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71章 非法夺舍罪!

第1671章 非法夺舍罪!

  李耀知道龙扬君这番话既是说给众人听,告诉他们联邦不会无原则接纳他们,想要加盟联邦肯定要做出一些贡献和改变。

  但另一方面,也是说给自己听,是在提醒自己,古圣十二强者,包括整个古圣界,都不是可以任由自己揉圆搓扁、没有独立意志和思想的工具。

  双方真正想要融合到一起,依旧任重而道远啊。

  不过至少,现在古圣强者们在原则上并不反对加盟联邦,接下来只是细节和技术上的问题,总算比最初前进了一大步。

  这个问题,不是一时半刻能够说清楚,众人商议一阵就按下不表,其余几名强者继续发言,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

  古圣中原修真界的“盟主”,铁圣齐中道,是一个刚正不阿,最喜欢讲规矩的人。

  所以他今天特别去考察了星耀联邦的“规矩”,也就是联邦法律,特别是《修真基本法》是如何践行。

  李耀通过崔灵风,帮齐中道安排了一场震惊天环界的大案,庭审旁听资格,并且让他接触到了这一案件的前后全部卷宗。

  齐中道果然大有收获,感慨万千:

  “今日,齐某去旁听了一场震惊全联邦的大审,原告是一户普普通通的寻常百姓家庭,被告却是一名结丹期巅峰境界的高阶修士,是天环界当地德高望重,财雄势大的‘追龙派’掌门,而罪名则是‘非法夺舍罪’!”

  齐中道捻着五柳长须,若有所思道,“此案一开始的案情,貌似并不复杂——这户寻常百姓‘张某’家里有一儿一女,只可惜小儿子十六年前出生时,还是天环界的战后大建设时代,各方面条件都颇为简陋,没有足够的医疗条件,他们自己也不够重视,没筛查出来,这个小儿子乃是一个……按联邦用语来说,‘先天愚型’,浑浑噩噩的傻子!

  “此子的痴傻病十分严重,闷吃傻睡地长到了十六岁,智力依旧不超过三五岁的孩童。

  “即便如此,父母对他都颇为爱护,并未将他遗弃,依旧是好好抚养,甚至隔三差五就带他去街市上散步解闷,开阔眼界。

  “岂料这一次,在街市上散步时,却遇到了一起交通事故,两辆飞梭车相撞之后,其中一辆飞梭车竟然又刮擦到了这个傻子,将他撞飞出去,身受重伤,生命垂危。

  “这傻子在救护车上时就陷入弥留之际,据说心跳和脑波都停止了很久,这是医生、护士以及他父母都亲眼所见的。

  “但十分钟后,就在他被送入医院的瞬间,竟然又奇迹般苏醒过来!

  “傻子的父母还没高兴多久,就发现傻子的言谈举止,眼神乃至气息,都和过去有了极大不同,完全是判若两人。

  “而‘傻子’亦没有隐瞒,老老实实告诉他们和赶来的医生、秘警,他并不是傻子本人,而是追龙派的掌门,乃是夺舍了这具,理论上来说已经死去的‘尸体’,夺舍重生的!

  “原来,这位追龙派掌门,结丹期巅峰境界的高阶修士,是在用一门极其凶险的秘法,冲击元婴境界,却不幸失败,还遭到了秘法反噬,走火入魔,当场陨落!

  “据他自己所言,他身陨道消,但一缕神魂不灭,飘飘荡荡,忽忽悠悠,浑浑噩噩,不知怎么就飘荡到了大街上,无意间正好遇到这辆载着傻子的救护车。

  “傻子乃是‘先天愚型’,先天就三魂七魄不全,乃是外来神魂最好的‘容器’。

  “而这傻子又遭遇严重车祸,呼吸心跳停止、脑电波亦彻底消失,连残缺不全的魂魄都烟消云散,根据联邦最权威医学专家的证词,当时的情况,救活的几率极其渺茫,真的救活了也是植物人。

  “而用我们修行中人的话来说,这傻子的肉身,已经变成了空空如也的‘皮囊’,乃是无主之物。

  “这位追龙派掌门的残魂,见这肉身‘空空如也’,在求生本能的趋势下,便钻了进去,成为这具身体的新主人,夺舍重生了!

  “他这一夺舍重生倒不要紧,人家傻子的亲生父母必然不干了,秘剑局专门负责修真者犯罪的秘剑使当场就将顶着傻子身体的追龙派掌门拿下,送到官府,被人家父母告了个‘非法夺舍罪’!

  “诸位道友,依你们之见,这罪名是否成立,追龙派掌门究竟是对是错么?”

