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08章 “棍子”

第1608章 “棍子”

  李耀深深凝视着罗德教授,一缕缕神念顺着教授的瞳孔钻进了他的脑域,仔细感知着他每一缕脑电波的颤动,足足盯着他看了半分钟,手指轻轻一弹,那道距离教授眼球只有半毫米的幽蓝光束终于缩了回去。

  罗德教授长长松了一口气,脸上所有毛孔的控制权限又回到了自己的中枢神经,终于能挤出满头冰冷的汗水。

  “好,我姑且相信你的话,相信你真的一无所知,只是被人利用的工具而已。”

  李耀仍旧盯着罗德教授的双眼,冷冷道,“告诉我,你是否100%相信,唐舰长已经变节,堕落成了修仙者?”

  罗德教授的眼球一阵颤动,流露出浓浓的迷茫,艰涩道:“我不知道。”

  李耀继续道:“如果我告诉你,唐舰长极有可能是被冤枉的,真正的修仙者是议长崔灵风、秘警头目成玄素、代理舰长丁正阳中的一个或者全部,你被他们蒙骗了,你所做的一切,极有可能导致萤火虫号彻底落入修仙者手里,甚至是黑风舰队的提前杀到——你又相不相信?”

  罗德教授顿时瞪大了眼珠,眼底的血丝简直要向火苗般窜出来:“……不!”

  李耀道:“我同样不能向你展示关键性的证据,甚至不能告诉你我的身份,只能像你保证,我也是一名修真者,我想要阻止修仙者的降临!但要阻止修仙者,就需要你的合作!”

  罗德教授犹豫了很久,艰难道:“我,我不知道,你要我干什么?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炼器师而已!”

  “我知道。”

  李耀微微一笑,“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你是萤火虫号上最棒的超微镌刻专家,对于微型法宝的炼制和拆解很有研究,所以那枚工艺超卓的血红色小珠子被发现之后,就送到你这里来进行研究,对吧?”

  罗德教授点了点头:“是,那又如何?”

  李耀不慌不忙,继续道:“这枚血红色小珠子是极其重要的证物,肯定不会在你这里久留,而是在你完成分析之后,还要送到更加关键的大人物那里去,对不对?”

  罗德教授道:“成玄素的确要求我尽快完成这枚血红色小珠子的分析报告,然后她会派人来取,究竟要送到谁那里去,我就不知道了。”

  李耀道:“好,现在我会放开你的双手控制权限,你就按照平时工作的样子,继续完成分析报告,再用你惯常的手法,将这枚小珠子从头到尾拆解和组合一次给我看。”

  “对了,这里肯定有你平时炼器的实验日志吧?把视频都调取出来,我要看到你进行超高精度微镌刻时,双手的样子。”

  “我看看……那边的玉简储藏柜,大小很合适,等你完成一切之后,我会把你塞到那个柜子里去,然后用禁制锁住你的经络和灵脉,再用隔绝一切灵能波动和热能侦测的金属薄膜包裹住你的全身,但会给你留下充足的氧气,你在三天三夜之内无法动弹也不能喊叫,别担心,这是正常现象,三天之后你就可以恢复自由,绝不会留下半点后遗症。”

  “如果到时候,唐舰长和你的学生唐晓星被证明是被冤枉的,成玄素他们才是修仙者的话,我也会站出来为你作证,证明你和整件事无关,只是被成玄素和丁正阳蒙蔽,才险些铸成大错!”

  “要你做的事,就是这么简单,同意吗?”

  罗德教授脸上每一道皱纹都激烈抖动起来,犹豫了半天,还是不敢相信道:“丁,丁大副真是修仙者?”

  “我也不知道。”

  李耀十分诚实地回答,“但是只要你和我合作,我们很快就会弄清楚,究竟谁才是修仙者。”

  这句话打动了罗德教授,他缓缓点头:“……好,我和你合作。”

  罗德教授用两个小时完成了分析报告,并且将血红色小珠子小心翼翼地拆解和组装了一遍。

  而李耀也通过他的大量炼器视频、实验日志以及他撰写分析报告的样子,大致搞清楚了罗德教授的炼器风格、双手动作、撰写报告时的一些习惯用语,等等等等。

  两个小时后,当那名老秘警在外面敲门时,乍一看去,炼器室里只剩下了一名“罗德教授”。

  ——当然是李耀扮演的那名。

  “罗教授,您完成了分析报告么?”

  老秘警垂手站在李耀面前,压根儿没生出一丝一毫的怀疑。

  “没错,这是真正的杰作,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是无价之宝!”

