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89章 排斥反应

第1689章 排斥反应

  龙扬君捧着李耀刚才给她泡的那碗面,嘴里含着半颗卤蛋,怔怔地看了李耀很久,忽然笑出声来,笑得双肩耸动,上气不接下气,连眼泪都流淌到了嘴角。

  “原来你早就看穿了一切啊,真是的,害得我还白白担心了半天。”

  她有些埋怨地瞅了李耀一眼,“我开始还担心,你们是不是要玩什么师徒反目的戏码,而联邦也会分崩离析,在帝国远征军的侵袭下溃不成军呢!

  “没想到一切都在你的计算之中,倒显得我自己和韩拔陵等人都像是傻子了,李老魔就是李老魔,这个有些戏谑的绰号,一点儿都没叫错嘛!

  “或许刚才有些开玩笑,但现在,我是非常认真在考虑,一路抱着你的大腿了!”

  李耀嘿嘿一笑,稀里呼噜将一大碗已经泡胀的面条统统吞入腹中,又端起面碗美美地灌了一大口面汤,最后打了一个痛痛快快的饱嗝,拍着肚皮,发出心满意足的长叹声。

  他满脸通红,容光焕发,每一个毛孔统统张开,向外界释放出了无比强大的气息,“李老魔”的气势尽显无疑。

  “这个,倒不是我故意要装模作样。”

  李耀老老实实地解释道,“我也是直到昨天晚上,才计算出一切——将这些数据和图表都摆在眼前,自然容易推测出结论,但我一开始什么都没有,又不想惹人怀疑,不能找他人直接调取资料,只能自己一点一点去抠,甚至去找那些几十年前的新闻片段,慢慢拼凑出一切。

  “这项工作,就把我大半个月的时间统统都占去了。

  “好在,最后的结果还算不错,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对我来说这些数据就足以证明‘帝临会’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邪恶组织,也是,金心月那么聪明的人,就算我不相信她的人品,至少都该绝对相信她的智慧,她想要长久掌控联邦的话,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真的把自己变成‘吕醉第二’,授人以柄呢?

  “既然他并没有踏过最后的底线,又为‘李耀集团’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和牺牲,对我又这么忠心耿耿,那我这个当师父的就大方一点,把整个‘李耀集团’都交给她来掌舵,又有何不可?

  “俗话说得好,‘有事弟子服其劳’,你们都管我叫‘李老魔’了,以我今时今日的身份和地位,倘若还要亲自过问集团里面乱七八糟的杂事,不是太掉价了吗?收徒弟,就是用来做这种事的嘛!”

  看着李耀淡定自若,谈笑风生的模样,龙扬君是真的苦笑起来,摇头道:“我真看不透你,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在‘三界至尊、秃鹫李耀’这座巍峨雕像里面躲着的是个傻瓜,但有时候又觉得,这个傻瓜简直比韩拔陵所描述的还要可怕十倍——真正的‘秃鹫李耀’,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想要干什么呢?”

  顿了一顿,不等李耀回答,她自己先摊了摊手,笑眯眯道,“哈,不过算了,这个结果总算是皆大欢喜,看来这次金心月是占尽上风,我们这些古圣界来客,可以轻轻松松坐在一边看戏了?”

  李耀眼底闪过一抹古怪的光芒,摇头道:“那倒也不是。”

  龙扬君微微一怔:“怎么说?”

  “直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发展得太顺利了。”

  李耀认真道,“但是,有我在的地方,不应该这么顺利的。”

  龙扬君“噗嗤”一声笑起来:“你又开始了,这是什么奇谈怪论,还是你真的相信有‘天命’、‘运气’的存在?”

  “不是天命,也不是运气,而是某种真实存在的法则。”

  李耀轻轻皱着眉头,目光深邃而幽远,思绪仿佛飘回到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声音就像是从古怪的异梦里发出的呢喃,“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连我自己都没完全想明白,但你不妨把我当成一个……会受到整个世界排斥的人,就像是深深扎进血肉里的一根刺、一枚异物。

  “血肉里扎进去一根刺,身体就会生出本能反应,要把它挤出来,说不定是我进行星海跳跃的次数太多了,身体和神魂都在一次次三维到四维、四维到三维的撕裂、粉碎、凝聚、重组中发生了微妙的变异,这个世界也把我当成了某种异物,生出‘排斥反应’,绝不会让我舒舒服服就坐享其成的。”

  龙扬君哑然失笑:“反复进行多次星海跳跃的人多了,从没听说有什么古怪变异的,不过你这么言之凿凿,想来除了所谓‘排斥反应’之外,肯定还发现了更多东西?”

  “没错。”

  李耀点头道,“金心月既然谋划百年,她的全部计划当然不止是我们眼前看到的这些——因为现在这些计划,最多帮助李耀集团强势崛起,并且令她有朝一日能执掌李耀集团和星耀联邦的双重大权。

  “但更关键的问题,却是迫在眉睫的帝国远征军入侵啊!

