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39章 白星剑之谜

第1839章 白星剑之谜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

  李耀和丁铃铛四只眼睛里四个大大的问号,李耀忍不住叫起来,“白老大不是死了一百多年了么,当年我们两个亲眼得见啊,还有,白星剑不是也驾驭着‘无尽燃烧号’撞向了‘黑色漩涡号’,随后双双爆炸,连尸骸都找不到……”

  说着说着,李耀自己就愣住,脑子里“噼里啪啦”爆出一连串的闪电。

  对啊,这个大白舰队的指挥官白星剑实在太诡异,别的姑且不论,就说他拥有连“剑痴燕离人”都要忌惮三分的强大战力,这就绝不正常!

  他满打满算不过一百岁出头,还是偌大一支舰队的最高指挥官,日理万机,忙得脚打后脑勺那种,又不可能像燕离人这个疯子般终日沉浸在剑的世界里,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横的战斗力?

  自己稍早些时候,不是也怀疑过他的死大有蹊跷吗?

  白开心又抱起一个新的酒瓶子,搂在怀里,深吸一口气,喃喃道:“你说的没错,所以我才想找你问问清楚毕竟当年在蜘蛛巢星,我父亲白老大的最后一战,你、我、雷大陆三个人是亲历者,而且你还在‘星盗至尊严心剑’的‘至尊洞府’里待过将近十年,得到了严心剑的大量传承,掌握‘究极金丹’的奥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严心剑的弟子……”

  “等等”

  李耀越听越糊涂了,“不是说白老大么,怎么和严心剑又扯上关系了?”

  “听我说完,你就知道了。”

  白开心道,“我想和你先确认一点当年在蜘蛛巢星地底,白老大的最后一战中,无论你我还是雷大陆,都没有亲眼看到他的死,对吧?”

  李耀想了想,那倒没错。

  当年在蜘蛛巢星的地下战堡,他和白老大一队,白开心和雷大陆一队,四人相遇之后,一切谜团都被揭开,但他们还面临着地下战堡崩溃,以及长生殿、黑蛛塔、修仙者和敌对星盗派系的追杀。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四面合围,地底世界即将崩溃,真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最后,为了保护儿子白开心的安全,当老爸的白星河主动断后并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拼掉大量修仙者和敌对星盗之后,轰轰烈烈地战死。

  不过,他们并没有亲眼看到白老大战死的那一幕,一切都是推断。

  即便真的战死了,也不知道他的残魂是否彻底灰飞烟灭。

  见李耀点头,白开心的声音愈发颤抖:“那么,我还想问问你,严心剑的残魂是否尽数湮灭,有没有可能保留一缕虚无缥缈的残魂,在你钻出‘至尊洞府’的时候,也跟着逃逸出来这件事,你能肯定或者否定吗?”

  李耀飞快眨巴着眼睛,这件事他就更不能确定了。

  严心剑是“前联邦时代”,星海边陲一带最强大的高手,无论星舰驾驭能力还是单兵作战能力都达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甚至是五百年来周围几个大千世界里,第一个妄图冲击化神境界的狂人。

  只可惜,他生长在一个相对孤僻和蒙昧的年代,没有今天联邦这样的信息交流、资源保障和先进修炼设施,更没有防备“小天劫”来袭的经验和方法。

  再加上这个人心术不正,神魂之内,杂念太多,最终冲击化神境界失败,神魂四分五裂,化作几百道残魂,投入到了几百头小老鼠身上,在暗无天日的地底慢慢湮灭。

  等到李耀开启他用来冲击化神境界的“至尊洞府”时,那些依附于老鼠体内的残魂早已凋零得七七八八,就像是被风沙侵蚀的壁画般斑斑驳驳。

  将近十年的修炼,李耀感觉这些小小的“严心剑分身”退化速度越来越快,绝大部分都变成了普通老鼠,但要说有没有一两条漏网之鱼,这个问题……

  李耀忽然想起,他离开至尊洞府时,好像是有一只尚存三分灵性的小竺鼠也一起逃了出来,之后就不知道逃向了何方。

  李耀忍不住问道:“白星河和严心剑,这两个人,有关系吗?”

