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44章 孩子啊……

第1844章 孩子啊……

  韩拔陵真不愧是十二古圣中推演能力最强的元婴,又或者他本就是局外人,故而能站在更高的层面来分析整件事,寥寥数语,抽丝剥茧,竟然将前前后后散乱的片段,统统像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般串联起来。天籁『小说WwW.』⒉

  虽然不能说严丝合缝,无懈可击,但也是合情合理,能够自圆其说了。

  李耀想了想,摇头道:“不对,倘若不是我们在百花城的破坏,和及时出现捣毁了星空之门的话,光靠白老大一个人,他的奇袭再华丽,都是于事无补的,但金屠异再怎么算无遗策,都不可能算到我们会突然出现的吧?”

  “对,所以金屠异也是在赌,或者说他别无选择,只能去赌一个奇迹的出现。”

  韩拔陵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即便在古圣界,一颗小小的星球上,要争霸天下的话,谁又敢保证自己有天命在手,肯定能一统江山呢?还不都是将自己的智慧、意志、胆魄都激到了极限,去搏那万分之一的渺小希望?

  “对于金屠异来说,他已经做了在那种局面下,所有能做的事情,已经将自己的整个生命都一滴不剩地燃烧掉,已经释放出了神魂最深处,最华丽、最坚韧、最强大的力量,那么接下来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祈祷……这个宇宙中,真的存在奇迹吧?”

  韩拔陵很难得地笑了笑,看着李耀道,“我记得这是你曾经说过的话,在很多版本的《李耀传》里面都有,而这一次,你也的确给金屠异,给白老大,给星耀联邦的所有人,都带来了新的奇迹。”

  李耀大声咳嗽起来。

  他未必真是一个低调和谦逊的人,原本也颇为自己的“华丽回归”和“奇迹出现”而暗爽不已。

  但现在……

  先是白老大,再是金屠异,这两位老前辈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究竟什么才叫“奇迹”!

  “奇迹不是祈祷出来的,而是金前辈自己创造的。”

  李耀认真道,“不是我带给他奇迹,而是金屠异带给我,带给女儿金心月,带给全联邦所有人,同时也带给他自己,一个最大的奇迹!”

  “是的。”

  韩拔陵点头道,“我相信当胜利的消息传来时,当得知黑色漩涡号被击沉,帝国的星空之门也被毁灭,更重要的是,域外天魔统统被现和击溃时,金屠异一定也是欣喜若狂的。

  “他或许是全联邦最了解前因后果的人,最知道域外天魔可怕的人,亦是最明白此战的胜利有多么艰难和多么不可思议的人,这样的胜利,怎能不叫他情难自禁,仰天长啸呢?”

  金心月忍不住道:“但是他——”

  “没错,他选择了死亡,因为他知道战争还没有结束,他还要向卑鄙无耻的域外天魔,倾泻无边的怒火,做一个最后的了断!”

  韩拔陵勾起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道,“我相信在和域外天魔殊死搏斗的这么多年里,金屠异原本就支离破碎的神魂和浑浑噩噩的大脑,一定雪上加霜,受损更加严重,早就到了要全盘崩溃的程度,仅仅凭借最顽强的意志力勉强支撑着而已。

  “更重要的是,虽然百花城和黑风舰队里的域外天魔统统都被斩杀,但仍有可能,还存在着一点点‘隐患’,就在金屠异的脑域深处。

  “以域外天魔的阴险狡诈,在炮制金屠异的大脑时,往里面植入一段小小的尾巴,很正常吧?

  “那未必是真正的域外天魔,更有可能是某种类似‘种子’的东西,姑且称之为‘魔种’好了,或许当魔种感应到别的域外天魔本体统统被消灭之后,就会自动孕育出来,继续为祸人间。

  “但域外天魔怎么都没有想到,金屠异的意志竟然能顽强到这种程度,他们这次实实在在是选错‘宿主’了。

  “目击者不是说,看到金屠异的大脑中窜出了黑色火焰,火焰中仿佛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手舞足蹈,疯狂挣扎,最后灰飞烟灭的吗,说不定那就是金屠异用自己最后的生命,将‘魔种’一起拖入了永不生的九幽最深处。

  “根据我的推演,整件事大致就是如此,细节上肯定有许多出入,还有很多疑问是我们还未解开,说不定永远都无法解开的。

  “但我相信,整件事的核心就是这样,金屠异才是隐藏在幕后掌控全局,给了域外天魔致命一击的,真正的英雄!”

