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07章 新情况!

第1607章 新情况!

  李耀伸出右手食指,手指上还佩戴着那枚用来切割管壁的玄光戒指,不过这次戒指激发出来的幽蓝光束,却是化作了不断生长的“冰锥”,朝罗德教授的眼球慢慢延伸过去。

  幽蓝光束“生长”的速度十分缓慢,缓慢到罗德教授可以清晰看到每一道光焰的跳跃。

  与此同时,李耀往罗德教授的脑域,刺进去一道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的神念——那是一个人的眼球被刺穿,干瘪,脱落的全过程。

  罗德教授的瞳孔骤然放大,这是他现在唯一可以做出的动作,除此之外,他连微微颤抖和冷汗直冒都办不到。

  罗德教授虚弱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找错人了。”

  “你不知道?”

  李耀微微一笑,手指往前一送,幽蓝光束瞬间刺入罗德教授的左眼球,化作螺旋钻头,在一阵锥心刺骨的剧痛中,往罗德教授的大脑里狠狠钻去!

  “呜!”

  罗德教授想要发出惨叫,但从喉咙深处冒出的却是微不足道的呻吟,他本能反应地眨了眨左眼,却发现虽然剧痛无比,但视线却依旧清晰,那道幽蓝光束依旧停留在他瞳孔前面一毫米的地方,缓缓旋转着。

  刚才无比恐怖的一幕,只是幻觉,是李耀向他发动的精神攻击。

  “我给了你一次机会,希望你好好珍惜,下次再刺进来的话,就绝对不是幻觉了。”

  李耀认真凝视着罗德教授的双眼,视线比幽蓝光束更加锋利,慢慢滑到了教授细腻而稚嫩的双手上,“一个人只有两枚眼球,所以你还可以答错两次,如果戳爆你的双眼之后,依旧得不到令我满意的答案,我就只能动你的双手了。我相信,身为资深炼器师,超微镌刻领域专家的你来说,双手是比双眼更加宝贵的器官,你几乎将周身精血和灵能都用来滋养这双完美无缺的手,并不是很希望看到他们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化作肉泥的,对吧?”

  罗德教授依旧保持着那种平淡古板的声音,但声音里的恐惧和绝望,连聋子都听得出来:“你到底要知道什么!”

  “我要知道,你为谁工作,谁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出卖自己的学生,炼制了这些足以致学生于死地的法宝?”

  李耀冷冷道,“唐晓星是你最优秀的学生,而且你们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你在萤火虫号上是以性格冷漠,独来独往,为人孤僻著称,过去几十年间,极少有人能进入你这间私人炼器室——唐晓星却是其中之一,她曾经当过你三年的助手。”

  “而在是否加盟星耀联邦这件事上,你虽然没有直接表明过立场,但你怎么说都是一名炼器大师,应该更加倾向于‘技术岗’,也就是唐定远舰长一边,此前从没听说过你和议会方面走得有多么近,恰恰相反,你甚至还在一次会议上当众斥责过一些议员‘不学无术’,搞得他们很下不来台。”

  “所以,我百思不得其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谁让你炼制那些追踪和定位法宝,又给了你什么好处,或者用什么理由说服你的?”

  罗德教授的眼球飞快颤动:“是,是成玄素要我炼制的!”

  李耀微微扬起眉毛:“崔灵风议长的贴身心腹,现在负责调查和抓捕唐舰长等人的内务部秘警头子?”

  “是!”

  罗德教授喘息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仅仅是帮成玄素炼制了一批追踪和定位法宝而已!”

  李耀淡淡道:“但你当时就知道,这批法宝只能用于唐晓星身上,对吧?”

  罗德教授痛苦地闭上眼睛:“……是。”

  “你不像是那种会对议会和秘警言听计从的人,唐晓星不但是你非常亲近的学生,她的父亲还是萤火虫号的舰长,你应该知道这件事的后果严重性。”

  李耀一字一顿道,“你非常清楚,成玄素要抓捕唐晓星的背后,肯定是崔灵风议长要对付唐定远舰长,是‘一号’和‘二号’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这是极有可能会彻底撕裂萤火虫号的大事!对你个人而言,‘出卖学生’亦是一个永远都抹不去的污点!然而,成玄素找你炼制法宝对付学生,你就痛快答应了?”

  “我,我没办法!”

  罗德教授的眼珠和嘴唇一起颤抖,脸上的皱纹像是瞬间加深了十倍,就像是烧焦的枯树,“成玄素说,唐舰长他们,他们犯了……叛国罪,为了萤火虫号的未来,我必须配合他们,为国家服务,为一亿三千万同胞的命运效力!”

