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37章 在时间的长河里

第1837章 在时间的长河里

  “能理解。”

  谢安安点头,昔日那个长着红苹果脸蛋,略有些肥嘟嘟,害羞却坚持的小姑娘,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名安宁从容,珠圆玉润,充满成熟优雅气质的中年女士,唯一不变的,就是眼眸深处对李耀的信赖和崇拜,“这是很多长期冬眠者都要面对的问题,看来师父也和师娘一样,慢慢要变成‘飞跃族’了。”

  “飞跃族?”

  李耀微微一怔,看着丁铃铛,“那是什么?”

  “这是资深冬眠者归虽寿老前辈提出来的一种全新概念,在将保存文明的‘墓碑计划’转交到莫玄教授手上之后,他就一直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长期冬眠原本只是我们实现某种目的的手段,但是在归虽寿那里,却将‘超长期人体冬眠’当成了目的本身。”

  丁铃铛解释道,“我和你一样,过去百年的绝大部分时候都在冬眠,清醒的时间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二十年吧,每次回到联邦,都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第一次,我错过了巫马炎这个臭小子和谢安安的婚礼;第二次,我又错过了他们孩子的出生和成长……还有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事,统统像是闪闪发亮的金沙,飞快从我指缝里流逝掉了,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抓不住他们。

  “那种感觉,真像是你说的,整整几十年凭空消失,我们这些冬眠者和正常人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时间维度,产生了一种诡异的……疏离感,就像是我们并没有为新联邦的建设作出太多贡献,但一个美好而光明的家园就自己降临,我们只需要坐享其成就可以了。”

  “怎么会呢?”

  谢安安急忙道,“师父和师娘一共发现了三个大千世界外加昔日星海共和国的流亡政府,还为击败帝国远征军立下了汗马功劳,什么叫没有贡献啊!”

  “我知道。”

  丁铃铛笑了笑,道,“这不是我谦虚,只是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你们这些没有长期冬眠过的‘爬行族’是很难理解的。

  “其实这次我之所以要竞选联邦议长,一方面固然是为了调和新四界和老三界的关系,尽量维持住我们这边和金心月那边的平衡,但更重要的原因,却是我的私心我很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和新联邦的结合再紧密一些,能够重新融入现在的联邦,从不知该怎么说的‘飞跃族’,回归到普普通通的‘爬行族’。”

  李耀听出丁铃铛的话里蕴含着一丝非常罕见的忧郁,越来越奇怪了:“飞跃族和爬行族,那究竟是什么啊!”

  丁铃铛将满满一杯红葡萄酒一饮而尽,道:“我经过长时间的冬眠,独自一人在星海中闯荡了整整百年,回归联邦之后,感觉自己和周遭的世界格格不入,便去找同样是长期冬眠者的归虽寿老前辈聊天,他正好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告诉了我很多东西,还送了我好几本笔记。

  “归虽寿老前辈说,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宇宙是时间和空间的连续统一体,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三维宇宙里,时间和空间原本都是连续的、线性的、稳定的,时间一秒一秒流逝,每一秒钟的意义都是一样的,而生活在这样连续时空中的文明,比方说现在的人类文明,就是一只在时间大道上慢慢爬行的乌龟,所以叫‘爬行族’。

  “但实际上,无论是几十万年前的盘古族、女娲族,亦或者今天的人类文明,都已经发现了超越空间连续性的方法,那就是星海跳跃。

  “利用虫洞,借助四维空间,便可以超越三维空间的连续性,从这一点,瞬间抵达百万光年之外的另一点上。

  “既然空间的连续性可以被超越,那么时间的连续性,是否也可以被超越呢?

  “某种意义上,当然可以,那就是人体冬眠技术。

  “在冬眠技术尚未发明和成熟之前,生活在我们这个宇宙的智慧生命统统都是‘爬行族’,无论乞丐还是皇帝,无论普通人还是修真者,一秒就是一秒,一分钟就是一分钟,最多通过刺激脑神经,在虚拟世界模拟出时间流逝减缓的假象,但那是假的,真实世界的时间流速,还是一样。

  “但是,对我们冬眠者而言,就并非如此。

  “即便在这一技术刚刚发明,还十分简陋和低效的星耀联邦,像你我这样的冬眠者,都可以一口气沉睡上百年,我们入睡前和再度睁眼后,面对的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而那些冬眠技术更加发达的文明呢,比方说盘古族?

