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87章 黑暗女皇!

第1687章 黑暗女皇!

  李耀依旧面无表情,面孔像是被千斤闸门牢牢锁住,不泄露出内心深处一丝一毫的波动,平静道:“即便真有李耀集团存在,那也不是一个封建王朝,未必要老婆和弟子才能当领袖的——我的道心,格局还不至于这么小。

  “稍微外围一些的成员,同样可以掌舵这个利益集团——比方说现在燎原舰队的参谋长白开心、在李耀集团支持下坐稳了整整一百年‘联邦情报局’局长之位的过春风,还有在那些旧日豪门都被扫空之后,极有可能跃升成为‘联邦第一大派’的双蛟会长,我的师兄,妖刀彭海。

  “这些人的谋略、心机和盘算,一定比金心月差么?我觉得他们每一个,都很合适来当这个庞大集团的代言人,我没什么理由反对。”

  龙扬君微微一笑,不慌不忙道:“虽然我认为,白开心、过春风和妖刀彭海之流,的确比金心月要稍逊一筹,不过这不是重点,看谁能当上‘李耀集团掌舵人’,关键还是要得到内部大佬的支持。

  “其实我看啊,你们现代修真文明这些宗派竞争、党同伐异的事情,和我们古修世界的朝廷斗争乃至武林中的帮会乱战,都没什么差别。

  “在一个武林帮会中,要如何才能出头?敢打敢拼,为社团做出极大贡献,自己付出极重牺牲,这当然是一方面。

  “但贡献和牺牲,未必能转化成实力,更有可能是为了社团牺牲惨重,抓到监牢里关个十年八年,出来之后物是人非,非但自己的旧势力都烟消云散,而自己付出牺牲所打拼下来的新利益都被瓜分殆尽了。

  “牺牲和贡献是要的,但更重要是大佬的赏识和支持!

  “金心月面对的险恶局面,就是如此,卷入丑闻漩涡中央的她,想要将旧日豪门拖入深渊,彻底粉碎的话,少不了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即便不坐牢,都要销声匿迹一段时间,弄到元气大伤的。

  “这时候,如果李耀集团的大佬,支持白开心、过春风或者妖刀彭海……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都极有可能摘取金心月的‘胜利果实’,成为李耀集团的话事人,哪怕将来金心月再出山时,一切都尘埃落定,根本没她什么事了。

  “所以啊,金心月在做整件事之前,一定要先得到大佬的支持。

  “问题来了,李耀集团内部真正一言九鼎的大佬是谁呢?你当然算头号大佬,但你行踪诡秘,她并不确定你什么时候回来,也没信心一定能吃得定你。

  “除你之外,第二顺位,就要数丁铃铛了!

  “作为你的妻子,丁铃铛本来就拥有你遗留下来诸多股份的合法权益,是耀世集团、双蛟会甚至天火组织等等的大股东。

  “而且丁铃铛自己在百年之内,都接连发现了两个大千世界,立下赫赫战功,创造出不可思议的传说,威望和名气甚至还凌驾于你之上!

  “更不用说,发展百年的爱国者阵线,深耕新世界多年,不但在四大新界拥有极高的支持度,在议会中亦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所以,丁铃铛就是李耀集团目前最大的大佬,她全力支持谁的话,谁就极有可能成为李耀集团的掌舵人!

  “但是——

  “丁铃铛不喜欢金心月,一点儿都不喜欢,对吧?”

  李耀没有说话,但嘴角泛起的一抹苦笑,却泄露了答案。

  龙扬君的笑容越来越浓郁,眼睛弯成了两柄钩子:“理解,绝对理解,一个当师娘的,怎么可能喜欢老公那个年轻漂亮,貌美如花,还带点妖里妖气的女徒弟呢?

  “这样的话,对金心月来说,事情就比较棘手了。

  “丁铃铛极度厌恶和警惕她,摆明了不会支持她,她纵然有千般谋划,万种伎俩,能够令李耀集团彻底崛起,亦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作嫁衣裳——这个野心勃勃的妖女,怎么甘心百年谋划,白忙一场呢?

  “金心月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和师娘彻底撕破脸皮的,因为她知道你迟早都有一天会回来,她既不敢、也完全没有必要和你为敌。

  “开玩笑,你李老魔是何等样人?我们古圣十二强者加起来都要忌惮三分的超卓人物,她这么聪明的女人,怎么可能蠢到背叛你?

  “既然不能背叛,又要想办法吃定丁铃铛,她就玩了整个局当中最巧妙的一招!没错,在反复推敲她的整个布局时,就是这招‘以柔克刚’最令我惊喜了!

  “喂,李老魔,你估计金心月在策划整个局的时候,会不会事先和你老婆通气呢,两个人是不是有‘唱双簧’的可能?”

  李耀道:“不会。”

  龙扬君十分自信地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想,丁铃铛和你完全是两个极端的存在,她不是那种会演戏和忍耐的人,更何况这样周密的布局,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金心月完全没必要,被丁铃铛知道整件事。

  “所以,我们甚至可以推断,知道此刻,丁铃铛依旧不知道真相,而是真的将金心月当成一个……心狠手辣、吃里扒外、薄情寡义、丧心病狂、彻底突破底线的女人,是‘吕醉第二、联邦罪人’,对吧?”

