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79章 我一定会赢!(第四更!)

第1679章 我一定会赢!(第四更!)

  金心月的声音就像是一场冷酷的冰风暴,令整座仓库的温度一下子低了几十度,几乎要冻结成冰窟。

  但丁铃铛周身的赤红灵焰,却似怎么都遏制不住的岩浆,源源不断涌动而出。

  她死死盯着金心月,眼底不是愤怒,而是深深的悲凉:“你还不明白吗,金心月,你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那些血腥和暴力的方式,纵然能取得一时的成果,却是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的!”

  如果说,从两女相见的那一刻起,金心月一直气定神闲,将整个节奏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话,那么丁铃铛这句话出口,就真的令金心月彻底“目瞪口呆”了。

  妖族圣女精致的妆容和完美的微笑先是僵硬,随后片片皲裂开来,流露出一副发自肺腑、不可思议、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我,我没听错吧?我的师娘,号称‘赤焰龙王、联邦战神’的女武神,竟然说——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金心月将黑白分明的美眸睁大了极限,上上下下打量丁铃铛好一阵子,喃喃道,“两个可能,师娘,要不然就是你在过去百年的漫长冬眠中,把脑子冻坏了;要不然,你根本不是丁铃铛,而是被真人类帝国掉包过的某种‘复制体’?

  “哼,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所以在你的带领下,咱们是怎么征服天环界的?靠师娘你苦口婆心地劝说,就像此刻你劝说我一样?”

  “没错,天环界的确是我们使用武力征服的,我并不后悔在天环界所做的一切,更没有反对过那场战争。”

  丁铃铛深深叹息一声,线条分明的脸上却流露出了和百年前截然不同的柔软,轻声道,“不过,那场战争中发生的一些事,却令我感到深深的悲哀。

  “如有一线可能,我都不想发动那样一场战争,杀死那么多的人,成为什么‘赤焰龙王、联邦战神’!”

  金心月脸上,明显流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别急,听我说。”

  丁铃铛认真道,“一百年前,在我还没进入漫长的冬眠之前,我的确从没深层次考虑过这些问题,只是在本能的驱使下,将武力当成解决一切问题的终极手段。

  “但是,过去一百年间,我除了在星海间漫长的冬眠之外,还苏醒过来两次,分别在幽冥界和天环界,度过了两段……全新的人生。

  “在这两段仿佛重生般的新世界之旅中,我遇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也看到了无数满目疮痍,互相杀戮,血流漂杵,白骨遍野的景象。

  “为了拯救这两个世界,同时也为了拯救联邦,我开始思考,思考的结果是,我发现知道什么时候‘不使用武力’,比知道什么时候该‘使用武力’更加重要。

  “就像你师父在一百年前所做的那样,论武力,他并不是当时三界最强的,而在促成三界融合的过程中,他亦没有一味依靠武力来解决问题!”

  “当然。”

  金心月微笑道,“除了武力,他还用了很多鸡鸣狗盗、阴险狡诈的伎俩,把好多人都骗得团团转呢!”

  丁铃铛一时语塞,愣了一会儿才道:“我请你仔细想一想,金心月,我们星耀联邦发展到今天,拥有星海边陲的七大世界,这已经是‘武力的极限’了,如果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在星海边陲称雄,而是对全人类抱有某种‘使命’的话,接下去注定不可能用武力逐一征服三千世界!

  “即便真的征服了,广袤无垠的星海本身就决定了,暴力和武功,注定不可能长久统治的!

  “真人类帝国想要用暴力来高压统治旗下的数百个世界,但不是每一代皇帝都拥有黑星大帝的雄才大略和无敌武功,随着皇权衰落,无数世界的强者们都不会彻底服从,而是心怀鬼胎、彼此争斗、内耗严重——黑风舰队就是最好的例子!

  “圣约同盟想要剥夺所有人的七情六欲,把人变成单纯的工具,用这种办法来统治星海——但人终究不是工具,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从‘至善之道’的泥淖中觉醒,圣盟的统治也是无法长久的!

