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97章 召唤,降临!

第1697章 召唤,降临!

  自黑夜明下定决心的那一刻起,原本有条不紊,以最节约资源的方式来展开的黑风舰队,战备速度陡然加快。

  星海跳跃本身,是撕裂、重组、再撕裂、再重组的过程,对星舰会造成一定的伤害,一百年间,经过无数次短途星海跳跃的星舰,就像是一块被反复弯曲又复原的铁片一样,即便外表看不出来,内部却充满了细微的裂痕。

  过去数年,黑风舰队一直驻锚在褐矮星的旁边,对这些“裂痕”进行维修,但现在维修进度不得不加快,他们采取了更加激进的做法——将一些破损实在严重的星舰直接报废,将上面还能使用的燃料、装甲、弹药和法宝单元统统拆卸下来,补充到别的星舰上。

  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在最短时间内,得到一支焕然一新、杀气腾腾的舰队,如一连串细碎的黑色钻石般,环绕在褐矮星同步轨道上的“碎石星带”。

  即便这么做会极大压缩他们的活动空间和发展潜力,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很快,他们就将拥有一切!

  黑风舰队旗舰,“黑色漩涡号”,如同数万枚晶莹剔透的黑色水晶凝聚在一起,组成一座长达上百公里的水晶山,先进和冷酷并存,优雅和残暴融为一体,亦彻底“苏醒”,完成了最高战备状态。

  “啊啊啊啊啊!”

  黑色漩涡号深处,如同深邃死寂的坟墓,清冷的光芒照耀着四周蜂巢般的冬眠仓,一块块冬眠仓的盖板缓缓掀开,从粘稠混浊的营养液中,发出阵阵凶兽般的吼叫。

  最后一批沉睡数十年,早已饥渴难耐的强者,从梦魇中苏醒过来,即将把梦魇中的一切,带给整个世界。

  无数普通人组成,但同样用各种强化药剂、灵械义肢和植入式铠甲高度武装的奴兵,像是灵巧的蚂蚁那样爬上爬下,服侍着修仙者们从冬眠仓里爬出来,来到休息区,并殷勤地帮他们擦拭身体,按摩四肢,补充药剂和天材地宝浓缩液,尽快从冬眠状态中恢复过来。

  “吼吼吼吼吼!”

  沉睡数十年的修仙者们,通过静脉注射等方式,将蕴含强大灵能的恢复药剂直接纳入四肢百骸,默默运转着心法,原本有些枯萎的身体再次膨胀,一根根粗大的经络仿佛从蚯蚓变成了蟒蛇,又从蟒蛇化作了蛟龙,先是死死缠绕在他们周身,又像是要挣脱他们强横无匹的血肉之躯,一飞冲天!

  感知着爆炸性的力量在血脉中奔流不息,修仙者们发出阵阵吼叫,肆无忌惮地发泄着束缚几十年的憋屈和破坏欲。

  “轰!”

  就在这时,一名刚刚复苏的修仙者忽然灵能失控,随意一拳,就将一名正在为他按摩的普通人奴兵轰飞出去。

  这名普通人——或者按修仙者的说法,“原人士兵”一口气飞出上百米开外,狠狠砸在了舱壁之上,发出“咔嚓咔嚓”一阵急促的爆响,如烂泥般瘫软下来,七窍流血、筋断骨折,眼看是活不成了。

  从几十年的冬眠中苏醒,神魂、大脑、神经和血肉的复苏速度不一样,很容易发生这种脑体不协调,灵能失控的事情,倒也不是这名修仙者故意要杀人发泄。

  修仙者并不是以杀人为乐的变态狂魔,他们也是很讲道理的,对于黑风修士来说,这些原人士兵就好像是最忠诚、最乖巧、最好用的军犬一样,试问,一名优秀的军人,又怎么会轻易残杀军犬取乐呢?

  所以,这名失手杀死一条“军犬”的黑风修士,微微一怔之后,脸上亦流露出一丝抱歉的表情,低声道:“怎么会这么弱?一拳就打爆了?真不小心!”

  他招了招手,召唤了另一名原人士兵上来,“查查那家伙的编号,看看他有没有家人,从我账上转20000信用点过去,算是给他们的赔偿,对了,如果他正好有成年家人的话,可以参加下一次的‘铁血试炼’,给他的血脉,一个提升等级的机会,嗯,就说是我推荐的!”

  这样的解决方案,并不算宽厚,但也并不苛刻,大体上都是这么个尺寸——无论将原人当成军犬也好,军用物资也罢,损坏了的话,总要给个交代。

  那团烂泥般的原人尸体很快就被拖走,血渍也被瞬间清理得干干净净。

  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名修仙者和哪怕一名原人士兵,稍稍抬起眼皮,对这桩小小的意外表示过半点关心。

  他们都沉浸在兴奋和喜悦当中,每一个脑细胞都被一件事挤得满满当当——

  要打仗了!

