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26章 吕真人
  呈现在萤火虫号代理舰长眼前的画面,是由安装在星舰内部各个舱室里的晶眼,以及安装在修仙者晶铠上的探测符阵搜集到的。

  但是,即便他能控制的晶眼和探测符阵数量再增加十倍,都很难彻底看清楚“红莲小队”究竟是什么东西。

  因为红莲小队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特别是在黑石监狱遭受的突袭中,除了最开始慢条斯理朝防线走过来的三名红莲战士,留下了还算清晰的容貌之外,别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晶眼之下,就像是未卜先知,知道所有的晶眼都分布在哪里!

  即便是这三人……当爆炸声响起,他们骤然发动之后,也变成了一缕缕神出鬼没的影子、一道道势不可挡的闪光、一连串突破音障的白雾、残留在视网膜和晶眼中的残像!

  无论丁正阳再怎么瞪大眼睛,激荡的灵能几乎要把眼球撑爆,亦只能看到忠于自己的修仙者发出阵阵惨叫,像是提线木偶般手舞足蹈,和无形的妖魔搏斗,忽而高高抛飞出去,忽而筋断骨折,瘫软在地,忽而莫名其妙就被一刀两断,号称“法宝之王”的晶铠,都像是变成了豆腐做的,断面简直比镜子都要平整!

  其中一幅光幕呈现出来不可思议的画面,给丁正阳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在这副画面中,忠于他的修仙者似乎捕捉到了其中一人的身影,足足三门相隔上百米的晶磁炮同一时间调整角度,统统对准了这名貌似侏儒的红莲战士,蓄势已久的磁轨劈啪作响,一道道电弧如弹簧般深深压迫,轨道尽头的灵磁弹丸简直迫不及待要呼啸而出。

  然而,画面忽然一闪,这名光头侏儒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既像是打了个哈欠,又像是驱赶几只微不足道的苍蝇……

  相距一百多米的三门晶磁炮,磁轨却同时断裂——不是被斜斜斩断,而是不偏不倚,好似从头到尾被竖直劈开的甘蔗那样,剖成两段!

  轰轰轰!

  如洪水决堤般的狂暴灵能顿时失控,疯狂地喷涌而出,好似三条狂性大发的巨蟒那样将炮台死死缠住,瞬间化作三枚不断膨胀的球形闪电,连带着里面丁正阳好不容易才转化过来的修仙者炮手,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都灰飞烟灭,只剩下细碎的骨头渣子!

  “这,这是什么剑法,宇宙间,怎么可能有这么恐怖的剑法!”

  即便这个光头侏儒是轰出化神境界的无敌实力将三座炮台轰爆,丁正阳都不会如此惊讶,因为那至少还在他的认知范围之内。

  但他绝对肯定,从这个光头侏儒周身激荡的灵能波动来看,他最多只展现出了结丹期巅峰的修为,是单纯依靠“剑法”而不是“灵能”,办到这一切的!

  丁正阳对修炼之道的一切经验和理解能力统统都崩溃了。

  他的野心也在一瞬间彻底崩溃。

  “这个光头侏儒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太,太,太夸张了吧!”

  黑石监狱深处的爆炸和骚乱渐渐平息。

  但是从监狱外面,一排排跪倒在地,缴械投降的士兵来看,丁正阳再怎么乐观,都很难认为是入侵监狱内部的红莲战士统统都被消灭的缘故。

  而在另一幅光幕中……

  丁正阳看到早就应该死掉的议长崔灵风,正在另一名身穿量产型玄骨战铠,头发乱糟糟,看似平平无奇的男子护送之下,一路朝第三军校大步前进。

  这个穿着玄骨战铠的男人很面生,似乎也不像黑石监狱门口那个光头侏儒那么犀利。

  丁正阳并没有看到他出手,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出手的必要——在他和崔议长身后聚集了大批基层士兵,这些原本群龙无首、方寸大乱的士兵,不知吃了这个男人的什么**汤,在他的带领下,焕发出了百倍的勇气和胆魄!

  他们就像是岩浆,就像是红莲,就像是滚滚向前的钢铁洪流,簇拥着崔议长,势不可挡地冲进了第三军校!

  当这个神秘男子将崔议长高举到升旗台上去振臂一呼,又带领众多基层士兵强冲军械库,取出大量攻击性法宝,把几千名学兵都武装起来之后,丁正阳的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希望这是一个十分拙劣的把戏——有没有可能是敌人侵入了他们的主控晶脑,播放了一段段预先摄录好的假视频,其实所有画面都是虚拟的,合成的,情况根本没这么糟糕?

