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704章 火种的起源

第1704章 火种的起源

  李耀被眼前从亘古到未来的时间长河深深震撼。

  他原本以为所谓“墓碑计划”或者“火种计划”,只是百年前的联邦,在面临帝国和圣盟双重压力之下,仓促抛出来的数百个异想天开的计划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至少在他离开之前,的确是这样。

  墓碑计划是基于“绝对失败主义”而衍生出来的“逃亡主义解决方案”,在当时联邦万众一心、血战到底的主流思潮面前,注定没有市场。

  即便李耀控股的耀世集团,看在归虽寿的面子上,也仅仅是给了墓碑计划一笔象征性的启动资金,就放任这个计划自生自灭去了。

  而墓碑计划最初的主导者,妖族老寿星归虽寿,又不是一个擅长实际操作的人。

  他是一个历史学家,勉强算半个社会学理论家,或者用当时联邦比较新潮的说法,“文明学家”。

  他能提出一套套煞有介事、故弄玄虚的理论,唬得人一愣一愣,但如何将这些理论落到实处,就不是这只老乌龟的强项。

  所以,直到李耀离开联邦前,墓碑计划都没有太大进展,而且在可以预计的几十年内,似乎都不会取得实质性的成果,只是纸上谈兵而已。

  没想到百年后的今天,墓碑计划摇身一变,化作了火种计划,已经发展到了可以发射第一批“火种”的程度!

  光是从这段三维立体光幕营造出的时光隧道,就可以看出蕴含在“火种”深处的野心,他们是真的想将人类文明的起源、发展、巅峰和未来,统统凝聚在一瞬,传承给亿万年后的全新种族!

  而且……

  在这条“时光隧道”里,古菌被绿藻取代,绿藻被三叶虫取代,三叶虫被泥盆鱼,泥盆鱼被恐龙,恐龙被猿猴,猿猴被人类……逐步取代或者说,淘汰。

  直到最后一幕,人类被一些银白色的球体取代和淘汰——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李耀陷入深思,隐隐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旋即又哑然失笑,笑自己是否太过敏感?

  倘若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也不会这样光明正大展示出来啊!

  这时候,就听龙扬君笑着对凌小乐道:“我听说在四万年前的古修时代,不少古代宗派的山门前面都会设置幻阵,让来客先感受到气象万千、威势凌人的幻象,不由自主对这个宗派产生敬畏和向往。

  “那时候,山门幻阵,就代表一个宗派的实力!

  “不少古代典籍上都将豪门大宗的幻阵描述到天花乱坠、光怪陆离,就像是真的在山门前面开辟了一方新世界一样。

  “我原本还以为是古人夸大其词,但今天见到火种基地‘山门’前面的‘现代幻阵’,才知道古人诚不我欺!

  “光是从这座‘现代幻阵’的布置,就能看出‘火种计划’所图甚大,奇怪,这样气势恢宏、纵贯亿万年的超级计划,怎么以前很少听说呢?明天就要进行第一次火种发射了,但外界的新闻媒体,都没怎么报道,这也太低调了吧?”

  凌小乐道:“火种计划是非常低调和神秘的,连我都不清楚他们的内情,老实说,如果不是沾了两位的光,我这种级别的秘剑使根本没资格进来的。

  “就连两位,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进来参观,因为‘火种计划’原则上来说,并不完全算是政府项目,莫玄教授本人占有绝对多数的股份,绝大部分资金也是他投入的,这座基地几乎就是他的私人产业,所以,是莫玄教授同意,两位才能来这里。”

  “哦?”

  龙扬君眨了眨眼,“这里有什么东西要保密吗?”

  “倒也不是保密。”

  凌小乐想了想道,“怎么说呢,火种计划的前身是墓碑计划,而‘墓碑’两字一听就蛮晦气的,事实也的确如此,这是一个失败主义的、逃亡主义的计划,甚至连逃亡都不算,相当于说‘反正我们都是要死的,干脆刻一块漂漂亮亮的墓碑发射出去留作纪念,然后该死就死掉算了’,两位想啊,以联邦现在生机勃勃、蒸蒸日上、旭日东升的势头,正是最美好的黄金时代,谁会愿意了解这种计划啊!”

