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60章 褐矮星舰队的选择

第1860章 褐矮星舰队的选择

  “哧”

  修炼室的重力和气压回归标准值,随着一道道白色迷雾激射而出,半个船舱都变得烟雾缭绕。

  李耀像是一头呼吸悠长的巨兽,从略带硫磺气息的迷雾中缓缓出现。

  他接过黑夜兰毕恭毕敬递过来的大毛巾,顾自擦拭着身上的汗水,淡淡瞥了众人一眼。

  站在修炼室前面,看到他刚才不可思议修炼全过程的黑风修士们,就像是面对奔腾而至的洪水泛滥,面如土色,心神激荡,发出阵阵闷哼,甚至不由自主地倒退几步,不敢和李耀的气场抗衡。

  “这,这就是‘秃鹫李耀’的恐怖吗?”

  这些黑风修士满头冷汗,脸色煞白,牙齿禁不住“咯咯”碰撞。

  他们都是刚刚拿着联邦的“劝降书”,主动投降过来的。

  不过对他们的身份、性格还有过往经历,仍需要经过十分谨慎的鉴别,才不至于引狼入室。

  倘若是双手沾满普通人鲜血,欠下累累血债,甚至干过种种反人类勾当诸如用活人来修炼、抽取人类魂魄来淬炼法宝、生吃活人之类的勾当,这样的修仙者,联邦绝不会接受他的投降。

  这一点,在“劝降书”里也都说得清清楚楚。

  非但不接受这种人的投降,而且对这种罪大恶极者,其人头最为值钱,别的修仙者倘若能将他们五花大绑或者仅仅拿着人头,投降到联邦这边的话,就可以换取更好的出路。

  “将修仙者按照过去犯下的不同罪行,分成三六九等,主要是罪恶比较轻的和罪大恶极的,然后挑唆罪恶比较轻的,去斗那些罪大恶极的。

  “所谓‘猜疑链’理论,就是这么一回事,即便一开始那些罪恶比较轻的修仙者,慑于罪大恶极者的淫威,不敢和后者斗争,但后者对自己的罪行却是心知肚明,自然会怀疑前者会不会拿着他的人头到联邦来邀功请赏。

  “星海逃亡,弹尽粮绝,走投无路,心理压力原本就非常大,在千疮百孔、昏暗狭窄的船舱内,各种矛盾一触即发,为了自己的人头不被别人当成‘投名状’,罪大恶极者就免不了要先下手为强了。

  “你怀疑我会拿你的人头去邀功请赏,从而准备先下手为强;我也知道你会怀疑我要拿你的人头去邀功请赏,那就只能在你先下手为强之前,‘先先下手为强’。

  “如此一来,黑风舰队的残兵里,既有黑风界和其余四个小界修仙者之间的‘地域矛盾’,又增添了罪孽较轻者和罪大恶极者之间,全新的矛盾。

  “双重矛盾狠狠撕裂,黑风舰队残兵自然不攻自破了!”

  或许是父亲的死讯激发了无限潜能,金心月从丧父之痛中恢复过来之后,立刻抛出了这样一条策略,果然效果奇佳,最近一个月向联邦投降的修仙者总数,已经是过去五个月的总和了。

  这艘综合补给舰“九鼎号”,就是联邦军设置在最前线的鉴别机构,不少半年前就投降联邦,经过“忠诚和安全测试”的黑风修士全都驻扎在这里,针对后来的投降者,分别作出独立的评价,将所有评价交叉起来,就能评估出后来者的投降诚意和危险程度。

  当然,在进行鉴别之前,先让投降者见识一下“三界至尊,秃鹫李耀”的强势,对于震慑他们的神魂,稳定纷乱的局面,亦大有好处。

  回归星海战线几个月来,这样瞠目结舌、不知所措、畏他如虎的黑风修士,李耀见得多了,懒得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他更感兴趣的是黑夜兰,或者说,是黑夜兰口中的“黑风舰队副总指挥官,狄飞文将军”。

  黑夜兰的父亲黑夜明,虽然可以说是死在李耀、龙扬君和燕离人联手围攻之下,但出于收编黑风舰队的考虑,李耀等人并未向她隐瞒关于域外天魔的所有真相,使她清楚认识到在李耀等人抵达之前,黑色漩涡号就沦为了域外天魔的巢穴,而她父亲黑夜明的脑域也被域外天魔深度侵蚀,成为了不折不扣的“魔人”。

  “魔人”,或者说“修魔者”,虽然看上去还和过去一模一样,但早已不是原来的自己,而是顶着原先皮囊的“魔”!

