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40章 终极进化的星盗完全体!

第1840章 终极进化的星盗完全体!

  “这倒也是。”

  李耀和丁铃铛仔细想了想,这件事的确既诡异又尴尬,若非昨天白星剑彻底暴露实力,又主动联系上白开心,当儿子的实在很难将这种问题问出口。

  “我只是不明白……”

  白开心又解开了一颗军服的扣子,双手捧着脑袋,红着眼睛道,“那个‘严心剑’的人格为什么要杀我?我和严心剑明明无冤无仇啊!而,而我父亲白老大又是怎么在关键时刻,战胜了严心剑的残魂,彻底夺回了这具身体的掌控权?”

  李耀沉吟片刻,也不太明白,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还不简单么?”

  血色心魔却在李耀脑域深处嗤之以鼻,“严心剑和白开心是没什么仇怨,但白开心却是支撑白老大活下去的最大动力,唯有杀死白开心,才能彻底消灭白老大的残魂,掌控这具身体啊!”

  李耀愣了一下,在脑域深处悄悄道:“严心剑和白老大的残魂,有这么水火不容么?”

  “这是当然的。”

  血色心魔道,“无论星盗至尊严心剑还是星盗之王白星河,都是心狠手辣、野心勃勃的枭雄,哪一个是甘心屈居人下之辈?让这样两个枭雄共享一具身体,甚至彻底融合到一起,就像是让老虎和狮子共享同一块小小的狩猎场,怎么可能呢?

  “或许在神魂极度微弱的最开始,他们还可以勉强容忍彼此,但是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两人的神魂都稍稍恢复,昔日的野心和性情卷土重来,谁能忍得了谁啊,那是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不可的。

  “其中的赢家非但可以掌控整具身体,还可以吞噬掉输家所有的记忆、神通和秘密,将神魂强度再提升一个级数,有机会攀上更高的境界哇,这么大的诱惑,你说,是否值得两个星盗头子血拼到底呢?”

  李耀一想也是,无论严心剑还是白老大,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直到今天他依旧没有忘记,自己在蜘蛛巢星地下战堡和白老大玩的“恐怖平衡”。

  在少年“白老鼠”的脑子里,两名星盗界的知名人士,玩得恐怕是另一种升级版的“恐怖平衡”。

  只要其中一个稍稍生出几分恶念,被另一个感知到的话,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血色心魔继续道:“两道残魂都想消灭彼此,吞噬对方之后成为‘完全体’,而白开心就是白老大最大的‘破绽’。

  “试想,倘若严心剑的残魂可以操纵这具身体,将白开心杀死的话,究竟会对白老大造成多么沉重的打击?恐怕在白开心死掉的一刹那,白老大的残魂都会灰飞烟灭了吧?

  “反过来说,白开心就是支撑白老大继续战斗下去的动力之源,白开心一天不铲除,白老大的残魂就一天比一天更加强大,相当于坏了严心剑的好事,甚至会置严心剑于死地,那严心剑对白开心恨之入骨,亦是理所当然的了。”

  李耀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就好像你如果能操纵这具身体,杀死……就算丁铃铛好了,就极有可能在我的神魂深处撕裂一个大大的破绽,最终夺取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错。”

  血色心魔正色道,“第一,我们拥有相同的记忆、相同的情感和相同的自我认知,其实都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双重人格’,更像是同一个人格的‘善恶两面’,和严心剑、白老大的情况完全不同,我怎么可能会去杀死丁铃铛呢?

  “第二,就算我真的六亲不认,魔性大发,要打击你的破绽,也不可能干出‘杀害丁铃铛’这种事这娘们儿究竟有多强你又不是不知道,杀她?这是自寻死路啊朋友!

  “不过,大致上就是你说的意思啦,是两道残魂为了吞噬彼此而发生的‘道心之战’,最终是星盗之王白老大,赢得了胜利,将严心剑的最后一缕残魂,彻底吞噬掉了。”

  血色心魔这么一解释,李耀豁然开朗,思绪不由飘荡回了几十年前,两大星盗头子,残魂殊死搏杀的战场。

  那该是何等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一战啊!

