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50章 第八界
  ♂,

  黑夜兰看了李耀一眼,咬着嘴唇道:“靠区区一款《文明》,就能实现你说的一切?”

  凌小乐道:“能不能实现不知道,但我们会一直朝这个方向努力,而且《文明》发展了整整一百年,也早就脱离了昔日最疯狂的构想,生长为一个横跨社会方方面面的虚拟平台,一个由晶脑、光路、数据、神念所组成的全新大千世界。

  “我们这些联邦人,在真实层面上,生活在七个不同的大千世界,彼此可能相隔几百甚至上千光年的距离,风土人情和生存环境完全不同,很难被称为同一个民族,同一种文明。

  “但是在虚拟世界中,即便生活在联邦疆域此岸和彼岸的人们,也可以毫无障碍地拥抱在一起,倾诉彼此的经历,分享大家的智慧,凝聚出共同的价值观。

  “所以,很多人都认为,《文明》才是联邦真正的疆域,这个虚拟平台,才是联邦最重要的第八界!”

  黑夜兰又看了李耀一眼,见他没有阻止,继续问道:“那么,《文明》世界究竟如何运作的呢,谁都可以参与其中吗?”

  “当然,《文明》世界被分成很多层次,从最底层开始,作为联邦人都可以,而且必须参与。”

  凌小乐笑眯眯道,“每个联邦人从小学开始,就要慢慢接触《文明》那会儿当然是真正的游戏了,不过我们会将大量语文、数学和其他学科的知识都融入到游戏当中,以寓教于乐的方式来授课。

  “您听说过‘应用题’吗,萤火虫号上的数学教育,也会采用‘应用题’来进行吗,如果是的话,您就可以将这时候的《文明》游戏,当成一道包罗万象,千变万化的应用题。

  “孩子们在虚拟世界当中,知道了联邦七大世界的风土人情,学会分辨各个资源星球上的基本矿物,懂得不同星球的重力和含氧量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能计算一艘星舰在‘最快’和‘最节约燃料’两种模式下,究竟要如何规划路径,才能从天环界跳跃到天元界。

  “随着他们慢慢成长,大脑逐渐发育成熟,加入《文明》中的内容也会越来越复杂,从各种宏大叙事到身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有。

  “孩子们既可以作为‘联邦议长’来管理整个庞大的国家;也可以成为‘燎原舰队统帅’,率领联邦最强大的舰队和敌人鏖战当然,叙事越宏大,操纵的颗粒度越粗,真实性就越弱;如果想要更加精细和专业,他们可以作为某个资源星球上的矿主、某艘小型运输舰的舰长、某颗待开发星球,诸如骸骨龙星上的移民小镇镇长,来管理自己的小小一方领土。

  “在这么精细的颗粒度之下,我们将从以往的数据库中,提取各种真实存在的矿场、小镇、运输舰数据给他们,包括他们将遇到的各种问题,都是真实发生过的,而解答这些问题的‘钥匙’,就蕴藏在他们平时学习的各学科知识里面。

  “从小学、初中一路到高中,联邦的孩子们接受的都是这样的教育,这样,当他们最终长大时,就已经被培育成了对社会、对世界都有一定认识,基本合格的联邦人,可以走进真正的《文明》世界了。”

  黑夜兰深深皱眉:“我还是有一个问题,如果仅仅作为一款游戏,注定是不够真实,无法起到指导意义的;如果要追求真实性和教育意义的话,它的趣味性和吸引力肯定不够即便是维持一艘最小型的运输舰正常运作,各种数据处理和突发情况也足以让一名成年修真者头昏脑涨,孩子们真的会喜欢玩这种东西吗?还是说联邦政府会采取某种强制手段,强迫孩子们去玩这样枯燥乏味的‘游戏’?”

  “怎么可能!”

  凌小乐瞪大了眼睛,“联邦崇尚自由,政府怎么可能用强迫的手段呢?更何况,完全不需要强迫啊,《文明》是联邦统一中考和高考的必考科目,在历年中高考的总分值里都要占到50%以上,满大街都是《文明》游戏的补习班,都是家长带着孩子去,哭着喊着要成为游戏高手呢!”