  “爸爸……”

  听到这里,金心月早已泣不成声,蜷缩在椅子上,肩膀一耸一耸,仿佛回到了一百多年前,那个妖族圣女第一次看清楚父亲真正的样子,听到父亲对自己所有希望和期许的那天。

  “赤潮计划成功了。”

  她泪流满面,止不住地喃喃道,“您苦心经营了百年的计划成功了,您真的拯救了我们的文明,或许还包括……整个世界!”

  ……

  月光如水,泛起万千涟漪,笼罩着朦胧的小院。

  九号星空战堡的空间十分紧张,即便以李耀和丁铃铛的身份和眼下的状况,也只能分配到一间比高级军官再稍稍奢侈一些的休息室,这处模拟天然环境的幻境小院,就是他们唯一的享受。

  李耀蹲在小院里,看着虚拟技术营造出来的明月,十指交错,陷入沉思。

  他的表情变幻不定,时而咬牙切齿,时而横眉立目,时而惊恐不安,时而又怒冲冠,最终却一次次陷入了黑色的绝望。

  丁铃铛从后面走上来,轻轻按住了他的肩膀:“你在想什么,感觉你非常紧张,神魂相当紊乱。”

  “我把自己代入到白老大和金屠异的视角当中,在琢磨他们面临绝境时的心态。”

  李耀没有回头,却按住了肩头丁铃铛的手,感觉老婆的手无比温暖和柔软,“我实在很难想象他们究竟是如何打赢各自的战争——无论是白老大对抗严心剑,还是金屠异对抗域外天魔,后者的力量应该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才对,反正换了是我的话,绝对做不到他们这样。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他们在绝境中坚持下去,打败了严心剑和域外天魔这样不可战胜的强敌呢,我好像……找不到这样的力量啊!”

  丁铃铛笑了:“这还不简单吗,他们有孩子,但你却没有,你可以说自己是在为同胞啊,为理念啊,为国家啊,为文明啊……这些冠冕堂皇、大义凛然的东西而战,但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又怎么比得上一个真真切切、有血有肉的孩子更加重要呢?

  “无论敌人有多么强大,他们都必须赢得这场战争,因为一旦输掉的话,被毁灭的除了他们自己,还有他们的孩子,白开心和金心月。”

  李耀微微一怔,喃喃道:“所以说,‘孩子’比同胞、理念、国家和文明更加重要吗?”

  “那也不是。”

  丁铃铛很认真地想了想,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咬着嘴唇道,“我想是这样,只有当一个人拥有了孩子,亲眼看到自己的血脉以如此奇妙的形式传承下去,能亲手触碰到那团肉乎乎、粉嫩嫩、娇滴滴的东西,感受到他带来的无穷快乐和烦恼,这个人才能更好地去理解同胞、国家、文明和诸多理念吧?

  “为同胞而战,为国家而战,为文明而战,但究竟什么是‘同胞、国家和文明’呢?或许没那么复杂,就是千千万万团肉乎乎、粉嫩嫩、娇滴滴的东西而已,这些东西就在你的背后,他们的未来有无限可能,但现在只有你才能捍卫他们——这样的想法,是否能带来更加强大的力量呢?”

  李耀沉吟片刻,瞪大眼睛,惊呼道:“一百年不见,老婆的境界越来越高了,竟然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嗯?”

  丁铃铛眯起眼睛,捏着李耀肩膀的手劲加大了几分,“所以说,我以前说话,都很没哲理的是吗?”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

  李耀一不留神把自己给绕了进去,急忙龇牙咧嘴地求饶,拼命转移话题,“我的意思是说,呃,其实我一直都非常讨厌小孩子的,特别是那些满地打滚、乱吼乱叫、随便搞破坏的熊孩子。

  “不过,经过这件事,感知到白老大和金屠异的那种力量,又听你这么一说之后,我忽然觉得,或许生两个小宝宝出来,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啦。”

  丁铃铛停止了动作,嘴唇咬得更深了:“所以呢,你想要孩子了?”

  李耀觉得自己怎么越陷越深了,他拼命挠着头,脑子完全变成了一锅热粥:“以前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毕竟我们两个还是风华正茂,含苞待放,又胸怀大志,有远大理想的嘛,我们不是还要去把真人类帝国的皇帝陛下打成猪头的吗,哈哈哈哈!

  “至于现在嘛,我倒也谈不上排斥孩子,真要有了当然也不会拒绝,但最好我们再仔细研究一下,这个这个,这个问题一定要慎重,要稳妥,要深入学习和思考,要从长计议,毕竟不是小猫小狗,说不定是很可怕很可怕的熊孩子,一旦生下来,肯定要好好教育,要很负责任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