  李耀完全无法想象,此战的惨烈、精彩和雄壮。

  论实力,接近化神境界的星盗至尊严心剑,远远凌驾于星盗之王白老大之上,这场“残魂之战”的胜利者应该是前者才对。

  但这两名同样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星盗头目,却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

  严心剑彻底灭绝了人性,为了得到蜘蛛巢星深处星海帝国的宝藏,竟然杀死了自己心爱的妻子,以此为掩饰,叛逃到了星盗的老巢。

  纵然被他得到了通天秘宝,升上了至高境界,又如何呢?他始终都是孤家寡人一个,既没有为他而战的人,亦没有任何他可以守护的东西。

  白老大虽然自幼就遭受至亲被“修真界领袖”萧玄策杀死的打击,又流浪到了蜘蛛巢星这片乌烟瘴气之地,在无比险恶的环境中成长为一代凶人,但在他的黑暗内心最深处,始终都残存着一丝温暖和光明,那就是他的儿子,白开心。

  当两条残魂狠狠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严心剑身后空无一人,除了自己,他一无所有。

  但无论白老大的残魂那时候多么弱小,在他身后却站着白开心,也就是……整个世界!

  或许有一件事,“域外天魔吕轻尘”并没有说错,人类的情感真的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只要解开这力量的封印,就可以战胜一切强敌!

  “白老大……”

  李耀忍不住笑起来。

  他和白老大算不上什么“老朋友”,两人玩“恐怖平衡”那几天,或许是李耀这辈子最惊险刺激的时候。

  好几次,他都险些被白老大杀死。

  不过,得知这样一个奇妙的“老相识”依旧还活着,不知为何,李耀十分高兴,甚至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想要再和白老大玩一次更加刺激的“恐怖平衡”。

  “白老大,今天的我已经和蜘蛛巢星时完全不同,而百年之后的你,也脱胎换骨,再度重生,更上一层楼了。

  “化神境界,真没想到你竟然比我更早踏入了化神境界,应该是有严心剑残魂的功劳,或者说,是你在战胜严心剑残魂的过程中,得到了全新的体悟,掌控了和过去截然不同的力量吧?

  “真不知道将来还有没有机会,和你好好激斗一场,把百年前没有尽兴的‘恐怖平衡游戏’,玩出个胜负高低?”

  李耀在心中暗暗道。

  白开心趁机将打扫战场时发生的一切,包括白老大和他的通讯内容,拣要紧的都说了一遍。

  听说白老大已经收拢了一批最精锐的昔日星盗和星盗后裔,驾驭着一艘星舰扑向星海中央,还放出大话要众人都去星海中央找他,李耀更是热血沸腾,心驰神往,忍不住把拳头攥得咯咯作响。

  星海中央,帝国和圣盟强强碰撞、火星四溅的至高战场,盘古族、女娲族和域外天魔等等一切秘密的起源,帝皇的陵墓和血神子的传承……还有无数奇珍异宝、星空异族,蕴藏着无尽神通的“封神榜”,统统都在那里。

  李耀又岂能让白老大捷足先登,把这一切统统抢走呢?

  “竟然抢跑?”

  李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你这是犯规啊,白老大,不过没关系,等结束了这里的事情,我一定会追上来的。”

  就在这时,他听到几声轻轻的骨骼爆裂之声,扭头看时,发现丁铃铛也流露出心驰神往,不能自己的表情,一副恨不得现在就追上白老大的脚步,一起去星海中央闹个天翻地覆的架势。

  “老婆,别冲动。”

  李耀冷汗下来了,“兹事体大,从长计议。”

  丁铃铛轻哼一声,松开了拳头:“这是自然,以我们现在的技术水准和对真人类帝国的了解,想要跳跃到星海中央,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咦,话说回来了,就算白星剑就是白老大,是两大星盗头子彻底融合的‘完全体’好了,他又怎么可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下子跳跃到星海中央去呢?”

  李耀心思电转,也发现了诸多疑点:“白大哥,你的说法大有问题无论白老大强到什么程度,他昨天还在和黑风舰队激斗,大白舰队的星舰都折损得七七八八,连旗舰‘无尽燃烧号’都彻底报销。

  “就算有伤势不太重,勉强可以进行星海跳跃的星舰好了,那需要多少物资、弹药和各种补给?

  “还有,驾驭一艘综合补给舰,需要的人手不少吧?星盗又不是什么光宗耀祖的好职业,大白舰队的绝大部分官兵都是忠于联邦的,更何况经此一役,他们都成为联邦英雄,前途一片光明,究竟谁会舍弃如此光辉灿烂的前程,跟随白老大一起‘叛逃’,去星海中央危机四伏的战场,自寻死路呢?

  “所以,这绝不可能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光是一艘星舰至少一千多个死心塌地的铁杆追随者,至少需要十几二十年来筛选、考察和拉拢。

  “问题来了,如果是‘早有预谋’,也就是说白老大早就知道黑风舰队会选择天元界为突破口?这,怎么可能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