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19章 修仙2.0
  李耀摊了摊手道:“如你所见,我也是一名炼器师,在法宝商城碰到唐晓星真是巧合,我当时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是和她切磋了一下炼器术,又知道你们有一批珍稀材料出售,就和她一起回你们的法宝仓库验货,结果在半路遭遇袭击。”

  “我是修真者,自然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救她和救你一样,都是无意之举,不过救了她之后,她又告诉了我一些萤火虫号上的内幕,还说她父亲就是萤火虫号的舰长。”

  “这时候,我不免心中一动。”

  “我们现在欠缺一个合法身份进入联邦,但如果可以从坏人手中救出萤火虫号的舰长,又帮‘舰桥派系’彻底打垮‘议会派系’的话,他岂不是可以给我们这样一个身份,说不定还能认命我们为萤火虫号的特使,大摇大摆走着红地毯去联邦呢!”

  “毕竟,我们的遭遇和萤火虫号的经历颇有相似之处,大家都算是同病相怜,又有救命之恩的话,相信唐舰长一定会帮我们的。”

  “所以,在一番精心准备之后,就由我先潜入进来,渗透到了唐晓星的老师罗德教授那里,假装成罗德教授的样子。”

  “我的初衷仅仅是将那枚装着血红色小珠子的金属筒送到幕后黑手身边,那里面当然装着机关,可以帮我们扫描地形,窃听机密,并确定唐舰长的秘密关押点,然后我的小伙伴们就可以精确潜入进来,营救唐舰长。”

  “在整个计划里,我原本应该是在罗德教授的炼器室里舒舒服服坐着的,没想到阴差阳错,被您召唤到身边,到头来,还没救出唐舰长,先把您救出来了。”

  崔灵风死死盯着李耀:“你没伤害罗德教授吧?”

  李耀微微一怔,大摇其头:“当然没有,罗德教授是受骗上当,他并不知情,我是修真者,怎么会坏他性命?”

  “反正,整件事就是这样,虽然听上去好像是在讲故事,但我保证,呃,我所说的话,95%都是真的。”

  李耀郑重其事地计算了一番。

  这是他和龙扬君精心推演了很久才编造出来的最新身份,从头到尾,的确95%都是真的,除非未卜先知,全知全能,否则实在很难找出破绽。

  崔灵风逐渐恢复了李耀刚见到他时的冷静和精明,并没有纠结李耀这番话的真假,却问了另一个问题:“你们在外面有多少人,都是什么实力?”

  “除我之外,还有十二个,都是结丹到元婴之间吧!”

  尽管可以不回答,但李耀还是爽快道。

  “这么强!”

  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崔灵风还是愣住。

  “没办法,我们在母星上和帝**打了这么多年仗,不够强的要么死了,要么都投降了。”

  李耀道,“只有足够强横,才能跨越星海,一路逃亡到这里。”

  “不过,我们的修为虽然不低,但修炼资源却极其匮乏,快要入不敷出了,这也是我们急于要找唐舰长合作的原因。”

  崔灵风眼底精芒一闪:“所以,你的同伴已经去救唐舰长了?”

  “我不知道。”

  李耀敲了敲耳朵道,“我在船上设置了一些单线联系的通讯法宝,但我们刚才在真空管道中不知穿梭了多久,这里是未知区域,信号断断续续,我联系不上他们。”

  “从接收到的神念碎片来分析,他们已经潜入进来了,但船上的局势似乎很混乱,我们并不想伤及无辜,所以行动非常低调,应该还没那么快救出唐舰长吧?”

  崔灵风缓缓点头,沉吟道:“好,假设你说的都是真话,该怎么称呼你呢,来自红莲界的道友?”

  李耀眨了眨眼:“林九。”

  崔灵风也不计较这是真名还是假名,正色道,“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林道友!既然你说,救下我只是巧合,却不知你现在又有什么打算?”

  李耀挠了挠后脑勺道:“当然是回去继续我们的计划,营救唐舰长,获取他的信任,再帮‘舰桥派’彻底斗垮‘议会派’,把议长赶下台了!”

  “不好意思,崔议长,这不是私人恩怨,毕竟我们是比较倾向于投靠星耀联邦的,只是想先考察一番,能最大程度维护我们自身的利益而已,我们的想法,好像和唐舰长不谋而合。”

  “而您……”

  “算了,没必要说这些,大家的想法虽然不同,但从刚才的一连串经历来看,您倒也不失为一名真正的修真者,救人救到底,您要去哪里,我可以送您一程,是去‘一号战堡’吗?还是您另外有什么,比成玄素更加忠诚的秘密部队可以依靠,我送您去!”

  李耀十分真诚地看着崔灵风。

  崔灵风的脸色却再次黯淡下去,深深思索了很久,幽幽道:“林道友,我们刚才这番对话,关在晶铠里的这名保镖听不到的吧?”

