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50章 家,就在前方!(第五卷 崛起篇 完)

第1850章 家,就在前方!(第五卷 崛起篇 完)

  第1850章  家,就在前方!(第五卷  崛起篇  完)

  李耀没想到在赫连烈的女儿身上还发生过这么多故事,而这些故事甚至和自己昔日的选择有着无比奇妙的联系。

  他又想起上午丁铃铛的演讲,演讲的绝大部分内容当然都经过别人的加工和润色,只有一句话是丁铃铛坚持要保留的:

  “没有人是一座自给自足的孤岛,所有人的命运……都以某种奇妙的方式连接在一起。”

  沈文茵的目光原本有些漠然,这会儿却像是结冰的湖面被春风吹皱那样,变得柔和而温暖起来,她脸上泛起了幸福的光彩,轻声道:“当我第一次看到阳光照耀在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上时,我就和自己的命运和解了。

  “我还是痛恨赫连烈,但我已经不再恨其他人,不再恨自己,恨我母亲,恨您。

  “十六七岁时,我曾经胡思乱想过有朝一日见到您的情景,那时候我发誓,要狠狠朝您脸上啐一口唾沫,以示我对‘秃鹫李耀’的不屑和抗争,但现在我已经不想啐了——特别是面对这样一个,和想象中完全不同的李耀时。

  “我有那么多珍贵无比的东西要爱,要享受,要守护,哪来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继续去恨呢?”

  李耀听到这里,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仿佛心中一块沉甸甸的大石落地。

  沈文茵微笑着:“李会长,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还要赶最后一班浮空船回家呢,再次感谢您的通知,这样也好,总算把我和赫连烈的事情,做一个了断吧!”

  李耀心中一动,道:“赫连烈少校之所以壮烈牺牲,或许也有一些因素是为了守护你,你对他的恨,不会因此削减几分吗?”

  沈文茵摇头道:“我了解他,我敢保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就算会想到您,都未必会想到我和我妈的。

  “我恨他,永远都恨,正如他对您的恨意永不磨灭那样。

  “不过,我记得小时候每次他修炼过度,接近走火入魔,像是浑浑噩噩的野兽般乱吼乱叫时,他都会说,自己总有一天会干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让我和我妈另眼相看,让整个联邦都为他骄傲。

  “那时候,这种失败者的疯话让我痛恨到了极点,气得发抖,恶心得想吐。

  “我没想到他竟然成功了,他真的兑现了昔日的承诺,真的……逆转了自己的命运。

  “我依旧恨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看错了他,他不是失败者,至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我今天就是专程来向他道歉的,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时候,身为他的女儿,多多少少我都应该相信他一点,相信他一次的。”

  说完这句话,沈文茵又深深朝李耀鞠了一躬,转身向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走去。

  “沈女士。”

  李耀想了想,提高声音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听说令郎的修炼天赋不错,如果有什么地方能帮上忙,千万不要客气,尽管直接找我。”

  沈文茵脚步一顿,并不回头,也不要李耀的联系方式,挥了挥手道:“多谢您的好意,但还是算了吧,虽然我和儿子都不姓‘赫连’,但我们体内都流动着赫连家族的血,赫连家的人,就算没有‘秃鹫李耀’的帮助,一样也能活得很好。”

  一家三口,互相扶持着,渐行渐远,消失在战争博物馆门口的蒙蒙烟雨之中。

  ……

  那个深夜,一艘横跨大陆的浮空船上,大部分旅客已经沉沉睡去。

  沈文茵还在抚摸着一张不太清晰的三维立体照片——照片里的赫连烈制服笔挺,甚至连面部都做了精心修饰,看不出太多伤痕和疯狂的痕迹,在他身边是一大一小两个长得很像的女人,那是命运的开始,女人和女孩儿都笑得十分灿烂,像是永远凝固在幸福的瞬间。

  沈文茵痴痴地看着,眼窝里渐渐汇聚起了两片晶莹。

  就在这时,还没睡着,正在偷偷看视频的儿子,轻轻碰了她一下:“妈妈,快看,好像是白天那个叔叔!”

  沈文茵微微一怔,发现儿子晶脑上正在播放的是一场在全联邦范围都很受欢迎的深夜访谈节目,以风格辛辣、直言不讳、实时互动和经常能请到大牌嘉宾著称,非但有联邦五百强宗派的掌门,甚至连联邦议长都曾出现在访谈里,向所有观众展示最高领导人的另外一面。

  此刻,坐在那位满头银丝,既诙谐又睿智的主持人对面,正是李耀。

  他穿着一身铁灰色的长袍,既没有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架势,却也不会过分随意,让所有人都感觉非常放松,仿佛他就是大家中间,普普通通的一员。

  沈文茵看到时,主持人已经不知道问了一个什么问题,李耀身体前倾,神色诚恳,侃侃而谈:

  “……或许是大家都寄托了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和过于美好的人格在我身上,将我当成了某种高高在上、光芒万丈的象征,一个永远不会被毁灭的希望。

  “就像主持人刚才也在问我,在千钧一发之际力挽狂澜,究竟是什么感受?

