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78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第1678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金心月在一连串轻轻的笑声中,离开了密室。

  只留下三名从旧联邦时代,就在天元和飞星两界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豪门大佬,无声地对视,感受着彼此从骨髓深处散发出来,一丝丝的寒意。

  ……

  一辆黑色的加长镜面防弹飞梭车无声无息从私家会所上方浮起,像是一抹幽灵似地朝发展部大厦掠去。

  不过,金心月却不在这辆飞梭车上。

  五分钟后,才有另一辆乍一看平平无奇、普普通通的飞梭车,从距离私家会所不远的一处小型停车场飞出,朝着天都市东北角的工业区飞去。

  经过半个小时七弯八绕的飞行之后,缓缓降落在一处空旷无人,锈迹斑斑,即将改建的废弃仓库里。

  金心月从车上下来时,感觉寒意袭人,披上了一件厚实的黑色角驼兽毛皮大衣。

  “咔哒,咔哒,咔哒。”

  她穿越空无一人的仓库,高跟皮靴在地面上敲击,发出清脆而空寂的响声。

  快要走到仓库尽头时,金心月停了下来,将黑纱从脸上彻底揭下,露出了苍白而精致的笑容。

  在她对面,仓库深处,一身暗红色修炼服的丁铃铛,笔直走来,停在她前方三米的地方。

  ——对两名元婴老怪来说,这绝不是一个友好的距离。

  丁铃铛和金心月,或许是星耀联邦最危险的两个女人,相隔三米,静静对峙。

  “哗啦!哗啦!哗啦!”

  偌大的仓库都承受不住两人灵焰的狂飙,四周残破的玻璃窗统统疯狂震动起来,发出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

  “师娘,真没想到你会约我在这种地方见面。”

  金心月浅浅地笑了起来,“你我如今都是公众人物,又算是……竞争对手吧,这样的见面要是让新闻界知道了,何止特大新闻,简直是超级风暴。

  “不过也是,回想一下,自从师父离开之后,我们有多少年没这样,两个人面对面,开诚布公过了呢,哦,似乎从来就没有过?”

  “少废话。”

  丁铃铛干脆利落,开门见山,“萤火虫号的修仙者叛乱,是不是你做的?吕轻尘是不是你的人?帝临会是不是你在暗中扶持的?”

  金心月似乎早就料到丁铃铛会问这样的问题,摊了摊手道:“师娘,这种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您也相信?”

  “正因为我不相信,所以我才找你!”

  丁铃铛又上前一步,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成两米,“金心月,看着我的眼睛,正面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如果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不是你,我会选择相信!”

  金心月看着丁铃铛的眼睛,但后者眼底蕴藏的无穷光芒很快令她转过头去,继续微笑道:“师娘,等你真的当上了星耀联邦的最高议长,我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切都可以向你解密;但是现在,很多东西都事关国家最高机密,我不能说,你也没没资格听!”

  丁铃铛冷哼一声:“所以,那份‘月落’的爆料,都是真的?”

  金心月道:“身为联邦发展部的部长和黯月基金会的会长,我一个字都不能告诉你,不过,你是我的师娘,如果是我们师徒二人,私下闲聊的话,那我倒是很想知道了——假设在一个并不存在的国家,姑且也叫星耀联邦,假设有那么一个情报机构的首领,算她也叫金心月好了,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情,又如何,有什么问题吗?

  “事情明摆着,帝国远征军即将兵临城下,甚至分分钟都有可能出现在我们头顶,而流亡政府那帮老顽固还在那儿别别扭扭,试图讨价还价,我们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和流亡政府扯皮呢?

  “通过一场事先知晓的修仙者叛乱,一方面能让流亡政府的高层意识到修仙者的威胁;另一方面也能帮助他们拔除内部的‘脓包’,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我这么说,并没有承认这件事是我做的意思,不过‘假设’这件事真是金心月做的,又有什么大逆不道吗?

  “至少这件事的结果不错啊,潜伏在萤火虫号里的修仙者基本都被一网打尽,而流亡政府那个老议长也被吓破了胆,马上就积极要求和我们全面合作——告诉我,师娘,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你这么怒气冲冲?还是你觉得这件事做得实在太漂亮了,你担心会大大增加我的功劳,令我取得最后的胜利?”

  “放屁!”

  丁铃铛眯起眼睛,“不要以为全世界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把这个什么‘最高议长’的位置比什么都重要!告诉你,直到此刻,我都没有哪怕一秒钟,真的在乎当不当这个‘最高议长’过!

