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82章 李老魔,厉害了!

第1682章 李老魔,厉害了!

  这四个字,如四道雷霆,在众多元婴和化神老怪之间,激起议论纷纷。

  不过,除了燕离人、巴小玉、苦蝉大师等真的对权力斗争一点儿都不感兴趣的元婴之外,其余强者倒是没有太多意外。

  显然,置身事外,旁观者清,又亲眼看到了那个自称“月落妹妹”的小姑娘是如何表演的他们,或多或少,都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韩拔陵轻轻点击着联邦百强宗派的名单,将一个个“李耀集团”旗下的宗派详情展开,继续道:“为什么这些新兴势力极少受到波及?有两个非常合理的解释。

  “其一,因为在一百年前,也就是金心月和妖族最需要帮助和扶持的时候,这些新兴势力也才刚刚诞生不久,并没有一手遮天的力量——那时候的联邦几乎就是老牌豪门的天下,金心月去求这些新宗派也没用。

  “其二,那时候李耀刚刚离开不久,大家都是李耀一脉,不看僧面看佛面,金心月真的对耀世集团、双蛟会等等势力有所求的话,这些势力也不可能对她太多刁难和压榨,肯定能帮就帮了。

  “所以,这些新兴势力,并没有什么‘黑材料’落在金心月手上。

  “表面上看,这两条理由非常站得住脚,不过,倘若我们站在更高的层面来看待整件事,看待星耀联邦过去百年的风云变幻、新旧交替,将耀世集团、双蛟会等等新兴势力,都当成‘李耀集团’这样一个整体来看,结论就完全不同!”

  韩拔陵不愧是以一己之力,统合整个幽云草原所有部族的力量,并在短短几十年内消灭了草原上所有宗派,建立“幽云八部”,妄图侵吞天下的一代雄主。

  他双眸炯炯有神,如同老谋深算的饿狼,一眼就洞悉了幕后黑手的深谋远虑。

  韩拔陵啧啧感叹着,感叹整个布局的精彩和深邃,以无比赞赏的口吻,继续道:“纵观过去百年,星耀联邦内部一直有着权力斗争,这很正常,大家都是人,是人就有私欲和野心,私欲和野心不断激荡,互相融合和凝聚,就会化作各种各样的派别和阵营。

  “在大乾王朝,有‘阉党’和‘帝党’,有‘地方宗派’和‘帝都庙堂’的对抗,在我们幽云大秦,自然也有各种各样的反对派。

  “星耀联邦再怎么吹嘘得正大光明,终究是人类组成的国家,怎么可能是铁板一块呢?

  “更何况,过去百年间,星耀联邦的爆炸式大发展,乃是星海边陲千年未见之大变局,各式各样的新技术、新神通、新发现,势必会带来新宗派、新强者、新阶层、全新利益集团的出现,最终,一定会和旧联邦时代的霸主,那些几百年前就根深蒂固、一手遮天的旧日豪门,产生激烈冲突!

  “所以,今天星耀联邦的大选,表面上看起来,竞争双方似乎分别代表‘核心世界’的利益,以及‘新世界’的利益,是地域之争。

  “但实际上,却是代表着传统利益集团的旧日豪门,以及代表着新兴利益阶层的‘李耀集团’之间的激斗!

  “地域之争,或可化解,新旧之争,极难妥协!”

  “啪,啪啪啪啪!”

  龙扬君第一个鼓掌,“说得好!韩道友的分析太精彩了,灵鹫道友,你觉得呢?”

  她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李耀。

  “不错,鞭辟入里,丝丝入扣,直指人心!”

  李耀十分认真地点头,“精辟,真他娘的精辟!”

  “王公,灵鹫道友,两位谬赞了!”

  韩拔陵十分潇洒地一甩头发,洋洋得意的脸上可没有半点儿“谬赞”的意思,却是一副“真相只有一个,我全都知道了”的表情,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最近半个月,我研究了李耀集团旗下各大势力的百年发迹史,对整个李耀集团的诞生、发展、壮大,有了一点小小的见解,在这里和诸位道友分享,时间仓促,诸多疏漏,还望各位不要客气,多多指正。”

  “韩道友客气了。”

  李耀道,“你贵为云秦雄主,眼光韬略,都是我们这些人中最出类拔萃的,你的观点,一定极有见地,我们全都洗耳恭听便是!”

  韩拔陵微微一笑,不慌不忙道:“一百年前,号称三界至尊的秃鹫李耀,几乎以一己之力,覆雨翻云,叱咤四方,纵横捭阖,化解了人族和妖族的万年矛盾,将天元、飞星和血妖三界串联到了一起,立下星海边陲,千年来都无人能立下的赫赫功绩,而他自己,也一跃成为全联邦人尽皆知,地位尊崇的超级英雄——这是谁都知道的史实。

  “不过,哼哼,所谓‘超级英雄’和‘至尊霸主’之间的差距,何止是天壤之别?

