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14章 蹊跷的暴动!

第1614章 蹊跷的暴动!

  崔灵风走出牢房时,在旁边监控密室中迎接他的是一片鸦雀无声。

  而他也瞬间恢复了平静,脸上就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壳,连一丝真实情绪都不泄露出来,只是深深凝视着李耀:“罗德教授,结果怎么样?”

  “呃……”

  李耀假装有些笨拙地翻阅着测谎仪的操作手册,将刚刚采集到的生理参数和脑波变化幅度,和操作手册上的立体图标进行比对,“从我们采集到的数据来看,唐舰长从始至终的表现都很正常,他说真话的概率是81%,说谎的概率是12%,还有7%是无法判断。”

  崔灵风道:“就是说,唐舰长大概率说的是真话?”

  李耀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也不一定,测谎仪说到底也只是一种法宝,只要是法宝就有漏洞,这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关系,只要唐舰长的修为够高,高到可以随心所欲操纵自己脑细胞活动和脑电波振幅的程度,又或者他掌握着某种高超的说话技巧,说一些‘非真非假’但极有误导性的话,都有可能骗过测谎仪的。”

  “够了,这些是我该判断的问题,你只需要将所有参数都显示给我看就可以了。”

  崔灵风的脸沉得就像是崩溃之前的大坝,只用了一秒钟思考,就看着李耀身边的成玄素:“玄素,半个小时之内,可以秘密集结,赶到这里的部队有多少?兵不贵多,只要‘秘密’!”

  秘警头子沉吟片刻,道:“内务部的两个快速反应小组、议长卫队、还有共和国卫队第三旅里绝对忠于我们的两个营。”

  “好!”

  崔灵风大手一挥,飞快道,“调集这些部队当中,修为在筑基期以上的军官和高手,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这里,另外,去通知丁正阳代理舰长,审讯有了突破性进展,发现了至关重要的情报,请他亲自过来一趟!”

  “是!”

  监控密室内的空气紧绷到了要炸裂的程度,成玄素亦没有再多问半句,干脆利落地一个立正,随后开启了战术晶脑,开始了电光石火的操作。

  然而,她才刚刚激发出十几张光幕,还来不及发送讯息,外面却传来了一浪高过一浪的爆炸声,随后是山摇地动的震荡,震得密室内不少晶脑和法宝都“噼里啪啦”落在地上。

  轰!轰轰轰轰!

  他们就像是置身于一座脆弱的地堡中,正在承受敌人疯狂的炮击,不少人的五脏六腑都要从咽喉深处震出来!

  密室内的照明符阵忽明忽暗,还接驳在灵能输送线路上的晶脑和法宝都发出阵阵“噼噼啪啪”的声响!

  成玄素激发出的晶脑光幕阵阵扭曲,一片片无声无息地湮灭,随后又浮现出了新的,无比混乱的画面!

  成玄素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

  “怎么回事?”

  崔灵风大步上前,声色俱厉。

  “暴动!”

  成玄素一口气点开了十几张光幕,每张光幕当中都是黑压压的人头、面红耳赤的群众以及来历不明的武装分子,甚至有不少武装分子都身穿晶铠,在萤火虫号内部煽风点火,大肆破坏!

  “好像是唐定远的支持者,在萤火虫号的四处同时发动暴乱,他们占据了好几个关键舱室,封锁了交通咽喉,又裹挟了大批民众,我们投鼠忌器,极不好对付!”

  “不好,有一支精锐力量正在突袭这里,他们想要劫狱,营救唐定远!”

  “啪!”

  随着成玄素的惊呼,密室内所有的照明符阵忽然间同时熄灭,留给他们一片黑暗,片刻之后,黑暗被应急灯光驱散,但是那如鲜血一般的红色灯光,却是令沉浸其中的所有人,更加人心惶惶!

  “这是一次密谋已久的劫狱计划,甚至是直接针对议长!”

  成玄素咬牙切齿,一把夹住了崔灵风,“快,保护议长,去‘一号战堡’!”

  外面的爆炸声、喊杀声和金属撕裂声越来越尖锐,甚至有一浪高过一浪的灵能暴潮轰击着密室的大门,原本坚固无比的大门却像是一层薄薄的金属板,被轰出了一个个向内凹陷的鼓包,似乎下一秒钟就会被彻底轰爆!

  “朱雀组,和我一起保护议长撤退!青龙组和玄武组,死死守住这里!白虎组,带着假议长从乙出口突围,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成玄素带着四名大狗熊一样的保镖,将崔灵风牢牢护在中间,“议长,快走吧,这里不再安全了!”