  ……

  黑色漩涡号的舰桥之上,黑夜明通过无处不在的监控光幕,关注着这一切。

  除了关注冬眠修仙者的复苏速度,还包括主动力符阵的灵能填充速度和推进效率、灵能护盾和灵磁扭曲力场的最大激荡级数,各艘主力战舰的攻击性法宝和弹药库存。

  当然,最重要是——可以帮他们瞬间跳跃到80光年之外,突袭星耀联邦腹地乃至心脏的星海跳跃大阵,最后的检测和调试。

  黑夜明身高两米一零,年轻时是黑风界赫赫有名的猛将,有着单枪匹马,驾驭一艘残破星舰,冲进圣盟舰队核心,狠狠刺入圣盟旗舰进行接舷战,并最终击破圣盟舰队的辉煌战绩。

  即便现在年纪大了,头发花白,周身布满纵横交错的伤疤,又在一百年前的大溃败中亲自负责断后,被圣盟舰队的炮灰轰成重伤,严重影响了五脏六腑之间的灵能运转,他依旧是黑风舰队中一条响当当的恶汉,百年远航,从无人敢触犯他的权威。

  他就像是黑风界的化身,是一坨黑色的冰,是一块深沉的铁,是一枚表面暗沉沉看不出危险,实际上却蕴含着毁灭性力量的黑曜晶石!

  若非他百年前在帝都和皇帝还有各路军阀、诸侯和贵族苦苦周旋,勉力支持,黑风舰队早就被瓜分殆尽,绝不可能捞到这样“发配边疆”的机会。

  而现在……

  黑夜明感知到了身后传来的灵能波动。

  他将冷漠而深沉的目光从面前数百张不断变换的监控光幕上挪开,稍稍回过头去,凝视着逐渐浮现在通讯光幕中,在条纹、雪花和迷雾中略显扭曲而神秘的纤细身影。

  “金心月,我们终于见面了。”

  黑夜明冷冰冰地说,即便用最先进的声波分析法宝来一个字一个字分析,亦不可能分析出他此刻一星半点的情绪。

  “明帅。”

  通讯光幕中,金心月不卑不亢地向黑夜明施礼。

  相形之下,她的情绪似乎就好捕捉和分析得多——那是一种兴奋中带着紧张,紧张中夹杂着不服,但不服中又蕴含着几分无奈,位高权重的背叛者们,在出卖故主时都会产生的情绪。

  “过去十年,我们可是针锋相对的老对手了!”

  黑夜明淡淡道,“我时常在想,能够抓捕和杀死我那么多精英战士的‘黯月女皇’,究竟会是何等人物?等有朝一日我们彻底征服了星耀联邦,一定要将这位女士请到我的旗舰上来好好聊聊,没想到这个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

  “那是联邦人太过愚蠢!”

  金心月的嘴角在微笑,但双眸却蕴藏着说不出的狰狞和仇恨,“倘若不是那帮争权夺利的白痴,非要把我逼上绝路的话,有我坐镇的星耀联邦,你一辈子都不要想打进来!就算联邦真的毁灭,都会拖你的黑风舰队一起死!哪怕死不了,我们也会将所有资源统统毁掉,至少在三五十年内,你休想从联邦的矿场里,榨出一吨晶石!”

  黑夜明沉默片刻,并不否认,却道:“幸好联邦人足够愚蠢,给了我们一个直接实施‘斩首战术’的机会,金心月,时间紧迫,你还需要从我这里得到更多保证吗?”

  “不用了。”

  金心月道,“空口白话的保证,重复一百遍又有什么意思?事到如今,我只能赌一赌,赌明帅是一个足够理性,又有足够雄心壮志,真想杀回星海中央去叱咤风云,而不仅仅是在这星海边陲的蛮荒世界,了却残生的人!

  “不用废话了,我这就把天元界的最后一批防御架构图、兵力分布图和航行图传送过来,让明帅对天元界的每一个角落,都了如指掌!

  “以黑风舰队毁天灭地的绝强实力,只要能顺利跳跃到天元界,天元界的驻防舰队是绝对不可能抗衡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进行星海跳跃。

  “这方面,我已经对天元界的几处‘星空之门’都进行了高度渗透,一切尽在掌握!

  “而且现在,天元界几个财雄势大、根深蒂固的豪门大宗,亦被我统统掌握,都会配合我们的行动!

  “等到发动之日,我的人会在首都以及几处星空之门同时发难,瞬间控制住星空之门,并向黑风舰队传送坐标,召唤你们降临到天元界,对联邦的首都星球,发动雷霆一击!

  “所有星空之门都被我控制,而我们在天元界附近都播撒干扰空间稳固性的震荡炸弹,就可以阻止其余六大世界的舰队跳跃到天元界,将联邦的大脑和心脏,彻底封死!

  “即便燎原舰队可以强行突破的话,我自己亦掌控着一支‘大白舰队’,当黑风舰队奠定胜局时,大白舰队一定会彻底倒戈,我们‘黑白双煞’联手合围,燎原舰队没有半点机会!

  “当首都世界都陷落在帝国远征军之手,而联邦最强大的主力舰队亦被彻底击溃,就等于是以最小的代价,最短的时间,拿下整个星耀联邦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