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88章 破绽和底线(第四更!)

第1688章 破绽和底线(第四更!)

  李耀静静听着龙扬君的分析,眼前却逐渐浮现出一道依稀的人影——并不是金心月,而是她的父亲金屠异。

  金氏父女,实在都是令人相当头疼的存在啊!

  龙扬君继续道:“金心月的计划就是如此,不用看你的脸色我都可以确定,唯独一件事,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的。

  “金心月的局这么大,不可能光凭她一个人独自完成,看过去半个多月秘剑局对她进行雷霆打击、全面扫荡的模样,又很有点儿蓄势待发的味道。

  “还有,那个自称‘月落妹妹’的少女,她接受的神魂修炼再高明,既然瞒不过我们,实在也没理由会骗过秘剑局的高层,特别是联邦的老牌情报头子过春风的眼睛。

  “过春风号称‘全能元婴’,拥有四大领域的天赋,又经营联邦的整条情报战线整整百年,这样一头极度精明的老狐狸,会被区区一个‘月落妹妹’或者说金心月的伎俩骗过去么?

  “但他们偏偏对‘月落妹妹’的供词深信不疑,并卷起了一场超级风暴,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是——金心月和过春风,早有勾结!

  “有这种可能吗?

  “表面上看,金心月在百年前融入联邦之后,就一直在秘剑局里负责‘脏活’,一度成为过春风的副手,秘剑局的第二号人物。

  “但两人很快交恶,据说闹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最后金心月带领一大帮精兵强将脱离秘剑局,组建‘黯月基金会’,非但令秘剑局元气大伤,还培养出了秘剑局最大的竞争对手。

  “所以,今天的联邦人尽皆知,金心月和过春风势同水火,谁都不买谁的帐,一有机会,就会朝对方头顶落井下石的。

  “但这会不会是假象呢,会不会是过春风和金心月联手,在几十年前就布下的一个局?没理由啊,秘剑局是以防御妖族起家的,身为秘剑局长的过春风,应该对妖族有着天生的警惕和成见,更甚于丁铃铛才对,他怎么可能毫无保留地信任金心月,信任妖族,两人之间,真的存在某种……合作的基础吗?”

  李耀深吸一口气,毫不掩饰眼底对龙扬君的激赏之意。

  金心月一连串计划的精彩表现,的确大大出乎他这个师父的意料,不过龙扬君根据蛛丝马迹进行推演的能力,更是锋利到叫人不寒而栗。

  没错,放眼整个星耀联邦,除了当事人之外,就只有李耀知道——

  过春风和金心月,看似水火不容的两大情报头子,却是同一类人。

  他们既不是纯粹的人族,也不是纯粹的妖族,都是在吞噬了大量“混沌圣水”之后,从妖族转变成人族的。

  金心月是妖女,过春风则是“深渊”,前一个身份世人皆知,后一个身份除了李耀之外无人知晓,却足以成为两人深度合作的基础。

  龙扬君从李耀的眼神中读到了一些东西,心满意足道:“明白了,我不想知道一切,只需要知道,他们两个是有可能联手的就行了。

  “啧啧啧啧,真没想到,联邦两大情报机构,平时看似针锋相对、势同水火,其实却是一伙的,早就掌控在你们‘李耀集团’手里,在暗中策划了几十年——那些早就腐朽不堪的旧日豪门,又怎么逃得出你们李耀集团的手掌心?

  “至此,对我来说,整件事的谜团统统都解开了,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真是爽快,实在多谢你的坦率,我也越来越坚定要牢牢抱住你大腿的决心了!

  “最后,我还有一丁点小小好奇,李老魔,你调教出了如此可怕的一个徒弟,现在是什么感受,会不会……”

  李耀眨了眨眼,伸出两根手指道:“你知道吗,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做烧饼的,一种是卖烧饼的。”

  龙扬君愣住:“什么意思?”

  李耀道:“假设我是一个叫王二麻子的,我能做世界上最好吃的烧饼,并且乐此不疲,但并不意味着我就擅长卖烧饼,更不代表我就能开世界上规模最大、最畅销、最长盛不衰的烧饼铺,对不对?

  “更何况,即便我真能将‘王二麻子烧饼铺’开到天南海北,开上一万多家分店,赚金山银山的钱,甚至将烧饼铺改造成最富丽堂皇的大饭店,称霸餐饮界——那我就完全没时间,去做我最喜欢做的烧饼了,勉强做了,做出来的味道也可想而知。

  “或许,我的初心,根本就不想开什么‘王二麻子超级连锁烧饼铺’,我只想安安静静做出世界上最好吃的烧饼,并且看着别人一口口吃掉他们,吃得满嘴流油,笑逐颜开,心满意足……仅此而已。

  “所以,如果有一个擅长卖烧饼的人,能专门来经营‘王二麻子烧饼铺’,就让她去当烧饼铺的首席执行官好了,我就专心致志做自己的烧饼——这不是很好吗?

  “你或许可以从金心月的个人传记和演讲视频,去深入了解她,但你不可能像我一样了解她,亦不可能像她一样了解我。

  “我了解她,知道她绝不会背叛我;她也了解我,知道我和丁铃铛一样,都不是喜欢经营烧饼铺,而是只喜欢做烧饼的人,所以只要她足够小心,别触碰底线,我亦不会去猜忌和束缚她,她完全可以放开手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师徒之间的信任。

  龙扬君:“底线?什么底线?”

