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31章 逃逸的星星

第1831章 逃逸的星星

  现在,战场已经从方圆百万公里的“狭小星域”,扩散到了数亿公里乃至更深邃的星海之外。天』籁小』说WwW.⒉

  虽然胜负已分,但尘埃远远没有落定。

  目下的局势,有些像是天环战争后期的翻版,黑风舰队的核心力量虽然四分五裂,但不少爪舰队仍旧保持着一战之力,仅仅是缺乏物资补给,甚至像是受伤的凶兽,变得更加疯狂而危险,随时都会狗急跳墙。

  面对这样不可预测的敌人,联邦舰队也不愿意逼迫太甚,他们选择不远不近地吊着对方,保持时刻不间断的强大心理攻势,希望能有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

  星海战争的特点就是这样,宇宙真空中没有高山大河和莽莽丛林的阻隔,甚至没有摩擦力和空气阻力的影响,只要初度足够,并且还维持着微弱的动力,就能以极高度向四周逃逸。

  别说几天几夜,就是一年半载,追兵也未必能将漏网之鱼全部抓住——昔日的萤火虫号,可是逃亡了整整一千年!

  当然,萤火虫号的逃亡是蓄谋已久,本身都是大规模的深空探索舰,星舰内部拥有完善的生态循环和资源回收利用体系,又在沿途几十个大千世界得到大量星舰和物资的补给,才能进行这样不可思议的远航。

  这些仓皇逃窜的帝国星舰却是千疮百孔,弹尽粮绝,即便真逃脱了联邦星舰的追剿,因为资源极度匮乏,少不得要上演一出出人吃人的惨剧,营造出一片片小规模的“黑暗森林”,这一点,无论联邦还是帝国人,全都心知肚明。

  联邦人就利用这一点展开劝降,并“好心提醒”结伴逃亡中的黑风舰队成员千万要防范彼此,小心身边的友军随时翻脸,收割他们的星舰作为补充物资。

  或许是在过去的星海战争中,黑风人没少干这样的事情,联邦的攻心战术果然奏效。

  虽然还没有逃亡者愿意投降,但其中一些星舰上,威望和实力都足够的高阶修仙者,已经和联邦舰队展开对话了。

  最高指挥中心预计,真正会顽抗到底的修仙者应该还是极少数,只是需要一段很漫长的时间来接触和谈判,最终让所有修仙者,都接受冷酷的现实罢了。

  战争远远没有结束,小规模的猎杀战和星际剿匪战争或许将持续数年时间,双方的谈判,更是另一处艰苦卓绝的战场——但不管怎么说,星耀联邦总算从灭顶之灾的漩涡中挣脱了出来,重新掌握主动权,后续的一系列琐碎战事和谈判细节,也不需要李耀去操心了。

  听完丁铃铛的讲述,李耀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亲人、弟子和朋友们有没有事。

  “很幸运,大家都安然无恙!”

  丁铃铛掰着手指头说道,“巫马炎、金心月、白开心、火蚁王还有你师兄妖刀彭海,这些联邦有数的强者们,虽然都神魂枯竭,伤痕累累,好在并没有什么不可逆转的致命伤,我们现在的医疗手段,比一百年前又有了大幅提升,他们调养一段时间也就恢复过来了。

  还有,谢安安和过春风他们正搭乘着交通艇赶到这里来,等着和你相聚呢!”

  “那就好。”

  李耀如释重负地笑起来,忽然想起一个人,“对了,在我们三台巨神兵没有侵入黑色漩涡号之前,有一艘星舰先狠狠撞了上去,严重破坏了它的内部结构,干扰了它的高机动,看涂装是来自大白舰队吧?我曾见过大白舰队的指挥官白星剑,他怎么样了?”

  李耀对白星剑的影响非常深刻,那可是让剑痴燕离人都能燃起最强战意的可怕存在!

  还有,李耀三人仅仅是斩杀了黑夜明和域外天魔而已,黑色漩涡号的大爆炸和彻底解体,明显和他们无关,而是那艘大白舰队的星舰,以及星舰上突袭队员们的功劳了。

  不知为何,李耀总觉得白星剑这个人相当神秘,却又带给他一股十分古怪的感觉。

  他对此人越来越感兴趣,决定这几天就找白星剑好好切磋一下,再探探他的底细。

  岂料,丁铃铛却流露出了困惑和悲伤的表情,犹豫了一下道:“没错,那就是大白舰队的旗舰‘无尽燃烧号’。

  “除了你们‘-古圣十二强者’之外,大白舰队称得上是此战最大的意外因素和功臣,若非他们出乎意料的突袭和不遗余力的骚扰,黑风舰队的星门早就组装完成,将敌人的大部队召唤到天元界来了。

  “倘若敌方大部队能在你们赶到之前,就将联邦舰队精锐击溃的话,就算你们赶到都没用,凭借铺天盖地、源源不断的火力,人家数千艘星舰,绝对能把你们活活耗死!

