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80章 大雪崩
  任何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崩发生,往往都是因为一颗微不足道的小石子松动。

  而在覆盖整座山峰的厚重积雪真的崩塌下来之前,谁都不会预料到——这颗小石子竟然蕴含着如此庞大的毁灭性力量!

  发生在新联邦成立百年来,最重要的一任议长竞选之前,短短一个月间的所有事情,似乎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当二十天前,署名为“月落”的神秘人在各大媒体上爆出了所谓的“惊天大丑闻”时,虽然所有媒体都煽风点火,大量无所事事的民众也在网上唇枪舌剑,唾沫横飞,添油加醋……

  但说实在的,对于任何一名接受过公民教育,特别是从小接受《文明》游戏熏陶,具备水准以上的政治判断力和理性思维能力,从而拥有了“投票权”的联邦公民来说——即便是这些公民里面,金心月的反对者,也并不认为,仅仅凭这桩丑闻,就可以把金心月彻底拉下马。

  丑闻,也只是丑闻罢了。

  别说网上的爆料极有可能都是捕风捉影,胡编乱造的东西,就算是真的,金心月和所谓的“当代吕醉”也有极大差距。

  毕竟,这份“月落密件”中爆料的“黯月计划”,乃是针对联邦以外的另一政治实体的颠覆行动,而且原则上仅仅针对这一政治实体的最高层首脑,也不是金心月主动策划实施,而是,呃,仅仅是“静观其变,坐收渔利”而已。

  其目的,也是为了在黑风舰队抵达之前,扫除一切不确定因素,为联邦将萤火虫号争取过来。

  这和当年吕醉为了挑起全面战争,就主动策划对自己的议长,特别是自己的同胞下毒手,害死一万多无辜同胞,完全是两回事。

  所谓“联邦公民”,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知道现实世界既不是童话故事,也不是那些只要够“热血”和“正义”就可以战胜一切的灵网小说。

  拥有七大世界、上千亿人口,又面临严重军事威胁的一个区域性大国,势必会在非常时期,使用一些非常手段,修真者是“人类文明的战刀”,不是“人类文明的佛珠”,也不是“人类文明的经书”,那可不是吃素的!

  “金心月的初衷是好的,手法有待商榷。”

  “战争时期,没有妇人之仁可言,即便这件事是真的,难道不是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金心月更加适合当联邦议长吗?”

  “没错,或许和平时期可以有更加稳妥的考虑,但既然是新联邦成立以来面临的最严重威胁,是生死存亡的关头,是新联邦真正的立国之战、崛起之战,只有金心月这样杀伐决断的人物,才能领导我们,战胜帝国!”

  度过了最初的震惊和哗然之后,这样的言论在灵网上慢慢流传,逐渐扩散,甚嚣尘上。

  甚至有人说:

  “我觉得金心月没什么不对,反倒是丁铃铛或者爱国者阵线里的某些人——这个‘月落’一看就是爱国者阵线搞出来的鬼!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就算黯月基金会真的策划了这次行动,甚至还失败了,那也没有捅到光天化日之下,让友邦惊诧,公众不安的道理!

  “这明显是爱国者阵线为了执政,就不顾大局,要撕裂联邦!还说什么‘吕醉第二’,那个吕醉不就是爱国者组织的创始人吗?”

  总之,在“月落密件”曝光的第一个星期,各大媒体和灵网上纷纷扬扬的嘈杂声音,似乎并没有在现实世界中凝聚成风暴。

  处于舆论中心的天都市,无论联邦议会还是发展部大厦,统统都风平浪静,波澜不兴。

  但是,在新闻记者和普通民众看不到的地方,由联邦近百名最精锐的王牌检察官和精英调查员组成的独立检察组,却在暗中展开了雷厉风行的调查,并因此震惊了金心月集团的不少内部人士,令小小的蝴蝶扇动翅膀,彻底演变成一场改天换地的风暴。

  “月落密件”曝光的一个星期之后,那颗造成雪崩的“小石子”,终于落下。

  落点是,“星海共和国正统政府友好访问代表团”的驻地。

  “月落密件”的出现,打乱了流亡政府和联邦方面事先的一切安排,经过一个星期的紧急磋商,流亡政府代表团终于准备动身,在位于七大世界中央的“百花星域”进行中转之后,就直接跳跃到天元界、天都市,去巩固双方源远流长的传统友谊,以及基于修真大道而产生的共同使命。

  不过,就在代表团准备启程的那个早上,一名不速之客却混杂在不少记者当中,冒冒失失地闯进了代表团下榻的宾馆。

  代表团的守卫何等严密,且不说秘剑局在四周都布下铜墙铁壁,就说代表团自己的守卫“红莲小队”,亦是流亡政府最精锐的特殊战力。

  不速之客连第一道防线都没有突破,就被秘剑局和红莲小队齐齐拿下。

  然而,这名看似不到二十岁,楚楚可怜的柔弱少女,在被擒获之后的第一句话,就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请救救我!我哥哥就是‘月落’,他是黯月基金会里掌管秘密资金运作的‘司库’,已经被金心月害死了!临死前他将这枚玉简寄给了我,他说里面全都是金心月见不得人的勾当!他还说,到处都是金心月的人,只有这里,只有在秘剑局和萤火虫号代表团的双重保护之下,我才够安全!也只有你们萤火虫号代表团,才会将这件事,彻底公诸于众,让金心月和她背后那些人所做的一切,统统大白于天下!”

