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18章 李耀又开始了……

第1618章 李耀又开始了……

  不等李耀回答,崔灵风又想到了一个可能:“圣盟人?听说圣盟的最新一代类人,已经可以模拟正常人类的全部情感,连灵图测试都无法识破,所以你代表圣盟而来?”

  敌人的敌人虽然未必是朋友,但崔灵风对待圣约同盟的态度,肯定比对待真人类帝国要稍微好一些。

  李耀挠头:“我既不是新联邦人,也不是帝国人,更不是圣盟人,虽然并没有直接证据,不过议长您仔细想想就知道了,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一个巧合,是您自己随机选择了我来检查‘测谎仪’,随后才能将我带在身边啊!无论我是联邦、帝国还是圣盟人,都不可能神通广大到未卜先知,猜出您的随机决定吧?”

  崔灵风微微一怔:“有道理,为了保密,我事先的确没有想好由哪一位炼器师来检查‘测谎仪’,原本我是想在最后一刻,从星海大学炼器系的教授名单里面随机选择一位的,看过罗德教授的分析报告之后,忽然心念一动,想到将罗德教授召唤过来,恐怕更加保密和安全,谁都不可能知道我的真正目的,也就不可能在罗德教授身上做手脚!”

  “纵然你是圣盟人,也不可能提前知道这一决定,因为就连我自己都没想到!”

  “更何况,圣盟人没理由跨越千山万水绕到帝国大后方的大后方来,这里根本是星海边陲的穷乡僻壤,算不上最关键的战场!”

  李耀连连点头:“没错,崔议长言之有理。”

  “不是联邦,不是帝国也不是圣盟,所以你究竟是谁?”

  崔灵风深深凝视着李耀,特别是他那双已经恢复原样,平平无奇的双手,“你拆解和分析法宝的手法很熟练,竟然还隐隐能模仿出罗德教授的风格,而又拥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玄素在萤火虫号上都算是一流高手,但是在你面前却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你应该是在战斗和炼器双重领域都达到登峰造极境界的‘双料元婴’吧?我竟然不知道,星海边陲还有你这样的高手?你是什么人,代表谁的利益,潜入萤火虫号有什么目的?你既然救了我,想必是要和我谈一笔交易?”

  李耀眨巴着眼睛道:“您想多了,崔议长,我都说了只是巧合,我真是看在大家都是修真者的份上,顺手救了你而已,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当然要谈交易,却不是要找你。”

  “……”崔灵风愣住。

  李耀干咳一声,道:“关于我们的身份,当然没必要隐瞒,反正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不过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崔灵风:“不妨先说说看?”

  李耀犹豫了一下,道:“呃,我们是红莲人,来自‘红莲界’的修真者。”

  崔灵风深深皱眉:“红莲界?”

  “没错,那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界。”

  李耀道,“因为我们的恒星极不稳定,时不时就有超大规模的太阳风爆发,生存环境极其恶劣,即便在唯一一颗勉强可以居住的行星,我们的母星‘红莲星’上,也时常要遭受红莲怒海般的天灾侵袭,所以即便一万年前的星海帝国时代,红莲界都没有得到大规模开发,只有极少数居民,依靠种植一些在高热环境中才能生长的经济作物和饲养炎系灵兽为生。”

  “幸好如此,一万年前的末日变之战,帝皇和末日战狂惊天动地的拼斗,并没有怎么波及到我们红莲界。”

  “之后一万年,星海帝国彻底崩坏,星海共和国艰难地重建和开拓,却也没来得及探索到我们这个小小的世界——其实你们萤火虫号最初建造的目的,不就是来寻找我们这些游离于星海中央之外的小界吗?”

  “我们在无比恶劣的环境中独自发展了一万年,恒星的怒焰一次又一次摧毁了我们的文明,使我们的文明始终维持在勉强生存的极低程度,人们只能使用最简陋的法宝和自己的血肉之躯来战斗,基本上,呃,和传说中的古修时代都没太大差异。”

  “我们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万年,虽然听说过星海帝国的遥远传说,也曾期盼着星海中央的先进人类文明能给我们带来新的希望,但最后等来的却是——真人类帝国的征服者。”

  “真人类帝国吞并了红莲界,修仙者毁灭了我们的家园,蹂躏着我们的同胞!帝国的强大,不是我们这些尚处在中古时代的修真者可以抵挡,无数红莲修士都在对抗帝国的战争中陨落,幸存者大多被转化成了修仙者,加入帝**的行列,建立起了新的残暴统治!”

