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28章 你究竟是什么?

第1828章 你究竟是什么?

  整个世界都开始崩溃。

  远处闪烁的星辰仿佛都变成了黯淡的磨砂灯泡,深邃的宇宙也流露出了粗粝的黑色材质,他们不再像是置身于无垠星海中,倒像是被困在一个小小的山洞里,而这山洞还在剧烈摇晃,四面八方的洞壁都出现了一道道闪光的皲裂,随时会彻底垮塌下来。

  失去了黑色恒星的加持,吕轻尘的神魂核心就像是一条腐烂的蚯蚓,周身遍布着血色的泡沫,随着每一个泡沫的破裂,都从里面激荡出一缕黑气,向四周仓皇逃窜,却是被血色心魔一次次逼了回来。

  吕轻尘的头颅如同一团滴落清水的墨汁,慢慢晕了开来,五官和神色都越来越模煳,不断分解和消融,发出无比悔恨和不甘的低吟。

  血色心魔却是得意到了极点,拖着残缺不全的肢体,手舞足蹈,桀桀怪笑:“没想到吧?上当了吧!这就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任你们千般算计,万种手段,无穷谋划,咳咳咳咳,最后的胜利者还是我啊!

  “想要和我融合,没问题,我一定会好好和你们两个融合的,嘿嘿嘿嘿,将你如此充沛的幽能统统吞噬,再将‘李耀二号’的分裂人格彻底镇压,夺取这具身体的控制权,以‘三界至尊,秃鹫李耀’的身份执掌联邦,试问星海边陲一带,还有谁是我的敌手……咦?”

  血色心魔的怪笑声戛然而止,像是抽筋般勐地一跳,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身后。

  在他身后,被“折断四肢、撕裂胸腹、千疮百孔、奄奄一息”的红色巨人,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又爬了起来。

  虽然身形是缩小了不少,灵焰也黯淡无光,但胸膛正中央李耀的神魂核心依旧熠熠生辉,仍旧保留着最后一缕坚定的力量!

  “你,你怎么又起来了,不是神魂受到重创,连凝结成形都办不到了么?”

  血色心魔恨得直磨牙。

  “是啊,不过休息了一下,好像有点儿缓过来了。”

  李耀艰难喘息着,扫了刚刚和吕轻尘大战一场,伤痕累累的血色心魔,继续道,“也没缓过来多少,最多比现在的你,稍微强那么一丁点而已。”

  “你、你诈我,你竟然保留实力!”

  血色心魔暴跳如雷。

  “大家彼此彼此,你在对付‘天魔莫玄’的时候,还不是在保留实力?”

  李耀撇嘴道。

  “你,你竟然猜到了?”

  血色心魔委屈死了,“那怎么一样呢,我是血色心魔,这种卑鄙无耻,阴险下流的做法,正是我的风格啊!但你可是堂堂的三界至尊,光明正大的联邦英雄,在和大魔王决一死战的最关键时刻,你竟然还保留实力?简直太过分了!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趁此机会窜出来偷袭?万一我并没有保留实力,是真的被‘天魔莫玄’打散,在灵界中都没办法凝结成形,你怎么办?”

  “大哥”

  李耀叹了口气,无奈道,“我也很不想猜中,但看看你在和‘天魔莫玄’激战中的所作所为,你都说了,自己的风格是‘卑鄙无耻、阴险下流’的嘛,但是在那一战中,你却表现得如此有情有义、热血沸腾、豪情万丈,冲得比我还快,要不要这么英勇啊?除了你是在演戏,是主动上去‘送死’,用装死的方法,稍稍保留了一丝实力之外,还有第二个可能吗?

  “你又不是第一天打我这具身体的注意,和‘天魔莫玄’激斗之时,局面尚不明朗,域外天魔摆明了会在黑风舰队这边有所布置,所以就算那时候你能成功镇压我,夺取了这具身体,都未必有用,说不定还没新鲜两天就被黑风舰队给打爆了,所以你才一直隐忍不发,装出十分老实温顺的样子,静观其变。

  “但现在,黑风舰队兵败如山倒,最后一头域外天魔也已经现身,既然给你一个偷袭的大好机会,还有可能将吕轻尘和我的神魂统统吞噬掉,你会不跳出来兴风作浪?

  “大家这么熟,你是什么德性,我还不知道吗?”

  血色心魔气得周身“嗤嗤”往外冒赤红色的蒸汽,就像是一台到处漏风的锅炉。

  他哑口无言,眯起眼睛,死死盯着李耀,摩拳擦掌,颇有扑上来咬人的意思。

  “如果你想要扑上来,千万考虑清楚。”

  李耀摊手道,“现在我们两个半斤八两,倒也说不好究竟谁更胜一筹,但无论谁能彻底夺取这具身体的掌控权,神魂一定遭到重创,羸弱到了极点,片刻之间,绝不可能恢复的。

  “而在外面,龙扬君和燕离人还在虎视眈眈呢,龙扬君对神魂的感知有多敏锐,你非常清楚,燕离人的剑有多快,也不用我说了吧?就算你侥幸镇压了我,控制了这具身体,万一被他们看出破绽,你觉得他们会给你解释的机会吗?

