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32章 吕轻尘的大道

第1632章 吕轻尘的大道

  唐定远打断了他:“什么秘密任务?”

  “别紧张,是我们的一点私事。”

  丁正阳惨笑一声道,“鱼龙城有一个规模非常大的地下精子和卵子仓库,非但可以帮人长期保存血脉种子,只要价钱合适的话,甚至可以负责代孕母亲和后裔出生后的身份、教育等一系列问题。

  我们这些萤火虫号上的修仙者,大多在十年前那一战中失去了许多甚至全部亲人,自然想要留下新的后代,那名心腹就是带着我们所有人的生命种子,去地下精子仓库存储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

  唐定远皱眉道,“萤火虫号上本来就有自己的精子仓库,对于那一战中的英雄和烈属,也会优先安排你们留下血脉后裔,为什么要去鱼龙城的黑市?”

  丁正阳轻轻哼了一声道:“我们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后裔,再和萤火虫号、和流亡政府扯上半点关系,以免十年前的悲剧重演,有朝一日,我们新的后代还要给流亡政府陪葬!”

  唐定远一时语塞,道:“……说下去!”

  丁正阳道:“这件事涉及到颇多关节,甚至涉及到我们的身份暴露,身败名裂之后,这些后代的出路问题,是我们这些修仙者最关心的头等大事,我的心腹在鱼龙城待了很久,才将每一个细节统统敲定。

  就是在这期间,他目睹了一次袭击和追杀,追杀者是来自星耀联邦的秘剑使和黯月小队,被追杀者就是帝临会的人了。

  看样子,似乎是帝临会在鱼龙城一处规模颇大的地下分舵被发现,联邦的两大情报机构都派出精兵强将,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大家都是修仙者,道友有难,岂可见死不救?我的心腹利用这个机会,救下了其中两名帝临会成员,并建立了秘密联络通道,就这样一来二去,最终,我们就结识了帝临会的会长吕轻尘。

  当时来说,我们虽然都转化成了修仙者,但其实我们对修仙大道的认识还是非常幼稚和浅薄的——我们的祖先是一千年前逃离星海共和国的,那一时期,黑星大帝武英奇才刚刚登基称帝,修仙者的理论亦刚刚诞生不久,本身就有很多极不成熟的地方。

  一千年来,我们一直东躲西藏,并不知道各个大千世界中,修仙者理论的最新发展情况,可以说在精神上都非常苦闷,有着非常强烈的求新求知*。

  我们都知道吕轻尘是一百年前帝国修士苏长发的真传弟子,那么,他带来的修仙大道,至少是一百年前的最新理论成果,比我们熟知的,一千年前的‘原始版修仙大道雏形’要先进得多,自然要向他多多学习才是。

  怀着这样的目的,我们便试探着邀请吕轻尘秘密到萤火虫号上来讲道,召开‘修仙法会’。

  一开始还以为他会有些顾虑,毕竟身为联邦头号通缉犯,他的处境都相当危险,不太好轻易抛头露面。

  没想到他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先是搭建秘密通讯频道,以‘远程法会’的形式来讲道,到后来甚至冒险,真人出现在了萤火虫号上,这种为了宣扬大道而不顾自身安危的精神,在当时还是令不少道友都颇为敬佩的。”

  唐定远和崔灵风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底的惊诧之意,没想到号称“联邦最危险通缉犯”的家伙,曾经神不知鬼不觉潜入过萤火虫号,又毫发无损地扬长而去。

  李耀却是眉头紧锁,若有所思。

  丁正阳继续道:“吕轻尘带来了在真人类帝国发展近千年,又和星耀联邦本土的修真大道狠狠碰撞、激辩和融合了一百年的‘全新修仙大道’,果然是振聋发聩,令人深思,使我们萤火虫号上的所有道友,都有豁然开朗,彻底看清楚这个宇宙和我们自己的感觉!”

  唐定远问:“吕轻尘的大道是什么,有这样强大的蛊惑力?”

  丁正阳笑了笑,道:“修仙大道是宇宙至理,包罗万象,应有尽有,又是不断变化和发展的,我的理解也不够深刻,片刻之间,怎么说得清楚它的精髓呢?

  简单说两句吧,吕轻尘认为,‘修仙大道’和‘修真大道’并不是对立的关系,而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是一个‘超人’的两种极端表现形态,是可以不断转化的,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圣人和恶魔,一名修士体内亦存在着‘修仙者’和‘修真者’两种成分,不过是比例多少的问题。”

  “超人?”

