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43章 这样的陷阱,这样的父亲!

第1843章 这样的陷阱,这样的父亲!

  听韩拔陵说到这里,金心月忽然捂住了嘴,颤声道:“深蓝脑医院的雷雨琴院长说,我父亲的大脑状况极不稳定,依旧遭受‘大脑渐冻症’和‘冬眠后遗症’的双重侵袭,必须每天都滴注特殊的药水,并且通过灵网,让她远程监控和治疗,而且每隔三个月还要送回深蓝脑医院去进行一次全面检查,用‘分子逐层打印’技术炼制出来的合成脑组织,替换掉坏死或病变的部分!这,这难道就是——”

  所有人都心中一凛。.』.

  倘若不知道雷雨琴的真实身份和深蓝脑医院的秘密,这些措施不过是正常的医疗手段。

  但既然雷雨琴被域外天魔附体,深蓝脑医院就是他们最大的巢穴,那隐藏在这一系列措施后面的目的,就昭然若揭了。

  韩拔陵冷哼道:“那就是了,通过每天的‘远程监控和治疗’,域外天魔就可以掌握令尊大部分的想法,以及他听到和曾经说过的东西,特别是和你交流的点点滴滴,那是最关键的,连半秒钟的记忆画面都不会被域外天魔放过。

  “每三个月一次的全面检查,或许就是检查设置在令尊脑域深处的‘禁制’是否牢固,否还处在1oo控之中。

  “又或者,是向他的大脑中注入新的‘病毒’。

  “控制和交流是双向的,域外天魔能控制令尊,令尊也一定知道他被某种诡秘而邪恶的力量所控制着。

  “但他不能告诉你,哪怕是针尖大小的暗示都有可能被域外天魔现,从而再对他进行更深层次的洗脑封印和控制,甚至就像你刚才所担心的,把他的意识彻底抹杀掉,用一整套错综复杂浩瀚如海的数据库取而代之,塑造出一个极像是你的父亲的人工智能,一个级异灵——灵体!

  “处在这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境当中,令尊几乎无法反抗,但他既然是昔日‘赤潮计划’的策划和实施者,以一己之力弥合人族和妖族数万年裂痕的人,他就一定会反抗,用自己的方式,让那些控制他的域外天魔,付出惨重的代价!

  “诸位尽可以想象一下,倘若你们是金屠异的话,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何反抗呢?”

  众人纷纷陷入沉思,将自己代入到金屠异的视角当中,全都感知到了不寒而栗的莫大恐惧。

  李耀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

  倘若他是金屠异的话,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命运——

  因为大脑渐冻症,逐渐丧失了清晰的思维和坚固的意志,神魂慢慢陷入一片暗无天日的沼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几十年。

  忽一日,再度稍稍清醒过来,却现自己的四肢和身体统统不见了,只剩下一副高度败坏,半死不活的大脑。

  即便这副大脑,都落入了域外天魔手中,被域外天魔用“分子逐层打印”技术修复的同时,往里面植入了不知道多少种禁制封印和病毒,几乎每一个脑细胞,都被高度控制着。

  他知道域外天魔有一个阴谋,这个阴谋将毁去他毕生的心血,毁去人族和妖族共同的希望,更会……毁去他的女儿!

  但他不能说,甚至连想都不能想,因为域外天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他的大脑和神魂进行全面检查,他不能让域外天魔现,他拥有一丝丝的反抗意志和反抗能力,否则,这一丝丝的反抗力,也会像阳光下的肥皂泡那样,瞬间变成梦幻泡影。

  那么,不顾一切向女儿说出真相,劝女儿立刻放弃“黯月计划”,行不行呢?

  这也是行不通的。

  先,黑风舰队的大举入侵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一旦不能在星海会战中干脆利落击溃黑风舰队的主力,则星耀联邦无论如何都会被拖入连绵不绝的战火中,即便不是被黑风舰队毁灭,也会被真人类帝国的第二支第三支远征军在几十年后毁灭。

  多苟延残喘几十年,显然不是金屠异想结局。

  其次,域外天魔诡谲叵测无影无形,纵然这次的阴谋被揭穿,只要不伤及其根本的话,大不了继续蛰伏几十年,等到联邦即将毁灭时再出来兴风作浪。

  面对真人类帝国和域外天魔的双重侵袭,别说一个“三界至尊秃鹫李耀”了,就算来一百个,恐怕都无力回天。

  所以……

  “难,难,实在太难了!”

