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61章 只向你投降

第1861章 只向你投降

  “我们修仙者信奉成王败寇、弱肉强食、无限进化的法则,站在进化之巅上的强者,自然有资格支配弱者,实现整个文明的飞速进化。”

  黑夜兰解释道,“倘若要投降或者臣服的话,我们当然只愿意投降最强者,臣服最强者!

  “放眼星耀联邦,所谓‘最强者’,除了李老师之外,还有谁配得上这个称号呢?”

  黑夜兰和李耀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既有双方合作,也有上下从属的味道。

  李耀现在并没有收第四个真传弟子的打算,也不觉得黑夜兰可以和金心月等人相提并论,不过他的确曾教过黑夜兰一些古修时代的炼器秘术,对方尊称他一声“老师”,倒也恰如其分。

  “是吗?”

  李耀撇了撇嘴道,“我怎么觉得联邦比我强的人,一抓一大把呢?我只是元婴巅峰而已,就不说那几个化神老怪了,即便丁铃铛的战斗力,或者燕离人‘一剑狂飙十万里’的最强杀意,对上他们,我就没有必胜的把握。”

  “帝国崇尚实战,强弱之分,并不看境界,更注重战功。”

  黑夜兰用十分崇拜的目光看着李耀,“李老师在千钧一发之际,先是战胜了百花城的域外天魔,随后又从天而降,毁掉了黑风舰队的星空之门,还有我父亲,黑风舰队的最高统帅,在绝大部分黑风修士眼中,也是死在您的手里。

  “更不要说,您原本就是星耀联邦的精神象征,是一手遮天的强权人物,所谓联邦议长或者排名前几大宗派的宗主,都不过是您的傀儡而已。”

  “等等,等等等等!”

  李耀急忙摆手,“这是什么话,什么叫‘一手遮天’,什么叫‘我的傀儡’啊,联邦议长只不过碰巧是我老婆,联邦排名前几的大宗派,也碰巧有我一点点股份,联邦几个秘密机构的头目,也只是碰巧和我有点渊源而已!

  “你知道,我本人是很淡泊名利的,什么‘三界至尊’之类,不过是强加到我头上的虚名——我也很苦恼啊!”

  “是是是,李老师的平易近人、低调内敛,那是星海边陲一带人尽皆知的,只要和李老师稍稍相处几日,自然知道您的人格有多么高贵,节操有多么伟大,又是多么视金钱如粪土,视权力如云烟了,至于您不知不觉当中成为星耀联邦首屈一指的强权人物,这亦不过是‘巧合’而已,绝非您故意操纵。”

  黑夜兰毕恭毕敬地说,“只可惜世人愚鲁无知,最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很难理解李老师的心胸和境界,而黑风舰队中的大部分人,都没机会和李老师深入交流,看问题流于表面,凭他们以往的行事风格,来以己度人的话,怎么会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呢?

  “呃,在黑风舰队残兵中似乎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黄雀仍不是最后的赢家,难免要命丧在猎人之手。

  “联邦是蝉,黑风舰队是螳螂,域外天魔是黄雀,而李老师您就是猎人了,其实,一切都在您的计算之中,都是您设下的陷阱,无论星耀联邦、黑风舰队还是域外天魔,统统都被您玩弄于鼓掌之中啊!”

  李耀眼皮直跳:“开什么玩笑!”

  “没开玩笑,是真的。”

  黑夜兰认真道,“您在星海会战中的华丽回归,实在太震撼,太巧合了,所有黑风残兵都都将您当成是算无遗策的谋略家,星耀联邦真正的掌舵人,类似老祖宗、大魔头之类的角色,不知道有多仰慕您呢!”

  李耀目瞪口呆:“不会吧,还‘仰慕我’这么夸张?我们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啊!”

  黑夜兰摇头道:“我们是打了一仗,但并没有什么‘不死不休’的仇恨吧,毕竟无论修真者还是修仙者,都是站在进化巅峰之上的人,都是人类同胞,在面对盘古文明、域外天魔和星空异族时,我们之间的小小矛盾,自然算不了什么。

  “真人类帝国内部保持高度竞争的状态,各个大千世界之间的摩擦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只要决出胜负之后,弱者就会服从强者,一心一意向强者效忠和学习,成为强者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们的生存发展。

  “毕竟,竞争的目的是为了进化,而不是为了同归于尽啊,我们帝国人又不傻!”

  李耀一想,好像也是。

  黑夜兰继续道:“为了瓦解黑风残兵的士气,敦促他们尽快投降,好像咱们有几个版本的‘劝降书’也采用了这种说法,将您这一百年来的冒险,以及最后关头的华丽回归,统统添油加醋、大肆渲染了一番,说得就像是您精心策划的一样,对了,好像是请教了韩拔陵老师,请他撰写了其中一些段落。”

  李耀:“……这事儿闹的!”

  “我们修仙者对自己的力量都是极度骄傲的,在李老师没有出现之前,我们根本是压着联邦舰队打,倘若不是李老师带着十二台巨神兵以雷霆万钧之势降临,我们早就把联邦最精锐的燎原舰队都砸得稀巴烂了!

