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94章 百年之后,毁灭、重生、不朽!

第1694章 百年之后,毁灭、重生、不朽!

  “雪儿”沉默片刻,继续为师父不轻不重地按摩着,附和道:“师父所言极是,我们这些年和黑风舰队的秘谍斗智斗勇,查获绝大部分被帝国策反的人,都来自这些曾经辉煌过几百年的豪门大族。

  “唉,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一个个把‘修真者’的口号喊得比谁都响,表面上也都是冠冕堂皇、正气凛然的,但真正干起龌龊肮脏的勾当,却是比谁都过分呢!

  “这是自然。”

  金心月淡淡一笑,“豪门大族最靠不住——这是数万年文明发展史,无数次改朝换代中,鲜血淋漓、颠扑不破的真理!

  “普通人和低阶修真者,就算一心想要投靠帝国都找不到机会,可谓‘卖国无门’。

  “而我师娘丁铃铛的爱国者阵线,或者我师父留下的‘耀世集团’,还有天元界的‘双蛟会’在内,这些都是新兴势力,是随着新联邦的诞生和发展,一起壮大起来的,大家的利益都和新联邦死死捆在一起,自然会为了联邦而战。

  “而那些在‘旧联邦’时代就已经根深蒂固的豪门大族就未必了,他们一方面拥有极强的独立性,早就形成了一座座外人轻易窥探不到门径的‘山头’,成为寄生在联邦身体上的‘毒瘤’;另一方面,几百年积弊丛生,又逐渐腐朽没落,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在耀世集团、双蛟会、爱国者阵线这种新兴势力的冲击下,江河日下,摇摇欲坠,所以他们也有很强烈的动机,要扭转这种‘颓势’——如此说来,如果联邦和帝国真的对峙,帝国给我们的战争压力太大,谁会先扛不住,叛变到帝国那边去,答案不是呼之欲出了吗?

  “老而不死是为贼,人是这样,宗派和集团也是这样,这些豪门大宗都已经老了,跟不上新联邦发展的脚步,是到了该死的时候,该把生存空间让出来给新的宗派、新的强者、新的集团了!

  “硬拖着不想死,那就是贼,‘国贼’!看看他们过去百年间,暗地里所做的一切,我才不相信他们会是真正的修真者,会誓死守护联邦呢!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只不过印证了我的判断而已。

  “所以——”

  金心月捉住了雪儿的手,回过头来看着弟子,“一个国家发展的时间长了,总会生出一些阳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在这些角落里,又会滋生出不少蛇虫鼠蚁、肮脏不堪的东西,现在,就让我们将这些黑暗和肮脏一波带走,留下一个干干净净的新联邦吧!

  “而我们妖族,也会在这个全新的联邦,绝对正大光明的新联邦,再次崛起!”

  提到“妖族崛起”四个字,即便刚才一直冷静的妖族少女“雪儿”,那清澈透明的双眸深处,都不由绽放出两簇小小的火花。

  一百年,整整一百年了啊!

  按照百年前妖族最伟大的战略家金屠异的推演,也到了“赤潮计划”该有个了断,到了妖族该彻底重生和崛起之时了!

  雪儿的呼吸急促起来,仿佛长久待在地底养成的雪白脸颊上,荡漾出了两道漩涡般的红晕。

  金心月读懂了弟子内心的声音,她胜券在握地笑了起来。

  一个小时前,她曾经在另一处密室,和三位修真者掌门一起高喊过修仙者的口号,高喊过“修仙者万岁、真人类帝国万岁”。

  但无论金心月还是那三位掌门都心知肚明,他们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实意相信、信仰这个口号的。

  “修仙者万岁、真人类帝国万岁”这句话于他们而言,不过是一个哈欠,是个可以换钱的屁而已。

  但是此刻,当金心月和雪儿一起,两名妖族女郎,轻声细语,近乎吟唱出了另一个尘封百年的口号时,这对师徒都深深理解,并将用生命去贯彻他们的使命。

  “毁灭,重生,不朽!”

  “毁灭!重生!不朽!”

  这是一百多年前,当金屠异统御着万妖联军,试图通过血妖之眼直扑星耀联邦首都天都市时,近百万妖族曾经同时怒吼过的口号。

  时至今日,即便再怎么融合和平等,依旧有无数妖族无法将这句口号、这个信仰、这份‘道心’,从自己的骨髓最深处彻底抹去!