  “如果你承认这件事真是你做的,是你挑唆萤火虫号的修仙者叛乱然后再去扑灭——这和消防员先自己放火,然后再去灭火,借此邀功请赏,又有什么区别?你,你已经彻底走上邪路,走上百年前吕醉那条路了!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和吕醉根本没区别!”

  “这您就错了,师娘。”

  面对丁铃铛的疾风骤雨,金心月依旧波澜不兴,淡淡道,“第一,吕醉当年是亲自策划并实施了刺杀联邦议长,乃至杀死无数联邦民众的大案,他的双手本来就沾满了同胞的鲜血。

  “但是我的话,假设,记住是假设,假设我真的要有所作为,也绝不会像吕醉这么傻,去主动策划和实施一切的。

  “我最多是‘恰好’听说萤火虫号上将要发生一场叛乱,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并没有及时通报,顺便小小引导了一下而已。

  “在情报工作中,这也是很可以理解的吧?第一,我要保护自己情报人员的安全;第二,以我们当时和流亡政府的尴尬关系,怎么说?难道要我跑过去直接找崔灵风说,崔议长,您视若己出的亲信和船上的三把手要联合起来,发动叛乱么?

  “情报工作就是这样,如果每次发现小喽啰有什么小动作就立刻抓捕的话,永远都不要想抓住真正的大鱼!

  “黯月基金会是如此,秘剑局同样是如此,甚至连普通警察办案都是如此,师娘又何必唯独对我如此苛刻呢?”

  “不用避重就轻,你很清楚我的意思!”

  丁铃铛强忍怒意,冷冷道,“幸好修仙者叛乱被对方及时压制,否则的话,萤火虫号上会有多少无辜的普通人会死,会因为你的‘放长线钓大鱼’而死,你想过没有?”

  金心月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就像是缓缓降下了防御护盾,进入作战状态的星舰:“那师娘又有没有想过,如果不能快刀斩乱麻地解决萤火虫号的问题,不在开战之前就把这颗‘毒瘤’彻底拔掉,等到黑风舰队真的大兵压境时,流亡政府会给我们添多少麻烦,而这些麻烦又会导致多少无辜普通人的惨死?

  “至少,现在如果要死,死的是流亡政府的普通人。

  “而如果我心慈手软,妇人之仁的话,死的就极有可能是我们星耀联邦自己的普通人,是我们的同胞,是数量比流亡政府治下,更多百倍的同胞!

  “这,就是我和吕醉最大的区别,吕醉号称是联邦的守护者,但他害死的都是自己的同胞;而我的刀剑和爪牙,只会用来对付外人,只会用来捍卫联邦!如果死掉一些外人,可以拯救更多联邦同胞的生命,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金心月忽然提高的声音和气势,令丁铃铛都为之一怔。

  人形女暴龙深吸一口气,认真凝视着妖族圣女,喃喃道:“你真的在权力的漩涡里越陷越深了,金心月!虽然我早就知道你野心勃勃,心狠手辣,但我一直以为,李耀既然收你为徒,肯定是看出你心底多少还有点儿底线,不至于真的干出践踏一切的事情!

  “但是,他错了!

  “看看你过去百年间所做的一切,特别是你离开秘剑局,自立门户,组建‘黯月基金会’之后,利用这支秘密部队在四个新世界所做的肮脏勾当;还有你为了妖族的出路,在核心世界那些所谓‘大佬’面前卑躬屈膝,心甘情愿当他们的爪牙!回想一下自己所做的一切,难道你不觉得自己正在从‘修真者’朝‘修仙者’的方向慢慢滑去吗?”

  金心月无所谓地一笑,紧了紧身上的皮草:“修真者或者修仙者,不过是一个名词,和‘工人’、‘农民’、‘警察’、‘教师’又有什么区别?又不是刻在脑门上,永远都抹不去的字!我懒得理会什么修真者、修仙者的,我只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既无愧于师父,也无愧于联邦。

  “怎么,嫌我的手段肮脏么,可是没有这么肮脏的手段,四个新世界哪有这么容易被彻底征服?不是我带着兄弟们出生入死,将那些最讨厌的‘刺’给拔光,剩下来的人,哪儿会这么乖乖加入联邦?

  “靠我们‘黯月基金会’那些见不得光的肮脏手段,起码将四个新世界彻底融入联邦的时间加速了十年,十年时间,我们的资源整合、战力提升、军队建设究竟能提升多少?这些提升,又能在即将来临的战争中,拯救多少普通人的生命?十亿,二十亿,还是五十亿、一百亿?

  “如果,我这双手稍微‘肮脏’一点,就能多拯救一百亿人的生命,那我也只能谨遵师父他老人家的教诲,义无反顾,一意孤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