  龙扬君沉吟片刻,乐了:“这倒也是,乌鸦嘴到哪里都不会受人欢迎的。”

  凌小乐点头道:“对啊,公众更喜欢那些热血沸腾,慷慨激昂的计划,而政府也不想墓碑计划的曝光率太高,打击了大家的士气——人类文明在亿万年后注定要灭亡,这种话说出来,未免太多虚无主义的味道,没人喜欢听的。

  “公众不喜欢听,政府也不愿意宣传,这个项目想不低调都不行了。

  “更重要的是,即便作为一个‘失败主义’的计划,它最终是否‘成功’,都是我们不可能知道的,我说的‘我们’不仅仅是我们这代人,而是包括整个人类文明从过去到未来的所有人。”

  龙扬君皱眉:“我不明白……”

  “举个例子,他们明天就要发射第一枚‘火种’了,自然,我们的深空航行技术十分成熟,火种的发射是不会出问题的。”

  凌小乐道,“但这颗火种被设定为在星海中漂流至少几百万年,去寻找几百万年之后全新的种族,那么,这颗火种究竟能否在宇宙中漂流几百万年而不损坏,火种里面蕴含的一切,包括卫青青本人会不会烟消云散,她又是否能找到合适的星球,发现新的生命,还是永远在荒凉无垠的宇宙中漂流下去?

  “还有,就算她找到了新的生命,新生命是否是像我们一样的碳基多细胞生命,拥有血肉之躯,可以理解我们的文明,还是某种……无比奇怪,玄之又玄的东西呢?

  “假设有一颗昼夜温差在五百度以上,表面遍布着金属溶液湖泊的星球,在这些金属湖泊中诞生了某种生命,我很难相信,它可以理解并接受人类文明的传承。

  “而这一切疑问,我们现在都是不可能给出答案的,很可能要一百万年、一千万年乃至一亿年之后才有答案。

  “两位觉得,这种对‘此时此刻’毫无意义的‘火种计划’,怎么会引起公众和新闻界的兴趣呢?

  “再加上莫玄教授的性格的确有些孤僻,刻意保持低调,并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和邀请媒体,几家大媒体的采访和观摩都被他拒绝了,只有联邦军、议会还有我们秘剑局,派了一些嘉宾来观礼,老实说,他能同意两位的参观,我都蛮意外的。”

  龙扬君一笑:“我们有什么特别吗?”

  凌小乐道:“莫玄教授说了,火种计划是逃亡主义的计划,而你们星海共和国流……正统政府,不也是逃亡了漫长千年吗?大家都是某种意义上的逃亡者,或许你们会理解火种计划的内涵,能和他有共同语言吧?所以,他愿意见一见萤火虫号来的贵宾,和你们聊一聊。”

  龙扬君和李耀对视一眼,道:“那我们真是荣幸之至了,听上去,这位莫玄教授倒是个颇为古怪的人——我曾看过一段他和谢无锋教授的辩论,关于大一统灵网和虚拟生命的,对他留下深刻印象。

  “怎么后来,莫玄教授放着好好的大一统灵网和虚拟生命研究不搞,反而来主导火种计划了呢?”

  凌小乐摇了摇头,咬着嘴唇道:“详细情况我就不知道了,好像是莫玄教授在‘灵网和虚拟生命项目’中遭受了重大挫折,半途而废,却不知怎么,将全部热情乃至毕生心血都转移到了‘火种计划’里。

  “其实在莫玄教授加盟之前,原来的墓碑计划一直处在半瘫痪状态——从初始投资人‘耀世集团’那里弄来的启动资金都花得差不多了,项目负责人归虽寿又是个纯粹的理论家,并不擅长推进这种大规模、多层级的复杂项目,而且在人族里面的人脉也不怎么广,这种失败主义的项目又蛮晦气的,并没有多少精兵强将愿意加盟。

  “毕竟当时的联邦,各方面都蒸蒸日上,各种激动人心的项目和计划数不胜数,只要是人才,有的是用武之地,何必为这种绝对失败主义、逃亡主义的计划,贡献一生呢?

  “眼看墓碑计划就要无疾而终,莫玄教授强势加盟,从归虽寿手里买断了这个项目,并将它改组为‘火种计划’。

  “莫玄教授在过去百年,担任过大荒战院的院长、联邦炼器师协会的会长、联邦鬼修协会的会长等等职务,亲手主导过几十个大型项目的推进和落地,经验和圈中人脉,都不是归虽寿可以比拟。

  “而且,莫玄教授还投入了自己全部的身家,甚至将自己在耀世集团里的股份和包括‘玄骨战铠’在内,这辈子设计和炼制的所有法宝的授权统统变卖,筹集了一大笔资金,全部投入火种计划!

  “有他强力加盟,资金源源不断,很快拉起一支经验丰富的团队,还建立了这座基地,火种计划起死回生,一日千里,短短几十年,就出成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