妖两界之间的骸骨龙星,都是地广人稀,百废待兴的稳定星球,我们不过区区一亿多人口而已,完全可以在那里重建家园,一起建设新联邦的!”

  “这是无数民众的呼声,我父亲不过是这种呼声的代表,加入联邦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正大光明在争论和推进的,即便我们这支‘大选观察团’也是得到了议会的授权才派出来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怎么能算是叛国呢?”

  李耀沉思道:“所以,对方一定掌握了某种至关重要的证据,可以一下子钉死你父亲,甚至有把握不引起底层民众的大规模反弹,所以才有今天迅雷不及掩耳的秘密逮捕……我的下一个问题是,你呢,你有什么特别的重要性?”

  唐晓星微微一怔:“……我?”

  李耀的目光终于从光幕中抽离出来,轻轻扫了她一眼:“你虽然是萤火虫号舰长的女儿,但是听你刚才的描述,我觉得光是‘舰长之女’这个身份,并不足以对方如此重视你,派出一支这么精锐的秘警小队来秘密逮捕你,毕竟你只是炼器师,按常理来说,逃跑几率不大的。”

  “明明派几个人就能解决的问题,偏偏要这么兴师动众,所以我想你的价值一定不止‘舰长之女’这么简单,对吧?”

  唐晓星在犹豫。

  李耀继续看着光幕,淡淡道:“我这么问,并不是对你的秘密感兴趣,而是在评估你在对方心里的价值,包括对方是否一定要留下你的活口,在交火中会不会投鼠忌器等等,这件事,对我们之后的行动十分重要,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不相信我,随时可以下车——比方就在前面小吃一条街的街口?”

  唐晓星深深注视了李耀一眼,咬牙道:“林前辈真是目光如炬,猜得一点都没错,我父亲是一条硬汉,绝对不会为了女儿的安危,而出卖所有同胞的利益,他们之所以要抓住我,恐怕不是要用我来威胁我父亲,而是为了我掌握的那部分‘跳跃密匙’。”

  “跳跃密匙?”

  李耀眨巴着眼睛,“那是什么?”

  “是我们萤火虫号上,星海跳跃矩阵的启动秘纹。”

  唐晓星解释道,“萤火虫号拥有整个宇宙最先进的阵列式星海跳跃单元,其最大的特点是可以大大缩短两艘星舰在同时进行星海跳跃时的间隔距离,甚至能收缩到数百米的惊人程度,依旧不产生互相干扰——林前辈能理解我这句话的含义吗?”

  李耀点头。

  所谓星海跳跃,是从三维世界“跳跃”到四维世界,再从四维世界“还原”到三维世界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进行跳跃或者说传送的物体,势必会在跳跃点和到达点都掀起时空碎片的涟漪——正所谓“破碎虚空”么!

  这样的空间波动,毫无疑问会对旁边的事物产生强烈干扰。

  假设有两艘星舰,在近在咫尺的距离,比方说一两公里之内——在宇宙层面上,这是微乎其微的距离——同时进行星海跳跃,又跳跃到同一个目的地的话,极有可能会发生碰撞甚至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在辽阔无垠的星辰大海中,非但适合用来建设“星空之门”,实施大规模星海跳跃的星域其实并不多,而且就算找到了适合的星域,战舰之间往往都要相隔上百公里距离,确保互不干扰之后,才能进行星海跳跃。

  规模越大的战舰,要跨越的距离越长,在“破碎虚空”中掀起的破坏性涟漪就越强,四周就需要留出越大的空隙。

  很多时候,倘若要调集一支规模庞大的星海舰队,远征亿万光年之外的另一个大千世界,是不可能一口气将所有规模巨大的主力战舰都传送过去的——这么做,只会导致舰队在目的地变成一堆叠加在一起,不断爆炸的铁疙瘩。

  所以,往往要三五天甚至一两个星期,才能完成整支舰队的跳跃和部署。

  而在远征大军进行跳跃的时候,也就是它最脆弱的时候——已经跳跃到目的地的星舰往往都分得很开,毫无战线和阵型的概念可言;后续星舰仍旧滞留在亿万光年之外的出发点,既不可能瞬间传送到目的地,即便传送过来了,处在“破碎虚空后遗症”中的船员以及被空间涟漪缠绕的星舰,亦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战力。

  那就好像古代正在渡过湍急大河的军队一样脆弱,所谓“半渡而击”,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唐晓星竟然说,萤火虫号上的星海跳跃矩阵,可以将星舰之间的跳跃间隔距离,缩短到几百米?

  如此一来,萤火虫号对于跳跃目的地的星域稳定性要求,就大大降低了,而且其灵活性、隐蔽性和机动性都大大提升,稍有风吹草动,被接驳在一起的几百艘星舰完全可以瞬间逃走!

  这样的技术,在星海战争中的价值,简直不可估量!

  李耀飞快眨巴着眼睛:“同样的技术,帝国和圣盟没有么?”

  唐晓星道:“应该没有吧,我们萤火虫号的前身是一艘正在建设当中的试验舰,据说动用了不少星海帝国时代的法宝,甚至是上古洪荒时代的遗迹技术,很多都是独一无二的,在夺取了这艘试验舰之后,正是依靠这样神通广大的星海跳跃矩阵,我们才能在真人类帝国大军的围困之下,东躲西藏了上千年的,如果他们也有同样的星海跳跃技术,恐怕我们早就被抓住了!”

  “不过,经过漫长一千年的逃亡,我们的星海跳跃矩阵早就不堪重负,需要全面保养和大修,而我正好是负责维护星海跳跃矩阵的炼器师之一。”

  -------------

  今天和一位书友聊,说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说——本文里很多年轻人,比方唐晓星这样看起来嫩出水来的,竟然都是很厉害的炼器师,还是什么重要项目负责人,或者大学老师之类,会不会有点儿不太真实,她的资历、经验和水平够吗?是不是为了刺激,故意这么写的?

  毕竟安排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和李老魔一起冒险,好像……不太好?

  正好,老牛看了今天的新闻,说刚刚发射成功的长征五号,整个科研团队的平均年龄是33岁,而且还有三名90后。

  我想,这应该足以说明问题了吧?

  最后,祝贺长征五号发射成功,我们的过去是万国来朝,我们的未来是星辰大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