  李耀点头:“我也这么想。”

  龙扬君微笑:“如果我是金心月,我甚至会想个法子,主动见丁铃铛一面,故意装出嚣张跋扈、十恶不赦、丝毫不顾念师徒情谊的样子,去挑逗对方,彻底激发丁铃铛的怒火!

  “呵呵,以丁铃铛的性格,即便不挑逗,在知道金心月明面上做的那些事之后,都足够可怕了,更何况是故意激发?

  “结果,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丁铃铛真的把金心月当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坏女人,倾尽全力来调查她,对付她,彻底钉死她!

  “然后呢,在不久的将来,当旧日豪门都被一扫而空,李耀集团彻底称霸联邦之时,金心月一定会用某种十分巧妙的方式,让丁铃铛知道真相。

  “小妖女会让师娘知道,其实自己一直都在忍辱负重、默默承受、顶着无数骂名、误解和冤屈,咬牙奉献和牺牲,不是为了自己和妖族,而是为了师父和师娘,为了李耀集团能够崛起!

  “也就是说,丁铃铛这个当师娘的,真是狠狠冤枉了小妖女,而小妖女当时迫于形势不能辩解,只能默默吞下这颗苦果,竭力忍住委屈的泪水,继续为师父、为师娘、为李耀集团而奉献着,牺牲着,即便自己最看重的权力、名誉和地位统统都土崩瓦解,亦在所不惜!

  “啧啧啧啧,一旦丁铃铛知道这样的‘真相’,究竟会是什么感觉,何等震惊!”

  龙扬君摇头晃脑,情不自禁地鼓掌,“厉害,真厉害,金心月这个妖女竟然将人心揣摩到了这般田地,对师娘内心的每一点变化都牢牢把握住了!当然,你老婆的心是稍微大了一点,但能算到这种程度,亦是精妙绝伦!”

  李耀撇了撇嘴道:“金心月再厉害都没有你厉害,仅仅凭表面上的风雷激荡,和两人区区一百多段演讲视频,就揣摩出这么多东西。”

  龙扬君微微一笑道:“我再厉害也没有你李老魔厉害,因为看你此刻的表情,你明明早就意识到金心月的手段了吧?怎么,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所以你连‘大吃一惊,目瞪口呆’都懒得装了么?”

  李耀道:“丁铃铛和金心月都是我最亲近的人,金心月的不少伎俩和演技还是我手把手教的,我能看穿她的手法,又有什么奇怪?哼,她竟然干出如此大逆不道、戏耍师娘的事情,等我回去,自然会好好责罚她的!”

  “罚,当然要狠狠责罚——罚酒三杯是吧?”

  龙扬君笑嘻嘻道,“金心月玩得全都是阳谋,一点阴谋诡计、见不得光的东西都没有——至少在你们李耀集团内部,以及你李老魔面前,她是完全理直气壮,绝对能站住脚的。

  “啧啧啧啧,我越来越欣赏金心月了,她知道师娘对自己的厌恶和警惕是极难化解的——这非但是两个女人之间的私下矛盾,更是人族对妖族根深蒂固的防备,甚至还有点儿李耀集团内部互相制衡的味道。

  “一般情况下,师娘这个‘大佬’是绝对不会支持自己,无论自己表现得怎么乖巧孝顺,都只会提升师娘的警惕。

  “既然如此,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故意设一个局,让师娘深深误会自己,冤枉自己甚至狠狠打击自己,直到木已成舟,自己真的被师娘打击到千疮百孔、体无完肤、鲜血淋漓,才猛地揭晓真相,原来自己是好人,是全心全意效忠师父和师娘,是为了李耀集团的所有人而默默牺牲的!

  “你老婆是个性格直爽,恩怨分明的人,这种人的情绪往往浓烈至极,无论爱恨都很极端,既受不了欠别人的恩情,更不会容忍自己竟然冤枉了好人。

  “所以,发现真相,‘痛心疾首、追悔莫及’的丁铃铛,一定会竭尽所能去补偿金心月这个‘忠心耿耿的小徒弟’,甚至在某种古怪的内疚缠绕之下,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从极度厌恶和警惕金心月,变成极度信任和支持她!

  “呵呵,这就是金心月想要的。

  “丁铃铛是李耀集团的第二号大佬,而拥有绝大部分妖族作为后盾的金心月自己,都算是李耀集团的第三号大佬,两个大佬联手,双剑合璧的话,谁还能和金心月抗衡?今后百年,她这个‘李耀集团掌舵人’的位置,都稳固如山,不可动摇了。

  “这就是金心月的全盘计划,她舍弃的是一个徒有虚名,毫无用处的‘联邦议长’职位,以及根本不算是她真正力量源泉的核心世界旧日豪门,但她得到的却是整个李耀集团,整个星耀联邦!

  “从始至终,她根本都不想当个普普通通的‘星耀联邦最高议长’,她最深层的理想,是像昔日策划了百年‘赤潮计划’,至今依旧深深影响整个联邦的父亲金屠异那样,成为能掌控星耀联邦未来百年风云变幻,真正带领新联邦崛起于星海之间的……黑暗女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