  唐定远细细咀嚼着这个全新的名次。

  “是的,吕轻尘其实不太喜欢用‘修真者’或者‘修仙者’,来称呼所有觉醒了灵根的修士,他在法会上经常用的一个词就是‘超人’。”

  丁正阳解释道,“所谓‘超人’,便是‘脱胎于凡人,超越了凡人,但最终又要受到凡人属性束缚的人’,修真者和修仙者,这两个词的善恶倾向性太明显了,但‘超人’本身是没有善恶,可善可恶的!在真人类帝国,只要觉醒灵根就算是‘真人’,但吕轻尘认为,觉醒灵根只能算是‘超人’,从‘超人’到彻底认清自己,认清人类文明,认清整个宇宙的‘真人’,还有很长一段修炼之路要走。”

  “诡辩。”

  崔灵风忍不住冷冷道,“世界上当然没有完美无瑕的圣人,也未必有十恶不赦毫无半点人性的魔头,但‘好人’和‘坏人’大致上总是可以区分的。”

  “好人和坏人、修真者和修仙者当然可以区分,但吕轻尘认为决定一名‘超人’究竟会变成修真者还是修仙者的关键因素,和他自己的意志、道心、道德观……几乎没有半点关系,纯粹是由环境决定的,就像‘变色鱼’一样。”

  唐定远微微一怔:“变色鱼?”

  “变色鱼是生活在星耀联邦树海界蔚蓝冰海中的一种小鱼,这种不过巴掌大的小鱼以团结互助,并肩作战而著称,他们往往成千上万条一起巡弋、狩猎,即便面对比自己大数百倍的猎物都怡然不惧,而是奋不顾身、争先恐后地朝猎物冲锋,就像是一支令行禁止、法度森严的军队一样。”

  丁正阳解释道,“变色鱼有一种非常了不起的特性,即便生存环境再恶劣,资源再匮乏,轻易都不会丢下任何一名同胞,当有别的海中猛兽想要来吞噬他们时,他们甚至会结成‘战网’,如水下的龙卷风一样高速旋转,让敌人无处下嘴。

  听上去,真是相当鼓舞人心的小动物,正因为他们团结协作,并肩作战的特性,有一段时间,深受联邦民众的喜爱。

  不过,联邦的海洋生物学家在仔细研究了这种小鱼的特性之后却发现,这一切,这一切只是假象。

  不错,环境越恶劣,资源越匮乏,这些小鱼就会表现得越团结——但这是有极限的!

  当资源匮乏程度超越了某个‘临界点’之后,这些片刻之前还‘团结友爱’、‘携手并肩’的小鱼,就会毫不犹豫对自己的同胞展开最血腥的屠杀,吃掉他们昨天还在保护的老弱病残甚至是自己的孩子,将族群规模大大缩小,最终剩下的都是最强壮,最敏捷,最嗜血的族类!

  正因为他们这种好似变色龙的特性,所以才称呼他们为‘变色鱼’,也有很多人在发现真相之后,叫他们‘魔鬼鱼’之类。

  魔鬼鱼,呵呵,他们大概就算是鱼类中的“修仙者”了吧?

  不过,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他们从昨天还团结友爱,守望相助,一致对外的‘鱼类修真者’,变成今天残暴不仁,冷酷嗜杀,连自己同类都不放过的‘鱼类修仙者’呢?

  环境,仅仅是环境,任何生物都是环境的产物,咱们人类再怎么自诩为万物之灵,亦无法摆脱自己来源于大自然的生物属性,所谓善恶,即便真的存在,也并不由咱们所谓三观、道心、意志、情感……这个因素决定,而仅仅取决于,环境。

  ——吕轻尘,就是这么说的。”

  唐定远一字一顿,斩钉截铁道:“我是人,不是鱼!”

  “一样的,在黑暗到没有边界的茫茫宇宙之中,人又能比鱼能高级到哪里去呢?”

  丁正阳惨笑道,“过去一千年,萤火虫号一直在茫茫黑暗中逃亡,就是一座最好的‘人性实验室’,回首过去,为了‘生存’二字,我们的祖先可是干了不少颇不光彩的事情,什么强行人工培育后代、一百五十岁以上老人自生自灭、不允许自由职业选择、强制劳动、权限过大却没有监督的秘警制度……很多政策,可不像是修真者能够制订出来的。”

  “那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坚持住了最后的底线,没有令萤火虫号变成弱肉强食,无法无天的野兽乐园!”

  崔灵风冷冷道,“正是靠这些铁腕政策和所有船员的奉献,我们才能以‘修真者’的身份,一路走到今天!”

  “错,大错特错!”

  丁正阳再次提高声音,这次的神色却并不癫狂,而是无比冷静,眉眼间蕴藏着深深的痛苦,就像是洞悉了一切真相,“你们之所以能坚持最后的底线,保住了‘修真者’的身份,既不是因为你们的道心坚定,也不是因为这些‘铁腕政策’,更不是什么‘所有人的奉献和牺牲’,仅仅是环境,是环境还不够恶劣,还没有被逼到那一步!

  记得我刚才说的‘变色鱼’吗,你们只不过是运气够好,环境还没有达到‘临界点’,所以没有显露出‘魔鬼鱼’那一面而已!”

  崔灵风长长叹息一声:“丁正阳,这么低级的蛊惑,你怎么都会上当?”

  “很简单。”

  丁正阳笑起来,像是一条瘪嘴的毒蛇,“因为我知道了‘重生计划’,任何一名星海修士在知道了‘重生计划’之后,都很难保证自己的道心不动摇的,崔议长,你能向唐舰长介绍一下最高绝密的‘重生计划’吗,还是我来?”

  崔灵风的脸色瞬间一片煞白。

  “重生计划?”

  唐定远严厉的目光扫到了崔灵风身上,“那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