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24章 请回避一下

第1624章 请回避一下

  听着通讯频道中传来晶铠“咔嚓咔嚓”殖装的声音,李耀微微一笑,知道凭借龙扬君等人的能力,自己不用担心他们接下来的行动。

  “我们怎么办,议长大人?”

  李耀回头看着崔灵风,后者已经将几名修仙者的晶脑都集中到了一起,并且仔细研究这一带的立体地图。

  “成玄素这么长时间没有和丁正阳联络,丁正阳那边一定已经意识到不对劲,很快就会派人来的。”

  崔灵风指着地图上的一点道,“我们现在置身于一艘等待拆解报废的废弃星舰当中,从这里到议会、一号战堡或者别的驻军舱室距离都很远,一旦丁正阳发现我没死,一定会千方百计拦截我们。

  所以,我们不能去萤火虫号的中央区域,距离我们最近又最可靠的地方是这里——共和国卫队第三军校!

  这是一所针对‘灵根有待开发者’的军校,专门为共和国卫队培养连排级的基层军官,修仙者不可能渗透到这些基层军校的学兵中去,除了军校里极少数教官和高层之外,绝大多数学兵,肯定仍旧忠于议会,忠于议长,忠于星海共和国!

  而且,第三军校拥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军械库,储存着相当多的攻击性法宝,把学兵们武装起来,就能控制住局面,所以,我们就到这里去!”

  “灵根有待开发者?”

  李耀微微一怔,明白了,“就是普通人?”

  “官方语境中,星海共和国没有‘普通人’这种说法。”

  崔灵风正色道,“将没有灵根者称为‘普通人’,隐含的意思就是只有修真者才‘不普通’,才能干出一番伟大事业?这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任何人,无论灵根是否开发,只要努力奋斗的话,都可以干出一番事业,都可以变得‘不普通’。”

  李耀:“呃,了解,不过‘灵根有待开发者’这个名字好拗口,为什么不称呼他们为……无灵根者,未觉醒者之类?”

  崔灵风:“什么叫‘未觉醒者’,难道拥有一条灵根就算‘觉醒’了么,没有灵根就是浑浑噩噩,永远都叫不醒的人?这更加政治不正确了!至于‘无灵者’嘛,这种说法也不够确切,因为每个人都有机会觉醒灵根,现在没有灵根,不代表以后没有,这种说法等于是否定了努力的可能性,综合起来,只有‘灵根有待开发者’这种说法最精确,最能阐述修真者和非修真者之间的关系,也最能代表99%的共和国公民。”

  李耀:“……这么复杂?议长大人多多原谅,我们刚刚从红莲界,不是,是刚刚冬眠了好几百年才醒来,还不太习惯最新的称呼。”

  “无妨。”

  崔灵风道,“不过等你真的代表议长,出使星耀联邦的时候,一定要谨言慎行,现在星耀联邦也是奉行这套‘政治正确’理论的,私底下称呼‘普通人’倒无所谓,真正以‘议长特使’身份公开发言时,‘普通人’三个字会招来麻烦,只能在‘灵根有待开发者’,‘灵根正在开发者’,‘灵根将要开发者’三种称谓里面选一个,切记!”

  李耀使劲挠了挠头皮。

  好吧,一百年过去了,修真界里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他这个“李老魔”也要多多学习,尽快适应全新的世界才行。

  “这就是第三军校所在的位置。”

  崔灵风双手在虚空中挥舞着,将一道道半透明的立体地图在半空中铺开、拼接和凝聚,并逐一调出了细如牛毛,错综复杂的秘密管道,比李耀通过探测法宝秘密扫描出来的管道要细致得多,“林队长,研究一下,我们应该怎么过去?”

  李耀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些蜿蜿蜒蜒、曲折复杂的通风管道、维修管道、灵能管道、有毒废水和废气进出管道,脑中瞬间浮现出了上百条秘密潜入路线……片刻之后,他用力摇晃了一下脑袋,咧嘴笑起来:“研究完了,议长大人,我们大摇大摆走过去,一路上遇到任何阻拦,就亮出议长身份,如果对方是修真者,一定会听从您的指挥,服从您,保护您,追随您;如果对方拒不服从甚至说您是冒牌货,那就一定是修仙者,将他拿下就是了。”

  崔灵风微微一怔:“就这么简单?”

  李耀点头:“对我们红莲小队而言——就是这么简单!”

  哼,他现在可以星海共和国最高议长在两百多年前埋下的秘密武装,拥有船上最高开火权限的红莲战士,还潜入个鬼的通风管道啊!