  “当然。”

  李耀一笑,“我又不是雏儿,破坏晶铠的同时,自然封闭了晶铠的晶眼和音波感知符阵,他看不到也听不到的。”

  “好,能多帮我一个忙吗?”

  崔灵风道,“打开他的面甲,然后等我五分钟,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李耀的笑容愈发灿烂:“当然可以,您很聪明,怪不得可以当议长。”

  被禁锢在晶铠中动弹不得的保镖,是专门保护议长安全的“朱雀小组”的组长。

  这也是李耀留他一命的元婴,从四名保镖的站位和先后扑上来的肢体语言中,李耀已经分析出了他是四人当中的小头目。

  面甲掀开时,他淹没在黑暗中很久的面孔一片惨白,几乎快要被自己的汗水淹死。

  “程斌。”

  崔灵风面无表情,淡淡道,“你都明白了吧,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我早就知道你们有问题,故意做了这样一个局,就是为了把你们都钓出来。”

  “一切尽在我的掌控之中,成玄素已经畏罪自杀,丁正阳也被我的人团团包围在舰桥上,马上就要束手就擒,你是要步他们的后尘,还是要抓住最后的机会,弃暗投明?”

  那保镖“程斌”的颈椎被李耀松开禁制,一扭头,就看到成玄素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无头尸体,脸色白上加白,汗水如血液般****,颤声道:“议长,我,我——”

  “好了,别说废话,既然你愿意幡然悔悟,我自然会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

  崔灵风平静道,“你们一共有多少人,除了成玄素、丁正阳之外,船上还有哪些高层加入了你们的行列?快说,多说出一个名字,你的罪责就可以减少一分!”

  “我,我不知道!”

  程斌满脸惨白地摇头道,“平时我们都是单线联系,就是成组长指挥我们几个,我只有在‘仙道宣讲会’的时候,才见到过一些别的道友。”

  “仙道宣讲会?”

  崔灵风皱眉道,“仔细说说。”

  “那是我们探索修仙大道的秘密讨论会。”

  程斌飞快道,“最开始是成组长给了我们一些关于修仙大道的小册子,说最近船上这个东西非常流行,让我们一定要揪出幕后黑手,绝不能任由这些蛊惑人心的邪恶思想在船上扩散和传染。”

  “我们内务部的秘警,本来就是干这个的,当时我们也没有太过疑心,只是抱着批判的眼光来看待这些小册子。”

  “岂料,我研究了这些小册子上说的东西,越琢磨越觉得,倒也,倒也不无道理,不能简单用‘蛊惑’二字来形容,实在令我非常苦恼。”

  “那阵子,成组长经常来找我们沟通思想,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便将自己的苦恼告诉了她。”

  “后来,她就经常来找我谈心,谈了几次之后,就带我去参加了这个‘仙道宣讲会’,接触了大量由吕真人亲自讲解的修仙大道,结果,我就——”

  “等等,吕真人?吕轻尘!”

  崔灵风眯起眼睛,“帝临会的会长,联邦第一通缉犯,前爱国者组织头目吕醉的孙子,联邦本土修仙者首领吕轻尘,就藏在我们船上?你见过他?”

  “不是。”

  程斌摇头道,“我们只是看到了视频,是以‘远程法会’的形式来交流大道,即便如此,吕真人,哦,不是,是吕轻尘都说得天花乱坠,不知不觉,就把我们蛊惑了。”

  崔灵风冷哼一声:“他说了什么大道,能令你们都五迷三道,神魂颠倒?”

  “太多了。”

  程斌哀叹道,“议长,我真的并没有想要背叛修真者的理念,堕落成修仙者,不过吕真人说,他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修真者和修仙者之分,一名修士体内,总是包含着‘修真’和‘修仙’两个部分,只是有时候修真的成分多些,有时候修仙的成分多些而已。”

  “他还说,修真还是修仙,都是可以自由转化的,要因地制宜地客观看待。”

  “比方说咱们萤火虫号上,几百年前‘非常时期’的一些政策,怎么看都不像是修真者所为,但最终却带领我们度过难关,走出黑暗!”

  “那么,当时做出决定的那些高层们,究竟算是修真者,还是修仙者呢?”

  “吕真人还说,现在整个人类文明也像几百年前的萤火虫号一样,处在‘非常时期’,不得不采用修仙者的制度来解决问题,这不叫压榨普通人,只能叫‘共体时艰’。”

  “只要战胜了圣约同盟,统一了整片星海,技术飞跃了,物质极大丰富了,没有战争了,到时候自然可以慢慢给普通人松绑,给予他们更多的权利。”

  “这,这只是吕真人的一小部分观点,因为我们的级别太低,不能接触到更高层次的大道,总之,成组长告诉我们,吕真人的思想和我们过去接触的修仙大道是不同的,是吸收了部分修真大道,更加完善和高级,辩证和客观的,真要说的话,那就是——修仙2.0!”(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