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41章 接近真相

第1841章 接近真相

  这个问题,亦引发了丁铃铛更多的疑问。

  她和李耀不同,从头到尾都参与了此战,对大白舰队如天外飞仙般的诡异和凌厉,留下了更加深刻的印象,由此也衍生出了更多谜团。

  “白老大的确是早有预谋的。”

  丁铃铛十分肯定地说,“大白舰队原本接到的命令是赶去二号和三号星空之门,和燎原舰队主力回合,并保证燎原舰队的后续大部队降临。

  “但是等燎原舰队的精锐降临之后,所有星门乃至灵网就被严重破坏,根本就没有后续大部队。

  “倘若那时候大白舰队真的执行了最高指挥中心的命令,傻乎乎扑了个空的话,就会失去扰乱和拖延黑风舰队行动的最佳时机了。

  “白老大从一开始,就没有听从指挥中心的错误命令,而是做了当时战场上最正确的选择,但他究竟怎么知道,自己一定是对的,甚至坚定到在如此关键的决战中,都敢违抗军令的程度?

  “白老大或许不在乎什么星耀联邦,他就是一个胆大包天、恣意妄为、为非作歹的星盗,任何国家和法律的概念都束缚不了他,但他的儿子白开心还在燎原舰队里,还在这片战场上。

  “可以说,他是赌上了自己的全部希望,为了自己和儿子的未来而战!

  “还有一点,在灵网遭到域外天魔大规模破坏的时候,大白舰队却正保持着‘灵网静默’状态,和外界的所有接口,哪怕是最简单的通讯接口都统统关闭了。

  “连他们内部的通讯和指挥,采用的都是一套十分古老的,来自‘幽冥界’的无线通讯体系,在幽冥界并入联邦之后,这套体系已经整整五六十年没人使用了,早就被更先进的灵网交互协议所代替。

  “问题是,白老大究竟什么时候,发掘出了这样一套古老的通讯和指挥体系,又为什么要用这么陈旧版本的灵网交互协议,来取代最新的版本,还非常机敏地保持了对外部的灵网静默,不进行半点儿数据流动?

  “正是这一点,令大白舰队并没有遭受灵网病毒的侵蚀,在黑风舰队最柔软的腹部,狠狠拉开了一道鲜血淋漓的口子。

  “那就好像,他非但能预测到黑风舰队即将突袭天元界,甚至知道域外天魔将会破坏灵网一样?”

  两人的疑问,令白开心幽幽叹了口气,摇头道:“还远远不止如此你们并非舰队指挥官,未必清楚我父亲昨天的可怕,他真是将一支舰队的潜力完全压榨出来,达到‘涓滴不剩’的程度。

  “但问题是,舰队作战是讲究训练和配合的,并不是指挥官一个人灵光乍现、热血沸腾就有用,而是需要上到司令官、参谋长,中到每一艘星舰的舰长和大副,下到每一个小兵,包括动力舱里的维修师,所有人都配合默契,千锤百炼,才能锤炼出一套全新的战术。

  “像他们昨天水银泻地、庖丁解牛、无懈可击的战术,绝不可能是临时拼凑、头一次使用,而是在过去一年的‘深空实战演习’中反复训练了多次,是有备而来,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包括那套来自‘幽冥界’的通讯体系,涉及到一些非常古老的通讯法宝,应该也是在过去一年才秘密换装的。

  “包括他秘密准备了一艘完好无损的综合补给舰,还准备了足以进行星海跳跃的大量物资,又拉拢了大批背负着星盗宿命,不愿意被军队、法律和国家概念所束缚的手下……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而是过去数年,乃至十年的心血。

  “过去一年的深空演习,已经是他全盘谋划的最后一步,谁知道他究竟带着大白舰队去了哪里,进行了什么科目的训练,另外还干了些什么啊!”

  李耀和丁铃铛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所以,白老大甚至在好几年前就隐约知道了很多事情?太夸张了吧,他怎么可能知道?”