  黑夜兰咬着嘴唇道,“您说,要黑风舰队残兵向‘手下败将’燎原舰队投降,怎么可能呢?只有李老师才是击败黑风舰队的关键,向您投降,才能让所有黑风舰队成员心服口服。”

  “好吧。”

  李耀勉强接受了黑夜兰的说法,但谈判的细节却令他再次深深皱眉。

  由狄飞文将军统帅的黑风舰队残兵,愿意和星耀联邦展开谈判,甚至在条件恰当的情况下彻底投降。

  但所谓谈判,却有一个先决条件——他们不但要求只和李耀谈判,还要在谈判之前,让李耀先和黑风舰队残兵中的三名强者打一场!

  这他妈算是什么意思?

  李耀当然不是和平主义者,但也不是中古时代的蛮族将领啊。

  虽然两军对阵时,他不反对一骑当千、斩杀敌将、彻底瓦解敌军的士气,但仗都打到这个份上,黑风舰队残兵已经走投无路了,还要以个人武勇来决定一支舰队的未来?

  太可笑了吧!

  “这位狄飞文将军的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李耀冷笑道,“他以为自己手里还有整整一支黑风舰队,可以和我们讨价还价吗?现在我军优势这么大,慢慢耗都耗死他了,我凭什么还要莫名其妙跑过去,找黑风舰队里的赳赳武夫打一场?”

  “李老师稍安勿躁。”

  黑夜兰解释道:“狄飞文将军的意思是,他毕竟只是黑风舰队的副总指挥,并没有我父亲那样的绝对权力和威望,而且以黑风舰队眼下四分五裂、山头林立的状况,他的命令也未必能在每一艘星舰上畅通无阻。

  “他固然是真心实意和联邦谈判甚至投降,但别的舰长和分舰队指挥官未必这么想,想要说服所有军官,就必须让没有参加上一次战斗的褐矮星舰队,看到联邦的强势。

  “双方固然可以排兵布阵再厮杀一场,但这么做,彼此基层士兵的伤亡实在太大,无论联邦还是帝国,星舰上都有大量的普通人士兵,既然星耀联邦是以保护普通人为宗旨,没必要让这么多普通人的鲜血白白流淌,强者的对决,看似古老而愚蠢,却能将牺牲降至最低,是不是?”

  李耀眼皮都不眨:“如果我拒绝呢,谈判需要筹码,说来听听,狄飞文手头还有什么筹码?”

  “有的。”

  黑夜兰感知到了李耀渐渐提升起来的怒意,每一个细胞都不寒而栗,强装镇定道,“狄飞文将军说,如果李老师拒绝他的谈判请求,那么他将命令褐矮星舰队化整为零,跳跃到除了天元界之外,联邦其余各大世界,特别是‘水晶、幽冥和树海’这样的落后世界去。

  “没有星空之门的指引,他们自然不可能保持大规模的舰队编制,但也根本不需要保持什么建制,因为他们将成为最凶残的星盗,在广袤无垠的星海中东逃西窜,仅仅以骚扰和破坏为目的,没有三五年时间,联邦军是绝不可能将他们彻底剿灭的。

  “三五年时间,足够他们将这些落后世界杀得人心惶惶,极大延缓联邦的发展步伐,并在诸世界之间制造更多裂痕。”

  李耀眯起眼睛,眼底放出了森冷的杀意。

  “还有……”

  黑夜兰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艰难吞了口唾沫,才继续道,“现在他牢牢控制着可以和帝国本土联络的超远程通讯系统,但尚未告诉帝都方面,关于联邦和此战的实情,却是将一切消息都扣下来,引而不发。

  “如果李老师拒绝,那他会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如实向帝国本土汇报,并将竭力渲染联邦的富庶,昆仑遗迹的神秘,以及联邦对帝国的威胁性。

  “您知道,星路迢迢,很多时候星海边陲的消息,全都仰赖于远征军统帅或者探索者的一张嘴,不太可能多方验证的。

  “他甚至会不顾一切跳跃回到帝国本土,纵然自己变成了寄人篱下的爪牙,亦要竭尽所能,促成帝国对联邦的第二次远征。

  “第二次远征时,他们一定会吸取这一次的教训,绝不会让联邦有1%的胜利可能,这便是他——修仙者狄飞文的誓言!”

  李耀的牙齿轻轻摩擦着,擦出了很有节奏的三个音节:“狄……飞……文?”

  黑夜兰快要喘不过气来,还是李耀稍稍收敛了气场,她才能喘息着继续说完:“第三,现在‘褐矮星舰队’大体保持完好无损,拥有帝国最先进的综合补给舰等等各类型星舰,对于星耀联邦而言,这是一笔不可估量的财富。”

  “如果李老师愿意谈判的话,狄飞文将军可以保证这些星舰统统都完好无损地落入联邦政府手中,连一颗螺丝钉或者一名原人士兵都不会损毁——他的原话如此。”

  李耀一字一顿道:“这是威胁吗?”

  黑夜兰连续倒退了三步,咬牙道:“狄飞文将军更愿意将这当成是谈判的诚意,正如您所说,博弈是需要筹码的,现在他将自己的所有筹码统统摊开来给您看,究竟愿不愿意上桌,决定权全都在您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