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67章 最难缠的谈判对手

第1867章 最难缠的谈判对手

  这是怎样的速度,这是怎样的腿力!

  联邦防御理事会,最高指挥中心内,一片鸦雀无声。

  所有修真者,特别是最近一百年才刚刚涌现出来,并没有经过百年前李耀促成三界联合时代的新晋议员们,统统陷入了震撼的黑洞。

  这,这真的是那个头发乱糟糟,整天没睡醒一样,有时候穿着拖鞋就在大街上走来走去,还会戴着墨镜和口罩去买臭豆腐吃的家伙吗?

  就是那个去参观幼儿园,还被小朋友尿了一身,却依旧笑嘻嘻不当回事,没有半点儿元婴自觉的男人?

  竟然、竟然、竟然凶残到这种程度!

  不少新晋议员原本并不明白“三界至尊,秃鹫李耀”这八个字的含义,还以为李耀不过是运气好,刚好遇到了三界融合的风云际会,又是丁铃铛的丈夫和金心月的师父,夫凭妻贵,师以徒尊,被各种夸大其词的宣传,硬生生抬上了神坛而已。

  即便他在星海会战中的华丽回归,亦有不少人在心底暗自嘀咕,那是巨神兵“九幽玄骨”的功劳,任何一名元婴修士,只要驾驭得了九幽玄骨,都能发挥出相差无几的实力。

  直到此刻,李耀以两台普普通通的玄骨战铠,外加没有殖装晶铠的情况下,一记石破天惊的鞭腿,彻底粉碎了所有人的狐疑和错觉!

  “砰……”

  画面中的这一记鞭腿,就像是直接轰击在最高指挥中心外围的防御护盾和超合金大门上,轰得整座指挥中心内,空气都勐烈震荡,泛出有若实质的涟漪,每一名议员的耳膜都在“嗡嗡”作响。

  过了很久,才有人艰难地喘了一口气,苦笑道,“幸好,他是我们这边的,否则”

  这恐怕是所有联邦议员的心声。

  连身为友军的联邦议员都震惊到这种程度,黑色死光号的舰桥上更是一片坟墓般的死寂,过了很久才传来“咔咔咔咔,咔咔咔咔”的牙齿碰撞声。

  直面星海边陲的蛮族至强者“秃鹫李耀”,修仙者们早就做好了落败的心理准备。

  但谁都没想到,“火眼”万修、“重炮”雷龙和“死影”慕容危,三名强者联手,竟然都会败得这么惨不忍睹,全无半点还手之力。

  “二十二秒,万修、雷龙和慕容危三个人加起来,才在他手底下支撑了短短二十二秒

  !”

  “这还要刨去他最后慢条斯理走向慕容危的六秒钟,实际上他仅仅用了十五秒,就解决了三名元婴期高阶到巅峰境界的强敌!”

  “这,这究竟是什么人,使用的是什么法宝?”

  “秃鹫李耀?秃鹫李耀!”

  所有修仙者统统震撼了,凌乱了,一个个五官全都深陷下去,就像是被李耀的鞭腿直接轰在了鼻尖上,即便往日再镇定自若、盛气凌人的强者,这会儿都像是被拔光了毛的公鸡,流露出惶恐和困惑的表情。

  只有黑风舰队的二号人物,黑风修士狄飞文,依旧还有心情笑出声来,仿佛早就预料到李耀会带来如此惊人的表演。

  他慢悠悠道:“如何,各位舰长、族长、宗主和掌门,现在大家该彻底相信我的话了吧,我早就说过,我们绝不是秃鹫李耀的对手,就像一百年前,我们绝不是黑夜明的对手一样。”

  他从指挥椅上慢条斯理地爬了下来,轻轻活动着手腕脚腕,看都不看左右诸多强者一眼,却是深深凝视了画面中的李耀一眼:“现在,该履行事先的赌约了,把你们的东西统统拿出来,轮到我上场了。”

  画面中,李耀一口气干掉三名修仙者之后,并没有半点儿兴奋和喜悦的表情,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踩扁了三只蟑螂罢了。

  他眉头微锁,满脸漠然,双眸空洞,就像是在思索什么玄之又玄的宇宙至理,令人完全窥探不到他脑域深处一丝一毫的念头。

  在谈判中,这是最令人头疼的对手。

  “盛名之下无虚士,星海边陲首屈一指的霸主,果然不好对付!”

  还没正式进入谈判环节,光是看到李耀这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同样是谈判高手的狄飞文就叹息起来。

  他很怀疑,自己是否也会像那三名修仙者一样,一个照面,就被李耀彻底打得落花流水,支离破碎?

  毕竟,以往他只消轻轻扫一眼,即便黑夜明心里的想法,也能揣摩出个大概的。

  但他偏偏猜不透此刻,李耀内心深处究竟在想什么,连一丁点都猜不透。

  “这样的心机,这样的城府,这样的不动声色,可怕,实在可怕到了极点!”

