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47章 从天环开始

第1647章 从天环开始

  越是向它靠拢过去,越是能感受到人类文明改天换地,征服宇宙的豪迈之意,时至今日,已有两座彻底环绕行星一圈的轨道船坞建成,还有“第三天环”正在建设当中——这座才刚刚开工没多久,好似一把弧形长弓般的超级船坞和宇宙大城,给李耀留下最为深刻的印象,因为只有亲眼看到在这座环形船坞周围忙碌的星舰和工人,才能令他彻底相信,前面两座恢弘壮阔,即便在宇宙尺度下都绽放出自己光芒的天体,亦是出自这些看似蚂蚁甚至微尘的人类之手!

  运输舰距离第一天环越来越近,他们关闭了自身的动力,任由自己被第一天环的灵磁大阵锁定和捕捉,随波逐流般朝港口飘去。

  四周出现越来越多的星舰,甚至用肉眼都能看到彼此舰身上涂装的战徽和舷号,和这些超巨型运输舰、工程舰和联邦舰队的主力战舰比起来,他们的运输舰略显单薄,有时候,几艘巨舰如巍峨的大山般朝他们倾倒过来,有种要把他们碾压成薄薄一片的感觉,但又在灵磁力场的指挥和引导下,从他们头顶不慌不忙地掠了过去,就像是一头头慵懒的白鲸。

  “哎呀呀!”

  不少终此一生都居住在萤火虫号上,在星海中孤孤单单出生,成长和衰老的人们,被至少上千艘星舰簇拥在一起激发出的华丽光焰深深震撼,发出了不知所措的惊叹。

  在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中,他们掠过了联邦王牌“燎原舰队”的第二母港,同时也是“新四界”最大的星舰炼制基地。

  一艘艘庄严肃穆,凛然不可侵犯的星舰,装甲全都焕然一新,被打磨得比镜面更加光滑,看不到半丝被星辰碎屑刮擦的痕迹。

  他们在阳光以及四周上千艘星舰光焰的照耀之下,反射出了深沉的暗金色光芒,就像是蕴藏着无穷力量,连绵起伏的山脊。

  他们身后的轨道船坞下方,有无数根钢铁触手一路向下,向天环星的大气层里延伸,直到深深插入天环星的地底矿脉,将各种金属和晶石资源直接抽取到船坞之中。

  而四周也有无数星星点点的光芒正在朝天环飞来,就像是被人类所征服、所驾驭、所利用的流星——那都是人工开采出来小行星,原本是资源星球的一部分,在资源星球上进行开采和冶炼,不过后来发明了一种更加简便的利用方式,将资源星球的一部分直接炸裂开来,在上面安装动力单元,把他们直接推动到天环附近来,开采、冶炼、制造和组装统统集中在一起,极大提高了星舰的炼制效率。

  将晶眼的探测距离无限拉近的话,可以在模糊的画面上看清楚一些天环的细节,在这样的距离下,天环那种光滑、优美、浑然一体的感觉就彻底消失,它变成了一座丫丫叉叉的钢铁丛林,和正在大修中的萤火虫号一样,有无数超强合金打造的“枝桠”从表面竖起,枝桠的尽头又分出新的枝桠,如此不断“生长”,直到将除了航道之外的每一点空间统统占满,在最“细”的枝桠尽头,就接驳着一艘正在维修或者炼制的星舰。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枝桠”又有些像是脐带,“天环”这头行星级数的巨兽,一秒钟都不停歇地从天环星以及成百上千颗资源星球身上采集和吞噬着金属、矿物、晶石和所有一切,经过咀嚼和消化,化作新的养分,通过这些“脐带”源源不断输送到星舰身上,孕育出一头又一头即将在宇宙中掀起惊涛骇浪的钢铁巨兽。

  这样的画面,一点都不“自然”,但却非常“人类”。

  运输舰缓缓接驳到了天环延伸出来的一条“枝桠”上,这里是代表团的第一站,“天环战争纪念馆”。

  战争是一个文明全部潜能、善意和恶念最极致的爆发。

  通过战争,可以在最短时间内,了解一个文明的真面目。

  所以,来自星海中央的人们才将第一站选在了这里,由联邦政府、军方、修炼宗派和学术界人士组成的一个“交流委员会”,在这里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因为“星海共和国”和“星耀联邦”之间比较微妙甚至尴尬的关系,再加上联邦正处在紧锣密鼓的战备状态,双方都同意在这次交流和谈判当中,多探讨实际问题,先搁置“大义名分”上的争议。