  “诸位,咱们在古圣界都见过无数英雄好汉吧,但是难道每个英雄好汉都能建立一番千年辉煌的强大势力么?自然不是!

  “英雄,有的是威望和名气,但如何将威望和名气转化成真正的‘势力’,并且让这份势力不断膨胀,传承百年、千年,这是自古以来就极难破解的大问题。

  “哼,在古圣界,每当一个新的英雄出现时,那些古老的豪门,陈腐的势力,有的是办法来对付他。

  “未必要真刀真枪去攻击他,更有可能是采用‘架空’和‘捧杀’的办法,将他高高架起来,空有所谓的威风和名望,变成一尊泥胎偶像,而从威风和名气上流淌下来,真正的好处,照样是这些古老豪门、陈腐势力的!”

  相对于凤凰帝的大乾王朝而言,韩拔陵自己的幽云鬼秦,亦是野心勃勃的新兴势力。

  所以他在“新旧之争”中,自然毫不犹豫站在了李耀集团这边,越说越掩饰不住语气中的赞赏:“百年前,李耀创下偌大功业,所谓‘李耀集团’才刚刚诞生,不免有‘树大招风’的嫌疑,用不了多久,那些旧日豪门就要蜂拥而至,想办法架空他,束缚他,吸干他了!

  “换成一般英雄,只怕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这样的解决,最好的结果就是‘和光同尘’,进入旧日豪门的圈子里去,被他们彻底同化,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豪门。

  “哼,如果是别人,‘普通豪门’或许就是奋斗一辈子的终极目标,不过秃鹫李耀李老魔,他是何等样人?能立下‘一统三界’这样不世之功的他,怎可能甘心成为区区旧秩序的一员啊!

  “打破旧秩序,独霸新联邦!恐怕这才是李老魔的真正目标!”

  “啪!”

  李耀忍不住重重一拍大腿,失声叫道,“有道理,我怎么没想到!”

  “唉,何止灵鹫上人这样出身巫蛮偏远之地,又专注于铸剑炼器的道友没想到,就连我这个号称是‘幽云之主’的人,若非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都绝对想不到,此老魔的胃口竟然大到这种程度啊!”

  韩拔陵连连感叹,表情又是钦佩,又有些畏惧的样子,“李老魔的目光实在太远大了,心机实在太深沉了,手段实在太狠辣了,真不愧是咱们十二个元婴和化神联手,都要忌惮三分的老怪物啊!灵鹫道友,你以为,为何他会在一百年前,名声最响、威望最高的时候,突然消失,整整一百年都没有现身呢?”

  李耀眨巴了半天眼睛,绞尽脑汁想了很久,只能放弃,大摇其头:“想不到,想不到,究竟为何呢?”

  “很简单,四个字,以退为进!”

  韩拔陵沉声道,“当时的形势,李耀集团已经初现峥嵘,以李耀日渐增长的威望和名气,再发展下去,绝对会和旧日豪门的保守势力发生利益冲突。

  “要知道,当时的联邦已经没有了‘血妖界’这个外部大敌,而帝国远征军又要一百多年之后才会来,那中间一百多年都没有外患,岂不是只能内斗了?

  “如果李耀继续留在联邦,他领导着李耀集团再这么高速发展的话,很快就会和旧日豪门正面冲突。

  “当时的李耀集团羽翼未丰,纵然烜赫一时,但终究根基浅薄或者说毫无根基,如何是那些经营数百年、上千年的旧日豪门、千年世家的对手?

  “人家绝不会正面对付他,却会像是蟒蛇那样,方方面面束缚他,限制他,封杀他,绝不会任由他的‘李耀集团’壮大,想壮大可以,一切都要按照旧的游戏规则来玩!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这样的例子,咱们这些古圣界中人,难道看得还少了?

  “面对如此不利的局面,李老魔玩了两手非常高明的招数!

  “其一,以退为进,主动消失,号称是去……探索星海去了!

  “这一招,两个作用,一方面是示敌以弱,表明自己只是闲云野鹤,淡泊名利和权力,根本没有争霸之心,所以旧日豪门可以对他名下那些‘小打小闹,不成气候’的势力统统放心!

  “另一方面,这也是一种警告,‘我李老魔今天出去云游修炼去了,但你们也不能对我的徒子徒孙太过分,要不然,谁知道若干年之后,我会以什么方式,带着什么势力回来,秋后算账’?

  “妙,这招真是妙啊!

  “第二招,就更妙了,那就是金心月,李老魔最心爱的弟子,也是最关键的一颗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