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27章 血莲后面的脸

第1627章 血莲后面的脸

  “混……”

  丁正阳脸上每一缕肌肉都在疯狂颤动着,表情忽而绝望,忽而狰狞,就像是一头落入陷阱被死死夹住大腿的野兽,眼睁睁看着同伴头也不回地离去。

  他的喉结急剧颤动着,发出既像是低吼,又像是呜咽的声音。

  “哗啦!”

  丁正阳将微型晶脑狠狠掷到墙上砸了个粉碎,呆呆地看着满地亮晶晶的碎片发了一会儿愣,随后深吸一口气,用力揉搓着滚滚发烫的脸庞,就像是揉搓着一堆稀烂的淤泥,用了十秒钟,终于将镇定自若的表情搓了回来。

  飞快打量一下四周,从布满了禁制的保险柜里取出大量机密玉简和控制萤火虫号“中枢神经”的密匙,一股脑儿纳入乾坤戒之中,又在自己原本使用的随身晶脑上轻轻敲击了一番,向另一伙爪牙下达了秘密指令,丁正阳强装镇定,挺胸叠肚地走出了舰长室。

  外面的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嘈杂了,不少人都用审慎的目光打量着他,这目光就像是一条条代表着怀疑和迷惑的涓涓细流,汇聚成了海洋,即将掀起将他彻底撕碎的惊涛骇浪!

  丁正阳干咳一声,向舰桥另一角的传送阵不紧不慢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召唤过来几名最为心腹的党羽,似乎在商议什么和镇压修仙者叛乱有关的有关的要务,实际上却是用“传音入密”的神通在说:“别管这里了,跑!”

  舰桥上设置有两座最先进的传送阵,其中唯有舰长才有权力开启的那座,经过调节之后,可以通向共同组成“萤火虫号”的几百艘星舰中的任何一艘,直到此刻,外界的画面依然被封锁,丁正阳仍旧是说一不二的代理舰长,并没有人敢上前询问他究竟要去什么地方。

  而当舰桥上的大部分工作人员和一小撮并没有被丁正阳带走的修仙者,终于察觉到不对劲时,丁正阳已经设定好了目的地,在一阵玄光交错中,干脆利落地消失了!

  “唰!”

  丁正阳和四名心腹出现在了一片灯光昏暗,千疮百孔,穿堂风裹挟着大量碎片浩浩荡荡,近乎报废的舱室当中。

  “轰!”

  刚刚走下传送阵,他就头也不回朝后面开了一枪,将传送阵彻底击毁。

  如此一来,舰桥上的人们就不可能直接传送到这里来。

  而他早就对舰桥传送阵的主控晶脑进行了修改,对这一处目的地进行了掩饰,别人从舰桥传送阵控制晶脑上看到的目的地并不是这里,绝对没人知道他的去向。

  “幸好,幸好我早有准备!吕轻尘,你这个混蛋,等着瞧吧,我不会放过你的!”

  丁正阳的上下两排牙齿狠狠摩擦,发出无声的诅咒。

  这是他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最后一条逃生之路,看似接近报废,就要从主体上脱卸出去彻底拆解的老旧星舰,里面所有的船员和乘客统统都被疏散了,但——逃生室却依旧完好无损,拥有两个他秘密从别处转移过来,最先进的逃生舱!

  这两个逃生舱当然没有穿梭大千世界的能力,却足以令他悄无声息地抵达鱼龙城,吕轻尘的帝临会当然有他们的秘密据点,但丁正阳也撇开吕轻尘,为自己偷偷准备了两个巢穴。

  狡兔三窟,不外如是。

  “你们到了吗?”

  丁正阳神色冷峻,在通讯频道中召唤另一批党羽,就是最开始假装劫狱,实际上却是去转移原舰长唐定远的那支战斗小队。

  那是船上修仙者当中,除了成玄素之外战斗力最强的精锐小队,没有他们的保护,丁正阳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更何况,哼,原舰长唐定远是非常好的人质,自己想要保住性命甚至峰回路转,都要靠他了!

  所以,丁正阳一开始就要精锐小队将唐定远转移到距离这里不远的舱室关押,发现大事不妙,更是让对方提前一步撤退。

  “你们已经抵达逃生中心了?好,我马上就到!”

  丁正阳松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继续听着通讯频道中手下邀功似的回答,“什么,你们没忘记将那枚血红色小珠子都带上?嗯,当然好,这东西的确非常蹊跷,可以帮助我们追查到在幕后操纵一切的人究竟是谁,不过……”

  丁正阳隐隐觉得有些不妙,越琢磨越心惊肉跳,笑容一点一点僵硬、撕裂、收敛,眼珠却一寸一寸凸了出来,瞬间弹跳出来的血丝简直要在眼球表面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声!

  “白痴!”

  他发出绝望的怒吼,“你们这帮白痴,赶快把这枚血红色小珠子都毁掉!罗德教授有问题,罗德教授绝对有问题!快毁掉,毁掉!”