  “域外天魔是这次战争的幕后黑手,简直比真人类帝国的修仙者更加可怕十倍,你觉得他们会仔细分辨‘域外天魔’和‘血色心魔’的不同?”

  血色心魔的表情阴晴不定,狠狠瞪着李耀。

  李耀满脸坦然,用清澈而坚定的目光回敬他。

  血色心魔沉吟许久,深吸一口气,狰狞万分的脸上忽然开出一朵朵喇叭花,声音甜到发腻:“别傻了,我们是一体双生的好兄弟,一枚硬币的两面,我又怎么会和你同室操戈呢?开开玩笑罢了!

  “我之所以隐藏了一丁点实力,就是为了在最后关头出来偷袭,给予敌人致命一击的嘛!至于事先没告诉你,那,那是因为要骗过敌人,就要先骗过自己啊!这句话你应该听过吧?”

  李耀忍不住笑出了声,点头道:“听过。”

  “那就好啦,那就一切照旧,雨过天晴,什么事都没有啦!”

  血色心魔嘿嘿一笑,看着四周飘散在虚空中的幽能涟漪,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如此浓烈的负面情绪,简直是一顿丰富大餐,足够吃上好几年的了!”

  “负面情绪可以归你,但剥离了负面情绪之后的纯净能量,就要我拿大头了。”

  李耀的双眸也闪闪发亮,流露出了修炼疯子的本性,“我们不要操之过急,的确应该用几年时间好好炼化和吸收,才能确保这些邪恶的能量体,不会再多兴妖作怪!”

  两人一起摩拳擦掌,朝吕轻尘头颅晕开的方向飞去。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吕轻尘竟然还保留了最后一缕幽能波动,就像是不散的冤魂,发出幽幽的叹息。

  “哈哈,没想到吧,没见过吧,本大爷就是星辰大海中独一无二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人格高尚、正直善良的心魔!”

  血色心魔摆了个最帅气的架势。

  “不,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无非是另一种形态的域外天魔而已,我对你没有半点儿兴趣,我问的是它。”

  吕轻尘并不理会血色心魔,却将最后一缕幽能,化作虚无缥缈的魔掌,朝李耀伸了过来。

  并不是攻击,他仅仅想要触碰一下李耀的神魂,声音里充满了好奇,“你究竟是什么呢,或许下次……”

  不等下半句话说完,阴魂魔掌就和他幽幽的叹息声一起,烟消云散,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李耀和血色心魔面面相觑,一起挠头。

  血色心魔:“这家伙什么意思,简直是在无视我!”

  李耀皱眉:“装神弄鬼,什么叫‘或许下次’,难道他还没死?”

  血色心魔大摇其头:“他的大部分幽能肯定都集中在这一方灵界,被我们彻底干死了,就怕他在别的地方,还残留着一小部分幽能,比方说又分裂出第四个小小的‘尾巴’,不过也不用太担心,这第四个小小的‘尾巴’肯定虚弱至极,不经过长时间的修炼,很难再跳出来作怪的。

  “话说回来了,他刚才将那个什么‘神魂病毒’吹得天花乱坠,煞有介事的,说什么只要是人类的神魂,从普通人到化神都无法逃脱他的‘感染’,怎么看你好像没什么反应的样子?”

  “是啊。”

  李耀摸遍了全身上下,“好像是对我不太奏效,我想想,大概因为我其实是个地球人,地球人和这里的人,在神魂的核心结构上,不太一样?”

  黑色世界的摇晃和震荡越来越剧烈,一道道强光从外面刺了进来,刺得李耀和血色心魔睁不开眼,强光中仿佛还蕴含着声音,有人在一个劲儿喊着:“李耀!李耀!李耀!”

  李耀和血色心魔对视一眼,一起朝光芒最强烈的方向飞去,即将抵达通往真实世界的缝隙时,两道身影逐渐融合到了一起。

  ……

  “唿”

  李耀长长唿出一口浊气,回归到现实世界,度过了大脑几乎被掏空的缓冲期之后,发现自己依旧躺在小黑温暖的怀抱里,被九幽玄骨严密保护着。

  四周却是燃烧的星海,闪耀的光柱,唿啸的残骸他们已经脱离了黑色漩涡号。

  九幽玄骨是被龙扬君的“阴阳”和燕离人的“大剑”两台巨神兵拖曳出来的。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黑色漩涡号发生了迄今为止最勐烈也最灿烂的连环爆炸,彻底解体。

  恍惚间,李耀仿佛看到一台怒火如莲的晶铠朝自己飞扑过来,晶铠的护肩上还镌刻着铃铛图案的纹饰。

  流光飞舞,铃铛也像是在轻轻碰撞着。

  他听出在黑暗中唿唤自己的声音究竟属于谁了,这声音让他无比安心,绽放出了最幸福的微笑,他朝对方张开双臂,却再度沉沉睡去,陷入一个很久很久以前,很遥远很遥远的梦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