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28章 满头雾水的唐舰长

第1628章 满头雾水的唐舰长

  对萤火虫号真正的舰长唐定远来说,过去三个小时的经历简直就像是驾驭着一条破船在星海激流中冲刺,那么峰回路转,惊心动魄。

  身陷囹圄的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整件事。

  即便一开始就知道了大副丁正阳的背叛,但那时候他还以为一切都是议长崔灵风在背后指使,所谓“修仙者”根本是子虚乌有,是崔灵风的栽赃陷害和丁正阳的胡乱捏造而已。

  仅仅是这样,并没有令唐定远陷入绝望,他只是痛心于崔灵风的固执和丁正阳的贪婪而已。

  但是,刚才和崔灵风在囚牢之内,短兵相接的一番对话,却令他毛骨悚然地意识到另一个可能——倘若整件事并不是崔灵风为了权力斗争而搞出来的,丁正阳也并不是崔灵风的傀儡吗,而是反过来欺骗崔灵风的人——那就是说,修仙者真的存在,并且成功将他们两个统统都玩弄于鼓掌之中!

  唐定远的心一下子陷入了黑洞。

  之后猝不及防的变故,愈发证明了他的判断。

  就在议长崔灵风离开之后不久,外面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支神秘的铠师小队攻破秘密关押点,打着来“营救”他的幌子,实际上却是将他强行带走。

  这些人并不是他的手下,也根本不理会他要求见到他们真面目的命令,他一路上都被封闭住了双眼和耳朵,看不到也听不到,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转移到了什么地方。

  只是,在被封锁视觉和听觉之前,隐隐听到他们在说——议长死了,被他们杀死了。

  崔灵风死了!

  唐定远如遭雷击,如陷冰窟!

  身为舰长的唐定远和身为议长的崔灵风,以往合作并不算愉快,在不少决定萤火虫号和流亡政府未来的大政方针上,两人多有摩擦和矛盾,特别是在是否加盟星耀联邦的问题上,更是多次针锋相对、分毫不让,是不折不扣的政敌。

  唐定远对崔灵风的很多做法都极不赞同,对太过臃肿,又处处插手,颐指气使,外行指挥内行的议会更是早就看不顺眼——不过就算在他眼中,崔灵风再怎么顽固、傲慢、倚老卖老、老奸巨猾,至少他从没有怀疑过崔灵风身为一名修真者,对星海共和国,对修真大道的忠诚!

  崔灵风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唯独不可能投降真人类帝国!

  这样一名议长的死,无疑令萤火虫号上的局势变得无比险恶。

  在黑暗中梳理清楚整件事,唐定远将来龙去脉都推演了个大概,丁正阳绝对有问题,甚至还包括崔灵风身边一些极亲近的人!

  但是,这会儿才得出结论,已经于事无补了。

  议长已死,他身边蓄谋已久的亲信,顺理成章能接手他的权力;而自己身为舰长的指挥权又早就被丁正阳给剥夺。

  无论议会还是舰桥,修仙者都神不知鬼不觉地夺取了大权,而绝大部分修真者统统都蒙在鼓里。

  饶是唐定远这种能驾驭着由几百艘废铜烂铁组合起来的“萤火虫号”,在最狂暴的星海风暴中纵横驰骋,任凭熊熊燃烧的流星“噼噼啪啪”轰击灵能护盾甚至是星舰外壳,却只当它是沙沙细雨的钢铁男儿,到了这般田地,都陷入深深的绝望。

  他就这样度过了人生当中最黑暗的三个小时,尽管没有一秒钟放弃希望,依旧在绞尽脑汁琢磨着反击之道,但直到眼前重现光明时,依旧没有想出半条可行的策略。

  然而,呈现在他眼前的画面,却是令他头晕目眩,哑口无言,荒诞到让他想笑。

  在他猜测当中的“幕后主谋”,萤火虫号的原大副、现代理舰长丁正阳,这会儿竟然老老实实地跪在他面前,一副生不如死,惭愧万分,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的模样!

  “这……”

  唐定远看看丁正阳,又看看帮自己解开禁制,搀扶自己起来的男子,虽然对方十分面生,但唐定远还是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和强者气息,是个真正的高手!

  极度缺乏修炼资源,又一路落荒而逃的萤火虫号,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高手了?

  “唐舰长无需多虑。”

  李耀微笑道,“修仙者的叛乱已经解决了,我们红莲小队顺利营救出了被关押在黑石监狱中的所有人,大家正在陆续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稳定局面,其中一大部分人刚刚冲进了舰桥,重新将舰桥控制在我们手里!”

