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10章 崔议长!

第1610章 崔议长!

  李耀被四名虎背熊腰的黑衣壮汉夹在中间,在老秘警的带领下,通过狭长的甬道,缓缓走向一辆星舰内部通行专用的真空管道车。

  看似古井无波,甚至略显不耐烦的表情背后,却隐藏着小小的焦虑。

  李耀倒不担心对方已经看出破绽,但他这次伪装成罗德教授的准备时间太短,根本不可能做到完美无缺,老老实实待在炼器室里还可以蒙混过关,倘若真到了流亡政府的议长面前,鬼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穿帮!

  李耀摩挲了一下自己指尖的纹路,他的指纹和虹膜倒是模拟成了罗德教授的模样,但血液和基因的检测,却是怎么都瞒不过去的。

  只希望对方的保安措施,并没有这么严苛了。

  李耀自己的安全当然没有问题,他依旧将收纳着玄骨战铠和巨神兵的乾坤戒通过秘法隐藏在自己体内,随时都可以召唤出晶铠和巨神兵来大干一场——但他现在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是大干一场,他是想要将萤火虫号和古圣界都绑上星耀联邦的战车,大家并肩对付帝国,不是要在帝国大军还没杀到之前,先陷入一场没头没脑的混乱啊!

  “冷静,情况还没那么严重,只不过是去向流亡政府的议长崔灵风,讲解一下这么追踪法宝的玄妙而已,顺便还可以摸一摸崔灵风的底细,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真空管道车旁边站着两名神色冷漠的女警,一人捧着一台指纹扫描仪,让李耀将十指都按在上面扫描;还有一人手里提着一根闪闪发亮的晶棒,在李耀身上来来回回扫了一阵,扫出了两枚乾坤戒——都是李耀从罗德教授手上摘下来的,幸好!

  “罗教授,请将乾坤戒先交给我们保管,送您回来的时候,会还给您的。”

  老秘警打开车门,微微欠身,朝李耀伸手。

  李耀冷哼一声,略带不满,将两枚乾坤戒重重拍到对方掌心,猫腰钻了进去。

  四名狗熊一样的秘警从两侧挤了进来,加起来足足上千斤重量,将管道车塞得满满当当,李耀经过伪装,枯瘦伛偻的身形被他们挤在中间,就像是四个鸡蛋和一根牙签。

  管道车经过特殊加工,车窗一片漆黑,神念都传送不出去,行驶又极其平稳,让人分不清楚究竟是在高速运行,还是一直静止。

  李耀在心中默默计算,在他进入封闭管道车的一分二十九秒之后,乘客舱和驾驶舱之间的密封隔板忽然开启,坐在前面的一名乘客,被缓缓转了过来。

  此人脸盘极大,方口阔面,脸色又红又亮,显得正气凛然,堪称相貌堂堂,身穿一套材料极其稀罕,连李耀都没有见过的黯银色芥子防护服,颇有大马金刀的架势。

  正是唐晓星曾经向李耀描绘过,星海共和国流亡政府的议长,萤火虫号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崔灵风!

  萤火虫号上最有权势的人近在咫尺,李耀的心跳稍稍加快了1%,脑中瞬间冒出了十四个可以在三秒钟之内控制住崔议长的方案。

  不过,仔细盘算片刻之后,他还是决定静观其变,现在局势还不明朗,没必要轻举妄动。

  “崔议长。”

  李耀装出“微微一怔”的模样,不卑不亢地点了点头。

  罗德教授是专家序列的炼器大师,本身又是恃才傲物,性格孤高的类型,见到议会方面的领袖,没必要表现太过热切。

  果然,崔议长亦不在乎李耀稍显冷漠的态度,他粗粗短短的双手把玩着李耀精心炼制的“棍子”,又把它递还回来,微笑道:“时间紧迫,我们就在车上聊了,听说您是超微镌刻领域的顶尖高手,这枚追踪法宝就是您亲自分析的,它的精度和性能,真有您分析报告上写得那么高吗?”

  “当然!”

  李耀将“棍子”一把夺了过来,翻来覆去地摩挲着,眼中放出了无比热切的光芒,急促道,“它可不是追踪法宝这么简单,而是集追踪、定位、扫描于一身的多功能超微法宝,无论是炼制的材料,采用的近五百种符阵,以及七重玲珑塔的构造,包括所有符阵的统筹布局……每一个细节,都接近完美无缺!”

  崔议长并没有阻止李耀的滔滔不绝,李耀也只能手舞足蹈,唾沫横飞地介绍下去,甚至亲自动手将外面几层金属壳剥离开来又组装回去——幸好这是他自己炼制的法宝,而他刚才又深入研究过罗德教授的炼器风格,才能用近似的手法,完成整套分析。

  自然,如此一来,对方更加不会怀疑他的身份——毕竟这么专业的超微法宝拆解和组装,不是这一领域的专家,是绝对做不到如此行云流水的。

  “如此说来,这枚超微法宝的技术含量,真的极高了?”