  “更不用说最后关头,无尽燃烧号还奋不顾身地撞击黑色漩涡号,将敌方旗舰彻底轰爆,实在令我们都目瞪口呆,怎么想都想不到!”

  李耀点头道:“是啊,所以我才很想见见他们的指挥官白星剑,看看清楚,那究竟是怎样一个出色的人物。”

  丁铃铛苦笑一声,摇头道:“这个问题,联邦军和议会的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却是不可能的,因为白星剑已经……陨落了!”

  李耀大吃一惊:“什么!”

  丁铃铛道:“黑色漩涡号的爆炸如此剧烈,将深深镶嵌在它体内的无尽燃烧号也一起炸了个粉身碎骨,我们打扫战场时最先搜索的就是那片区域,现了大量无尽燃烧号的关键部位残骸,证明它已经彻底解体,但却没找到白星剑等大白舰队高层的遗体,应该是支离破碎甚至彻底气化了吧?”

  星海战争无比残酷,玄光激荡和星舰爆炸动不动就会激荡出几千度的高温,即便无法将人彻底气化,但轰得四分五裂之后,残肢断臂远远吹飞出去,一路漂流到星海的尽头——这却是极有可能生的事情。

  地面战争的尸体会老老实实躺在弹坑或者沟壑中,等待打扫战场时搜集整理;宇宙战争中的尸体都是会到处乱跑的,战后统计的士兵失踪率,往往比地面战争高上数百倍。

  99.99%的情况下,失踪就等于阵亡——即便在飞离战场时还没阵亡,在黑暗星海中漂流几天几夜,晶铠彻底丧失动力和用来保温的能量之后,也只剩下死路一条。

  所以,白星剑等大白舰队高层的失踪,并未出乎最高指挥中心的意料。

  毕竟黑色漩涡号生的爆炸规模之大,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

  即便白星剑拥有化神级数的计算力和指挥能力,但他仅仅是一名单纯的舰队指挥官,从没听说他的血肉之躯有多么强大,无法在这种规模的爆炸中幸免于难,亦不足为奇。

  李耀却陷入深深的怀疑。

  剑痴燕离人那“一剑狂飙十万里”的最强杀意究竟有多么可怕,没人比李耀更清楚。

  但如此可怕的“剑痴”,都对白星剑这么感兴趣,这名大白舰队最高指挥官官,真的只是一名单纯的管理型修真者吗?

  “白星剑,你究竟……”

  李耀喃喃自语,眯起眼睛,朝着星海深处望去。

  在他目光无法投射到的地方,一颗闪闪亮的小星星,正在加逃逸。

  ……

  天元星系外围,距离都星将近二十亿公里,幽暗冰冷的外星海中,一艘看似破破烂烂、黯淡无光的综合补给舰,正在以和破烂外形绝不相符的高度,背对着都,风驰电掣。

  中央战场如此混乱,成百上千的星舰疯狂逃逸,更有成千上万的星舰在后面紧追不舍,在追逐和逃亡中极容易失去联络,迷失方向,和这艘综合补给舰一样孤独前行。

  所以,这艘来自大白舰队的综合补给舰就像是投入海洋的一块冰,毫不起眼,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到了这个距离上,方圆数百万公里之内都没有第二艘星舰,就算被高度怀疑,也没有任何力量能追上它了。

  综合指挥舰的尾部,逃生舱投放甲板,几十名大白舰队的成员被塞进三个逃生舱,他们瞪大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兀自出不解的怒吼:“统帅,这是什么意思,您究竟要干什么!我们对舰队和联邦都是忠心耿耿的,在这一战中没有半步退缩过,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我知道。”

  三个逃生舱外面,白星剑看着竭力挣扎,充满委屈的部下们,感叹道,“无论此战还是之前那么多年,你们的表现始终无可挑剔,非常出色,是第一流的联邦军人,能拥有你们这样的部下,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所以,我为你们每个人都写了一封评价极高的推荐信,将你们的特长和战功统统罗列清楚,相信回到联邦之后,你们一定能在新的岗位上大放异彩,甚至有朝一日,指挥自己的星舰乃至舰队,成为联邦军的中流砥柱。

  “只不过,你我终究不是同一类人,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既然彼此大道不同,那就只能——分道扬镳。”

  白星剑缓缓抬手,像这些面红耳赤,不知所措的部下们,敬了一个标准的联邦军礼,随后……

  竟然将自己军帽上的九星升龙战徽,肩膀上三花两星的肩章,胸口的舰队最高指挥官特殊标志统统摘了下来,随手塞进一具逃生舱里。

  “射吧!”

  他像是卸下了一层沉重的铠甲,颇有如释重负的快意,眼底虽然还残留着三分眷恋,手臂却是毫不犹豫地,重重挥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