  “红莲小队?”

  唐定远默默咀嚼着这个陌生的名字,依旧满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

  “我们是一支直属于历代议长的最高秘密武装,是由两百多年前的水易安议长一手组建,完成训练和编制之后就抹去了一切痕迹,并一直处在冬眠状态中,就是为了防备今天这样的局面发生!”

  李耀满脸认真道,“其实这一切都是崔议长布下的局,崔议长早就察觉到萤火虫号上潜伏着不少修仙者,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又极难将他们分辨出来,所以才故意上演了这样一场好戏,又唤醒了我们红莲小队,就是为了引蛇出洞,一网打尽!为了不泄漏消息,事先没有向唐舰长透露,令唐舰长受了不少委屈,议长让我代表他,向唐舰长说一声——辛苦了!”

  唐定远依旧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是崔议长布下的局?这,这也太……”

  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整件事好像没这么简单。

  “好在,结果总算令人满意!”

  李耀再次展露出灿烂的笑容,不容唐定远思考,继续飞快道,“潜伏在崔议长身边的修仙者成玄素已经伏诛,潜伏在您身边的这位‘丁大副’也愿意戴罪立功,无论舰桥、议会还是各个关键岗位上的修仙者,全都插翅难逃!经过这场有惊无险的风波,咱们萤火虫号的战斗力非但不会削弱,反而会变得更加强大!和星耀联邦的加盟谈判,也可以顺理成章地展开了!”

  “和星耀联邦的加盟谈判?”

  唐定远又吃了一惊,只觉得短短两三个钟头时间,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过来,“崔议长不是最反对加盟星耀联邦的吗?”

  李耀正色道:“崔议长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目光如炬,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怎么会真的反对和星耀联邦合并?只不过,以往萤火虫号暗藏着不少修仙者,在这些‘病毒’没有彻底杀灭之前,贸然和星耀联邦合并,只会导致致命病毒的不断扩散,甚至在关键战役中彻底爆发!崔议长的一番苦心,唐舰长可以理解么?”

  唐定远苦笑两声,作为萤火虫号的舰长,一名标准的技术派,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喜欢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人,只觉得相对于驾驭星舰而言,李耀说的一切实在太复杂了:“如果真是如此……”

  “当然是真的!”

  李耀盯着唐定远的双眼,声音稍稍提高,“唐舰长,萤火虫号发生这样的波折,眼下正需要舰长和议长并肩携手,才能在最短时间稳定局面,恢复战力!崔议长想要知道,在他原则上同意加盟星耀联邦,只是细节上还需要研究的前提之下,你仍旧忠于议会,忠于星海共和国正统政府的最高议长吗?”

  唐定远十分认真地看着李耀的眼睛,想要从这双看不到半点光芒的眼睛里找到一些答案,却始终一无所获。

  他深深思索了很久,最后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当然!”

  半个小时后,当唐定远在李耀的护送下,回到舰桥时,颇有恍若隔世,如梦似幻的感觉。

  “爸爸!”

  直到女儿唐晓星狠狠扑到他怀里又哭又笑时,他才彻底恢复了身为一名父亲和一个舰长,应有的冷静和决断。

  粗粗一扫,舰桥上少了五分之一的工作人员,想来都是丁正阳名单上的修仙者,取而代之的的是几十名荷枪实弹,晶铠遍身的精锐战士,令舰桥充满了肃杀的气氛。

  不过,带队的军官是唐定远自己的人,亦是刚刚从黑石监狱中解救出来,绝对忠诚的修真者。

  主控晶脑的监控光幕,将萤火虫号每一个角落的画面传送过来。

  随着第三军校的学兵不断扩散,被议长授予了相当高权限和亲自镌刻灵纹的他们,很快就像是滚雪球一样得到了大量基层士兵的支持,即便有极少数修仙者指挥官被裹挟其中,亦无济于事。

  混乱的人潮逐渐恢复了平静和秩序,从黑石监狱中营救出来的修真者们,也纷纷发挥出了关键作用。

  修仙者原本就是仓促发动,是蒙骗而不是强攻,当丁正阳和成玄素两名首领死的死降的降,对面又有“红莲小队”这样一支摧枯拉朽的力量,全盘崩溃是唯一的结局。

  唐定远回到舰桥之后的一个小时,这场修仙者的叛乱就像是夏日午后的雷阵雨,来得快去得更快,最后一点负隅顽抗的火苗,都被彻底扑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