  五分钟后。

  怀着错综复杂的心情,将成玄素等修仙者的尸体都拖曳到角落里隐藏起来,李耀真的带着崔灵风,大摇大摆从废弃星舰的中央甬道,向共和国卫队的第三军校进发!

  唰!唰!唰!

  一扇扇原本封闭的大门,在崔灵风的神念激荡之下乖乖开启。

  他是议长,除了**消灭之外,无论丁正阳还是成玄素都不可能取消他的控制权限——除了强行攻破星舰的主控晶脑外,想要取消他最高权限的唯一办法,就是在议会上提出弹劾,罢免议长。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有极少数几道闸门,被切断了和灵网的接驳,直接封死甚至焊死,无法通过议长权限来开启。

  但无论他们有多么厚实和坚不可摧,亦不可能扛住李耀的轰击。

  “轰!”

  每一道无法开启的闸门,都被李耀用一拳或者一脚,干脆利落地轰爆。

  直到一道五米多厚,由天河铜母、金刚彩钻等十几种超强材料炼制而成的超合金闸门时,李耀才多费了一些手脚。

  “议长大人,请回避一下。”

  看着承受了自己两拳之后,仅仅是向内凹陷了两三米,却依旧没有被打爆的闸门,李耀皱眉,提醒了崔灵风一句,穿上玄骨战铠,侧身而站,双腿微微分开作为支撑,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平举,五指分开,一道道淡绿色的灵焰如鬼火般从臂铠的缝隙中涌动而出,在整条右臂上不断缠绕和旋转,逐渐化作了一枚绿色鬼火凝聚而成的灵能钻头。

  “滋!滋滋滋滋滋!”

  李耀忽然右臂一振,灵能钻头朝超合金闸门呼啸而去,激荡出比超新星爆发更加刺眼的火花;发出山崩地裂、震耳欲聋的轰鸣;令整条甬道都沉浸在他爆炸性的灵焰狂飙当中,将闸门狠狠烧融、撕裂、钻透!

  五秒钟之后,五米厚的超合金闸门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两米,兀自滴滴答答流淌着铁水和铜汁的窟窿!

  “可以了,议长大人,请吧,小心烫。”

  李耀伸出食指,吹灭了指尖依旧缭绕的最后一缕绿色小火苗,回头向崔灵风比划了一个“有请”的姿势,不过在看到后者的样子时,却是微微一怔,“议长大人,为何满脸煞白,惊魂未定的模样,连您的灵能护盾都被摧残得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崔灵风:“你……”

  李耀:“我刚才不是说了,让议长大人到八百米开外去回避一下吗,您没去?”

  崔灵风看着直径两米、长达五米的通道,以及熔化之后满地乱流,如岩浆一般的铁水和铜汁,又看看李耀身上这套绝对算不上高级的量产型玄骨战铠,彻底无语。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成玄素宁可选择自杀,都不愿意和这个神秘的红莲修士“林九”对决,甚至连逃跑的心思都生不出来——未必是她真的厌恶逃跑,而是身为战斗元婴的成玄素非常清楚,在“林九”手底下,根本不可能跑掉的!

  ——和崔灵风同样哑口无言,极度震惊的,还有闸门那头。

  闸门那头,是一支匆匆赶来,总人数在一百二十二人的铠师部队。

  他们刚刚赶到这里,还没来得及开启闸门,就看到坚实无比的超合金闸门,如同橡皮泥那样,忽然向外突出了两个鼓包,随后又在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金属摩擦声中,被烧出了一个小小的窟窿,小窟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大,短短几秒钟之内就扩张到了两米上下。

  不少铠师都把脖子伸长到了晶铠的极限,透过烧融的窟窿,刚好可以看到一名身穿量产型玄骨战铠的铠师,轻轻吹灭了指尖最后一缕火苗。

  李耀和崔灵风,在灵能护盾的加持之下,缓缓漂浮,穿过了极度炙热的窟窿,出现在一百二十二名铠师面前。

  一百二十二名铠师,就像是一百二十二具钢铁雕像,静静地看着李耀和崔灵风。

  崔灵风并没有佩戴面甲,普通警察和士兵自然都认识他是谁。

  “你们是哪支部队的,指挥官何在?”

  李耀凝视着他们,其实早就锁定了指挥官,“议长刚刚遇袭,萤火虫号上的形势万分危急,无论你们正在执行什么任务,立刻中止,直接听从我的指挥,保护议长!”

  每说出一个字,李耀就上前一步,几乎要走到这支全副武装的铠师战队中间去,他的脚步明明很轻,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却又像是沉重的战鼓,在每一名铠师心底狠狠敲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