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93章 一命抵一命!

第1693章 一命抵一命!

  一个小时后,送走了满腹盘算、各怀鬼胎的三位掌门,金心月通过密室下方的另一座秘密短途传送阵,传送到了三公里之外,一处规模更大的地下秘密基地。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这里正好是小城中央那座妖族矿工纪念馆的下方。

  而这里的布置,也像是一座地下纪念馆。

  四周黑黢黢的浮雕上,镌刻着无数张牙舞爪、奇形怪状的妖族矿工,正在深邃黑暗的矿洞深处拼死劳作的画面。

  甚至还有矿道塌陷、晶石矿脉爆炸、毒水和烈焰纵横之下,妖族矿工们拼命挣扎,奋力求生的场景。

  金心月的正前方,则是一片缓缓流动的光幕,光幕上是一片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都是过去百年惨死在矿难事故中的妖族矿工名字。

  一名白色的少女垂手静立在死难者名单下面,像是这座“妖族神庙”里的神官。

  她真是“白色”的,非但身上的羽衣,通体雪白,一尘不染,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乃至小河般流淌下来的长发都是最纯净的白色,甚至连眼珠都呈半透明状,清澈得能一眼看到她的内心最深处。

  金心月从白色少女手中接过三支香。

  刚才在密室中和三名掌门虚与委蛇时,那种伪装出来的阴狠和癫狂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全神贯注,庄严肃穆,毕恭毕敬朝死去的矿工们拜了三拜,又亲自将香插进了光幕下面小小的香炉,还不忘将旁边燃烧了一半,有些歪斜的香也一一扶正,即便滚烫的香灰掉在手上,亦没有退缩。

  插完香,她直起腰杆,看着缓缓流淌,恍若永无休止的遇难矿工名单,忽然道:“雪儿,是否觉得为师有些卑鄙?”

  “没有,雪儿知道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联邦提前扫除所有不确定因素,免得在大战焦灼时,内部闹出更大乱子,师父是对的,只是……”

  白色少女“雪儿”摇头,顿了一顿,又道,“会不会太过残酷了?毕竟,牵扯到了这么多人,其中或许有一些人,原本未必会背叛联邦、投降帝国的。”

  “你也这么觉得——残酷吗?”

  金心月有些疲倦地捋了一下长发,她的真传弟子,白色少女“雪儿”轻轻走到她身后,帮她梳理头发,按摩护理。

  “距离玉尘星萤石矿场大爆炸,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雪儿,我记得你爹娘都是死在那次灾难当中的吧?”

  金心月眯起眼睛,任由徒儿的纤纤素手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摩挲着着,享受勾心斗角和阴谋诡计之间,难得的惬意,她继续道,“对外面,甚至是对这些矿场的主人,那些矿业集团背后的大宗派们,我们都伪造出了‘恐怖袭击’的假象,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了所谓的‘吕轻尘’和子虚乌有的‘帝临会’头上,但你自然知道,那根本不是人为操纵的恐怖袭击,仅仅是意外而已。

  “但是,意外就真的只是‘意外’吗?无论玉尘星矿场大爆炸,还是过去百年来各大资源星球的采矿基地中,发生的那么多次事故,背后真的没有一丁点‘人祸’的影子,真是老天注定,不可避免的吗?

  “不,呵呵,根本不是这样!

  “很多事故,如果投入大量资源去升级设施,并且强化对矿工的教育和保护,并指定一个相对合理的开采量,让人和采矿法宝都得到休整和检查,全都是可以避免的!

  “但是一百年前的星耀联邦,绝大部分矿业集团都操纵在那些大宗派,那些传承几百年的豪门大宗手里,这些贪得无厌的家伙,为了尽最大可能掠夺超额利益,就拼命压榨妖族矿工骨髓深处的最后一点力气,他们只顾着不断扩张资源帝国的版图,在最短时间内采集出最多的资源,却压根儿都没想过,要去控制事故发生率和矿工死亡率的问题!

  “反正,那时候在资源星球上挖矿的全都是妖族矿工,我们这些桀骜不驯、奇形怪状、张牙舞爪的妖魔、怪物们多死一个,联邦就更稳定一分——那些控制着矿业集团的豪门大族,每一个都是这么想的。

  “修真者的天职是保护普通人——即便他们真的相信这句冠冕堂皇的话,想要让这些脑满肠肥的家伙,把咱们妖族当成‘普通人’来看待,怎么可能?

  “那时候的联邦,其实就像是三十年前的‘天环界’一样,人族就是‘天罡族’,而我们妖族则是‘地煞族’,表面上是一国的,但看不见的歧视却无处不在。

  “为了完成父亲的‘赤潮计划’,为了让妖族真正融合到联邦当中去,你师父我,那时候真的很苦啊!

