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16章 偶尔还是有奇迹的

第1616章 偶尔还是有奇迹的

  “为什么?”

  成玄素握着枪的手指摩挲了枪柄很久,轻轻笑了起来,认认真真端详着崔灵风的脸道,“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才对,议长大人,究竟是何等狂热的精神,才能支撑你那种病态的信仰,令你坚信‘星海共和国’仍旧存在,坚信凭借这么几百艘废铜烂铁拼凑而成的‘萤火虫号’还可以再远航一千年,甚至有朝一日杀回到星海中央去,去打败无比强大的真人类帝国?”

  “唐定远说的一点都没错,星海共和国早就死了,早在一千年前武英奇冲进最高议会,宣布他自己是议长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萤火虫号不过是它的尸体,我们不过是生活在这具逐渐腐烂的尸体里,微不足道的小虫子而已!”

  “杀回星海中央,复兴星海共和国?不可能的,别做梦了!”

  崔灵风死死盯着成玄素,目光就像是两柄锋利的钩子,想要钩开她的脑壳看个清楚,他的声音很低沉,却充满了绝望的力量:“玄素,连你都这么想?就算这真是梦,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梦,而是包括你父亲在内,千千万万人的梦想!你父亲,还有无数和你父亲一样的英雄,为了这个梦,无怨无悔地倾注了他们的一生,奉献了他们的全部!就是为了给……一千年前那个伟大的国家,留下一点希望!你怎么能,你怎么能这么想?”

  成玄素满脸漠然,晶眼的光芒却越来越深沉,红得发紫,紫得发黑,冷冷道:“再说一遍,那个男人不是我父亲,所谓‘星海共和国’的希望,也只是你们这些老不死的,自欺欺人的迷梦而已,和我有什么关系?”

  “或许对你们来说,‘星海共和国’真的代表一段伟大的历史,代表很多东西,代表你们的一切!你们有好多人都是出生在星海中央,成长在星海共和国的全盛时期,亲眼目睹和享受过它的强大和繁华——就像我的精子提供者那样,随后你们就像是僵尸那样被装进了冬眠仓李,一路冬眠到了今天,你们自然对那个早就湮灭的昔日国度念念不忘。”

  “但是我呢?”

  “我出生在这艘冰冷、黑暗、狭小和潮湿的破船上,从我有记忆开始,面对的就是无休止的灾难,今天是这个舱室的泄漏,明天是那条管道的爆炸,后天是人工温室故障导致的饥荒!”

  “我们的屁股后面是万千帝国追兵,我们的前方是从没有人类踏足过的黑暗星海,而我们这艘破船又在日复一日地锈蚀和腐烂,看不到半点儿希望!”

  “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偏偏你们还要用什么‘星海共和国昔日的荣光’来自欺欺人,还要讲什么‘杀回星海中央去’的笑话!”

  “就因为我是那个男人的女儿,就因为我体内流动着他的血液,就因为你的这些鬼话连篇,我从五岁起就‘自愿’接受了最严苛的修炼,在谎言的刺激下,不断冲击极限,试图把自己变成和那个男人一样的‘英雄’,直到最后,却把自己变成了……现在这副伤痕累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那么,在发现自己受骗上当,发现自己奋斗了半辈子的东西,不过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笑话,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之后,选择‘背叛’,岂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

  “你问我为什么要选择真人类帝国?呵呵,很简单,萤火虫号上的日子,我受够了!沉闷的空气,狭小的舱室,味如嚼蜡的食物,没日没夜的担惊受怕,好像没头苍蝇一样完全看不到希望的黑暗远航……这一切,我都受够了!”

  “我已经为了星海共和国这具腐尸奉献了前半辈子,后半辈子,我要换一种活法,活得像是一个真正的人!”

  崔灵风现在的模样,也像是一具已经死去多时的僵尸,他嘶声道:“即便如此,即便你真的……不想待在萤火虫号上,你也可以选择星耀联邦!”

  成玄素嗤之以鼻:“星耀联邦和星海共和国有什么区别?你们注定都抵挡不住真人类帝国的征伐,我已经逃亡了一次,不想再当第二次丧家之犬,死都不想!帝国,可以给我想要的一切,一切!”

  崔灵风悲凉道:“所以你就背叛了自己的同胞,堕落成了修仙者?”

  成玄素面带讥讽地看着他:“修真者,修仙者,又有什么不同?漂亮话自然谁都会说,‘修真者是人类文明的战刀’,‘修真者是为保护普通人而生’,不过,事实真是这样吗?”