  “我们联邦呢,现在拥有‘大一统灵网’这样的神器,但大一统灵网的建设和维持都需要消耗天文数字的资源,又极容易受到星海风暴的干扰,而随着距离越来越远,建设和维持成本更是以几何级数提升!

  “七大世界,已经是当前文明程度下,大一统灵网的极限了!

  “试问,在不久的将来,当我们真的高举战旗,朝星海中央进军时,我们究竟有多少武力去征服和统治那里的世界?

  “不,联邦最宝贵的东西,不是我们的武力、阴谋和手段,而是我们的理念,是最纯粹的修真大道,捍卫普通人,捍卫正道,捍卫每一个人的平静生活和美好家园!

  “再先进的星舰都不可能瞬息穿越整条银河,跨越星海的此岸和彼岸,但理念一旦如火如荼地扩散,却有可能在短短数年之内,点燃在星海中央数百个世界中,尘封已久的修真之火!

  “而你,即便在过去几十年间的所作所为,都可以说是迫不得已、权宜之计,但今次这件事,却令我们的理念蒙上了大大的污点!若干年后,当我们真的进军星海中央,这样的污点,极有可能令无数修真者的努力都付诸东流的!”

  “若干年后?”

  金心月轻笑起来,“黑风舰队的侵袭迫在眉睫,等我先用‘肮脏的手段’,将咱们眼前的危机解决了,再请师娘慢慢宣扬您那高尚的‘理念’吧!

  “如果您今天找我来,只是为了说这些吃斋念佛的废话,那实在太浪费咱们彼此的宝贵时间了,没什么事的话,师娘,弟子先行告退了?”

  “等等!”

  丁铃铛看着转过身去缓缓离去的金心月,厉声道,“我最后问你一件事,关于‘玉尘星矿场’大爆炸的事情!

  “那场大爆炸,是联邦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死难人数最多的恐怖袭击,就是帝临会做的,吕轻尘也因此成为联邦第一通缉要犯!

  “好,我就算你主持‘黯月基金会’期间的一切作为,还有放任这次萤火虫号上的修仙者叛乱发生,都算是站在‘底线’的边缘上,那这件事呢?

  “吕轻尘干出如此灭绝人性、丧心病狂的勾当,无辜的死难者中甚至包括不少你的妖族同胞,但你为了‘养寇自重’,或者你有信心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竟然还和他保持千丝万缕的联系,妄图让他为你所用?”

  金心月站住,一寸一寸转身,面容变得说不出的诡秘和冷酷:“我说过,师娘,咱们刚才闲聊的一切,都是‘假设’,我从来没承认过,吕轻尘是我的人。”

  丁铃铛冷笑:“好,你不承认,没关系,我会查,动用爱国者阵线以及我能调动的一切力量,一查到底,为玉尘星上三万五千五百二十七条冤魂,揪出吕轻尘背后的真凶,为包括你那些死不瞑目的妖族同胞在内的所有人,讨个公道!”

  金心月的语气越来越平静,眼底的杀意却越来越浓烈:“师娘,咱们的关系,一定要弄得这么僵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冲动,莽撞,幼稚,哪里像是‘联邦议长’的料?你这样像头蛮牛般乱撞一气……会出事的。”

  “你在威胁我?”

  丁铃铛怒极反笑,“有一件事,我非常好奇——虽然人人都说我是‘赤焰龙王、联邦战神’,但我知道那不过是因为我碰巧帮联邦发现了两个新世界,人家抬举我而已。

  “倒是你,平素不显山不露水,但百年前就是精通潜行刺杀的妖族圣女,妖王级数的高手,这一百年来又没有冬眠过,好几十年都一刻不停在最危险的黑暗前线厮杀,听说还收藏了不少新世界的神通秘法,修炼了好几样阴险歹毒的新功法?