  李耀眨巴着眼睛看着一切,实在很想不顾形象地使劲挠一挠乱糟糟的头发。

  应该……不是龙扬君他们吧?

  从时间上来说,他们没这么快,从风格上来说,他们也不至于这么粗糙。

  还有,整艘萤火虫号四面八方同时发生暴动?这种规模的乱局,也不是龙扬君他们仓促之间可以发动的。

  那结论就很明显了……

  李耀心中一动,有些可怜巴巴地冲崔灵风叫道:“议长,我,我怎么办?”

  崔灵风被四名保镖护在中间,飞快扫了李耀一眼:“把罗德教授带上。”

  成玄素皱眉:“可是——”

  “没什么可是。”

  崔灵风硬梆梆道,“罗德教授是我请来的客人,我必须对他的安全负责,来吧,教授!”

  李耀和崔灵风一起,被四头身穿黑色战斗服的大狗熊护在中间,通过一条七绕八弯的秘道,上了另一辆全封闭真空管道车,由成玄素亲自驾驶。

  “把所有忠于我们的部队统统集结到一号战堡去,然后……”

  崔灵风的嘴唇颤抖了半天,从离开囚室以来一直冰封的脸庞终于破裂,他像是一下子苍老了五十岁,体内所有生命力都通过脸上的“裂纹”泄漏出去,“然后”了半天都没“然后”出个结果,翻来覆去地想了有想,最后痛苦地闭上眼睛,“然后,帮我拟一封电文,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向、向星耀联邦求援!”

  成玄素沉默了一下,轻声道:“……是的,议长。”

  这个决定就像是抽干了崔灵风体内全部的血液,他和李耀刚才见到时判若两人,无力地耷拉在座椅上,盯着虚空中一只不存在的苍蝇看了很久,忽然道:“教授,你刚才听了我和唐舰长的全部对话,告诉我,你,还有你身边的人,也和唐舰长一样,认为‘星海共和国’早就已经死了吗?”

  李耀微微一怔,琢磨了一下,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关心技术,从来不考虑这些问题。”

  “那就现在认真考虑一下。”

  崔灵风直愣愣地盯着李耀,“罗德教授,像你这样不关心政治的局外人的答案,对我,对整个星海共和国来说,或许都很重要。”

  李耀真有些抓耳挠腮了,真正的罗德教授在面对这种问题的时候,应该是什么反应?

  他想了半天,道:“我是个炼器师,并不懂政治什么的,在我们这些搞技术的人眼里,‘我觉得’并不重要,事实更重要,要是靠‘我觉得’三个字就能让法宝成功炼制出来,那各种神器都要漫天乱飞了!”

  “我是不怎么关心外界的事情,不过一些最基本的大事还是知道的,现在我们和星耀联邦都面临真人类帝国的威胁,大家都说,只有联合起来,才有一线生机,要不然,就算‘星海共和国’暂时还没死,马上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崔灵风长长叹了口气,似乎有满肚子心声一直无处发泄,此刻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他苦笑道:“我并不反对和星耀联邦的联合,但这里有一个谁主谁次,名正言顺的问题。”

  “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是贪恋手里这点儿可怜巴巴的权力,不,我只希望能保住‘星海共和国’这个伟大而骄傲的名字,为了这个名字,我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愿意放弃的!”

  “呃……”

  李耀眨巴着眼睛,试探性地问,“您的意思是,只要在双方合并之后,全新国家依旧沿用‘星海共和国’的名字,哪怕将目前萤火虫号上这个议会解散,您也退休回家养老,您都心甘情愿吗?”

  “是的!”

  崔灵风的双眼布满血丝,紧紧攥住的拳头背后也浮现出一根根粗大的青筋,一字一顿,铿锵有力道,“我当不当议长,不重要,星海共和国的重生和复兴,才是关键!从先辈到我们,远航了整整一千年,无数人的鲜血和生命都冻结在黑暗星海之中,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李耀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倘若这位崔灵风议长是贪恋手中的权力,李耀倒是能想出一百种办法来对付他。

  但他竟然是这样一个,呃,狂热的星海共和国原教旨主义者,那就,那就……

  李耀挠了挠头发,想了又想,脑中忽然亮起一盏灯,他将手伸进怀里。

  旁边几头大狗熊顿时紧张起来。

  但李耀从怀里摸出来的,却只是一枚指甲盖大小,绿莹莹的菱形晶石。

  这枚晶石在李耀掌心缓缓旋转着,释放出一缕缕淡绿色的氤氲,恍若一名微缩的舞者。

  他微笑着,将这枚晶石托到了崔灵风的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