  “如果你们这些星海共和国的修真者真的都那么伟大,那么得到普通民众的拥戴,昔日的武英奇,又有什么机会篡夺最高议会的权力,成为‘黑星大帝’?”

  “就说小小的萤火虫号上,还不是修为越高,就能享受到越好的待遇和越大的权力?”

  “普通民众和底层水手就住在阴暗潮湿的狭小舱室里,很多人连自己的独立睡眠仓都没有,不得不和家人共用一处,轮流睡觉。”

  “而高高在上的修真者,无论是你们议员还是唐定远那帮舰桥指挥官,就可以享受远远比普通人好几十倍的待遇——至少你们不用轮流挤一个睡眠仓,对吧?”

  “萤火虫号上有近百名元婴修士,但我从没有看到过一个元婴修士居住的舱室,会比一名底层水手的舱室还小,这还只是合法的不同待遇,至于你手下那些议员干的非法勾当,利用权力收敛物资,进行的黑市交易,等等等等,我都懒得说了——既然如此,修真者和修仙者又有什么不同,星海共和国和真人类帝国,又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呢?”

  崔灵风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这,这是非常时期,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段!”

  “是啊,非常时期。”

  成玄素笑了笑,“我还记得上一个‘非常时期’,因为食物极度短缺,当时的议会甚至做出决定,所有人一律不准自然怀孕和分娩,必须将精子和卵子都冷冻起来,根据船上物资循环情况和人口变化,来精确控制新生儿的数量,我就是在这一政策下,被‘精确控制’孕育出来的——这像是修真者能干出来的事情么?”

  崔灵风的眼角一阵抽搐,似乎心脏正在遭受狠狠的蹂躏,喘着粗气道:“那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我们别无选择,船上的资源和空间就是这么一点,如果放任人口爆炸的话,到头来就会发生不可控制的饥荒,陷入人吃人的恐怖地狱!”

  “事实证明,这一政策是有效的,我们度过了艰难的一百年,终于克服了食物短缺的问题,又让我们的社会恢复了正常,重现生机!”

  成玄素道:“议长大人,你觉得我是在反对当时的政策吗?不,恰恰相反,我非常非常赞同这一政策,当时的情况下,想要延续我们的文明,这是别无选择的唯一方案!”

  “意识到这一点,我豁然开朗,想通了!”

  “很多时候,对错没有意义,修真还是修仙也没有意义,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萤火虫号的资源有限,空间有限,但人口的增长却随时可以达到无限,为了文明的延续,我们曾经做了很多……别无选择的选择。”

  “从广义上来讲,由真人类帝国掌舵的整个人类文明,在广袤无垠的黑暗宇宙中,岂非也不过是一艘更大一点的‘萤火虫号’而已?或许,为了让整个人类文明延续下去,帝国也不得不做出很多,没有选择的选择吧!”

  崔灵风真的愣住,思索片刻,深深颤栗着:“你,你究竟是从哪里,学到了这么多……离经叛道的思想!”

  成玄素笑了:“不要小看星海边陲的蛮荒国度,传说中的世外高人,不是都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吗?‘帝临会’的吕轻尘会长,实在是一名对修仙大道有极深研究的学者,他的不少思想,都振聋发聩,令人豁然开朗啊!”

  “好了,如果您没有什么想问的话,咱们就到此为止吧。”

  “不好意思,议长大人……不,崔叔叔,尽管您曾经用那些鬼话骗过我几十年,还是最后再叫您一声崔叔叔吧!没人希望事情搞成这样,真的,这不是私人恩怨,甚至算不上大道之争,我只是想去过那种,我早应该得到的,真正的人类的生活而已。”

  成玄素举起手枪,对准了崔灵风的眉心,“记得那个时候,每次我修炼到精疲力竭,再也爬不起来的时候,你都会鼓励我说,只要坚持到底,就一定能创造奇迹!”

  “不过,很遗憾,我真的已经很久很久,不相信奇迹的存在了。”

  崔灵风面如死灰,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那个……”

  李耀挠了挠头发,举手想要发言。

  “嗯?”

  成玄素眉毛一挑,晶眼放出的红芒锁定了李耀,“罗德教授,很抱歉把您也卷入到这件事里来,只能算您的运气不好了,有什么遗言吗?”

  “遗言倒是没有,不过话是真的想说两句。”

  李耀看了看崔灵风,又看着成玄素,眨巴着眼睛道,“第一,我觉得吧,宇宙这么大,‘奇迹’这个东西,偶尔还是会有的。”

  “第二,我们两个之间,今天的确有一个人的运气不太好,但应该……不是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