  崔议长轻轻敲击着扶手,若有所思道,“那么,按照罗德教授的判断,咱们萤火虫号上,除了您之外,还有谁能炼制这样的法宝呢?”

  “谁都办不到,包括我在内。”

  李耀解释道,“这不是技术和神通高低的问题,而是材料和风格的差异。”

  “如果说,要炼制一枚大小相当,功能相似的追踪、定位和扫描法宝,或许我和其他几位炼器师花上三五天、十天半个月都能勉强做到,但我们采用的材料,镌刻的符阵,包括符阵的布局方式等等等等,肯定都和这枚超微法宝大相径庭。”

  “这枚法宝采用的不少材料,是萤火虫号甚至星耀联邦都未必能找到的,而不少符阵的设计理念和灵能运行思路,都和我们以往的风格甚至理论都截然不同。”

  “我可以写包票,这枚法宝不是在萤火虫号上炼制出来的,它绝不是出自‘星海修士’之手。”

  罗德教授有个口头禅,“写包票”,李耀也学了过来。

  崔议长微微点头,继续发问:“那么,您觉得谁最有可能炼制这样的法宝?帝国,联邦,还是圣盟?”

  “我不知道。”

  李耀摇头,装作老老实实道,“从我们这些年和星耀联邦的技术交流来看,这枚法宝并不像是星耀联邦的炼器风格,但我们离开星海中央实在太久,对帝国和圣盟的最新炼器成就都一无所知,在没有进一步研究之前,实在说不好它究竟出自谁家。”

  “我明白了。”

  崔议长双手交叉,眼底忽然绽放出了两道锐利无比的光芒,笑容变得浓烈起来,“多谢您的解说,罗德教授,我们到了。”

  真空管道车的车门悄无声息开启,外面却是一条全封闭的柔性金属甬道,穿过甬道,是一间布满各种光幕和监控法宝的密室,不少秘警和专家埋头忙碌着,而在正中央,大马金刀坐着,陷入深思的,赫然是——崔议长!

  李耀微微一愣,再看自己身旁那名“崔议长”,却是在面部肌肉的一阵诡异扭曲之下,变成了另一张有些相似,却更加年轻和锋利的面孔!

  “噼噼啪啪”,这名“崔议长”体内爆出一连串炒豆子般的声音,整个人瞬间膨胀一轮,爆炸性的肌肉从防护服底下,一块一块凸显出来。

  这“崔议长”朝李耀微微欠身,笑道:“不好意思,罗德教授。”

  李耀眨巴着眼睛,心底一片雪亮,原来刚才仍是一场考验,他就说嘛,虽然是流亡政府首脑,好歹管理着一亿多人口,也算叱咤一方的大人物了,哪有这么容易就和他近在咫尺?

  看这名“崔议长替身”肌肉贲张,孔武有力,太阳穴和眉心都高高隆起的模样,一定是实力相当强悍的武斗系修真者,倘若假冒的罗德教授真是一名刺客,刚才暴起发难的话,十有八九会被当场拿下。

  退一万步说,就算刺客成功刺杀,杀死的也只是一名替身,于真正的崔议长而言,却是毫发无损。

  看来,这“崔议长”的疑心病不轻啊,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炼器师都如此谨慎。

  却不知道,把他召唤到这里,究竟要干什么——绝不是解析血红色小珠子这么简单,这样的工作,通过视频远程解说就可以了,没必要带他到这里来的。

  李耀心中盘算着,不动声色打量四周,特别是崔议长身边保镖和秘警中,气息比较强大的那些人。

  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一个又高又瘦的女人身上。

  这个女人的左眼部位镶嵌着三枚血红色晶眼,这么鲜明的特征,应该就是内务部的秘警头目成玄素了。

  李耀的目光从成玄素身上一闪而过。

  成玄素却是死死盯着他看了很久,特别是他那双细腻而娇嫩的双手。

  李耀诈作不知,却是皱眉看着崔议长,直愣愣道:“崔议长,需要我将刚才在车上说的话,再重复一遍么?”

  “不用了,真不愧是我们萤火虫号上首屈一指的超微镌刻专家,刚才的解说和操作都非常精彩,我已经在视频里看过了。”

  真的崔灵风议长,却是比替身更加豁达和爽朗,对李耀话里的抗拒和讥讽之意一笑了之,不紧不慢走到李耀面前,双手背负,含笑看着他,“今天专程请罗德教授过来,是想拜托您另一件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