  来不及了。

  就在他发出咆哮的同一瞬间,通讯频道那头也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开火声,晶铠被轻而易举撕裂,骨头被干净利落砸碎的声音,还有手下们的惨叫声、哀嚎声和惊呼声,所有声音就像是烟花般骤然爆开,却又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就恢复沉寂,通讯频道那头再听不到半点声音,就像是逃生中心的所有人,都被黑暗彻底吞噬了一样!

  丁正阳还来不及发出呻吟,自己也陷入了黑暗。

  并不是修辞手法上的“黑暗”,而是四周真的变成一片漆黑,原本从镌刻在舱壁上的照明符阵中散发出来,微弱的幽芒,全都被一团团浓重如墨的黑暗吸收,即便他七手八脚地穿上晶铠,发动了一切扫描和侦测法宝,亦感知不到四周一切事物的存在!

  这,这是极其高明的禁制,可以屏蔽一切光线和波动的“烟雾弹”!

  在绝对的黑暗中,丁正阳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到,陷入一片天旋地转的恐惧漩涡!

  “啊!”

  他身后传来惨叫,是一名党羽的声音,惨叫声越来越远,好似他连人带晶铠被某种凶兽瞬间拖曳出去数百米,重重撞击在舱壁上砸了个粉碎!

  “咔嚓咔嚓!”

  没等他的冷汗流淌出来,第二名党羽却像是连带着晶铠,被活活挤压成了一个小小的金属球,混合着血肉的金属球!

  “啊,啊,啊啊啊啊啊!”

  剩下两名党羽的精神彻底崩溃,一个向前,一个向后落荒而逃,但丁正阳只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却看不到他们晶铠释放出来的光焰,而癫狂的惊叫声也在片刻之后,同时戛然而止。

  这两名党羽再没有发出半点声息,仿佛头也不回地一路跑进了星海之中,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一样。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黑暗和死寂,漫长到丁正阳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时,在他双眼之间近在咫尺的地方,才缓缓盛开了一朵仿佛被鲜血灌溉,妖异至极的红莲。

  跳跃不定的红莲,映照出了一张被黑色迷雾缠绕着,虚无缥缈,神秘莫测的脸。

  是丁正阳刚才在监控光幕上见到过的那张脸——那个穿着量产型玄骨战铠的神秘人!

  刚才,丁正阳还觉得此人并不是红莲小队中威胁最大的存在——至少没有那个怀抱短剑的光头侏儒威胁那么大。

  直到此刻,此人在红莲的映照之下,从黑暗深处淡淡盯着他,他才发现此人的恐怖深不可测,比那个诡异的光头侏儒,更诡异百倍!

  “他,他究竟是谁?”

  “他,他,他不是人!”

  “他是妖怪,他是比妖族更可怕百倍的妖魔!”

  丁正阳在对方神秘莫测的眼眸深处,看到了一片红莲凝聚而成的血海,这片血海就像是某种饥肠辘辘的血色凶兽,下一秒钟就会窜出眼窝,将他的血肉和神魂都彻底吃掉,吃掉,吃掉!

  “呜……”

  在对方凶残、狠戾、阴毒的气势蹂躏之下,丁正阳周身每一块骨头都彻底融化,连一丝逃跑的念头都提不起来!

  “喂,差不多了吧?”

  黑暗中,李耀皱眉,在脑域深处对血色心魔道,“叫你意思意思,随便放点儿杀气出来吓吓他而已,别搞得真像是反派大魔头出场好不好,是不是还要我从丹田里放点儿恐怖音效出来配合你?”

  血色心魔很委屈:“你怎么这样,人家完全是照足你的吩咐去做,你都有这么多话说?下次再也不帮你了!”

  “……好好,算我错,反正,可以啦,别真把他吓死过去!”

  李耀一边安抚血色心魔,一边继续“面无表情”地盯着丁正阳,冷冷道,“该叫你丁舰长,还是叫你‘丁真人’?”

  “别,别杀我,别杀我!”

  丁正阳完全被血色心魔释放出来的恐怖气焰吓崩溃了,捂着心口,满脸苍白地哀求。

  “别杀你?”

  李耀上上下下打量了丁正阳一番,在红莲之火的映照之下,嘴角勾起了一抹冷酷的笑容,“那就要看你究竟是幕后主谋,亦或者仅仅是为虎作伥的爪牙,可以帮我们将整个阴谋的真凶揪出来了!”

  “我——”

  丁正阳看到了希望,如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般,音调都变了,“我,我不是主谋,我是被人指使的,我是被帝临会的吕轻尘指使的!我什么都说!萤火虫号上的所有修仙者名单,吕轻尘在龙蛇星域的几处秘密巢穴,还有帝临会和黑风舰队的阴谋,我,我统统都告诉你们,只要给我一条出路,让我戴罪立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