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弟1612章 黑风将至!

弟1612章 黑风将至!

  “演示给我看。”

  崔灵风向李耀一招手,“你究竟是怎么发现的14,别怕我看不懂,你可以慢慢来。”

  “没什么看不懂的,的确是非常巧妙的设计,但一旦被揭穿,任何人都能看出蹊跷所在。”

  李耀微微一笑,将控制晶片平放在一张特制的浮游式炼器台上,幽蓝色的玄光显形灯和十倍放大光幕顿时包裹住了它。

  李耀将两把又细又长,尖端如发丝般的镊子轻轻伸了进去,在晶片表面摸索片刻,轻轻一挑,一撕,撕下一层薄如蝉翼,几乎透明的薄膜。

  “议长请看,这是一种非常少见的薄膜叠加技术,首先将符阵用芥子级的炼制技术,以类似‘烙印’的原理,烙到这张薄膜上,然后将薄膜轻轻贴在晶片表面,就可以干扰晶片的运作。”

  “您可以和原本的炼制及维修手册对比一下,绝对没有这样一张薄膜存在的。”

  “而它的好处是,在使用之后,可以很方便地撕掉,那就神不知鬼不觉,任谁都找不出半点破绽了。”

  “而且这道符阵炼制得也相当阴险,不知道采用了什么特种符墨,在可见光下,竟然是透明的,用肉眼都无法发现它,只有在几种不可见光的映照之下,它才会原形毕露!”

  “即便显露原型,这样一座小小的符阵隐藏在如此庞大的测谎仪内部,外行人都是极难发现的。”

  “也就是说,就算换一名炼器师来将测谎仪大卸八块,把这块晶片放到您鼻尖底下,您都看不到这片薄膜和这座符阵的存在!”

  李耀用镊子翻动着薄膜,果然,在幽蓝光芒的照射之下,蝉翼般的薄膜上,逐渐浮现出一座宛若迷宫般复杂的符阵!

  “果然很精妙。”

  崔灵风深深凝视着晶片,自己的双眸深处也出现了两座迷宫,微笑道,“那么,如此精妙的隐蔽符阵,罗德教授又是如何发现的呢?”

  “很简单,厚度。”

  李耀有些浮夸地咧嘴笑了起来,“换成任何一名炼器师,倘若不是此道高手的话,或许都很难发现这座符阵,我自然也不可能直接看穿符阵的存在,但我却发现,它比炼制手册上标注的参数,要厚了大约1丝米,也就是十分之一毫米,随后我又感知到了这层薄膜和晶片之间,那道微乎其微的缝隙。”

  崔灵风眼底的迷宫中绽放出了两道光芒:“我请罗德教授来检查测谎仪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

  “当然是正确的,这就叫‘阴差阳错’!”

  李耀毫不谦虚,自信满满道,“我对‘超微镌刻’领域,都有些小小的研究,我的研究领域就是讲究在方寸之间做文章,这样的设计能瞒过别的炼器大师,却绝对瞒不过我这双手!”

  “罗德教授辛苦了。”

  崔灵风对李耀十分友好地笑了笑,又转向了成玄素,“玄素,看来我猜得没错,唐定远真的将手伸到内务部和调查组里面来了——接触过这台测谎仪的所有环节的所有人,现在就去控制住,二十四小时之内,我要知道答案,究竟是谁在里面动了手脚。”

  “是!”

  成玄素微微欠身,重重点头。

  “还有……”

  崔灵风身形不动,头却忽然转了九十度,十分淡然地盯着旁边一名工作人员,“待会儿就是你负责操纵测谎仪,对吧,你心跳得很快,紧张吗?”

  这名工作人员有资格操纵测谎仪,自然也是炼器师以及冥修师领域的高手。

  不过,在崔灵风这种萤火虫号上数一数二的管理型元婴,释放出强大的威压面前,他又怎么抵挡得住?

  崔灵风依旧端坐不动,但脖子竟然像是一下子伸长,牢牢盯着这名工作人员看了半天,看得他面色如土,汗浆如雨,几乎要瘫坐在地上!

  “玄素,带他下去。”

  崔灵风冷冷道,“就以他为突破口,一个环节一个环节查,我要将他们连根拔起!”

  这名工作人员终于忍不住发出呻吟,双腿一软,就要瘫软在地,成玄素却是眼疾手快,从后面一把将他掐住,手臂一抖,这名工作人员周身骨骼一阵“噼噼啪啪”的爆响,彻底丧失了行动和说话的能力。

  “不用二十四个小时。”

  成玄素眯起眼睛,一字一顿道,“十二个小时,我一定将整条线都刨出来!”