  李耀:“……”

  黑夜兰:“……”

  凌小乐继续道:“等到孩子们完成所有的基础课程,通过一系列的测试之后,就可以进入真正的《文明》世界,和游戏的最大不同是,他们将在这里遇到更多真实存在的同胞,而不仅仅是晶脑生成的‘虚拟人’,所有人都像是大洋彼岸的蝴蝶,每个人扇动翅膀的动作,都有可能在不久之后掀起一场风暴。

  “而各级政府也会经常在虚拟平台上发布大量公共决策的内容,邀请大家以‘决策者’和‘实施者’的身份进行游戏,大到解决帝国远征军入侵,生死存亡的问题;小到他们身边的某项并不起眼的公共事务。

  “举个例子吧,假设天环地方政府想要在这里兴建一条新的全封闭式真空晶轨,晶轨的线路究竟该怎么布局,站点的设置,包括有没有扰民问题,需不需要动迁,对周围房价的影响,乃至对未来几十年内人口的增减影响……按照传统方式,请若干觉醒了灵根的专家来计算和推演当然很好,但倘若这些专家在计算和推演时,能得到当地居民的第一手资料乃至‘心声’,岂不是更好吗?

  “这样,天环地方政府就可以在《文明》当中发布一个‘模拟轨道建设’的任务,邀请居住在附近,或者根据以往资料最擅长此类任务的高手来进行游戏。”

  “这样也可以?”

  黑夜兰冷冷道,“晶轨铺设和站点设置,都是最专业的问题,一般外行人怎么可能解决?”

  “我们不需要他们解决,只需要他们不断犯错误,在犯错误的过程中表达自己的心声。”

  凌小乐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普通游戏玩家当然比不上真正的专家,但他们至少可以犯下成千上万种错误,在帮助专家节约大量时间的同时,令专家知道生活在当地的人们,究竟需要什么,又顾虑什么,最终建造出一条令所有人都满意的轨道。

  “更重要的是,如果有居住在附近的人们,受到了这条轨道的影响,或者是要被动迁的,如果他们能事先就参与这条轨道的建设,理解其必要性,并看到轨道建成之后,会为当地切切实实带来的好处,那建设方和当地居民之间的沟通,也会更加顺畅一些!

  “这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方面,但整个联邦正是由千千万万这样微小的方面凝聚起来的,通过一个又一个任务的发布和参与,我们最大程度利用了普通人的智慧,倾听到大家的声音,最终的决策,才能令更多人满意啊!

  “不错,专家当然是最重要的,不过反过来想想,人类十万年文明,历朝历代的帝王将相,那些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们,哪一个不是自诩为真正的‘专家’呢,但在这些人的治理之下,一个个王朝、国家和文明,还是分崩离析,烟消云散了啊!

  “就说真人类帝国,他们的皇帝再怎么英明神武,修为再怎么高,管你是化神还是更高级数好了,难道他的智慧和计算力,比整整一千亿人的智慧和计算力加在一起,更高吗?”

  黑夜兰顿时被噎得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李耀轻轻笑了起来,道:“凌同学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仔细想了一下,倘若真要达到你所说的效果,就必须保证绝大部分联邦人都愿意在相对枯燥乏味的《文明》里,十分认真地消耗大量时间和精力,相当于比较高级的‘义务劳动’了。

  “我知道人都是自私的动物,你们用什么来保证,大家都会积极主动,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和精力呢?换言之,它应该有一套完善的激励机制吧?”

  “当然,我刚才说过,《文明》和每一个联邦人的日常生活都是息息相关的。”

  凌小乐道,“中高考就不必说了,游戏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而且游戏中还有‘胜率’,‘贡献点’和‘游戏时间’等等元素,都是和一个人终身绑定的,和他将来面试求职、生意往来乃至爱情婚姻都大有关系。”

  李耀微微一怔:“和结婚都有关系?”

  “是啊,您琢磨琢磨。”

  凌小乐笑道,“完成任务的‘胜率’和‘完成度’能代表一个人的智慧和决策能力,‘游戏时间’以及‘过往任务记录’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如果某人一直在进行那些枯燥乏味,但却和公众息息相关的任务,诸如我刚才说的‘模拟轨道建设’之类,即便完成度不高,至少说明他是一个热心公益的人,不是吗?

  “所以,大公司在浏览求职简历时,只要翻几段求职者附上的游戏视频,就知道此君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如何;而少女决定要和情郎结为伴侣时,千万别忘记去查询一下他的游戏记录,从他挑选任务的类型,往往就能看出他的心性、品行,是否只顾自己,不管身边的社区和同胞了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居住社区遇到的难题都不愿意去参与和解决的话,还能指望这是一个真正负责任,有担当的丈夫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