  “叛国罪?”

  李耀皱眉道,“就因为唐舰长支持加盟星耀联邦,所以他就是叛国者吗?”

  罗德教授的眼神变得非常奇怪:“什么联邦,这件事和加不加入星耀联邦根本没关系,成玄素说,唐舰长已经变节,堕落成了一名修仙者,他正在尝试私下和黑风舰队联络,妄图将我们的坐标发送给帝国远征军,让帝国远征军瞬间跳跃过来!”

  “什么!”

  李耀愣住,脑中万千念头如烟花般绽放,定了定神,“唐舰长是修仙者?怎么可能!成玄素如何知道,有什么证据?”

  “具体的证据,我当然没资格看到。”

  罗德教授说,“不过成玄素说,现在萤火虫号上的局势已经非常危急,唐舰长在很久以前就丧失了复兴星海共和国的坚定信念,慢慢堕落成为一个失败主义和投降主义者,为了苟活下去,他是谁都可以投靠的。”

  “而如果非要选择一个投靠对象的话,当然是越强大越好,星耀联邦虽然在星海边陲有些力量,但又怎么比得过真人类帝国呢?唐舰长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投降帝国,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很久之前,唐舰长的道心就发生了蜕变,从修真者变成了修仙者,非但如此,他还在萤火虫号上秘密发展了很大一批修仙者,妄图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就为真人类帝国,彻底夺取这艘超级星舰!”

  “对了,成玄素还说,唐舰长派到星耀联邦去的‘大选观察团’里面都混杂着不少修仙者,倘若他们的阴谋得逞,帝国远征军极有可能瞬间出现在我们面前!所以,我的合作,不但可以拯救萤火虫号,同样可以拯救我们的盟友,星耀联邦!”

  “正因为她将情况说得这么严重,我才愿意配合她,帮她炼制了一批超微型法宝。”

  李耀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罗德教授脸上每一道皱眉,想要从中找出他说谎的迹象,却始终一无所获。

  倘若罗德教授不是一名比李耀更加高超的演技派,那他说的十有**就是实话。

  但李耀还是有一点想不通:“没有证据,成玄素说什么,你就相信?你难道没有想过,这极有可能是议会方面,对唐定远舰长的栽赃陷害吗?毕竟你们的议会和星舰技术管理层方面,相处得并不融洽!”

  “我当然不相信成玄素的话!”

  罗德教授说,“谁都知道她是崔灵风议长的狗腿子,我们这些专注于技术的人,对这些整天疑神疑鬼的秘警,是很看不上眼的。”

  “不过,成玄素并不是一个人来找我的,她是和丁大副一起来的,丁大副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写了包票。”

  “丁大副?”

  李耀想了想,“丁正阳大副,萤火虫号甲板层的总指挥官,唐舰长的亲信、助手和第一代理人,船上除了崔议长和唐舰长之外的第三号人物?”

  “没错!”

  罗德教授道,“谁都知道,丁大副是唐舰长最忠实的战友,过去几十年间一直帮助唐舰长一起对抗议会,在舰桥和议会的几次冲突中,他都是冲在最前面的!”

  “当我们发现星耀联邦之后,丁大副又是最早主张要积极加入星耀联邦的人,甚至比唐舰长更早,更坚决!”

  “而且,丁大副也是技术派,他是从动力舱里最底层的水手,一步步爬到甲板层总指挥官的位置,对整艘萤火虫号的每一个角落都了如指掌,是一名真正的星舰指挥专家,在我们这些搞技术的人眼中,对他都颇有好感!”

  “他亲口对我说,唐舰长已经变节,堕落成了修仙者!”

  “他虽然极不喜欢议会那帮人,但现在是否加盟星耀联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彻底铲除萤火虫号内部的修仙者!”

  “我不相信成玄素,但我没办法不相信丁大副,所以我才会帮他们炼制了那些追踪和定位法宝!”

  李耀深吸一口气,眼底闪烁的光芒就像是神秘莫测的星辰:“我来猜猜,唐定远舰长已经被特别调查组抓起来秘密审讯了,而议会那些议员又不可能自己去驾驭星舰,所以,现在顶替唐舰长职务和权力的,正是这位‘丁大副’,对吧?”

  “是的。”

  罗德教授道,“大副本来就是舰长的第一代理人,按照《星海航行条理》,当舰长出现意外情况时,就是由大副顶上的,现在的确是丁正阳大副,充当‘代理舰长’一职,掌控整艘萤火虫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