  “不能将黑风舰队彻底击溃,一举奠定星耀联邦‘区域性霸权’的话,前面的谋划再精彩、再缜密,都是一场笑话!

  “所以,过去半个多月的风云变幻,不过是开胃小菜,接下来半个月甚至更短时间内即将发生的一切,才是金心月最关键的核心计划!”

  李耀并未掩饰自己的态度,龙扬君察言观色,瞬间明白了:“而你并不看好自己徒弟对付黑风舰队的‘核心计划’?”

  李耀叹了口气道:“是啊,我觉得她的计划还不够完美,一方面太过贪心了,竟然想通过一个计划,就将李耀集团、旧日豪门、星耀联邦乃至黑风舰队……诸多势力统统都算计在内,都一口吃下去!

  “这么高难度的连环布局,稍有不慎,一环出错就满盘皆输,连一百年前她的父亲金屠异都未必能办到,她的话,实在有些勉强,操之过急了!”

  龙扬君笑了笑:“或许,这就是年轻气盛和老奸巨猾的区别。”

  李耀点头:“更重要一点,你刚才其实也没说错,以普通矿难事故,伪装成恐怖袭击,打造出‘帝临会’这样一个假冒的邪恶组织,这么做虽然守住了最后的底线,但的确有可能成为她最大的破绽。”

  龙扬君道:“你担心……被黑风舰队识破?”

  “谁知道呢?”

  李耀道,“一般来说,对星耀联邦并不是特别熟悉的黑风舰队修仙者们,是不太可能往这个方向去想的,但只要有人稍稍点拨他们一下,把整件事说透,黑风舰队要计算出同样的曲线,并不是太大的难事。”

  龙扬君眨了眨眼:“看来你已经有了怀疑的人?”

  “没有,我能搜集到的信息还是太少,不可能凭空诬陷别人。”

  李耀顿了一顿,继续道,“不过,对于金心月的某些手下,我的确隐隐有些不安,有点儿心惊肉跳的感觉。”

  龙扬君道:“谁?”

  李耀道:“吕轻尘。”

  龙扬君微微一怔:“照你刚才推测,吕轻尘并不是真的‘联邦头号通缉犯’,他并没有策划什么恐怖袭击,只是金心月故意放出去,打入修仙者内部,去把所有修仙者都牢牢吸引过来的那么一块‘磁铁’,那他肯定对联邦忠心耿耿了——否则,以金心月的眼光和手段,也不会用这样的人。”

  李耀道:“但是他的‘修仙大道2.0’,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好,太毛骨悚然了,即便是假的,是故意编造出来的,我总觉得能编造出这样一套似是而非理论的家伙,不太像是冒牌的修仙者。”

  龙扬君轻轻哼了一声:“就算他真是修仙者,又如何,修仙者也未必一定要忠于真人类帝国,你们联邦不是讲究‘思想自由’的么,在‘帝临会’崛起之前,各种关于修仙大道的理论都是可以公开出版的,吕轻尘完全可以既深深信仰‘修仙大道2.0版本’,又是一个忠诚的爱国者,绝对忠于星耀联邦,这不矛盾啊。

  “而他的这种特质,又被金心月慧眼识珠给发掘出来,由这样一个‘热爱联邦的修仙者’来扮演‘帝临会首领’的角色,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李耀郑重其事地点头:“没错,我也这么认为,如今的联邦讲究‘思想自由’,光是信仰修仙大道并不犯法,金心月既然敢放手使用吕轻尘,扮演这么关键而危险的角色,就说明他肯定通过了重重考验,是最坚定的爱国者,绝不可能投降真人类帝国的。”

  这下子,龙扬君是真的愣住了,冥思苦想了半天都没绕过这个弯来:“既然你也认为吕轻尘是一个坚定的爱国者,绝不会背叛联邦,投降帝国的——那你还担心什么?”

  李耀苦笑道:“如果吕轻尘真是一个坚定的修仙者,坚决信仰‘修仙大道2.0版本’,同时又是一个坚毅而深沉的爱国者,无比热爱星耀联邦,甘愿为联邦忍辱负重,背负‘头号通缉犯’的罪名几十年的话……

  “那么,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祖国,在错误的‘修真大道’之路上越走越远呢?

  “他绝不会背叛联邦、投降帝国,并不代表他不会用自己的手法、自己的理念、自己认为绝对正确的大道,在最关键的时刻,去改造联邦啊!”

  -----------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昨天竟然忘记求月票和推荐啥的了。

  今天补上,同学们有月票和推荐的话多帮帮忙吧!

  提醒一下,月票只能当月使用,过期作废的,昨天还书评区看到有朋友上个月没投想攒到这个月,结果作废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