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40章 百年之后,第一次碰撞

第1640章 百年之后,第一次碰撞

  白星剑的鼻子都快气歪了。

  所谓“一小撮修仙者极有可能潜逃到大白舰队的星舰上”,摆明了是彼此都心知肚明的睁眼瞎话。

  按照常理,大家是盟友,倘若萤火虫号上真是在抓捕修仙者的话,根本就不应该让他们在这么敏感的时候驻锚,至少,事先也应该告知他们相应的军情啊!

  等他们的星舰都从战斗巡航阵型收缩成进港驻锚阵型,甚至有不少星舰都已经接驳到船坞上面了,才来这一手,什么意思?

  白星剑心里一片雪亮,知道萤火虫号上一定有高手,已经将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乃至隐藏在背后的一系列布局,统统看穿了。

  不过白星剑倒是半点儿尴尬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越来越好奇——难道他们以前对唐定远和崔灵风做的评估都出错了,这两个人的真正手段,远远超乎他们想象?

  白星剑准备见一见这个“星海共和国正统政府议长卫队指挥官林九上校”,他对此人充满兴趣。

  流亡政府议长身边的武装力量,不是以成玄素为首领的秘警么?这个“议长卫队”又是怎么回事?

  此前,他从没听过“林九”这个名字,却隐隐有一种预感,此人一定是整件事的关键!

  他当然不会让林九一行人“登舰检查”,却是将双方会面的地点安排在了“无尽燃烧号”七号气闸附近冷冰冰、空荡荡的机库中,用一排排散发着冷峻光芒的联邦最新型星空战梭和两个突击队全副武装的铠师,来欢迎这位素未蒙面的“盟友”。

  萤火虫号那带着星海中央流畅而优雅风格的银辉色交通艇,通过九重连环式气闸,缓缓滑入七号机库。

  从交通艇上不慌不忙走下来,走进一片杀气腾腾钢铁丛林中的,却只有三个人。

  白星剑眯起眼睛,不咸不淡地打量着对方。

  真是……令人诧异的组合。

  左边是一个五短身材,冬瓜脑袋,锃光瓦亮的侏儒,一身星海共和国的军服似乎是刚刚才急匆匆赶制出来,颇有些拖泥带水、滑稽可笑的感觉,怀里还抱着一柄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仿佛刚刚从遗迹里挖出来的短剑,简直像是马戏团的小丑那样可笑。

  不过——

  当那个侏儒的目光和他的目光在不经意间发生碰撞时,两人几乎同时微微一怔,瞳孔都骤然收缩到了极点。

  侏儒的手不由自主按住了剑柄,白星剑则微微向后退了半步,随即才反应过来,双双若无其事地恢复了原状。

  白星剑暗暗喘了口气,再朝右边打量,正好看到一个相貌平平但身材高大的女子,笑吟吟地看着他。

  “萤火虫号上,怎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多怪物?”

  白星剑心中皱眉,这才将目光聚焦到中间那名穿着星海共和国上校制服的中年男子身上。

  和怀抱短剑的侏儒以及笑吟吟的女子相比起来,这是一个没什么特点,甚至称得上平平无奇的男人,但不知为何,白星剑越琢磨就越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对方!

  “怎么回事,明明没见过这张脸的,但为什么他给人的感觉这么熟悉?”

  白星剑打量着“林九”的时候,化名林九的李耀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白星剑。

  在李耀眼中,这名金心月手下的大将,昔日燎原舰队的“叛徒”,现在大白舰队的指挥官,却有着和辉煌战绩反差极大,略显邋遢的外表。

  他的少将制服和军帽都像是穿了半年那么皱巴巴的耷拉在身上,一张绝对称不上英俊的蜡黄色脸庞,也是胡子拉碴不知道多少天没洗,微微下垂的眼角,好像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随时会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漫不经心说:“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你们燎原舰队所有人,都是垃圾……”之类的话。

  对,就是这种感觉,一种无可奈何的高傲,漫不经心的嚣张,好像在额头上写着“来打我啊,白痴”这几个字!

  李耀一边观察,一边也在心里嘀咕:“怎么回事,为什么从这家伙的眼睛里好像看到一丝……熟悉的感觉?没理由啊,我一百年前离开联邦的时候,他最多十几岁,还在燎原军校里玩泥巴呢,他长得这么有性格,如果真的见过,没道理记不住!”

  李耀和白星剑在皱眉中走到了一起。

  “白少将!”