  “好了,开门吧。”

  金心月扶住了徒儿的胳膊,往她体内输入了一道柔和的灵能,平静了她近乎沸腾的血脉,微笑道。

  雪儿轻轻咬着嘴唇,还没有从紧张和兴奋中挣脱出来,一连深吸了两口气,这才退到一边,在地下纪念馆的浮雕上轻轻一按。

  烙印着遇难矿工名单的光幕立刻消失。

  光幕后面看似空无一物的墙壁上,却是有一道道血色灵纹慢慢浮现出来,不断延伸和交错,形成了一座全新的传送阵。

  这是第三座秘密传送阵,通过第三个地下秘密基地。

  所有密室都没有通往外界的密道和出入口,只能通过传送阵往来,而且绝大部分传送阵都是点对点单向传输的。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想要抵达真正的核心密室,就必须先发现第一个密室,找到密室里的所有传送阵,并破解传送阵的激活秘纹和目的地坐标,再跳跃到第二个密室,重复一遍,才能抵达最后的目的地。

  核心密室中的人和设施,让金心月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小心。

  “唰!”

  她被红芒缠绕,从地下纪念馆消失,出现在了一条不断向下的楼梯最上方。

  狭窄的楼梯几乎无法令任何重型战械通过,而楼梯两侧不时都会出现一个巨大的凹槽,凹槽里分别坐着一名妖族战士。

  位于市区的发展部大厦中,“黯月基金会”公开办事处里那些黯月小队成员,就已经够狰狞猛恶。

  而这里的妖族战士,却是比黯月小队成员更加狰狞和凶猛十倍!

  “会长!”

  当金心月拾级而下时,这些妖族恶汉统统毕恭毕敬朝她施礼,不少人毫不掩饰眼底尊敬乃至崇拜的光芒。

  七绕八弯的楼梯尽头,一扇厚达十米的合金钢大门无声无息滑入岩层。

  合金大门后面,出现在金心月眼前的,是一处地下晶脑和通讯中心。

  这里的晶脑融合了灵能技术和生化技术的双重特点,既像是在超级主控晶脑上长出了无数肿瘤和寄生体,又像是在一副巨兽的五脏六腑之内,安插了无数的晶脑和计算晶片。

  几十名晶脑和生化脑专家,正在粗壮如蟒蛇的晶缆和人工神经索之间,埋头工作着。

  他们夜以继日在地底秘密工作的全部意义,就是欺骗和绕过联邦的“大一统灵网”,既可以让金心月通过一条绝对隐秘的线路,和联邦以外,星海深处的某个地方联络,又可以在必要时,对大一统灵网发动致命的打击。

  这是一项极不容易的工作。

  但是,如果请联邦最高明的晶脑专家,将这里的晶脑拆卸开来,就能发现很多不属于联邦风格,凌驾于联邦现有晶脑技术之上的计算晶片和分析单元。

  那都是……来自帝国的馈赠。

  战争,早已开始。

  现在,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刻!

  “金总督,您来了?”

  一名尖嘴猴腮,看似平平无奇的小个子男人迎了上来,然而对待金心月的态度,却和旁人有微妙差异,对金心月的称呼也相当古怪。

  金心月扫了小个子男人一眼,淡淡道:“我只要保住自己这条小命,并且让我的族人能有一块容身之地就可以了,还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呢,什么‘总督’,免了吧!”

  小个子男人“咯咯咯咯”笑了起来,笑得比金心月还要妖气,肩膀一耸一耸道:“金总督尽管放心,帝国是最讲信誉的,我家统帅更不会干杀鸡取卵、因小失大的事情!

  “我们毕竟是从星海中央远道而来,也不可能永远在星海边陲久居下去的,打回星海中央,夺回我们的故土和骄傲——这才是黑风舰队的终极目标。

  “我们所要的,不过是精锐的战士、充足的资源,或许还有彼此的深度技术交流,仅此而已。

  “等到有朝一日,黑风舰队真的在这里休整完毕,集结大军,杀回星海中央之后,这里的七个世界,还不是要交给最忠诚可靠的人来管理吗?

  “只要金总督一直像现在这样明智而忠诚的话,我们又何必考虑第二个‘代理人’呢?

  “到时候,金总督就负责为我们提供七个世界源源不断的天材地宝、晶石矿脉和人力资源,我们就回到星海中央,去夺回一切!我们在朝廷,你在边陲,彼此遥相呼应,水涨船高,大家都有好处,还卸什么磨,杀什么驴呢?

  “所以,金总督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我们不会亏待朋友的!”

  金心月深深凝视了小个子男人一眼:“希望如此,秘密超远程通讯线路架设好了没有。”

  “好了。”

  小个子男人笑道,“随时可以激活,以联邦目前的晶脑和灵网技术,至少三五天之内是绝不可能截获甚至察觉到的。”

  “那好。”

  金心月双手背负,深吸一口气,眼底荡漾出了一抹微妙至极的血色,“让我和你们的统帅,直接对话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