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86章 金心月的真正野心!

第1686章 金心月的真正野心!

  龙扬君忽略了李耀那句厚颜无耻的“实在不太擅长说谎”,郑重其事地琢磨了半天,缓缓道:“被你这么一说,好像也真的是,除了在向燕离人坦白身份时,要提防他忽然拔剑把你斩了之外,基本上,都算是一条解决之道——别说你,我都快绷不住了,刚才憋笑好辛苦,憋得肠子都快断了。”

  “那好。”

  李耀卷起袖子,“我现在就泡面给他们送过去。

  “等等,等等等等。”

  龙扬君深深吸了一口气,“三界至尊李老魔阁下,我并不是反对你的计划,不过你总要让人喘口气,缓缓神吧?大家刚刚才煞有介事地分析完前因后果,你现在就一家家去敲门谈心?别待会儿再吓出几个走火入魔来……”

  李耀一想也是:“那行,那就等大家先睡一觉,缓过神来了我再去找他们谈心,把所有事情都说开,说清楚!要不然,你看这事儿闹的,简单问题复杂化嘛!”

  “好。”

  龙扬君强忍笑意道,“那我求你一件事——等明天早上你一个一个找大家促膝谈心之时,千万带上我,我保证不说话不捣乱,就躲在你身后静静地看他们的表情,一定精彩绝伦!”

  李耀皱了皱眉头道:“你找我,就为这件事?”

  “倒也不是。”

  龙扬君眨巴着异彩纷呈的大眼睛,笑吟吟道,“你知道,我到外界来的目的和大家稍有不同,一方面自然是为了修复女娲战舰才和你合作,但另一方面,我也想从一名‘女娲战士’的视角,仔细观察这个新世界,特别是新世界里的新英雄,新游戏。

  “过去大半个月,发生在星耀联邦这场风云突变、精彩绝伦的大戏,连我都叹为观止,忍不住要击节叫好。

  “其实我对整件事也做了一番分析,和韩拔陵的分析大差不差,但细节稍有出入。

  “我觉得自己的分析或许更加接近事实,但又不能100%断定,而且很多关键点,那些绝密中的绝密,都是我不可能知道的,这些谜团不解开,我心里实在奇痒难忍,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所以特地来向当事人李老魔请教一下。”

  李耀冷哼道:“我为什么要把自己老婆和徒弟的秘密告诉你?”

  龙扬君眼前一亮:“所以,其实你早就分析出整件事的真相喽?也是,连韩拔陵这个外人都可以洞悉**成的话,作为最了解丁铃铛和金心月的人,你当然更早以前就知道他们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了,这样,也不用你说,我来说出自己的推测,你只需要告诉我对不对就好了,这总可以了吧?”

  李耀摇头:“不可以。”

  龙扬君轻哼一声:“你这就叫‘过河拆桥’了吧,刚才的秘密会议上,我这么尽心尽力帮你打配合,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么?”

  李耀沉吟片刻,脑中心思电转,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深邃地凝视着龙扬君:“好,你来猜,我告诉你对或错,但这件事并非那么简单,后面或许还有一连串变化,一旦你知道真相,就没机会下船了——我不会让你置身事外的。”

  “我本来也没想置身事外啊。”

  龙扬君笑眯眯道,“你李老魔的大腿,又粗又壮又黑,我既然死死抱住了,又怎么舍得轻易撒手呢?”

  李耀干咳一声:“说吧。”

  “好!”

  龙扬君点头,神采飞扬地分析起来,“其实,韩拔陵的确是古圣界百年罕见的战略人才,当得起‘雄才大略’这四个字,而且他在成为幽云之主,粉碎草原上所有宗派,建立‘云秦八部’的过程中,所做的事情,和眼下发生在联邦的事情相差无几,都是新兴势力碾压日趋腐朽,不适应全新变化的旧利益集团。

  “所以,他对整件事的推测,准得吓人,真相的确是如他所说的那样,是一盘‘百年磨剑,一剑封喉’的杀局!

  “只不过,他当然不可能猜到,‘磨剑人’并不是李老魔,而是李老魔的弟子金心月!

  “金心月,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联邦首屈一指的战略性阴谋家,远远凌驾于她的师父之上了!”

  说到这里,龙扬君忽然叹了口气,用又羡慕又嫉妒的目光打量着李耀。

  李耀微微一怔:“你这是什么眼神?”

  “深深嫉妒的眼神,嫉妒你明明什么都没干,却收了这么出色的一个徒弟!”

  龙扬君道,“修为到了你我这样的境界,都被世人称为‘元婴老怪’了,所求无非两件事,其一是在修行上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其二是找到几个忠心耿耿又天赋异禀的好徒弟,能将自己的毕生心血都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修行之道,高处不胜寒,想要从元婴到化神,难如登天。

  “但是,想收一个真正的好徒弟,既要才华横溢、能力出众,又要忠心耿耿,一心光大师门——却是比冲击化神,更加难上百倍!