  不过,秘密通讯频道中传来阵阵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嘶力竭的怒吼和六神无主的求援,很快将丁正阳拖回了残酷的现实。

  偌大的舰桥,气压极低,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营造出暴风雨前的平静。

  丁正阳虽然设计将原舰长唐定远送进了监狱,一手掌控了舰桥上的最高指挥权,但是在舰桥上运转萤火虫号的足足有数百名御舰师、领航员、通讯官和其他工作人员,无论他再怎么煞费苦心地安插和蛊惑,这些人里只有五分之一是他的党羽,80%的人,对一切都并不知情。

  刚才他以成玄素的名义,向他们传达了“修仙者发动叛乱,威胁议长的性命,萤火虫号处在最危急状况”中的消息,他们倒是信了。

  但现在,丁正阳最多封锁晶眼传送回来的画面,却不可能隔绝舰桥和外界的一切消息往来,他们很快会产生怀疑!

  “怎么办?”

  丁正阳看到自己的不少党羽,正做贼心虚,脸色苍白地向他频频侧目。

  他故作镇静地朝手下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竭力控制自己的神经和肌肉,迈开双腿,走进了舰桥最深处的舰长室。

  重重关上舱门,他的双手立刻开始不可遏制地发抖,就连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台秘密晶脑,激活一条绝密通讯线路的简单动作,都重复了四次才勉强成功。

  一道十分扭曲,布满了波纹和雪花的黯淡光幕,逐渐明亮起来。

  波纹、雪花和涟漪慢慢凝聚成了一张脸,一张眼神缥缈,愁眉不展,仿佛永远都在冥思苦想的脸。

  这张脸的主人应该还很年轻,但他一缕缕耷拉下来的头发却都花白了,大约他的大脑真是一头吞噬生命的巨兽,源源不断吸吮着他的血肉和精力吧!

  “不是和你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这条秘密线路吗?”

  画面中头发花白的人,面无表情,淡淡责备道。

  “吕真人!”

  丁正阳长舒一口气,连珠炮般道,“现在就是‘万不得已’的情况,我们暴露了,失败了,完蛋了!”

  “哦?”

  要说吕真人内心有丝毫诧异,那他也绝对没有在脸上表现出一星半点,依旧是平淡如水的口吻,“不着急,慢慢说,将前因后果都讲清楚。”

  “怎么可能不急,明明是万无一失的计划,但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议长还隐藏了一支压箱底的秘密武装,该死的红莲小队!”

  丁正阳咬牙切齿,面容扭曲,拣重点将整件事飞快过了一遍,最后哀求道,“吕真人,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只能往龙蛇星域撤退了吗?”

  “让我想想。”

  吕真人一直认真倾听,从头到尾都保持着相当专注的表情,直到此刻,依旧不慌不忙,他扶着额头沉吟片刻,又微微抬起眼皮,深深凝视着丁正阳。

  丁正阳急不可耐:“吕真人,有办法了吗?”

  “有了。”

  吕真人点头,淡淡道,“殉道吧。”

  “啊?”

  丁正阳微微一怔,没反应过来:“什、什么?”

  “殉道吧!”

  吕真人的脑袋放大,似乎是探过身子来凑近了晶眼,深深凹陷的眼眸深处绽放出摄人心魂的光芒,满脸严肃道,“萤火虫号的局势已经不可挽救,关键是不能波及到隐藏在龙蛇星域和联邦内部的道友,所以,只能壮士断腕了!殉道吧,丁道友,召集船上所有知晓机密的道友,一起杀身成仁,血染修仙大道吧!”

  “开,开什么玩笑!”

  丁正阳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这,这和我们开始说好的不一样!”

  “现在的局势也和我们开始预估的不一样,秘剑局和黯月基金会盯得我们很紧,龙蛇星域的几个地下分舵都有暴露的危险,不可能再冒险把你们弄到那里去。”

  吕真人道,“既然踏上修仙大道,就是走上一条遍地蛇蝎、处处虎狼的荆棘之路,随时要做好为了整个文明而牺牲小我的准备!丁道友,你该不会是怕死吧?连以身殉道的觉悟都没有,还算是什么真正的修仙者啊!”

  丁正阳无言以对,一张脸瞬间憋得通红,又变得惨白:“我,我,我——”

  “原来你是真的怕死。”

  吕真人的眉头渐渐皱拢,就像是缓缓睁开了眉心的第三只眼,放出严厉的光芒,“哼,吕某原本以为你是真正的修仙者,才在你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和你切磋大道,帮你发展道友,助你成就大事!没想到你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自私自利,想要利用‘修仙大道’为自己谋取好处的无耻之徒!

  你这种玷污修仙大道的龌龊小人,又有什么资格在吕某面前摇尾乞怜,乞求修仙大道的庇护?道不同不相为谋,星海浩渺,大道万千,大家就此别过,各走各道吧!”

  “别,别,别!”

  丁正阳彻底慌了神,像是被无形的铁手掐住喉咙,压低嗓音哀求道,“吕道友,我是真正的修仙者,我当然是真正的修仙者了!我对修仙大道是忠诚的,是绝对忠诚的!相信我,千万相信我!”

  “好,那我姑且再相信你一次。”

  吕真人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展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既然你是真正的修仙者,那就证明一下——殉道吧!”

  “啪!”

  吕真人单方面切断了通讯,光幕变成一片黑暗的深渊,无论丁正阳怎么呼叫,都再没有回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