  所以,这支代表团表面上的级别并不高,打出的是单纯“大选观察团”的旗号,相对应的,联邦方面派出的“交流委员会”也尽量淡化了政府和军方的色彩——至少一开始是如此。

  李耀并没有在交流委员会中找到什么熟人,正好也省去了他纠结该如何面对老熟人的难题。

  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对面新一代的联邦人,发现或许是彻底从行星文明过渡到星海文明的关系,新一代联邦人的体型更加纤细、高挑和轻盈,仿佛纵身一跃就能在星辰大海中恣意畅游。

  无论男女老少,他们全都精神饱满,双眸炯炯有神,举手投足、言谈话语之间,自信到近乎锋利的程度。

  从他们的服饰来看,除了统一制服的军官们不好分辨之外,民间人士基本上来自各个世界的都有——包括幽冥界的鬼修,还有不少人身上残留着一些妖族特征,诸如灵动的兔耳,猫儿般碧绿的双眸,诸如此类,旁人亦不以为意。

  看来,过去一百年,新联邦将融合政策执行地非常彻底。

  在他们的引导下,李耀畅游“天环战争纪念馆”,通过当时的实物、官兵们的战争日志甚至太虚幻境中的模拟游戏,身临其境地感受着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

  关于天环战争的不少细节,他早在萤火虫号上就已经仔细研究过,不过他非常喜欢新联邦人描述这场战争的方式——冷静,客观,略显节制,并没有过多描绘“天罡族”的丑陋和邪恶,只是如素描般忠实地记录一切,甚至在其中一个环节,还通过太虚幻境,构想出了好几种可以彻底避免战争的解决方案。

  只有真正的胜利者,才能如此冷静和克制,甚至足够自信到开始反思。

  看到战争纪念馆中的一幕幕,李耀终于相信,联邦已经彻底融合和同化了天环界,这个世界彻底变成了星耀联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直到纪念馆的出口处,他看到了一座雕像。

  雕像刻画的并不是胜利者欢欣鼓舞的场面,而是一名神色黯然,满脸落寞的年轻女子,牵着一个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的小姑娘,两人一起抬头,默默凝视前方。

  顺着他们的目光,对面是一卷缓缓滚动,永无止境的名单,出现在名单上的,都是死于“天环战争”中的人们。

  这样,雕像中的女子和小姑娘,就好像是在全神贯注搜索着他们亲人的名字一样,那种忐忑不安,错综复杂的心情显露无疑。

  名单被分成三列,以三种不同颜色,记录了在战争中死去的所有天罡族、地煞族和联邦人。

  这个细节让李耀站在雕像前面,默默回味了很久。

  陪同参观的解说员见他对雕像如此感兴趣,介绍道:“雕像上这名满脸哀伤的女子,就是被我们天环人当成‘解放者’的丁铃铛。”

  李耀:“哈?”

  解说员:“天环战争结束之后,我们这些被解放的地煞族想要为丁铃铛树立一座高大巍峨的雕像,但她执意不肯,最后好说歹说才勉强同意,不过却说雕像的造型要由她自己来决定,最后,她并没有选择那种横刀立马,威风八面的样子,而是选择了这么一座小小的,毫不起眼的雕像,尽量淡化她自己的模样,连名字都不让刻,就放在战争纪念馆的出口处,如果不说的话,很少有人能辨认出这竟然是‘联邦战神’的。”

  李耀怔怔看着雕像上那名眼底写满了柔软的女子,思绪仿佛又飘回到那一年,在大荒战院的时候,丁铃铛喝醉了酒,精神崩溃,像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那样,抱着自己嚎啕大哭的夜晚,他久久回味着……

  解说员:“旁边这个,就是她女儿。”

  李耀:“啊!”

  解说员:“是她在天环战争中收养的义女,小姑娘的父母都是她在地下矿道里发动起义时的战友,不幸先后都在战争中牺牲了。”

  李耀:“……还有没有,能一口气说完吗?”

  解说员:“已经说完了,您不舒服吗,林代表?”

  天环战争纪念馆的参观结束,接下来代表团中的高级军官们将要和联邦军总参谋部的军方高层商议组建联合作战大本营的细节。

  李耀对千军万马的大兵团作战一窍不通,没必要去浪费时间,倒是蒙赤心、韩拔陵、戚长胜以及凤凰帝朱宗佑,对战阵杀伐之道颇有兴趣。

  李耀通过崔灵风,为他们在高级军官团里安插了几个位置,也算是代表议长去关注联合作战大本营的建立吧。

  至于李耀自己,他有更加重要的领域,迫不及待想要去深入了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