  李耀十分冷漠地先朝对方敬了个随随便便的军礼,将来自星海中央“正统政府”高级军官盛气凌人、骄傲自大的气质,演绎得淋漓尽致。

  白星剑的眼角抽动几下,也朝李耀回了一礼:“林上校,萤火虫号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乱子?如果有需要,我的舰队随时可以助一臂之力,不必客气,扫灭修仙者,是大家共同的职责!”

  “不用了。”

  李耀笑了笑道,“萤火虫号上的确发生了很严重的修仙者叛乱,连大副丁正阳和内务部的成玄素都牵扯在内,不过这原本就是我们设下的一个局,是‘引蛇出洞’的计谋,目的就是为了将修仙者一网打尽!

  “在崔议长和唐舰长的英明决策,以及我们‘议长特别卫队红莲小队’的不懈努力之下,已经将绝大部分修仙者尽数镇压,只有极少数人还在逃窜。

  “白少将无需为萤火虫号的安全担心,倒是您的舰队,听说刚刚遭遇了星海风暴,损失相当惨重,或许防御上会存在诸多漏洞,被这些慌不择路的修仙者偷偷溜进来也未可知,建议您还是在我们的配合之下,进行全面搜查比较好!”

  “成玄素和丁正阳都被镇压了?崔灵风和唐定远事先就知道这一切?议长特别卫队,红莲小队……”

  白星剑飞快分析着最新情报,正在沉吟间,随身战术晶脑却疯狂地颤动起来。

  从颤动方式来看,是最高级别的警报!

  抬腕一看,白星剑的脸色更加阴郁——就在此刻,就在这一秒,他刚刚停泊到对方船坞上的一艘强袭舰“银光”号,竟然侦测到有人秘密潜入,而且对方在连续突破了他们三道警戒线之后,依旧在星舰内部东游西荡,无人能挡,大有在流窜一番之后,扬长而去的迹象!

  白星剑额头青筋毕露,怒不可遏地盯着李耀:“林,上,校!”

  “怎么?”

  李耀面无表情,眼里却蕴含着讥讽的笑意,“真有修仙者潜入贵方的星舰么,需不需要我们协同搜查?”

  “不必了!”

  白星剑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没有一只蟑螂在偷偷溜进我的星舰之后,还可以毫发无损地溜出去,没有!”

  “那就好。”

  李耀朝白星剑微微一施礼,“我这次来,就是向贵方通报萤火虫号的最新情况,提醒贵方在驻锚期间多多提高警惕,小心谨慎,千万不要闹出什么误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毕竟修仙者还没有被彻底消灭,万一有几个狗急跳墙的家伙,跑到贵方的星舰深处,想着和贵方的星舰甚至高级军官同归于尽什么的,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对吧?”

  李耀和白星剑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发出“噼噼啪啪”的火星,简直要将整座空空荡荡的机库统统引爆。

  燕离人和龙扬君站在李耀身后,一左一右,亦眯起眼睛,打量着白星剑身后的钢铁巨人们,就像是打量着一堆土鸡瓦狗。

  “林上校……”

  感知到了剑拔弩张的气氛,白星剑轻轻咳嗽一声,笑了,“真没想到萤火虫号上还隐藏着你这样的人物,你说的没错,局面这么乱,是应该小心谨慎一些,别闹出什么乱子,毕竟大家是盟友,真人类帝国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期待有一天,在对抗真人类帝国的战场上,能够和林上校并肩作战,见识到林上校的真正实力!”

  李耀深深看了白星剑一眼:“我也是这么想的。”

  ……

  直到银辉色的交通艇再次滑出“无尽燃烧号”的机库,白星剑依旧眉头紧锁,若有所思。

  他将身后一名牛高马大,面目狰狞的铠师叫了上来:“老五,我不擅长战斗,你对刚才三个人的实力怎么看,单纯个体战斗力。”

  “老五”是“无尽燃烧号”上专门负责接舷战的突击队长,一名实力强悍的战斗元婴,敢孤身一人冲向敌人星舰的类型,但这会儿也有些犹豫:“右边的女人有些棘手,从身形、气息和步伐姿态来看,对付起来颇不容易;但左边那个侏儒却更厉害,他的气息和脚步都和常人无异,但就是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味道,好像只要他愿意出手,整个机库所有晶铠和战梭都会被他斩成两半!

  “刚才他淡淡扫视过来的时候,好几个兄弟都紧张到了极点,就好像,就好像刀子架在脖子上一样!”

  白星剑点头:“林九呢?”

  “林九?”

  老五歪着脑袋想了一下,“似乎没什么特别,介乎于那个女人和侏儒之间吧?”

  “是吗?”

  白星剑喃喃道,看着已经合上的闸门,陷入思索和回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