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33章 朝着星星最亮的地方!

第1833章 朝着星星最亮的地方!

  “哗啦啦啦!”

  水声不断。

  白星剑将整张脸都浸入冰水中,用力揉搓着略显猥琐的丑脸,足足五分钟,像是搓去了一张伪装的外壳,流露出真正的自己。

  “呼——”

  长舒一口气,对镜子里的丑汉露齿一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皱巴巴的联邦军装,再无半分犹豫,“哧啦”一声,将军装硬生生扯落下来,又从乾坤戒中取出一个古朴的小皮箱,“啪啪”两声将铜纽扣弹开,取出专属于自己的战袍。

  “宇宙,我回来了!”

  白星剑披上战袍,意气风发,如同用整整一百年磨砺的秘剑般熠熠生辉,朝着舰桥大步走去。

  当他以全新的姿态出现在所有船员面前时,即便最桀骜不驯,胆大妄为的昔日悍匪都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刻的白星剑,上半身是花花绿绿的透气绸衫,丝绸面料上还印着一颗颗随风摇曳的椰子树和层层叠叠的海浪,极具热带风情。

  下半身却是一条宽松的沙滩裤,红到发紫。

  头戴一顶金灿灿的宽边大草帽,鼻梁上夹着一副深红色的水晶墨镜,手持一杯椰子和芒果混杂的综合果汁,果汁上面竟然还他妈打着一把用牙签制作的小小阳伞!

  大白舰队统帅就这样端着凉津津的综合果汁,踢踢踏踏着人字拖,大摇大摆、旁若无人地步入舰桥。

  “……”

  所有不满百岁的年轻船员统统目瞪口呆,如遭雷击。

  那些一两百岁,曾经在蜘蛛巢星的尸山血海中闯荡过的老星盗们,却是激动得无法呼吸,简直要欢呼出来。

  数百道复杂的目光纷纷投射到白星剑身上,而白星剑也弹开了墨镜的水晶镜片,逐一端详他用几十年时间精挑细选出来,最有资格和他一起去叱咤星海的兄弟们。

  这些人,一部分是几十年深牢大狱里苦熬出来,仿佛早就褪去了一身凶性和戾气。

  又或者是昔日星盗的子孙,当蜘蛛巢星被攻破时,他们才刚刚三五岁,懵懂无知的年纪,除了血脉最深处涌动着星盗的血脉之外,从小就生长在新联邦时代,过着和星盗全无关系的生活。

  仅仅几天之前,他们似乎和别的联邦军并没有太多区别,都是庞大国家机器上一颗小小的、毫无个性的螺丝钉,最多在军法可以容忍的极限之内,稍稍折腾一些小把戏而已。

  但现在,他们却像是从小混迹于狗群中的狼,听到远处传来了头狼的嚎叫。

  那野性的呼唤,令他们再也无法遏制血脉最深处的力量,无法冷却快要爆炸的心脏,不由自主和头狼一起,唱起了最野蛮的战歌!

  “兄弟们……”

  白星剑向他的狼群高高举起玻璃杯,“我们或者我们的父辈,曾经是蜘蛛巢星上最邪恶的星盗;最卑鄙无耻、被人憎恶、痛恨和恐惧的渣滓;是自身欲望和命运的奴隶;是被各种力量推入血腥屠场中,身不由己,苦苦挣扎的可怜虫!

  “但是,我们中间罪孽深重的那些人,已经被联邦的国法狠狠制裁,在暗无天日的异星监狱中苦熬了几十年,挖出了足以堆成大山的矿石来赎罪。

  “而在昨天的激战中,我们又有无数兄弟悍不畏死,舍生取义,从某种意义上拯救了整个联邦!

  “够了,无论从法律还是道义两方面来讲,我们亏欠昔日飞星人和今天星耀联邦的一切,统统都连本带息还清了!从这一刻起,我们可以从过去的阴影中完全解脱出来,我们是绝对自由的,再没有任何国家可以让我们牺牲,再也没有任何命运可以将我们束缚,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我们阻挡!”

  所有昔日星盗和星盗的子子孙孙们,都屏住呼吸,忍住鼻腔中的酸涩,死死攥紧了拳头,静静听着头狼的怒吼。

  “自由——这就是我们要赋予‘星盗’这两个字的全新含义!

  “过去的星盗,不过是一帮藏头露尾、恃强凌弱、猪狗不如的乌合之众,纵然当上什么‘星盗之王’、‘星盗至尊’,亦不过是一群人渣的头领而已。

  “但是在全新的大宇宙时代,完全可以诞生一种全新的星盗,那就是我们!

  “就连昔日‘大黑暗时代’的罪魁祸首,和人族势不两立的妖族,都可以改头换面,正大光明接受万众欢呼,星盗为什么不可以驾驭全宇宙最快的星舰,操纵最强劲的晶磁炮,痛饮最火爆的美酒,挥舞最锋利的链锯剑和热融刀,去成为整片星辰大海中,最自由的人?”

  “看啊!”

  白星剑的手指就像是一门直径几十米的超重型舰炮,狠狠戳向了群星的深处,“那就是我们的道路,那就是我们要去战个痛快的地方!

  “在星辰大海的中央,真人类帝国和圣约同盟这两头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巨无霸,正在狠狠碰撞,持续燃烧了一千年的地方,天然就是我们这些星盗,最棒的游乐场!