  这个案子,涉及到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案情又颇为曲折纠结,这些日子在天环界,乃至整个联邦的民间都掀起热议,这些来自古圣界的“古修士”们,也深深被案情吸引,七嘴八舌,众说纷纭起来。

  韩拔陵怪笑两声,道:“非法夺舍罪?有点儿意思,莫非说在星耀联邦,夺舍都是罪过了?亦或者说,还有什么‘合法夺舍’的说法?”

  “有的。”

  齐中道点了点头,认真道,“齐某仔细了解过,联邦的确有‘合法夺舍’一说,那是一些‘遗体捐献者’在签署了自愿授权书,约定等自己死后,就将遗体捐献给国家,或者是供医学院的学生们练手,或者是进行移植手术,或者是让各种身陨道消的强者来夺舍重生。

  “星耀联邦的强者,如果害怕一死百了,想要搏一搏的话,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是准备几具做工精致,实力强大的‘灵械义体’,好似蒙前辈、巫前辈一样,死后化作鬼修。

  “要么,就是提前登记,排队或者摇号,去申请一具‘大体’。

  “不过,夺舍这种遗体的成功率,比化作鬼修还要低好几倍,一旦失败,极有可能残魂受创,连化作鬼修的机会都没有了。

  “再一个,遗体都是很宝贵的资源,绝大多数都要用来进行器官移植,以及供医学院教学使用,只有遗体捐献者在活着时主动提出、特别要求、再三确认,才会进入‘夺舍重生’的环节。

  “僧多粥少,一尸难求,久而久之,也不太有强者会采用‘合法夺舍’的方式来赌运气,绝大部分人还是想办法凝练神魂,增加转化鬼修的几率,争取以鬼修形态多活一两百年,更加妥当!”

  “竟有此事!”

  白莲老母万明珠虽然是鬼修,但精通操纵傀儡,炼制尸王的法门,夺舍什么对她来说根本不叫事儿,“想要夺舍重生,都要排队摇号?这,这是什么王法……难道就没有,没有黑市买卖之类,不能花钱买吗?”

  齐中道摇了摇头道:“不能,此事关系到人伦道德,乃是联邦的根基和国本,绝对不能动摇,所以,权钱交易的路子被牢牢封死,无论捐献者还是被捐献者事先都绝不可能知道彼此是谁,又严厉打击‘重生黑市’的存在,至于‘非法夺舍罪’,更是联邦法律中最严重的罪名之一,一旦定罪,十之八九都要处以极刑的!”

  “阿弥陀佛。”

  苦蝉大师叹息一声道,“星耀联邦的法律如此制订,相当保障弱者的权益,倒也算是用心良苦,不过就此案来说,又另当别论——这位‘张姓施主’是遭遇车祸意外身亡,在救护车上时就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空留下一具皮囊而已。

  “而那位追龙派掌门又是走火入魔,不幸陨落,化作浑浑噩噩的残魂状态,谁都不知道他还剩下几分灵智,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钻到一具空空如也的皮囊里去暂且存身,似乎也是,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和尚说的没错。”

  叫花子巴小玉道,“法理不外乎人情,此事乃是双重意外,大家机缘巧合才撞到一起,反正现在人又活了过来,总不能再将这么个大掌门给弄死吧?把追龙派掌门弄死了,原先的傻子也活不过来啦,这又何苦来哉呢!”

  “我以为,重点就是,在救护车上时,傻子是不是真的确定已经死了?”

  戚长胜不以为然道,“要是人真的死了,他妈的,死人哪有活人重要?死了就是一块臭肉,是拿来吃也好,还是用来夺舍重生也好,不过废物利用,又有什么打紧!”

  这名元婴老怪在昔日的“混天军”时代,为了生存,颇干了一些无法无天的事情,对于利用死尸,可是没半点儿心理障碍的。

  “要老戚说,这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戚长胜笑着说,“傻子出了交通意外,这是谁都不想的事情,不过他都已经死了,无论是否被人夺舍,都是这个结果。

  “但现在呢,傻子的尸体,救活了一名结丹期巅峰修士,联邦七大世界,统共就一千来个元婴,这结丹巅峰都算是联邦排名一两千的高手,平均到每一个世界,算是‘天环界五百强’之内了吧?

  “一名五百强高手,被傻子的尸体救活,能继续为此界和整个联邦做贡献,不好吗?

  “还有,他虽然和傻子的父母,那对张姓夫妇素无瓜葛,但终究是占用了人家儿子的身体,少不了要给人家大把好处,把人家妥善安置,甚至给人家养老送终——这不过分吧?

  “张姓夫妇死了个傻儿子,但经济上得到了十辈子都赚不到的补偿,而他们的儿子也算是,呃,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活在世上。

  “心里不痛快那是肯定的,但没必要死缠烂打,非让儿子的身体再死一次。

  “关键是能不能想通,脑子转过这个弯来,想通了,这对他们,对他们儿子,对追龙派掌门,对整个联邦……四方都有好处,其实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