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76章 小月月,意欲何为?

第1676章 小月月,意欲何为?

  李耀屏住呼吸,逐字逐句看完了“月落”的原文。

  字里行间那种咬牙切齿、痛心疾首的味道跃然纸上。

  “月落”这个署名非常明显了,金心月的名字里带个“月”字,黯月基金会的名字里也有个“月”字,“月落”,岂非就是要不惜一切,扳倒金心月么?

  没想到昨晚才刚刚和龙扬君聊过“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事情,这么快双方就要图穷匕见,快到他都有些措手不及。

  却不知,这一招,究竟是由谁发出的呢?

  李耀想了想,进了套间旁边专门为他准备的通讯室。

  通讯室里有一台大功率的超级晶脑,经过一条私密光路,可以直接联系萤火虫号的议长办公室。

  他是崔灵风的特使,自然拥有随时向崔灵风汇报工作的权力。

  光幕开启时,可以看到萤火虫号的议长办公室,都是一片人仰马翻,手忙脚乱。

  崔灵风面沉似水,眉头紧锁,陷入深思。

  “议长是否看过了月落的爆料?”

  李耀也不管是否有人监听这条线路了,监听都无所谓,现在最重要就是解释清楚,免得造成更深层次的误会,“我们干的?”

  “当然不是,我们怎么会干这么蠢的事?”

  崔灵风断然否决,“就算我们真的怀疑是金心月在背后操纵一切,但一来我们没有确凿证据,不可能贸然怀疑一名友邦的高层,引发不可预测的动荡;二来,这也是一块非常有价值的筹码,一旦金心月真的当上了联邦议长,这块筹码就可以私底下抛给她,和她交换更加实际的利益!

  “游戏规则就是这样,我知道你知道,你也知道我知道你知道,但我假装不知道你知道,你也假装不知道我在假装不知道你知道,这就是政治!星耀联邦想方设法在萤火虫号内部搞渗透,我们还不是一样,也派出了大量情报人员,千方百计渗透到联邦内部?友邦归友邦,融合归融合,渗透归渗透嘛!我们这边都是专业人士,绝对、绝对不会干这么离谱的事情,把应该在台面下进行的游戏,捅到公众面前!

  “更何况,你也看到这份爆料的详尽程度了,牵扯到很多‘黯月基金会’内部的细节,这些东西是我们绝对无法掌握的!

  “所以,绝对不是我们干的,‘月落’另有其人!”

  李耀点头:“明白了,那我们代表团现在是什么立场?”

  “四个字,无可奉告。”

  崔灵风说,“直到此刻,这份爆料依旧是捕风捉影,并没有半点实质性的证据,至少面对联邦公众,我们没必要表露任何态度,免得火上浇油。

  “我和代表团的夏团长已经商量过,让他和联邦方面进行紧急磋商,尽量化解双方的误会和疑虑,不要让这件事影响了彼此的合作。

  “另外,迟些时候我会直接和星耀联邦的周议长通话,你们的节奏估计要加快了,我隐隐觉得,这个爆料不会是孤立事件,如果真有什么阴谋的话,一定很快就会爆发!

  “金心月身处这个阴谋的核心,她此刻正在联邦首都,天元界,天都市!

  “你们要尽快赶到天都市去,我会安排你们和联邦的周议长会面,切记,无论我们过去存在多少分歧,现在都要以团结第一,合作第一!大家都是修真者,是兄弟,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林队长,你明白这个意思吧?”

  李耀知道这番话未必是说给他听的,还是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明白!”

  “如果联邦方面,对于查找这个……‘月落’有什么需求的话。”

  崔灵风道,“我命令你向联邦提供一切帮助,尽量配合联邦方面的工作!”

  李耀:“是!”

  结束和崔灵风的通话,窗外的喧闹声越来越响亮,宾馆内侧的走廊上也响起了嘈杂的走动声。

  李耀并没有受这些声音的干扰,知道此事不是星海共和国流亡政府捅出来的,他大大松了一口气,“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崔灵风能这么想,实在太好了。

  他又回过头去,仔仔细细浏览着各大网站和论坛上,对此事的反应。

  这么大的新闻,网上自然早就炸开了锅,不过或许是因为内容太过劲爆,反而令人有种不知该怎么评价的感觉,绝大部分中立网友都在静观后续,等待联邦政府拿出一个明确的结论,而一小部分丁铃铛的死忠支持者,则和金心月的死忠支持者对骂。