  “李耀,还记不记得你在昆仑遗迹遇到的那名盘古族,可是整整沉睡了几十万年啊!

  “当然,他刚刚苏醒就被你斩杀了,还没来得及面对完全陌生的世界。

  “但是放开你的想象力,代入这名盘古族的视角,假设‘你’并没有被斩杀的话,你究竟要如何面对几十万年之后截然不同的世界,面对那些在你脚下活蹦乱跳、大唿小叫的‘后裔’,面对放眼诸天星辰,都没有一名同类的孤独呢?”

  李耀怔住,陷入深深的思索。

  丁铃铛道:“归虽寿老前辈认为,随着冬眠技术的越来越发达,对冬眠者的伤害和损耗越来越小,又有越来越多的冬眠者出现,任何一个掌握这一技术的文明,迟早都会分化成两部分,非冬眠者组成的‘爬行族’,和冬眠者组成的‘飞跃族’。

  “爬行族的世界是连续的、稳定的、线性的,他们用每一分每一秒的点点滴滴来燃烧生命,建设家园和文明,享受稳定的亲人、朋友、幸福和各种情感。

  “但是对动辄跨越几十年、上百年光影的冬眠者来说,时间是不连续的,非线性,支离破碎的,那就好像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河,河水的流速极其缓慢,但河面上却露出一些石头,冬眠者原本是河里的鱼,却一朝跃出水面,长出了翅膀,可以借翅膀和弹跳之力飞速向前,看到前方很远处河水里,全新的世界,则原原本他们抛在身后,貌似冻结的‘河水’中的一切,都在渐渐剥离其本来的意义。

  “你也说了,不过是眼睛一睁一闭的功夫,星耀联邦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你的亲人和朋友们都有了不同的际遇和成长,有人死去,更多人出生,享受着他们缓慢、均匀而稳定的喜怒哀乐。

  “这还仅仅是一百年,倘若你再次冬眠,再冬眠三百年、五百年呢?

  “昔日的理想、目标、道德体系、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对五百年后再次苏醒的你来说,还有任何意义吗?”

  李耀哑口无言,脑海中浮现出一道无法用笔墨形容,极尽绚烂又无比惨淡的画面,在生出一股不寒而栗之感的同时,竟然、竟然隐隐有些……期待?

  丁铃铛认真道:“归虽寿老前辈认为,当一部分人掌握了在时间长河中跳跃前进的能力之后,他们对于价值、道德乃至‘生命’本身的理解,就会和别人截然不同,那就像是在地上缓缓爬行的乌龟,和在天空风驰电掣的鸟儿一样,不可能互相理解,朝菌不知晦朔,夏虫不可语冰,这并不是谁比较高级,谁比较低级的问题,仅仅是两种不同的生命选择罢了,一个是‘连续性生命,爬行族’,一个是‘非连续性生命,飞跃族’,他们之间的差异,恐怕比修真者和修仙者的差异还要大得多。”

  李耀心思电转,不得不承认归虽寿这个快活了一千年的老家伙说的有点儿道理。

  想想真蛮搞笑的,这个老家伙的本体明明是一头绿毛老乌龟,他却偏偏将别人称为“爬行族”,却自诩为“飞跃族”,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臭不要脸吗?

  “对了,怎么没见到归老?”

  李耀道,“他不是说自己要当联邦所有大事的亲者吗,‘帝国反击战’这样的特大新闻,他不跑出来记录一下?”

  “归老的境界又提升了。”

  丁铃铛道,“他已经彻底跨入了‘飞跃族’的领域,或许时间缓缓流逝的红尘俗世里,已经没什么值得他去追求了吧,我也很久没有见过他,或许他又蛰伏到某个不知名的犄角旮旯里,慢慢‘飞跃’到下一个千年去了。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他还在说,个体的‘飞跃族’就已经如此玄妙,倘若有整整一个文明都选择了主动冬眠自己,每过一千年或者一万年解冻一次,在时间的长河里不断飞跃前进,演变成一个‘时间跨越者文明’,那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呢?他很想去寻找这样的非线性文明以他自己的方式。

  “至于我们,才刚刚经了最多百年的冬眠,还算不上真正的‘飞跃族’,最对是介乎于爬行族和飞跃族之间的不完全形态吧,旧的观念慢慢解体,新的观念还没形成,自然会遇到各种不适应了,归虽寿老前辈将这样的烦恼命名为‘超时症’,‘超越时间线所带来的病症’。”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