  “金心月,现在的你,究竟有多少斤两了呢,师娘我实在很想知道啊!”

  面对丁铃铛不断膨胀,有若实质,恍若巨灵天尊般的战焰,金心月笑了,随意拢了拢被丁铃铛气焰吹乱的头发,淡淡道:“我记得三分钟前,某人刚刚说过‘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这么快就原形毕露,这就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

  丁铃铛也笑了:“有道理,那么,就让我们在竞争联邦议长宝座的战场上,一决胜负吧!”

  “那你就更没希望了,师娘。”

  金心月浅浅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驱散了一缕丁铃铛那里飘过来的灵焰,“弟子实话实说,您老人家千万别生气,弟子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您究竟为什么要出来选——您也不像是这么不自量力的人啊!”

  “真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丁铃铛大步走来,这次直到金心月面前一米时才将将停住,她瞪圆了眼珠,认真道,“最开始我出来选,完全是为了你,是来给你当陪衬的!”

  金心月美眸一转:“哦?”

  丁铃铛斩钉截铁道:“核心世界和新世界之间,存在一些摩擦和矛盾,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事实,只有我才能在竞选失败之后,说服新世界的人们,转而支持你,从而令你彻底掌控七大世界的全部资源,大家团结一致,对抗黑风舰队!

  “除我之外,任何一个候选人,都没这么大的能量,能在你上台之后快速稳住四个新世界,不给黑风舰队半点可乘之机。

  “这就是我最初的目的,呵呵,没想到吧,我只是想出来给你当一片‘绿叶’,帮你快速稳定局面,凝聚力量,成为百年来最强悍的‘战争议长’!

  “毕竟,那时候我还以为,你纵然野心勃勃、诡计多端、权力欲望强烈,但终究还有那么一丁点——身为修真者、联邦人的底线!我应该相信李耀收徒弟的眼光,相信你,支持你,联合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团结整个联邦!

  “但是现在……

  “我改变主意了,你这样的人,不配当星耀联邦的最高议长,唯一适合你的地方,应该是监狱!

  “告诉你,就在此刻,由三十名检察官组成的独立检察组已经成立,专门调查黯月基金会和帝临会之间的关系。

  “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能坚持到一个月后,投票结果揭晓的那一天,金心月,好自为之吧!”

  “好自为之”四个字出口时,丁铃铛已经擦着金心月的肩头大步走过,头也不回地向仓库外走去。

  就像是一团愤怒的岩浆,流过一块冷酷的冰坨,连一秒钟都不想和对方再待在一起。

  “丁铃铛!”

  金心月的声音终于带上了一丝气急败坏和咬牙切齿的味道,连师娘也换成了对方的名字,她低吼道,“别以为把我扳倒,你就有资格当联邦议长,你这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蛮牛,连区区一个市长都不配当,你注定会把联邦搞垮的!”

  “无论什么战场——”

  丁铃铛的声音,从仓库外面远远飘来,如同在天花板上翻滚的雷霆,“只要我想,就一定会赢!”

  丁铃铛如风暴般呼啸而去。

  只留下金心月一个人,裹着厚厚的黑毛皮大衣,孤独而落寞地站在空空荡荡的废弃仓库中央。

  丝丝寒意从破窗户中流动进来,在她身边化作阵阵微妙的氤氲。

  ——如果这时候,丁铃铛并没有走,而是化作隐身人,就站在金心月面前的话,一定会发现,就在妖族圣女用气急败坏、咬牙切齿的声音,直接吼出“丁铃铛”三个字的时候,她脸上并没有半点恼羞成怒的表情。

  反而洋溢着……狡黠的微笑。

  就像是刚刚偷到了鱼儿的狐狸一样。

  “蠢师娘。”

  金心月又打了个浅浅的哈欠,羊脂般细腻而干净的小手拍着嘴,喃喃自语,“不过,蠢得蛮可爱的。”

  ----------

  久违的第四更,吼吼吼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