  前者骂金心月是吕醉第二,联邦叛徒,包藏祸心的美女蛇,为了当议长竟然搞出这种事,非但没资格当议长,简直应该送进监狱才对。

  后者则骂前者是栽赃陷害,是为了让丁铃铛登上议长宝座,才不顾大敌当前,编造出这样的丑闻,往金心月身上泼脏水,大有撕裂联邦的嫌疑。

  李耀捏着鼻子翻了半天,又看了一遍“月落”的爆料,发现他遣词造句颇不讲究,诸如“联邦罪人”之类的话,实在太过极端,看上去学历不高的样子。

  可是一旦涉及到具体细节,又相当严谨,没有深厚的一线工作经验,是绝对写不出来的。

  莫非真像是他自己所说,他是一名黯月基金会的成员,是天良未泯,出于义愤才冒死爆料的?

  李耀又不是小学生,才不相信这种鬼话!

  所以,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月落”究竟是谁?还有,继承了自己全部演技精华,甚至包括……自己黑暗一面传承的好徒弟金心月,究竟在哪儿,在打什么算盘呢?

  李耀揉了揉鼻子,忽然咧开嘴,无声无息地笑了起来。

  自己和金屠异,两大演技派高手才调教出这么一个金心月,又经过百年淬炼,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一份小小的爆料给扳倒的吧?

  “小月月,你究竟在玩什么把戏,为师实在迫不及待想要好好欣赏啊!”

  ……

  天元界,天都市。

  七月二十日广场。

  今天是“天环战争死难者纪念日”,作为新联邦成立以来第一次大规模远征,亦算是新联邦军真正打磨成形的崛起之战,联邦政府和社会各界人士,向来非常注重这一天。

  每年的七月二十日,在首都和各大世界都会举行规模盛大的游行和纪念仪式,联邦各方大佬都会聚集在天都市的“天环战争英雄纪念碑”前,向牺牲的勇士敬献花圈。

  ——就连原本正在满世界跑,到各地演讲和拉票的两名议长候选人都不例外,丁铃铛和金心月不约而同回到了首都,出现在纪念碑前。

  今年的纪念仪式,气氛却格外压抑和诡谲。

  金心月身上就像是装满了功率强大的磁性单元,把所有人的目光都从纪念碑上硬生生拽走,一个劲儿投射到了她身上。

  自然是因为那份石破天惊的爆料。

  不过,金心月却表现得从容不迫,镇定自若,面对支持者时的微笑和面对纪念碑时的沉痛,一样完美无缺。

  她就像是置身于超强风暴的风眼之中,外界的一切质疑、猜忌和攻击,都造成不了半点干扰。

  只要看到她此刻的表情,哪怕再怎么相信那份“月落密件”的人们,恐怕都要再认真想想,网上的爆料是否真是捕风捉影、栽赃陷害、毫无凭据的泼脏水。

  “谣言止于智者。”

  在纪念仪式后的记者会上,当一名记者忽然脱离了纪念的主题,向金心月抛出了无比尖锐的问题时,金心月的精致妆容和完美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用平淡如水的六个字做出回应。

  这份“完美”,直到当天的晚宴结束之后,到了各方大佬私下会面时,才被稍稍撕裂了一些。

  这是一间隶属于新联邦五百强大宗派中,排名前十的某个超级豪门,极其隐秘的私家会所。

  而坐在金心月面前,三名灵焰暗流,气场强大,怒意隐含,满脸兴师问罪模样的白发老者,则是整个联邦七大世界中,排名前十的大宗派掌门。

  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联邦大佬”,他们的宗派,两个来自天元界,一个来自飞星界,都是拥有至少五百年历史,根深蒂固,老牌霸主,豪门中的豪门。

  随着新联邦成立一百年来,黄金发展期的狂飙突进,他们各自宗派也水涨船高,日益膨胀,成为横跨七大世界,几乎无法扳倒的“巨无霸”!

  特别是早在一百年前,金心月为了妖族的生存,为了让血妖界早日摆脱“战败世界”的阴影,成为和其余六大世界平起平坐的正常世界,让所有妖族都能挣脱枷锁,早日成为100%的联邦人,那时候她就找到了这些大佬们的宗派,双方展开合作,或者说心甘情愿被这些大佬们“压榨”和“利用”!

  借助金心月掌控的近乎无穷无尽的人力资源,这几位大佬的宗派在激烈竞争中更胜一筹,一百年来在联邦五百强的排名中节节升高,直到今天,几乎把其余所有的老牌宗派都压了下去。

  即便另一支在最近百年崛起的新晋势力“李耀集团”,背后亦有他们的影子。

  至少,李耀集团的大将金心月,可以说就是由他们一手捧上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