  李耀微微一笑,行云流水地激发微型晶脑,召唤出一道道立体光幕,上面全都是错综复杂的蝇头小子,还有一连串的算式、列表和统计数据。

  “过去半个多月,包括你和韩拔陵在内,你们都绞尽脑汁在推敲一切,对于不知道联邦内幕的古圣强者来说,的确是为难你们了。”

  李耀道,“但是对于深度了解金心月、丁铃铛乃至过春风等人的我来说,要从熟悉的手法中推敲出金心月的布局,却并非难事——只不过,我关心的重点并不在这里。

  “我不在乎‘王二麻子烧饼铺’究竟由谁来经营,又能不能做大做强,相对于明面上那些阴谋诡计、强取豪夺、争权夺利,我更在意的是一个组织,一个人——帝临会,吕轻尘。”

  龙扬君眯起眼睛,喃喃道:“他只是金心月的棋子,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不,他很重要。”

  李耀指着光幕上的几条新闻道,“玉尘星矿场大爆炸案,罹难者人数总计四万两千七百二十二人,是‘帝临会’这个邪恶的修仙者组织,浮出水面的第一次袭击,而吕轻尘也因为此案,一跃成为联邦头号通缉要犯,联邦最臭名昭著的修仙者。

  “玉尘星大爆炸之后,短短十年内,他又陆续发动了好几场针对资源星球的恐怖袭击,都造成了相当严重的破坏,死难者加起来超过十万人。

  “在那之后,秘剑局和黯月基金会都不遗余力加强了对帝临会的打击,吕轻尘的气焰才稍稍收敛,帝临会彻底转入地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做过惊天动地的大案——但他们‘联邦头号修仙者组织’的招牌,已经彻底竖立起来了。”

  龙扬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如果这些恐怖袭击,真的都是金心月授意吕轻尘做的,甚至仅仅是知情不报,那都彻底超过了你的底线,你就要‘清理门户’了?

  “但是,你既没有见到金心月,也没有找到吕轻尘,又怎么可能知道真相呢?”

  “我算出了一些东西。”

  李耀将自己花了半个月时间疯狂计算出来的统计数据和趋势曲线都放大,解释给龙扬君听,“联邦在过去百年,开发了无数资源星球,兴建了成千上万的矿场,绝大多数都设立在环境恶劣、极度凶险的地方。

  “无论我们怎么预防,矿场事故都是不可避免的,这些,就是我从公开渠道搜集到过去百年的所有矿场事故统计数据,已经剔除联邦的疆域扩大、采矿技术革新带来的安全系数提升,等等干扰因素了。

  “看这条曲线,有没有发现什么?”

  李耀指着一条缓缓下降的曲线问道。

  龙扬君琢磨了半天:“没什么问题啊,随着联邦采矿技术的革新,大规模采矿晶铠的运用,以及基础设施的完备,你们的矿难事故发生率逐年降低,曲线很平滑,不对吗?”

  “不对,很不对。”

  李耀道,“看看吕轻尘出现之前那些年的平均矿难事故发生率,以及吕轻尘肆虐十年的数据,以及他销声匿迹、彻底转入地下之后十几年的数据,平滑,太平滑了!

  “这表示什么?吕轻尘穷凶极恶、丧心病狂、三番两次地针对联邦各大资源星球,策动了令人发指的恐怖袭击,然而从一百年的大数据来看,他极度活跃的那十年,算上他的所作所为,矿场事故的平均发生率,和前后几十年都没有太大变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如果将帝临会宣称负责的那些恐怖袭击都去掉,你再看看。”

  李耀在光幕上轻轻一敲,曲线中间立刻深深凹陷下去一大块,像是被大大咬了一口。

  “吕轻尘活跃的十年,矿难事故平均发生率竟然莫名其妙降低了一大截,等吕轻尘转入地下之后,事故率又迅速恢复了正常?”

  龙扬君仔细研究着这些数据,片刻之后,眼底放出七彩纷呈的精芒。

  “你明白了吧,如此诡异的数据,只有两个可能。”

  李耀道,“要么,连老天都在眷顾联邦,当吕轻尘大搞恐怖袭击之时,正巧别的资源星球都运气好到极点,一次严重矿难事故都没发生过。

  “要么,根本就没有什么‘恐怖袭击’,而是先发生了一场普通的矿难之后,秘剑局和黯月基金会联手操纵,由帝临会、吕轻尘站出来主动认领,把普通事故包装成了恐怖袭击,用这种方式,打造出了帝临会这个‘蛰伏在联邦内部,极度邪恶的修仙者组织’!”

  龙扬君飞快眨巴着眼睛:“果真如此,恐怖袭击是假的,吕轻尘根本没有害死超过十万的无辜者,那就算他真是金心月的手下,亦没有什么问题,是合理范围内的‘引蛇出洞、钓鱼执法’了?

  “不过,你可以推算出这一连串数据,别人自然也可以,这或许就会变成金心月整个计划中,最大的破绽了!”

  “不,这不是金心月的破绽。”

  李耀一直被千斤巨闸紧锁着的脸上,终于放出了柔和的光芒,他的双眸完全化开,像是春回大地时解冻的池塘,**出一圈圈的涟漪,“而是我徒弟的底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