  “或许有,而且还不止。”

  白开心道,“这里面还有第三个人,一个名叫‘白老鼠’的少年,这个少年原本是蜘蛛巢星上的孤儿,不知道是星盗还是被绑架的‘肉票’的后代,反正是介乎于杂役和奴隶之间的小角色。

  “蜘蛛巢星被攻破时,我们发现了大量这样的小孩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才是星盗之乱最悲惨的受害者。

  “在没有查出他们有什么违法犯罪的真凭实据之前,我们自然不会歧视这些孩子,当时又是飞星界的用人之际,这批孩子很多都受到了正规教育,日后在新联邦的各支舰队中大放异彩。

  “但这个白老鼠,他的人生却几乎要在我们攻破蜘蛛巢星的时候就结束了那时候他好像从高处跌落,重重撞伤了脑袋,大小便失禁,昏迷了很久,就快被丢到死人堆里去自生自灭。

  “不过他终于还是没死,又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还机缘巧合加入了燎原舰队,最终一步步成长为联邦最出色的舰队指挥官那就是大白舰队的白星剑!

  “高处跌落,昏迷不醒,死而复生,大放异彩,李耀,这几个词串联到一起,有没有令你想到什么?”

  李耀心思电转,瞬间明白:“借尸还魂,夺舍重生?”

  “没错。”

  白开心道,“我很怀疑,当年我父亲白老大的血肉之躯虽然粉碎,但神魂尚未彻底湮灭,而严心剑的绝大部分残魂虽然湮灭,却也有一缕残魂逃了出来!

  “星盗之王和星盗至尊,如此强大而又‘臭味相投’的神魂之间,或许会生出一股玄之又玄的吸引力吧?

  “单凭他们中任何一道残魂的力量,都不足以‘借尸还魂,夺舍重生’,但两条残魂却十分诡异地纠缠在了一起,交织成一条全新的魂魄,再进入已经死去的少年‘白老鼠’体内,一个脱胎换骨、死而复生的强大存在‘白星剑’就诞生了!”

  “白星剑……白星剑……白星河加严心剑?”

  李耀终于明白这个名字的意义,很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如此一来,白星剑那强大到离谱的实力,就完全可以解释了。

  白星剑加严心剑,两个五百年内最可怕的星盗枭雄加在一起,的确拥有让燕离人“一剑狂飙十万里”的资格。

  李耀啧啧称奇,丁铃铛却难以置信道:“白大哥,这件事未免太过曲折离奇,惊世骇俗了吧,一切都是你的假设,你有没有更加确凿的证据?”

  “当然有,他们的指挥风格算不算?”

  白开心道,“一名舰队司令官的指挥风格,就像是他的指纹和视网膜特征那样,总是独一无二,旁人只能模仿却无法完全替代的。

  “无论严心剑还是我父亲白老大的年代,晶脑技术都已经相当发达,他们也流传下来一些经典战例的数据资料。

  “以前白星剑一直隐藏了80%的实力,又故意改变自己的指挥风格,令绝大部分人都没往那个方向思考。

  “但在这一战中,他却彻底撕去伪装,暴露出了化神级数的强大战力,亦令我们搜集到了大量他的真实作战风格和舰队活动轨迹,拆解成各种参数之后,再和严心剑、白星河遗留下来的资料进行对比,吻合度达到90%以上,所不同之处,就是他在严心剑和白星河的基础上,又大幅升级了,进化了!”

  李耀用力点头:“很有可能,任何一个指挥天才,都不可能凭空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他早在天环战争期间就已经声名鹊起,那样神出鬼没又游刃有余的风格,的确不是一般指挥官能拥有的。”

  “还有……”

  白开心沉默了很久,道,“他在离开之前和我通了话,说了很多话,话里行间隐隐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听了他那些话,再回想起将近五十年前他冲击元婴境界时发生的事情,我、我99%可以肯定,他就是我父亲,白老大!”

  李耀和丁铃铛对视一眼,齐声问道:“五十年前?”

  白开心解释道:“千头万绪,一时间说不清楚,总之我相信白星剑就是我父亲白老大和星盗至尊严心剑的神魂合体,不过前五十年,他的身体里一直存在着‘白老大’和‘严心剑’两个不太相容的部分,姑且算是两个不同的人格吧,其中‘严心剑’的那个人格不知为何对我恨之入骨,非常想要杀死我,‘白老大’那个人格自然要竭力阻止对方了。

  “直到五十年前,白星剑冲击元婴境界时,‘严心剑’的杀意终于达到极限,两个人格的矛盾完全爆发,最终,‘白老大’的人格还是彻底战胜了‘严心剑’的人格,拯救了我,也拯救了他自己。

  “其实从那件事起,我就产生了疑心,刚才说的这些话,都是我在之后漫长岁月里一点点想明白的,只不过,还没等我和他彻底摊牌,把一切都问个清楚……”

  丁铃铛急道:“你为什么不问呢?”

  白开心苦笑道:“这件事实在太诡异了,换成你们是我,又该怎么问呢?直接跑到人家面前问,‘喂,你是不是我爹’,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