  李耀觉得后槽牙一阵阵冷,他现那时候的金屠异,就像是被斩断了四肢,又关在一间铜浇铁铸暗无天日的牢房里,根本无计可施,无处可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金屠异真正的处境,比这还要艰难百倍,纠结千倍,痛苦万倍。

  倘若只是被斩断四肢关进黑牢,受煎熬的也仅仅是自己而已。

  但金屠异明知道阴谋的存在,却还要眼睁睁儿踏入陷阱,甚至自己就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成为“陷阱”的一部分。

  当金心月在他面前眉飞色舞地阐述“黯月计划”,无比骄傲地向他畅谈理想和将来,憧憬着妖族和联邦的双重崛起时,这个明知女儿必败无疑甚至必死无疑,在死前还会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的父亲……他的神魂深处,究竟该泛滥着多么强烈的波浪,而他又是以何等强大的意志力,才硬生生压制住这股惊涛骇浪,不让域外天魔感知到一丝一毫啊!

  李耀双手捂着脸,一阵用力揉搓,兀自感觉到那股无法挣脱的大恐怖,狠狠烧灼着自己。

  这是真正的地狱。

  光是想想,就令他心脏冻结,无法呼吸。

  余光朝两边现丁铃铛白开心和龙扬君等人亦是若有所思,一个个流露出了颇为恐惧,无比震惊的表情。

  金心月更是在呆滞了半天之后,从通红的眼窝里滑落了两行热泪,将精致的妆容冲了个一塌糊涂。

  韩拔陵感慨一声,啧啧称奇:“若非亲眼些资料和证据,韩某实在难以想象,世上还有如此险恶的陷阱,又还有这样铁骨铮铮又深谋远虑的好汉!

  “而上天终于也没辜负这名好汉在无边黑暗中的苦苦挣扎和独自抵抗,给他送来了一份最好的礼物,一个最佳的‘战友’——借尸还魂,夺舍重生,又吞噬了五百年来星海边陲至强者‘严心剑’残魂,提升到绝强境界的星盗之王,白老大!

  “人力有时而穷,倘若仅仅是金屠异孤军奋战的话,他的意志再坚强,智谋再深远,心性再坚韧,都是无济于事的,最多拼个鱼死网破,将域外天魔的阴谋推迟几十年而已。

  “但就在这时候,他现了白老大的异样。

  “名义上,白老大是金心月系统的心腹大将,大白舰队便是在金心月系统的重金支持下才组建和膨胀的,无论是以金心月父亲的身份,还是以‘域外天魔间谍’的身份,他肯定对白老大和大白舰队有所关注。

  “一般人或许无法老大的伪装,但他可是策划‘赤潮计划’的金屠异,多多少少都能些破绽。

  “我想,域外天魔对金屠异的监控,也不可能是时时刻刻的——未必是它做不到,而是每一分每一秒的监控,极容易被金心月倪,那就前功尽弃了。

  “还有一种可能,域外天魔的监控,的确严密到无以复加,但金屠异却用某种秘法,巧妙地逃脱了一小段时间的监控,比方说每天他都给自己‘争取’到了五到十分钟的自由时间。

  “他不能用这段时间和女儿联络,因为女儿同样处在多角度全方位的监控当中,身边不可能只有他这一根‘钉子’存在。

  “那么,拥有整整一支舰队,本身来历神秘,实力强横至极的白老大,岂非就是他最好的联络对象?

  “两人具体如何沟通,说了些什么,达成了什么协议——这些细节,我们自然不得而知。

  “但从最终结果来人之间一定存在某种交易,金屠异说服了白老大,令后者相信了可以掌控灵网的邪恶力量存在,更重要的是,他令白老大相信,只要白老大突然杀出,就极有可能击溃这股力量!

  “对了,你们说,白老大跳跃到了星海中央?

  “我虽然对星海跳跃技术不甚了解,但也知道那需要消耗大量灵能和燃料,星舰上还要携带各种补给,还要知道星海中央的航道信息和目的地坐标,是吧?

  “光靠白老大一个人,在刚刚完成一场激战,人困马乏的情况下,很难完成星海跳跃的全部准备工作。

  “但再加上一个金屠异呢?

  “金屠异不但是昔日的万妖联军统帅,更充当了几十年血妖界向星空探索的项目负责人,一百年前血妖界最强的级传送阵‘血妖之眼’,就是由金屠异负责研的,对吧?围绕着血妖界和天元界的绝大部分碎片世界,也都是在金屠异的指挥之下现的,对吧?

  “在这个过程中,金屠异积累了大量的星海跳跃经验,并偷偷留了一两座不为人知的碎片世界,成为自己最后的底牌,并不过分吧?

  “请诸位设想这样一幅场景——当金屠异以一种十分隐秘的方式,突然联系上了白老大,一语道破对方的真实身份,又言之凿凿域外天魔的存在,还拿出几座蕴藏着丰富资源的碎片世界,作为礼物和交易的筹码,白老大是否会相信他呢?”公告: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