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77章 李耀的美女蛇

第1677章 李耀的美女蛇

  他们是金心月竞选议长的大金主,过去几十年间每一任联邦议长的上台都少不了他们的支持,所以金心月可以对记者的诘问付之一笑,却不能对他们的怒火熟视无睹。

  “怎么会搞成这样?”

  三位大佬中,坐在左侧,手握龙头拐棍的赵姓掌门一边用拐棍敲击着黑色大理石的地面,一边沉声道,“这件事究竟是不是你做的?如此大事,我们事先怎么一点儿都不知情,现在捅出这么大的娄子,又该怎么收场!”

  “金心月,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坐在右边,体重起码有三四百斤,远远望去就似一座大肉山,白发中夹杂着几缕红色,一看就性烈如火的庞姓掌门,不等赵掌门说完,就横眉怒目,“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这些核心世界的大宗派,全都把宝押在你身上,一直都不遗余力地支持你!现在你闹出这么大的丑闻,金融市场上一片大乱,知不知道就这一个交易日,我们各大宗派加起来损失了多少?今天市场上蒸发掉的钱,足够炼制好几艘主力战舰了!”

  “金心月,一直以来,我们都绝对信任你,给予你所需要的一切支持,从不过问你具体的做事手法。”

  正中间鹤发童颜,身形矮小,宛若孩童,却面容阴鸷的童姓掌门,将黑梨花木座椅的扶手握得“吱吱”作响,眯起眼睛,一字一顿道,“因为我们都把你当成一个聪明人,真正的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又不该做,不该做的事情,即便眼面前的好处再多,都绝不能伸手,一伸手,必被捉!

  “你很清楚这次大选的分量,这不是你和丁铃铛两个人之间的竞争,而是三大核心世界和四大新世界之间的竞争!战争很快就会降临,谁能以‘战时议长’的身份,带领联邦取得这场辉煌的胜利,打赢真正意义上的‘立国之战’,谁就能成为联邦真正的主宰!

  “倘若是咱们赢得大选,并打赢了战争,则三大核心世界在星耀联邦的地位就不可动摇,即便以后有更多新世界加盟联邦,都要服从我们核心世界拟定的秩序,遵循我们这些从‘旧联邦时代’就一路传承下来的古老宗派,制订的游戏规则!

  “这既是我们的利益所在,亦是你金心月的利益所在!

  “但丁铃铛不同,那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女人,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游戏的玩家,她根本不知道遵守旧秩序的重要性,却是想将旧联邦时代传承下来的各大势力和所有规则统统粉碎,以她的新世界,新规则取而代之!

  “一旦丁铃铛赢得大选,登上最高议长宝座,并战胜了黑风舰队,那么她的威望就将如日中天,而新世界的力量也会大大增强,我们核心世界就永无出头之日,我们这些旧日宗派,也只有慢慢衰落,大权旁落了!

  “兹事体大,你究竟明不明白,别忘了,你们血妖界也是核心世界之一!”

  三名吹胡子瞪眼的大佬对面,金心月在一方素雅的蒲团上端端正正坐着,正在一丝不苟地泡茶。

  今天是天环战争纪念日,金心月穿得格外素净,非但黑色的套装不带半点花纹和装饰,就连平素都会佩戴在胸口的九星升龙战徽,都换成了一枚黑白两色的,甚至在脸上还蒙了一块薄薄的黑纱,直到此刻,依旧没有取下来。

  这身打扮,令她看起来就像是被一层永远都化不开的黑雾笼罩,叫人根本看不清楚她的真实面貌。

  更不要说透过她的模样,看穿她心底在想些什么了。

  面对三名大佬尖锐的质疑和告诫,金心月的动作纹丝不乱,净手、烫杯、入宫、洗茶、冲泡、封印、分茶……每一道环节都完美无缺,即便是最高明的茶道专家都挑不出半点毛病。

  金心月将三盏异香扑鼻的“紫龙春”,恭恭敬敬送到三名大佬面前,再次回到蒲团上跪坐下来,这才不慌不忙道:“正因为知道这次选举的重要意义,我才出此下策……”

  “出此下策!”

  三名大佬愈发恼怒,“知不知道你的‘下策’,给我们带来多少麻烦?”

  金心月微微一笑,给自己也斟了一小杯金灿灿的茶水,送入黑纱,放在唇边,却不饮,只是嗅着回味无穷的湿意:“三位掌门,稍安勿躁,现在不过是一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你们又何必自乱阵脚?如果这种网络爆料都可以当真的话,我分分钟都可以给议会里所有人都爆上百八十份大料,明天议会就空无一人了。

  “总之,三位掌门尽管放心,区区小事,我会处理干净的,绝不会出半点岔子。”

  “你已经出岔子了!”

  性烈如火的庞掌门怒气冲冲道,“真按这份爆料所言,你应该干净利落地解决萤火虫号上的所有问题,结果却是人家自己解决了,还一下子就怀疑到你头上!姑且不论这件事的对错,但这难道就是你办事的能力?”

  “你在玩火。”

  童掌门满脸阴沉地说,“放火容易,灭火就难了,事到如今,你最好是能妥善将这件事解决掉,绝对不能留下半点手脚,特别是这个‘月落’,一定要找出来!