  狄飞文一边摇头,一边叹息,一边穿上晶铠,朝空间站飞去。

  支离破碎的空间站内。

  “嗤嗤嗤嗤!”

  各种自动化维修法宝疯狂喷射着高速凝固泡沫,总算暂时堵住了窟窿和裂缝,让气压和温度渐渐回升到了正常数值。

  李耀依旧面无表情,十分专注地低头思考着。

  枭龙号再度进入隐形状态,回到了他的干坤戒内,至于血色心魔则是窜回了他的脑域深处。

  双方毕竟是一道神魂的善恶两面,并不能彻底分裂,在外面滞留一段时间之后,还是要回归大脑,温养和修炼的。

  李耀:“欲速则不达,我们终究还是操之过急了一些,太心急吞噬庞大的能量,却无法完美驾驭,你看,最后关头力量控制不到位,大量灵焰统统溢出毛孔,再加上和对方晶铠的高速撞击,把我的裤子都撕烂了。”

  血色心魔:“激战当中,这是难免的啊,有什么问题?”

  李耀:“光是裤子撕烂,倒也罢了,但是你看,现在我的大腿清洁熘熘,连腿毛都不小心烧光了,不觉得有碍观瞻吗?好像我是个变态,故意把自己的腿毛剃光一样。”

  血色心魔:“呃……”

  李耀:“话说回来,我忽然非常好奇,别的修真者遇到这种问题都是怎么处理的呢,毕竟在激战中大家不可能时时刻刻将灵能控制到精妙绝伦的程度,终归有大量灵焰要溢出,还会和空气发生高速摩擦,会被敌人削铁如泥的法宝狂轰滥炸,岂不是动不动就会出现衣衫爆裂,毛发烧光的问题?

  “原本是仙风道骨、霸气十足的两名高手,打着打着都变成赤条条两根大***互相纠缠在一起,场面岂不是很尴尬?

  “两名男性高手激斗,就已经这么尴尬了,如果是男男女女及几十名高手聚在一起群殴,其中一人忽然放出个足以毁天灭地的大招,一下子将别人的衣服统统轰爆,接下来该怎么办,还打不打?”

  血色心魔:“喂喂喂,现在不是思考这种问题的时候吧!”

  李耀:“或许最初发明各种战甲,就是为了避免衣衫爆裂,赤条条晃来晃去的尴尬场面?”

  血色心魔:“真的,兄弟,你这半年实在吸收了太多杂念,要不然咱们还是缓一缓再进行下一阶段的修炼吧?”

  李耀:“……等等再说吧,有人来了!”

  唰!

  一台全新的玄骨战铠如黑色的水银般流转周身,瞬间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李耀死死盯着九号气密闸门,鱼贯而入的除了大队医疗兵之外,就是晶铠胸甲上镌刻着真人类帝国将军战徽,目前黑风舰队残兵实际上的掌控者,狄飞文。

  和他全副武装、高度戒备不同,狄飞文一进入空间站,确定气压和温度稳定之后,就将晶铠脱了下来。

  或许是这名擅长管理和研究的修仙者非常清楚,无论他的境界和李耀相比孰高孰低,他的战斗力都不可能和李耀相匹敌,不管穿不穿晶铠,穿几层晶铠都是一样。

  狄飞文捧着一个镌刻着帝国和黑风双重战徽,古色古香的青铜箱子,不慌不忙走到李耀面前,朝李耀深深施礼,用醇厚而温和的声音自我介绍道:“李会长好,我是狄飞文,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如果光凭声音就能决定一个人的身份和性格,那么狄飞文完全不像是穷凶极恶的侵略者,亦没有半点儿远征军副总指挥的架势,倒像是一名和气生财,狡黠中不失憨厚的商人。

  只可惜,在李耀搜集到的大量情报中,曾经惨死在他手下的无数敌人,并不会这么看待。

  征得李耀的允许,狄飞文用最轻柔而缓慢的动作,打开了青铜箱子,从里面逐一捧出了一枚巨大的黑风战徽,一面斑斑驳驳的战旗,一只赤红色蜘蛛的雕塑或者标本,一颗内部蕴含着紫色火焰,火焰还在跳跃不定的珠子,一块黑黢黢看不出什么古怪的石头,一串用狼牙炼制而成的手串。

  “黑风界、紫火界、火蛛界、磐石界、荒狼界这次攻打星耀联邦的五个大千世界,象征最高权力的信物统统都在这里,在过去,五个世界最强盛的时候,任何一件信物的失落,都会掀起腥风血雨,连环抢夺,要用无数鲜血和生命的献祭,才能引动他们再次出现的。”

  狄飞文将五大世界的权力象征,一一摊开在李耀面前,不慌不忙地说。

  -----------------

  不知不觉,新的一个月又开始了,老牛今天还是争取三章吧,希望兄弟姐妹们有月票、推荐票什么的多支持一下,要不然感觉月票榜上就是被人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啊!u