  李耀吹胡子瞪眼,在老秘警面前手舞足蹈,一副如痴如醉的模样,“看看,如此精巧的七重玲珑塔结构,还有这样神乎其技的超微镌刻技术,简直是——”

  “呃,罗教授。”

  老秘警干咳一声,“如果您已经完成了分析报告,那我现在就要把东西和报告一起带走,这是十万火急的事情,关系到整艘萤火虫号的安全。”

  “好吧!”

  李耀撇了撇嘴,满腹遗憾的模样,想了想,又问,“等到你们看过之后,是否可以把它送还回来,让我继续研究?实在是太漂亮了,太精致了,太不可思议了,我还要仔细研究它的每一座符阵,和每一层使用的不同材料!”

  “这个……”

  老秘警沉吟片刻,点头道,“罗教授是船上首屈一指的超微镌刻专家,我想这颗小珠子到最后,还是会送回到罗教授这里来深入研究的吧?”

  “那就好!”

  李耀从桌上将血红色小珠子推了过去。

  不过这一次,它被装在一个两头都是金属环,内部充盈着淡绿色容凝的圆筒当中。

  “我不想彻底破坏它的结构。”

  李耀解释道,“但它内部蕴藏的符阵实在太精密、太玄妙,普通的‘阻隔凝胶’未必能彻底阻止它发送和接收神念,还是用我这里的‘超强凝胶’和‘封波仪’来保存比较好,小心,不要跌在地上,让它承受强烈的震荡。”

  老秘警答应一声,毕恭毕敬地双手捧过金属圆筒,连同装着分析报告的玉简一起带走。

  李耀脸上依旧保持着依依不舍和满腹遗憾的表情,直到炼器室大门重新关上之后的三秒钟,表情才陡然一变,掏出战术晶脑,激发光幕。

  “波……波……波……”

  一个小红点,在光幕中央缓缓移动着,随着淡淡的红芒不断向四面八方扩散,四周所有通道和舱室的精确结构,乃至来来往往的人们,统统都被扫描出来!

  甚至,根据人们心跳和呼吸的强弱,能大致判断出那究竟是平民还是修真者,是文职人员还是训练有素的战士!

  随着小红点逐渐向核心移动,萤火虫号的心脏部位,逐渐在李耀面前被一点一点揭开面纱,再无半点秘密可言!

  功能如此强大的扫描和定位符阵,自然不可能被镌刻到直径不足三毫米的血红色小珠子里去——饶是李耀的炼器术再强大三倍,都不可能办到这么高难度的事情。

  所以,他是将扫描晶片和定位符阵,统统都安装在那个用来“封印”血红色小珠子的金属圆筒里。

  这个金属圆筒,有婴儿手臂粗细,足够暗藏他需要的所有晶片和符阵,还有驱动他们的高能级晶髓了。

  没错,血红色小珠子只是一个诱饵,是一件“看上去很厉害”的法宝,但因为其体积太小,蕴藏于中央,细若尘埃的晶髓根本不足以激发出太强烈的灵能波动,所以就算侦测到了大量情报,都不太可能穿透重重舱壁和船壳,发射到外界去。

  之所以在唐晓星的咽喉,植入这样一枚血红色小珠子,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将这个足够大的金属圆筒,送入敌人的心脏!

  李耀舒舒服服地坐在罗德教授的转椅上,把双脚都敲到了桌上,轻轻吹了声口哨,这才开启通讯频道。

  “‘棍子’已经送进去了。”

  李耀微笑道,“以我炼制的这枚血红色小珠子的精度和工艺,再加上罗教授撰写的分析报告,我相信‘棍子’肯定会被送到整件事的幕后黑手那里,说不定对方在疑神疑鬼之下,还会将‘棍子’拿到唐舰长面前去,拷问他关于这枚血红色小珠子的情报。”

  “毕竟,我们是除了修仙者、萤火虫号以及星耀联邦之外的第四股势力,截止此刻,绝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们的存在!”

  “倘若真有一个幕后黑手存在,有极大可能,会将‘试图拯救唐晓星’的人,当成是唐舰长的底牌,他一定会想办法弄清楚这张底牌的真相。”

  “当然,倘若唐舰长本人就是幕后黑手的话,也一定会对这枚来历神秘的血红色小珠子非常感兴趣。”

  “那么,我们不但可以通过暗藏在‘棍子’里的扫描晶片和侦测法宝,摸清楚萤火虫号心脏位置的结构图,甚至有极大可能,通过窃听晶片,听到一些十分有趣的秘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