  “那时候,我父亲已经接受了制裁,成为了‘人类冬眠计划’的实验者,被彻底冰冻起来,解冻复活的希望十分渺茫。

  “而我的师父,你的师公也去了外星海探索,很久都渺无音讯,眼看几十年乃至上百年都回不来,甚至永远都回不来了。

  “失去了父亲和师父的庇护,那时候的我,不过是个从妖王变化过来的小小金丹,却又捧着整个血妖界那么大一块‘蛋糕’,面对那些豪门大宗的逼迫和宰割,除了低头之外,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他们要我运送大批妖族去尚未开发,环境极度恶劣的资源星球开矿,摆明了要死很多人,我忍了。

  “他们只提供给我们最破烂的老旧采矿法宝,却提出了高得离谱的开采定额,我也忍了。

  “资源星球上除了晶矿之外什么都没有,食物都要从外界运输进来,矿工吃的是最粗劣的循环食物,而新鲜食物统统开出了比本土更高百倍的天价,完全是敲诈勒索,我又忍了。

  “如此高强度作业,疯狂扩张之下,肯定会出现事故,而当事故发生之后,他们却在抚恤金和伤残赔偿款上推三阻四,百般克扣,甚至为了不影响自己宗派的声誉和在金融市场上的价位,还无数次隐瞒事故的发生……我,我又一次咬着牙,缩着骨,冻着血,忍了下来!

  “因为我知道,这时候不忍下来的话,仍旧把持着议会大部分席位以及整个新闻界、舆论界的豪门大宗,完全可以在我们妖族身上挑出更多毛病,大大推迟妖族全面融入联邦的进程,甚至闹出新的变数。

  “即便我本人,如果不是表现得那么‘温顺乖巧’,都极有可能被他们杀死,换上一个更符合他们心意的妖族首领,一个更好操纵的傀儡。

  “哼,他们以为我不知道他们那些暗杀计划,还有从妖族中遴选的傀儡名单么?我知道得一清二楚!

  “不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父亲和师父都不在,除了默默忍受之外,还能如何呢?”

  感知到了师父的幽远和哀伤,雪儿稍稍加重了力度,认真道:“我们都知道妖族这个家不好当,师父这一百年真是……辛苦了。”

  金心月笑了笑,继续道:“我可以忍受,但绝不会遗忘!我用整整一百年的忍耐,换来了《全面平等权利法案》,换来了妖族今时今日的平等地位,换来了议会、新闻界、舆论界和社会各界的深度渗透,换来了发展部、黯月基金会和大白舰队,最重要是,也换来了这些豪门大宗,多多少少的信任,令他们以为,我真是一个傀儡,最多是一个野心勃勃,贪恋权力的傀儡!

  “所以,呵呵,到了该算总账的时候了!

  “没有人可以这样欺凌我我金心月的族人,却不付出半点代价的!帝临会并不存在,吕轻尘也不用为那么多的矿难负责,真正该负责的,是该死的矿业集团、资源巨头,以及他们背后称霸联邦数百年的豪门大宗!

  “这次我精挑细选,牵扯到整个计划里,重点打击的十七个大宗派,全都和过去百年间那些不该发生、而发生之后又没有妥善处理,给我们妖族带来无数悲剧的矿难事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冤有头,债有主,我不会随意牵连无辜者的。

  “那些脑满肠肥的大宗派,在过去百年狠狠吸我们妖族的血时,就应该想到有今天了。

  “我要求不高,这些豪门大宗都给我一命抵一命,我们在过去百年这些‘不该发生’的矿难中死了多少人,他们今天也给我死够多少人——很公平,是吧?”

  “是。”

  雪儿大着胆子道,“但却不像是‘修真者’那种公平。”

  “我本来就不是修真者,全世界都知道啊,我是妖,最会蛊惑人心,欺骗世人的妖。”

  金心月淡淡一笑,“更何况,我也并不是单纯为了报复才这么做的,你刚才说的很有道理,相比普通人和底层修真者而言,这些盘根错节、尾大不掉、日益腐朽的豪门大族是最靠不住的不确定因素。

  “普通人和底层修真者,只能依靠‘星耀联邦’这个国家,国家就是他们的一切,就算想给帝国‘带路’,都没这个资格。

  “但是,对于传承数百年的豪门大宗而言,‘国家’根本不重要,宗门和家族就是一切。

  “为了自保,为了生存,他们有能力也完全有动机,出卖‘星耀联邦’,去换取更大的好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