  这一点,无论在星耀联邦还是在真人类帝国,都是一样的。

  即便李耀等人不出手,过去的黑夜明也已经在天魔降临的一刹那死了,李耀等人的攻击,反而是给了他一个解脱。

  即便换成黑夜兰自己,在面对这样一个天魔附体的父亲时,亦只能这么做,绝没有半点心慈手软的余地。

  修仙者对于父女亲情,原本就比修真者更加淡漠一些,黑夜兰既然能修炼到元婴级数,更不是会纠缠这些细枝末节的人,她并没有将这笔账算到李耀等人头上,却是牢牢记住了域外天魔吕轻尘的名字。

  或者说,域外天魔的出现,让她有了一个更好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和联邦合作,掌控整支黑风舰队,无论对自己、对死去的父亲还是对活着的黑风人而言,都是最好的选择。

  过去六个月,黑夜兰依旧战斗在星海第一线,竭尽所能收拢溃散的残兵,干得相当不赖,帮联邦军节省了宝贵的燃料、弹药、晶石乃至无法衡量的生命。

  但是对驻扎在几十光年之外,某一颗神秘褐矮星背后的黑风舰队大部队,她亦是鞭长莫及,无计可施了。

  虽然褐矮星舰队的一部分,早就急不可耐进入了星海跳跃状态,随着星空之门的崩溃,湮灭在四维风暴中。

  但仍旧有相当庞大的一支成建制舰队按兵不动,成为联邦的心腹大患,最后的不稳定因素。

  能够让这支“褐矮星舰队”投降,才是星海大战的真正落幕。

  “狄飞文在你们黑风人当中的地位如何?”

  李耀朝医疗室走去,向亦步亦趋的黑夜兰发问,“现在褐矮星舰队又是什么状况,他真的愿意投降?”

  “我父亲还在时,狄飞文将军就是黑风界的第二号人物,隐隐有撼动我父亲地位的实力。”

  黑夜兰道,“不过,他是一个纯粹参谋型的将领,虽然拥有超卓的计算力,但本身战斗力并不出众,而且他的家族实力也比我的家族实力稍逊一筹,才令他在争夺黑风界‘界主’的斗争中屈居下风,转而全面倒向了我父亲,尽心尽力辅佐他统领黑风界。

  “狄飞文将军的作风,怎么说呢,黑风人是真人类帝国中有名的悍勇和疯狂,但他却增添了几分隐忍和阴狠,对于无法战胜的对手,他会慢慢等着对手老死差不多就是这种性格吧。

  “所以,尽管他算是来自我们的竞争家族,但我父亲还是非常信任他,令他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光是看我父亲肯放心将褐矮星大部队都交给他来指挥,自己仅仅率领精锐,执行最危险的突袭,就可见一斑。

  “我父亲深信,即便黑风舰队的精锐统统覆灭,狄飞文将军亦能统帅黑风舰队剩下的残兵,闯出一条最好的退路。”

  “哦?”

  李耀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沉吟道,“他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吗?”

  “所有修仙者都是野心勃勃的,我们相信野心和*乃是人类的进步之源,没有野心和*的人,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黑夜兰道,“不过,狄飞文将军的智慧足以支配他的野心,他应该不会干出什么蠢事的。”

  “明白了。”

  李耀目光一闪,“那他现在说要谈判,应该是真的喽?”

  “有一定可信度。”

  黑夜兰道,“通过其他渠道搜集到的消息是,在‘褐矮星舰队’中发生了严重内乱,原本来自火蛛界、紫火界等四个小界的高级军官,想要联合起来夺取‘褐矮星舰队’的指挥权,却被狄飞文将军迅速扼杀,反而令他在‘褐矮星舰队’中的控制更深,地位更加不可动摇。

  “虽然如此,但黑风舰队终究是由一大四小五个世界的修仙者组成,狄飞文将军不可能杀光其余四个小界的所有修仙者,恰恰相反,在雷厉风行地粉碎了哗变之后,他还不得不大力安抚四个小界的修仙者。

  “总之,分崩离析的隐患仍在,他必须尽快为褐矮星舰队找到一条出路,否则这支四分五裂的舰队,很快会彻底崩溃的。

  “他们和帝国本土还保持着长距离联络的能力,但回归帝国本土是死路一条,这一点,从狄飞文到每一名底层修仙者,都一清二楚。

  “帝国不会容忍两次失败,弱者就只有去死,这便是修仙者的法则!

  “所以,和联邦谈判,争取一个比较有利的投降条件,就是狄飞文和褐矮星舰队唯一的选择了。”

  “了解,但还有一件事,我非常不明白。”

  李耀看着燎原舰队方面刚刚传送过来的消息,看着由现在黑风舰队的最高指挥官狄飞文将军亲笔撰写,附加了他灵纹印记的书信,皱眉道,“他为什么非要和我谈判,向我投降?”。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