  “只有包括我在内的极少数人,我们运气够好,抢到了一艘真人类帝国的星舰,并俘虏了上面的不少战舰兵,学到了驾驭星舰的技巧。”

  “我们趁帝**不备,逃出了红莲界,或许是永远离开了自己的家园,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那是四百四十三年前的事情。”

  李耀的眼眶逐渐泛红,但眼窝中却没有泪水,就好像他的眼泪早就被愤怒的红莲蒸发殆尽。

  这番话几乎没有破绽。

  因为红莲界是真实存在的,红莲界喜怒无常的恒星以及天灾导致红莲界文明发展缓慢,很多领域都处在中古时代,这也是真的,包括真人类帝国在四百五十年前对红莲界的征服战争,这些统统都是真的。

  星耀联邦在十年前曾经俘虏过黑夜兰那支爪舰队上的一些帝**,随便找个俘虏来询问一番,就能证实红莲界的存在。

  当然,在四五百年前的红莲界,究竟是否有那么一小撮修真者,抢了一艘帝**的星舰,逃离家园——这是根本不可能被考证的事情。

  崔灵风陷入沉思,不置可否道:“然后呢?”

  “我们差不多就是一艘缩小很多倍的‘萤火虫号’,在星海中东躲西藏,逃避帝**的追杀。”

  李耀道,“但我们实在太弱小了,驾驭星舰的经验又极其不足,根本无法和萤火虫号相比,没过几年,逃出来的修真者就逐一陨落,只剩下最后十几个人。”

  “我们十几个人商议之后,都认为不能再这样下去——帝**的追杀还在其次,我们这艘星舰实在太微不足道,就是星海中的一颗尘埃,帝**想要抓住我们是很难的;最大的问题是,幸存下来的十几个人修为都不低,每天消耗的资源是天文数字,船上的物资原本就不多,实在经不起我们这样的消耗。”

  “长此以往,大家不是自相残杀,上演人吃人的惨剧,就是迫于无奈,向帝国投降。”

  “我们既不想自相残杀,也不愿意向帝国投降,只好孤注一掷,将星舰的目的地设定到了星海边陲,又切换到自动巡航的模式,然后所有人都进入冬眠舱,碰一碰运气。”

  “就这样,我们所有人都在冬眠状态中,任由星舰一路漂流了四百多年,直到最后,星舰扫描到了附近传来极其强烈的灵能波动——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是天元界和血妖界融合时激荡出的空间涟漪,我们被星舰的主控晶脑唤醒,秘密潜航到了这里,龙蛇星域。”

  “初来乍到,我们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是不是帝国的另一片疆域,便决定乔装打扮,隐姓埋名,在龙蛇星域好好观察一番。”

  “等我们发现,这里拥有一个强大的修真者国家星耀联邦,还准备抗击真人类帝国之后,我们都欣喜若狂,自然生出了和星耀联邦联手,甚至,呃,甚至加入联邦,一起对付帝国,希望有朝一日能打回红莲界去的心思。”

  “不过,我们又不想直接去找联邦政府,因为……因为……”

  崔灵风道:“因为你们有顾虑,你们一方面担心联邦人不相信你们,会怀疑你们是帝国间谍,把你们囚禁和审讯,或许你们逃出来的时候还带着很多红莲界的秘宝和神通,是绝对不能告诉外人的;另一方面,你们担心自己势单力孤,会遭到联邦人的排挤和驱使,甚至会被当成炮灰;再一个,你们还担心星耀联邦究竟是否一个理想中的,真正的修真者国度,并且它有没有抵挡住帝国的实力,是不是?”

  李耀装出一副愕然的模样:“您怎么知道?”

  崔灵风苦笑道:“因为你们担心的,正是我所担心的,好了,请继续说吧。”

  李耀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道:“您说的没错,我们是红莲界最后的希望,从老家逃出来的时候,当然带着大量……红莲文明的瑰宝,并不希望这些东西落入他人手中,无论帝国还是联邦。”

  “防人之心不可无,至少,在没有弄清楚星耀联邦究竟是不是一个真正可以信赖的修真者国家之前,我们并不想失去全部的秘密。”

  “正好这时候,我们在鱼龙城里打听到了一些萤火虫号的事情,随后,我在法宝商城里,无意间遇到了唐定远舰长的女儿唐晓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