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92章 完全压制!

第1692章 完全压制!

  四只妖兽颅骨炼制而成,外形狰狞而扭曲的酒杯从金心月身后缓缓浮起,在她的灵能缠绕之下,释放出妖异至极的气息。

  其中三只酒杯,如三点鬼火,忽忽悠悠,飘飘荡荡,飞到了三名大佬身边。

  颅骨酒杯中,盛满了鲜血一般粘稠而浓烈的“赤血龙胆酒”,还可以看到一颗如心脏般的妖龙胆囊,在里面沉沉浮浮。

  浓烈如血,粘稠似油,释放出一股令人先是寒毛直竖,接着又血脉贲张,七情六欲统统都被增幅到极致的感觉。

  三名大佬面面相觑,手指轻颤,谁都不愿意第一个去喝这杯……不知道什么味道,不知道喝醉之后有什么后果的酒。

  三杯如血似油的酒,却一个劲儿往他们嘴边凑,像是在他们身后站着六个透明人,要强迫他们喝下去。

  金心月的声音越来越冷:“喝啊,怎么不喝?”

  “金心月!”

  长着婴儿般娃娃脸的童掌门双目圆睁,一拍大腿,“我们也不是单枪匹马来的,外面还有大把我们的人,你不要太过分!”

  “哦,这么说,童掌门是不愿意给金某这个面子,不想把我这个走投无路的弱女子当朋友,不愿意喝我精心酿造的这杯酒了?”

  金心月淡淡一笑,朝门口比划了一个手势,“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勉强的人,既然如此,童掌门请吧!要知道,‘带路’这件事,未必是多么精密而复杂的工作,其实也用不了那么多人的。”

  “你——”

  童掌门霍然起身,盯着金心月看了半天,又阴沉着脸扫视身边两名大佬。

  两名大佬眼皮低垂,恍若老僧入定,没有听到他和金心月的对话一样。

  童掌门脸色阴晴不定,沉声道:“金心月,既然你将这么隐秘的事情,都告诉给我们知道,倘若我们不和你合作的话,恐怕就算能走出这扇大门,都走不出你的‘月宫’了吧?”

  金心月笑眯眯道:“童掌门,您说呢?”

  童掌门的眼角不停抽搐,原本细腻如婴儿般的面孔上,瞬间爆出了几十块老人斑,一个字一咬牙:“金心月,你敢!”

  “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不敢?”

  金心月笑得有些凄凉,有些哀怨,更带着几分疯狂,她将悬浮在半空中属于自己的那杯“赤血龙胆酒”摘了下来,放到嘴边,轻轻一顿,嗅着浓烈至极的血腥味,随后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她并不擦拭从嘴角滑落的殷红酒液,任由它滴滴答答洒落到自己的黑色套装,乃至被黑丝袜包裹的浑圆大腿之上。

  浸泡在酒中那颗妖兽胆囊,亦被她直接纳入口中,慢慢咀嚼,香舌缠绕,压榨出更多汁液。

  殷红如血,肌肤似玉,形成触目惊心的对比。

  “过去一百年,我唯一的梦想就是成为‘联邦议长’,诸位掌门应该最清楚,我为这个梦想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忍受了多少苦楚,又干了多少铤而走险的事情。”

  金心月将嚼烂的龙胆吞落肚去,“嗤嗤”地笑了起来,“但是现在,短短半个月之内,我的梦想彻底破灭了……身败名裂、千夫所指,我永无翻身之日!

  “就算丁铃铛那些人,碍于我身后那么多妖族的支持,并不会真的将我送入囚牢,但对我这种人来说,永远失去权力的滋味,简直比坐牢、比千刀万剐还难受百倍!

  “呵呵,既然如此,童掌门觉得我还有什么不敢呢?大家合作百年,我是何等样人,诸位还不清楚吗?难道童掌门觉得我像是那种会束手就擒,坐以待毙的人?”

  “好了,不说废话,最后问三位一遍,童掌门、庞掌门、赵掌门,金某这杯酒,你们喝,还是不喝!

  “谁今天喝了金某这杯酒,就是生死与共的好朋友,大家抱成团去和黑风舰队讨价还价,想必能为各自的门徒和族人都讨到一个好价钱!

  “要是不喝,门就在那边,迈开你们的双腿走出去,大家鱼死网破吧!”

  金心月终于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却将那殷红的酒液涂抹得更开,就像是她刚刚生吃了一头巨兽。

  她将颅骨酒杯朝地上狠狠一掷,砸个粉碎,怒发冲冠,双目圆睁,死死盯着三名大佬!

  一瞬间,仿佛血妖界上千年来,无数妖王、妖皇乃至妖神,统统都神魂附体,出现在金心月身后。

  妖气,逼人!

  在她灼热的目光、惊人的气势、还有无可辩驳的话语,三重合围之下,三名大佬的目光统统都变得散乱,动摇,深邃,又重新凝固起来。

  大肉山庞掌门第一个去捞那杯酒。

  赵掌门却是第一个将酒倒入口中。

  而等他将又辛又辣的赤血龙胆酒都吞落肚去时,却发现刚才好似最“坚毅不屈”的童掌门,早就喝得涓滴不剩,将酒杯都倒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心月披头散发,妖气凛然,无比狂妄地大笑起来,张开双臂怪叫道,“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者为俊杰,有三位掌门鼎力相助,何愁我们大事不成呢!”