  “那里有无数支离破碎的星舰残骸供我们搜集和升级;有无数惊慌失措的军队可以去欺诈和诱骗;有万千防御大阵千疮百孔的资源星球可以趁火打劫;更有机会潜入帝国和圣盟最重要的军火库,把我们所有兄弟,都武装到后槽牙上!”

  “难道你们不想去领略星海中央的花花世界吗?

  “难道你们不想去见识传说中千姿百态、稀奇古怪的星空异族吗?

  “难道你们不想看到上万艘宇宙中最强大的星舰,一百万门灭星炮同时轰鸣时,究竟是何等惊心动魄的场面吗?

  “难道你们不想去找到一万年前人类至强者‘帝皇’和‘血神子’的遗迹,得到他们的绝世神通,甚至扒开他们的铠甲,亲眼看一看他们腐烂发臭的模样?

  “难道你们不希望让所有高高在上的帝国人和冷酷无情的圣盟人,都知道你们的名字,一听到‘星盗’两个字就如临大敌、瑟瑟发抖吗?”

  白星剑的“难道”,如一重高过一重,最终彻底吞噬整片天空的巨浪,狠狠砸在每一名船员的心尖上。

  他们深深凹陷的眼睛绽放出了饥饿的光芒,喉咙深处传来“呼噜呼噜”的吞咽声,就像是已经从帝国或者圣盟身上狠狠撕下一块最鲜美的肥肉,正在胡吃海塞,拼命吞咽下去。

  “想,想啊!”

  “我们想,想得要命!”

  “星海边陲的小打小闹又有什么意思,既然是星盗,要干就干票大的,即便是死,我们都要死在帝国和圣盟最珍贵的宝藏之上!”

  狼群中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嚎叫。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出发吧。”

  白星剑咧嘴一笑,“群星才是男子汉的归宿,你们看啊,星海中央的星星是多么灿烂,快和我一起去,将这些星辰的光芒统统抢过来吧,我们可是三千大千世界中,最强大的星盗!”

  舰桥上泛出一抹瑰丽的光辉,在太虚幻境的作用下,一道道神秘莫测的涟漪浮现出来。

  四周的舱壁和设施仿佛消失不见,他们就像是直接漂浮在宇宙中,四周尽是深邃和绝美的星辰。

  众多昨天的联邦军第二深空舰队“大白舰队”的官兵,此刻重获新生的星盗们,被星光深深震撼,再也压抑不住尘封百年的野心、欲望和骄傲,纷纷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犹如一个个球形闪电,在船舱各处,肆无忌惮地绽放出爪牙。

  “嗷嗷嗷嗷,去星海中央抢个痛快!”

  “抢帝国,抢圣盟,就算遇到了域外天魔都要把它的底裤抢过来,我们是全宇宙最强大的星盗,最自由的星盗!”

  “群星,我们的归宿,就算是死,我都要死在最亮的那颗星星上!”

  “自由万岁,星盗万岁,司令万岁,统帅万岁!”

  就像是万千溪流汇聚成大海,所有声音到最后也汇聚成一句话:“统帅万岁!统帅万岁!统帅万岁!”

  白星剑用尽了全身力气,使劲压了半天的手臂,才将这狂热的狼嚎声压抑下来。

  “兄弟们,既然今天是我们脱胎换骨,重获新生的好日子,对于彼此的称呼,也该稍稍改一改了。”

  他笑了笑道,“我们不再隶属于联邦军或者任何一股星海强权,我也不再是什么‘统帅’或者‘白司令’,当然更不要叫我‘白团长’之类软绵绵的名字,你们可以叫我……”

  他美美地呷了一口冰镇果汁,让那股久违的甘甜在喉咙里回转了很久,甜意全部吸收之后才吞下去,这才慢条斯理、一字一顿道,“你们可以叫我——白老大!”

  “吱吱!”

  头顶过于宽大的草帽上,忽然打开了一扇小小的门,一只晶石和机械拼凑而成的小白鼠钻了出来,趴在白老大的头顶上,呆头呆脑地看着众人。

  “前进吧,大白星盗团。”

  白老大将冰镇果汁一饮而尽,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嗝,拍了拍肚皮道,“朝着星星最亮的地方!”

  ----------------

  和大家聊两句。

  今天算是《修真四万年》创作道路上颇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吧,恭喜书友“云收雾敛一根烟”成为本书首位“白银大盟”,在诸位的支持下,咱们的书友阵营就像是星耀联邦一样,真是越来越强大,走向崛起了,老牛真觉得有点儿……受之有愧,不知该如何感谢!

  还有,今天玩了一下作家助手,统计了16年的码字数据,16年老牛总共码字366天,共创作3417348字,平均每天9337字,刚好三章吧。

  累吗?说实话,真累!人吃五谷杂粮,谁还没个头疼脑热、灵感枯竭、翻来覆去整夜失眠的时候?就算自己没事,保不齐家里大人小孩还闹点儿小毛病什么的,是不是?搁以前,老牛真是绝对都想不到自己能完成整整一年,每天三更的“奇迹”。

  但是,爽吗?说实话,也真爽!老牛脑子里像是飘荡着一万个晶莹剔透的世界,老牛只想竭尽所能把他们一个个掏出来奉献给各位,让大家在里面尽情畅游,大家过瘾,老牛就爽到把什么苦累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15年开头,16年坚持,一路走到今天真不容易,但是既然各位兄弟姐妹们都支持到这个份上了,2017年,咱们还有啥理由,不像白老大一样,大干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