  “但真相不是这样的,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受,因为在千钧一发之际力挽狂澜的并不是我一个人。

  “非要说有什么感受的话,那就是我再一次真真切切认识到——战争不是一个人可以打赢的,文明更不是一个人可以建立的。

  “已经在大家脑海中形成刻板印象的那个‘三界至尊,秃鹫李耀’并不存在,我是另一个完完全全和宣传不同的人。

  “但那个‘三界至尊,秃鹫李耀’所代表的希望、信念和力量,却是真实存在着的,并不仅仅在我身上,也在所有联邦军和修真者身上;在所有为了家园和亲人,敢于直面命运的人身上;就在你们所有人的身上,在你们神魂的最深处。

  “所以,我今天才愿意上这个节目,向大家展示这种力量的强大。

  “光靠一个节目的短短半小时自然是不够的,所以下一阶段,我们‘耀世集团’将会出版一部全新的传记,我愿意和大家掏心窝子说话,聊聊真正的李耀,和李耀眼中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这也算是我提前打一个广告吧。

  “不过,相比我自己的故事而言,我更想和大家说另一些故事,一些和镇压自己的命运而战,真正的英雄传说。

  “我想告诉大家关于真正的金屠异的故事,他曾经是臭名昭著的战争罪犯。

  “我想告诉大家关于白老大的故事,他是昔日蜘蛛巢星的星盗之王。

  “我还想告诉大家,像赫连烈少校那样,千千万万联邦军官兵的故事……

  “这些故事,未必有你们过去听到的故事那么惊心动魄、曲折离奇,还存在大量灰色甚至黑色,让人难以接受,会玷污星耀联邦光辉形象的部分。

  “但我还是想将他们一五一十都说出来,只因为他们都是真的。

  “我想,一个国家或者文明的真正崛起,或许并不在于它打赢了多少胜仗,拥有多少舰队和强者,征服了多少世界,而是在于,它的政府是否有足够的自信和胆魄去公开一切真相,而它的民众又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和理性去接受吧?

  “百年之后的今天,星耀联邦已经崛起——我坚信这一点!”

  沈文茵看到这里,眼角的泪水终于忍不住静悄悄地流淌下来。

  但小男孩却立刻发现了她的异样,放下晶脑,焦急地摇晃着她的胳膊:“妈妈,你怎么了?爸爸!”

  “没什么,别吵醒你爸爸,他累了一天了。”

  沈文茵“嘘”了一声,摸着儿子热乎乎的大脑袋,柔声道,“小辉,想不想知道你外公的故事?”

  小男孩微微一怔,流露出欣喜的神色,用力点头道:“想啊,想啊,白天在战争博物馆里问妈妈,妈妈怎么都不说,我当然想知道啊!

  “对了,连‘秃鹫李耀’这样的大英雄白天都来找妈妈,他是为了外公来的吗,他和外公是好朋友吗?

  “我明白了,外公一定是他的老战友,两个人曾经并肩作战,一起斩妖除魔,捍卫联邦的,对不对?”

  沈文茵笑了,靠在椅背上,轻轻闭住眼睛,喃喃道:“那是一个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但是没关系,妈妈有很多、很多、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说给你听。”

  “嗯。”

  虎头虎脑的小男人趴在妈妈的双腿上,先抽了一张纸给妈妈擦了擦眼角,认真道:“那妈妈先别哭了,虽然外公不在了,但还有我和爸爸啊,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和爸爸一定会保护妈妈的!”

  沈文茵鼻子一酸,忍不住再次睁开眼睛,目光却被窗外星星点点的倒影吸引,他们正在从一座灯火辉煌的大城市上空缓缓掠过。

  “啊!”

  小男孩睁大了眼睛,“到家了吗?”

  “还没有。”

  沈文茵搂住了儿子,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但不远了,家……就在前面。”

  【第五卷,崛起篇,完结】

  第六卷,帝国篇,即将华丽登场!

  下卷预告:

  白老大:“帝国就在前方,宝藏就在前方,传承就在前方,大白星盗团,出击!”

  李耀:“我要去帝国,所有的秘密都在那里!”

  龙扬君:“帝国啊……真有趣。”

  丁铃铛:“李耀,等等我,我也要去帝国,打爆皇帝的头啊!”

  文文、小明:“落雨不怕,下雪也不怕,我们要去帝国找爸爸!“

  联邦强者、古圣强者、圣盟、天魔……各路强者:“帝国!帝国!”

  真人类帝国:“汗,忽然感觉压力好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