  “好了,金心月,酒我们都喝了,说正事吧!”

  童掌门仔仔细细擦干净了嘴角残留的每一滴酒液,恢复了冷静,稳稳道,“真要……做此大事的话,绝不是纸上谈兵那么简单,你和‘那边’究竟有多少联络,又有什么具体计划,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们了吧?”

  金心月诡秘一笑:“当然,我这就叫人来向三位掌门介绍真正的‘黯月计划’。”

  她不慌不忙地朝半空中击了三掌。

  三名大佬脸色一变,终究还有些心神不宁,并不愿意这么早就被旁人知晓。

  “放心。”

  金心月察言观色,淡淡笑道,“来的这几位,都是我为三位掌门精挑细选的‘联络员’,想必你们是绝对会信任他们的。”

  不等三名大佬反对,密室大门已经无声无息向两侧滑开。

  而从密室外的黑暗中浮现出来的三张面孔,却是令三名大佬都目瞪口呆,如五雷轰顶!

  “父亲。”

  “师父。”

  “义父!”

  三名年富力强的中年男子鱼贯而入,恭恭敬敬朝三名大佬施礼。

  他们淡定自若的表情,和三名大佬脸上五味杂陈的惊诧,形成鲜明对比。

  没错,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全都是各自最信任、最喜爱的义子、真传弟子乃至亲生儿子,都是各自宗派和家族的中坚力量,乃至下一任的接班人!

  没想到,早就被金心月策反了。

  三名大佬一阵头晕目眩,好似脑域深处有十万座火山同时爆发,不知是眼前惊人的打击造成,还是那杯赤血龙胆酒发作。

  “金心月,你,你好卑鄙!”

  “你们又冤枉我了,唉,最近半个月,我总是被人冤枉啊,来吧,三位,你们自己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父、父亲大人,事情不是您所想的那样,并不是金会长来蛊惑我们,而是,而是真人类帝国的秘谍先渗透到了联邦,来蛊惑我们为帝国效力,我们,我们几个都一时糊涂,结果被金会长给抓住了。”

  “没错,师父,当时我们都万念俱灰,还以为这次一定死无葬身之地,结果是金会长大仁大义,放了我们一马,还尽心尽力帮我们遮掩此事,要不然我们早就上法庭、下监狱,爆出超级大丑闻了!”

  “义父,你听我们慢慢解释——金会长当时对联邦是一片忠诚,她之所以放过我们,是想多了解一些帝国远征军的内幕消息,所以就给了我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让我们继续和帝国秘谍保持联络,放长线钓大鱼,一方面套帝国的情报,另一方面也放一些我们的假情报过去,误导黑风舰队的判断。

  “就这样,金会长通过我们,才慢慢和黑风舰队方面搭上了线。

  “却没想到现在爆出了这样的事,金会长这样对联邦忠心耿耿、劳苦功高的大英雄,却被联邦给出卖了!连我们这些人都为金会长打抱不平!既然这个联邦是这么忘恩负义,有眼无珠的话,那倒不如‘假戏真做’,真的反了吧!”

  默默听完弟子、义子乃至亲儿子的话,三名大佬如堕冰窟,不知该如何反应,嘴唇哆嗦了半天,也只能道:“你们,你们,你们当时怎么会如此糊涂啊!”

  三名旧日豪门的中坚力量,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金心月道:“黑风舰队很久以前就发现了联邦的坐标,不过没有星炬的话,大部队很难瞬间跳跃过来,只能先拍一些秘谍渗透到联邦内部,来策反我们的高层和骨干。

  “如三位掌门以及我这样,太过扎眼的高层人物,并不是他们的首选目标,而你们的义子、徒儿乃至亲生儿子,就是最合适的‘猎物’了。

  “至于他们为何会被帝国蛊惑?呵呵,真人类帝国如此强大,掌控着足足数百个世界,联邦和帝国的较量,无异于以卵击石,力量对比如此悬殊,被蛊惑很正常,不被蛊惑才不正常吧?

  “更何况,大家都是人,是人就有弱点,就算是豪门大宗的中坚力量,乃至下一任的接班人,偶尔也会一不小心暴露出弱点的。

  “比方说,不小心出现在宗派里某个极有分量的长老的情妇床上啦;为了冲击更高境界而挪用宗派秘库里的宝贵资源,却留下马脚啦;为了在宗派里上位,铲除竞争对手,用了点儿不太光彩,足以被判几十年刑的手段,诸如此类的。

  “这些事情若是被帝国秘谍知道,他们还能不乖乖就范吗?

  “而我呢,正好是黯月基金会的会长,抓捕帝国秘谍就是我的本职工作,顺藤摸瓜发现了这些臭气熏天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

  “不过,算啦,过去的都过去了,想来三位掌门年轻时都没少干类似的事情,又何必对小辈们如此苛责呢?

  “来吧,目光向前看,前面还有无限光明的未来在等待着我们,等待着诸位的宗派和家族,等待着诸位的子子孙孙呢!”

  金心月眼底的光芒越来越浓烈,嘴角勾起一抹迷人而邪恶的弧度,缓缓伸直手臂,捏紧拳头,摆出了真人类帝国的最高礼节,“要不要和我一起试试?试过之后你们就会知道,这不过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并不是那么难的……

  “修仙者万岁,修仙大道万岁,真人类帝国——万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