  “记住,我们绝不希望再看到你这样自行其是、擅自主张!无论如何,我们核心世界一定要赢得这次大选,否则的——”

  童掌门刚刚说了一半,忽然双目圆睁,嘴巴微启,下半句话完全说不出来。

  而旁边的赵掌门和庞掌门,亦是刚刚将茶杯举到一半,浑身上下就彻底僵硬,一动都动不了!

  因为就在这一刻,从金心月身上忽然释放出了无边无际的杀气,就像是一万条黑色的毒蛇,从她的黑纱面罩和黑色套装中钻了出来,扭曲着、蠕动着、缠绕着,化作一条条湿漉漉的黑色锁链,将他们统统锁住!

  三名掌门的瞳孔瞬间就收缩到极限。

  他们都是纯粹的管理型修真者,而且都有两三百岁年纪,为了宗派事务日夜操劳,精力消耗极大,神魂强度早就一天比一天衰弱。

  而金心月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是血妖界万妖殿精心调制出来的“圣女”,是最精密的杀戮机器!

  发誓效忠联邦,投身秘剑局之后,她又为了新联邦的开疆扩土,率领“黯月小队”南征北战,无数次在最诡谲莫测的黑暗战线中摸爬滚打,浴血厮杀,修为是在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暗战中磨砺出来的。

  只不过,最近几十年,特别是担任联邦发展部的部长之后,她开始潜伏爪牙,慢慢转型或者说“洗白”自己,一直都以温柔文雅、纯洁无暇的姿态出现在公众面前,几十年都没怎么动过手了。

  久而久之,连这些联手将金心月捧上台的大佬们,都浑然忘却了眼前这名隐匿在黑色迷雾中的“柔弱女子”,究竟是多么可怕的狠人,却将她当成可以随意揉圆搓扁的傀儡了!

  三名管理型的老元婴,被金心月这个新近崛起、如日中天的管理和战斗双料元婴死死压制,连眼皮都无法眨动。

  只有他们手里端着的茶杯,还在不徐不疾地冒着热气。

  金心月再次站了起来,端起茶壶,慢条斯理地走到了三名大佬面前,面带和煦的微笑,往他们僵硬在手中的茶杯里倒茶——被她的灵能激荡,滚烫如岩浆的茶。

  “再说一遍,三位掌门千万听仔细了——这只是小事一桩,我会处理妥当的。”

  金心月松手,茶壶轻轻悬浮在了半空中,缓缓旋转着。

  她伸手拨开了自己脸上的黑纱,露出了淡定自若、笑容完美的面孔,就像是一条美女蛇从黑雾中探出了脑袋,对着三名大佬“嘶嘶”吐着信子。

  “还有,我很好奇,即便我真的处理不好,你们又有什么‘否则’呢?否则如何,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把我换掉,和我彻底切割,另外换一个人上来和丁铃铛竞争?啧啧啧啧,我怎么不知道,你们的夹袋里还有这么英雄了得的人物?

  “过去百年,我从未让你们失望过,无论是八十年前的‘雄远’案,五十二年前的‘大安星矿业开采权’那档子事,还有《全面平等权利法案》前后那些明争暗斗,哪次不是我们大获全胜,满载而归?

  “过去百年,诸位的宗派之所以能在联邦五百强中节节升高,直至杀入前十强、前五强,把那么多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都斗垮了,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咱们能信任彼此,精诚合作吗?

  “呵呵,咱们早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我真的因为这桩丑闻而垮台,对诸位又有什么好处呢?他们能从萤火虫号的叛乱,顺藤摸瓜找到我,难道就不能从我身上,顺藤摸瓜找到你们,顺便把过去百年咱们做的所有交易,统统都爆出来吗?

  “诸位掌门,诸位叔父,你们说,是吧?”

  金心月浅浅呷了一口茶水,发出心满意足的感叹,随意比划了一道灵符,放松了对三人的压力。

  三名大佬同时打了个哆嗦,瞬间汗流浃背。

  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丁铃铛,又面面相觑一阵,面容一阵痛苦地扭曲。

  “我们,我们真不该相信你,从最开始就不应该相信你,是你自己主动找上门来,是你……”

  庞掌门满脸肥肉直哆嗦,“我就知道你绝非善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其心必异!”

  “庞掌门,你这话说的,可有点儿种族歧视的嫌疑啊!”

  金心月缓缓走到了三名大佬的背后,笑着道。

  三名大佬虽然都恢复了活动能力,但不知为何,竟然连一动都不敢动,甚至连头都不敢回。

  “哼,早在一百年前,我就对师父发过誓,终有一日,我一定会成为星耀联邦的议长,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

  金心月的笑容渐渐收敛,换上了一副冰冷无情的面孔,表情森然,一字一顿道,“所以,你们尽管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输给丁铃铛的,绝对不会!

  “你们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做一件事——毫无保留地相信我,不遗余力地支持我,将你们全部的资源和力量,都投放到我身上,我们一起,并肩携手,打赢这一仗!”

  “啪!”

  随着最后一个字吐出,金心月在大肉山庞掌门的肩膀上重重一拍,拍得庞掌门和其余两位,又是一个哆嗦。

  “我们一定会赢的,庞叔父,您说是吧?”

  金心月俯身,从后面贴到了庞掌门耳边,轻声问道。

  “……是,是。”

  庞掌门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

  金心月冰封的面孔瞬间解冻,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好了,我还要回部里开会,三位掌门继续品茶论道吧,放轻松,这是树海界紫雾星上都非常罕见的‘紫龙春’,万里迢迢运到这里,不心平气和,细细品味其中的甘苦七味,可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