  “能收到金心月这样赤胆忠心、甘于为师门利益牺牲的完美弟子,简直是你一生最大的成就,即便你李老魔此刻就暴毙而亡,想来都能瞑目了吧!”

  李耀眨巴着眼睛:“这是好话吗?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

  龙扬君笑道:“别扭就对了,之所以别扭,因为这并不是真的——最开始,我读了很多金心月和丁铃铛等人的传记,但传记这种东西,文过饰非、涂脂抹粉的地方实在太多,根本分析不出他们真正的性格和行动逻辑,就好像《三界至尊李耀传》所写的那个人,也不是真正的你一样。

  “后来,我就转而分析他们的演讲视频,你知道,他们两个为了竞选最高议长,有很多公开演讲视频在灵网上流传的。

  “我仔细研究了上百段他们的演讲视频,不敢说像你这么了解他们,至少能比韩拔陵等人,多发现一些东西。”

  李耀道:“什么东西?”

  “野心,从金心月每一个毛孔里溢散出来,怎么都掩饰不住的野心。”

  龙扬君道,“金心月是个野心勃勃,权力**浓烈至极的女人,就算真心实意把你当最亲近最敬重的师父,也绝不可能为了你,你老婆,而牺牲自己的。

  “那么,乍一看,整个计划就有不合常理之处了。

  “因为经过她这样一‘自爆’,李耀集团固然是能冉冉升起,彻底掌控联邦的大势,但她自己却难免要身陷囹圄,断送了明面上的一切可能。

  “毕竟,不管旧日豪门再可恶,她都是整个丑闻的中心,遭到这样的毁灭性打击,别说‘联邦议长、发展部部长、黯月基金会会长’之类的职位,哪怕再低一层的位置,她都没资格去做了。

  “对这样一个几乎为了野心和权力而生的女人,这简直比千刀万剐都要难受——我对你这个小徒弟的猜测,正确吗?”

  李耀点头:“没错,她的确是这样一个女人,我一百年前就知道了。”

  “但那时候,你还不知道她的胃口会这么大。”

  龙扬君道,“或者说,一百年前比较幼稚的金心月,胃口本来就没有这么大,区区一个‘联邦议长’就可以满足那时候的她了。

  “但是,经过整整一百年的修炼和膨胀,如今的金心月已经变成了一头欲壑难填的巨兽,她要的不是联邦议长这样的虚名,而是整个星耀联邦——真正的权力!

  “联邦议长,五年一届,最多干两届,那也就是十年,十年之内,还要受到议会和各方大佬的诸多掣肘,还要顾及方方面面的影响和利益,真能算是‘君临天下,乾纲独断’吗?

  “不,联邦议长只是虚名,还有比议长更加关键的职位,有时候和议长重合,但有时候也未必非要重合,完全可以躲在幕后操纵一切,那就是——李耀集团的掌舵人!

  “扫除了旧日豪门、陈腐势力的新联邦,李耀集团蒸蒸日上、势不可挡,谁当上了李耀集团实质意义上的掌舵人,谁就能掌控整个联邦!

  “而且,议长是有任期,要受到各种制衡、监督和曝光的,但‘李耀集团掌舵人’却是没有任期,未必会被制衡,也不用向公众负责的!能力足够的话,完全可以五十年、一百年甚至更长时间干下去,掌控联邦未来百年的风云变幻!李老魔,我说的对吗?”

  李耀不置可否,道:“但是,就算真的存在一个‘李耀集团’,现在的掌舵人也是丁铃铛。”

  龙扬君轻轻笑了起来:“有句话叫‘望之不似人君’,你老婆既不是当联邦议长的料,也不是当‘李耀集团掌舵人’的料,甚至她自己都不愿意去当什么联邦议长、李耀集团掌舵人,对吧?

  “而这,也正是金心月要煞费苦心,不遗余力把她推上台的原因了,因为金心月非常清楚,丁铃铛是绝对不会和她争权夺利的!

  “表面上看,金心月所做的一切都是自我牺牲,在为丁铃铛铺路,这种对师门忠心耿耿的精神,相当令人感动啊!

  “但仔细想想,所谓‘李耀集团’的核心圈层无非四个人——李耀的老婆加上三个弟子。

  “李耀的老婆丁铃铛和大弟子巫马炎,都是走纯粹武道修行的路子,先不说能力,他们的兴趣都不在权力斗争和操盘整个李耀集团上,纵然一时勉为其难,担当大任,都不可能长久的,等渡过难关之后,肯定会把权力拱手让人。

  “二弟子谢安安就更不用说了,是最纯粹的炼器师,她的野心恐怕比丁铃铛和巫马炎都要小,根本不是当领袖的料!

  “那么,如果非要从核心圈层里选一个掌舵人的话,除了能力出众又‘忠心耿耿’,勇于为李耀集团牺牲自己的金心月之外,还有谁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