  雪崩,开始。

  从这名自称“月落妹妹”的少女,带来的宝贵玉简里,解析出了大量黯月基金会的秘密资金运作信息。

  这些信息,虽然不足以彻底证明黯月基金会和帝临会之间的关系,无法用来钉死金心月,但至少帮独立检察组争取到了更大的行动权限,令他们在当天晚间,就紧急调动大量秘剑使,突击封锁和搜查了发展部以及黯月基金会在七大世界的超过五十个分部、分会和秘密据点,总共扣押了超过三千两百台晶脑,以及超过一万枚存储晶片。

  黯月基金会的绝大部分秘密,都暴露在独立检察组,以及他们的老对手、死对头,秘剑局的眼皮子底下。

  此后两个星期内,事态却急转直下。

  独立检察组的初衷,是想通过这些晶脑和存储晶片,查清楚黯月基金会和帝临会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找到金心月直接操纵帝临会,“自己放火、自己灭火、养寇自重”的证据。

  但这些证据还没找到,他们先找到的,竟然是黯月基金会和联邦排名前几位的豪门大宗,那些拥有数百年乃至上千年历史的超级宗派,甚至是“旧联邦缔造者”的巨无霸们,勾结在一起的证据!

  根据这些证据显示,早在“黯月基金会”成立之前很久,将近一百年前,金心月这个妖族圣女,为了妖族的生存和重新崛起,就不得不向这些真正掌控着联邦命脉的豪门大宗俯首称臣,充当他们的鹰犬和爪牙,并且在暗中向他们输送了天文数字的非法利益。

  百年前刚刚签署投降协议的血妖界,拥有无数皮糙肉厚,吃苦耐劳,又长期禁受“四柱制度”熏陶,相对温驯的劳工。

  金心月以这些劳工为筹码,勉强挤进了那些豪门大宗传承几百年的秘密小圈子,在台面上为他们冲锋陷阵。

  之后几十年,她更是帮助其中几个原本稍稍弱势的豪门,斗垮了不少排名前列的豪门,并在胜利者的支持下,才一步步爬到今天这个位置。

  过程中各种见不得光的细节,自不必说。

  商场如战场,战场无仁义,这些在阴沟里积蓄百年,臭不可闻的残渣统统都被翻出来,现在联邦排名前几位的跨界大宗派,特别是核心世界里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古老宗派、世代豪门、几乎无一幸免。

  “雄远案”、“沧海案”、“南斗星开发案”……一桩桩和非法操作、利益输送、巨额贿赂有关的案子,统统都被翻了出来!

  这下子,那些从旧联邦时代开始,就呼风唤雨,执掌乾坤的豪门大宗们就尴尬了。

  因为,整件事忽然变成了“想要去捅马蜂窝,结果发现马蜂窝后面竟然蹲着好几头大老虎”,无论公众和舆论界,还是秘剑局和独立检察组的目光,都在不知不觉中,从金心月和黯月基金会,转到了这些豪门大宗身上!

  道理很简单。

  从目前解析出来的证据看,金心月不过是这些豪门大宗摆在台面上的“傀儡”,是帮他们冲锋陷阵的鹰犬而已,哪有不问主谋,只拿鹰犬的道理?

  真要说“利益输送”的话,金心月算是行贿方,这些豪门大宗才是受贿方。

  相对于行贿而言,人们似乎对受贿更不能容忍。

  还有,从一系列证据来看,金心月并不是完全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在百年前那么艰难恶劣的环境下,帮助自己的族人,血妖界的可怜妖族们勉强生存下来,并一步步成为正常的“联邦人”,才不得不向这些豪门大宗低头,委曲求全,充当他们爪牙的。

  现如今,《全面平等权利法案》已经通过了将近五十年,百年前的战争早已被人们抛到脑后,绝大部分联邦人对于妖族,倒也谈不上有太大的歧视。

  金心月是妖族圣女出身,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那么,她为了自己族人的未来,不得不屈从于当时的联邦“巨头”们,在默默忍受着这些巨头的敲诈勒索同时,还被他们逼着干了一些肮脏丑陋的事,似乎都算是……忍辱负重,颇为值得理解和同情?

  至少,她为了族人能争取到一个光明的未来,将所有黑暗都自己一肩挑了,都算是有情有义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