  “很好。”

  崔灵风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沉吟片刻,目光再次回到李耀身上,笑道,“罗德教授,一事不烦二人,既然您已经熟读了炼制和维修手册,想必维护它的正常运行,应该是没问题的了?等会儿,就由你来操作测谎仪吧!”

  “议长——”

  成玄素又是一愣,正欲说话,崔灵风挥手打断她,“我知道,你们内务部里有的是能操作测谎仪的人,不过我还是希望由一个,我随机选出来的人亲手操作,别人可以在旁边看着罗德教授操作它的每一个细节,但绝对不许触碰,明白吗?”

  “……明白了。”

  成玄素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目光瞬间变得有些幽深,“我完全明白了。”

  李耀十分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眼底这道捉摸不定的幽光,同时将在场另一些人微妙的表情尽收眼底,心中一动,也点了点头道:“我尽力而为。”

  五分钟后,测谎仪重新完成了组装。

  而崔灵风议长也走进了隔壁一间密室。

  巨幅光幕在李耀等人面前缓缓拉开,呈现在光幕中的图像,赫然是一间冷冰冰的全封闭囚室。

  囚室谈不上脏乱,没有桌椅和床榻,四周都覆盖着厚重的泡沫垫,似乎是防止里面的囚犯自杀或者自残。

  李耀特别注意了一下,果然,囚室四周,都看不到他最喜欢的……通风管道口。

  囚室一角,一名又高又瘦,气质如战刀般锐利的中年男子盘膝而坐。

  即便身陷囹圄,亦没有消磨他那种乘风破浪,一往无前的气势,那冲天而起的黑发和浓密的络腮胡,彰显出了十分刚烈的生命力。

  李耀眼底闪过一道精芒,没错,此人就是唐晓星的父亲,萤火虫号的舰长,主张积极加盟星耀联邦的唐定远!

  议长崔灵风和舰长唐定远,在小小的囚室之内,分别站在对角线上,静静地对峙。

  舰长和议长的矛盾,由来已久。

  在星海共和国的鼎盛时期,议长的权力自然超过舰长几万倍,那时候悬挂着星海共和国战旗的星舰何止十几万艘,那就是有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名舰长,而几百万名舰长,统统都要听从议长的号令!

  行政级别上,别说一艘星舰的舰长,就是统帅一支舰队的司令官,和星海共和国的最高掌舵人之间,亦隔着十分遥远的距离。

  但是,当星海共和国的全部“国土”,只剩下几百艘破烂星舰凝聚而成的萤火虫号之时,议长和舰长的关系,就变得十分微妙了。

  理论上来说,议长管理行政,掌控“星海共和国流亡政府”本身,而舰长管理星舰,以及星舰上大大小小的每一个细节。

  然而,当“星海共和国”和“萤火虫号”,在千年流亡中,逐渐画上等号,双方的矛盾,几乎不可避免。

  “定远,事到如今,还要执迷不悟吗?”

  崔灵风慢慢走到囚室中央,也和自己的对手一样盘膝而坐,“大势已去了,如果你对萤火虫号还有那么一点点责任感的话,痛快点吧,不要闹到最后,把这艘航行了一千年的伟大星舰,彻底毁掉!”

  唐定远沉默了很久,就好像崔灵风根本不存在,足足半分钟之后,目光才凝聚到了对手身上,嗤之以鼻道:“崔灵风,我以前一直以为,大家即便政见不同,你至少都算是一条汉子,是真心实意为萤火虫号和星海共和国考虑,没想到,你竟然卑劣到这种程度,非但捏造出那么多子虚乌有的‘证据’来栽赃陷害,现在到了我面前,还敢恬不知耻说什么‘执迷不悟’之类的鬼话!”

  “子虚乌有?”

  崔灵风微微一笑,“从你女儿晶脑里搜出来那么多秘密文件,还有张立辉、姬文俊等人的供述,甚至包括你的副手丁正阳提出的指控,环环相扣,证据确凿,可不是轻飘飘‘子虚乌有’四个字就可以解释的。”

  “你很久之前,就变节成为了修仙者,一直在等一个最好的机会,可以投降真人类帝国,是不是?”

  “你和联邦本土的修仙者组织‘帝临会’一直有联络,甚至还秘密见到过他们的首领,联邦的天字第一号通缉犯吕轻尘,是不是?”

  “帝国远征军——黑风舰队已经到了,他们的速度远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快,但他们还在等,还在观察,还在黑暗中蛰伏,就是想找到完美的战机,可以跳跃到星耀联邦最脆弱的部位,实施雷霆一击!而你就想帮助黑风舰队,找到联邦的‘七寸’,是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