  白开心摇头,欲言又止,看了看门口道:“原本,有一个人或许能告诉我们答案,但是……”

  金心月就在这时候推门而入。

  黑风舰队被击败,联邦占据着不容动摇的主动权,妖族在这一战中都算是大放异彩。

  “虫洞炸弹”虽然没能一下子将黑色漩涡号传送到遥远的异世界去,却也重创了这艘黑风舰队旗舰,为李耀、白老大等人的雷霆出击创造了既有利的条件。

  按理说,“黯月计划”80%成功了,妖族真的在联邦崛起之战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金心月本人的冤屈也统统洗刷,包括她犯下的致命错误都被完美填补,她应该兴高采烈、欢唿雀跃,至少是流露出“阴谋得逞”的奸笑才对。

  此刻的金心月,却是眼眶泛红,目光散乱,身形无比孤单和脆弱,像是一阵微风就能吹倒。

  “师父……”

  金心月用小鸡崽儿一样的嗓音,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泪珠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李耀顿时手足无措。

  什么情况这是,早先和金心月在通讯频道里聊天时,她还不是这样啊。

  那时候的金心月带着三分小心翼翼,三分得意洋洋,还有三分摇着尾巴向他邀功请赏的意思,亮晶晶的大眼睛里放出骄傲的光芒,仿佛在对他说:“看呐,师父,你不在的这一百年里,我干得还不赖吧?”

  丁铃铛在后面悄悄捅了李耀一下,示意:“要不然,特批你上去拥抱她一下,好好安慰安慰小徒弟?”

  “呃……”

  李耀张开双臂,“你别哭啊,一百多岁大姑娘了都是,有啥事儿尽管和师父说,师父和师娘给你撑腰呢,什么天大的事情解决不了?”

  还没等他结结实实抱上去,金心月一边啜泣着一边说出了答案:“我、我爸爸没了。”

  李耀目瞪口呆,彻底懵了。

  看看白开心又看看金心月,心说你们两个是故意要凑到一起来打哑谜是不是?

  金心月的父亲金屠异,不是一百年前就作为“战争罪犯”被判处了死刑,为妖族和人族的和解,破除了最大的一道障碍吗?

  虽然没有真正执行,但也用十分粗糙的冬眠技术加以封冻,约定等找到了治疗他大脑的方法,令他恢复清醒之后,再明正典刑的。

  现在,金心月却说金屠异“没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

  白开心见李耀和丁铃铛都满头雾水,急忙解释道,“我们在追查‘白星剑叛逃’事件时,发现他在进行星海跳跃之前,总共朝天元界的方向发出过两道通讯信号,后一道是给我的,但前一道却是发射到了天都市的某个地方。

  “等我们顺藤摸瓜找上去,却发现那是一台没有注册过的秘密通讯法宝,从而又牵扯到了另一个人,另一个……被金心月称为金屠异的人。

  “金心月刚才一直在调查此事,恐怕有些结果了,所有的真相,还是让她来解释吧。”

  “唰唰唰唰!”

  李耀、丁铃铛和白开心,都将疑惑的目光转向了金心月。

  “金屠异早就从冬眠状态中苏醒,而且恢复了真正的思维能力?”

  见到金心月悲悲戚戚的模样,李耀瞬间洞悉了部分真相。

  金心月先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看了李耀一眼,咬着嘴唇道:“他是从冬眠中苏醒了,但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已经恢复了完全的思维能力,还以为他仍旧处在大脑严重损伤的状态中。”

  李耀狐疑道:“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金心月道:“他处在‘人体冬眠’状态的第八十六年,人族和妖族早就和解,随着新世界的加盟和帝国远征军的日益逼近,昔日天元界和血妖界的仇怨也渐渐被人忘却,对于这个昔日的‘战争罪犯’该如何处置,早就不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甚至很少有人还记得,在‘冬眠仓库’的最角落里,还塞着这样一具落满尘埃的古老冬眠舱。

  “自然,我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父亲的。

  “随着我在联邦中的地位日益提升,黯月基金会的势力越来越庞大,秘剑局的过局长也在暗中和我有所联络,眼看所有人都将他忘记了,我当然很想将他弄出来。

  “因为他采用的是第一代冬眠技术,是以‘试验体’的身份交换了这个免于立即执行死刑的条件,所以在冬眠中出现了种种问题,他绝大部分的身体都被冻坏了。

  “利用这一点,再加上暗中运转,我终于将他偷偷弄了出来,又送到可靠的人那里去进行治疗和改造,将他的大脑从残缺不全,无法维持正常机能的身体里剥离出来,一番炮制之后,放置到一具灵械义体里,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神智和行动能力。

  “虽然恢复不到昔日‘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的状态,仅仅是个痴痴傻傻的老头子,但我已经很满意了,我原本也没想太多,只是想……和父亲待在一起,多说说话而已。”

  李耀皱眉道:“如此机密的事情,你究竟把他送到哪里去进行了‘大脑治疗和改造’手术?”

  金心月道:“就是百花城的深蓝超脑医院。”

  “什么!”

  李耀一下子跳了起来。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